第六十七章 总结形势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片刻,冰山之巅光芒一闪,一个雪白的身影虚空而现,凝视着那女子与天麟消失的方向,轻叹道:“宿命的纠缠从这一刻展开,接下来,风动九州,情动沧海。剑之所向,神魔悲哀,人之所至,时空倒转……”

寒风呼啸,飞雪满天,淹没了一切声响,掩盖了一切黑暗,让这宁静的冰原又回到了从前。

带着一身的内伤,楚文新、夏建国四人回到了腾龙谷。

届时,众人见此顿感不妙,纷纷问起了缘由。

楚文新苦涩一笑,发现谷内气氛也有些不对劲,不答反问的道:“怎么,其他方面也发生了意外?”

江清雪叹息道:“我们一行七人遇上雪隐狂刀,鹿长老与莫言大侠都不幸遇难了。”

楚文新脸色一变,心情顿时变得沉重。

古易天追问道:“那最后你们是怎么脱险的?”

江清雪笑了笑,神情有些奇异的道:“关键时候,瑶光突然出现,打伤了雪隐狂刀,我们才逃过一劫。”

古易天惊呼道:“瑶光?他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都好多年没有见过他了。”

楚文新一闻瑶光之名,脸色有些怪异,轻声道:“他还好吗?”

江清雪似乎明白楚文新的意思,轻轻颔首道:“他很好,我让他回中土去,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大家一声,也好早作准备。你们呢,冯云大侠怎么不见回来?”

夏建国闻言伤感,悲伤的道:“师兄再也回不来了。”

众人脸色一变,都明白这话的意思,心中有股淡淡的凄凉。

这才两日不到,三派就损失了数位高手,如何不让人心伤。

赵玉清轻声道:“节哀顺变,你们还是讲述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夏建国悲切不语,暗自心伤。楚文新满怀心事,也无心细讲。

如此,谭青牛道出了一切,听得众感意外。

江清雪惋惜道:“可惜天穆风迟来一步,他要是早一点,不幸就不会发生了。”

周杰惊异道:“那应天邪从现身冰原开始,就一直神神秘秘,想不到他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李风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得想法查出他的来历,才好制定应对之策。”

谭青牛闻言,开口道:“就晚辈推测,这应天邪有双重身份,估计与魔门有关。至于是天魔教还是魔神宗,这就需要仔细推敲。”

众人心情沉重,对于眼下的形势颇为焦急,一时间谁也不曾说话。

半晌,丁云岩开口道:“师父,这两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然后重新商量。”

李风闻言,赞同道:“我同意师弟的建议,我们应该把目前的形势梳理清楚,具体有哪些敌人,他们各自的来历目的,我们都应该归纳一下。”

赵玉清闻言,看了众人一眼,见大家没有异议,于是点头道:“好,现在大家就发表一下各自的意见,由李风负责记下众人的看法,最后归纳总结。”

此言一出,王志鹏首先开口道:“从昨天争夺幽梦兰开始,到目前为止,短短两天不到,冰原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

首先,幽梦兰被季华杰夺得,参与抢夺的人中,狄亮、绿魅邪音、麻巫三人当场战死,飘零客、无相客、受伤逃离。

黄杰无声遁去,西北狂刀若即若离,这就是当时的大致情形。

随后,我们发现了红云五彩兰,离恨天宫突然遭袭。”

见他停下,周杰接过话题道:“为了尽力营救,师父派人迅速赶回,最终逐走了西域白头山的敌人。

同时,天麟去探听红云五彩兰的消息,林凡等人则发回新的消息。

接着我们发现了秃天翁与三翼圣使,随后是无相客的异变,大师兄与二师兄遇难。”

丁云岩道:“那时,三派曾重新商议对策,决定先拿下雪隐藏狂刀与白头天翁。谁想阴错阳差,江女侠一行人遇上雪隐狂刀,楚大侠等人则遇上应天邪。”

众人听到这里,心头不免苦涩。

两天不到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真的是令人痛心。

李风见无人再言,整理了一下三位师兄弟的话,轻声道:“就这两日的情况来看,我们目前主要的敌人还是五色天域,仅他们就让我们损失惨重,牺牲了不少人。

至于无相客与应天邪,这个完全属于突发事件,先暂且不提。

此外,黄杰来自九虚一脉,秃天翁来自魔鹰门,加上雪人参合其中,天蚕暗中窥视,西北狂刀动向不明,我们的形势显得十分被动。”

赵玉清道:“针对李风提到的这几点,大家不妨说一下自己的意见。”

江清雪道:“谷主,以晚辈之见,我们应当有针对性的出击,以进攻为防御,达到敲山震虎的效果。

眼下,冰原形势混乱,到底有多少股势力,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查清。

与其把精力浪费在追上方面,不如实实在在的与五色天域拼一拼。

或许那样的效果,会比现在的方式好一些。”

楚文新持不同意见,反驳道:“以攻为守却是不错,但腾龙谷是冰原三派的象征,我们也得好好防御。

之前,我与谭青牛曾谈论过,若是在适当的位置布下阵法,可以大大提高防御能力。

再者,敌人修为强悍,我们这里大部分人排不上用场,自然得合理利用,趁机做点别的事情。”

赵玉清沉吟道:“二位的建议都不错,我们可以双管齐下。

目前,对付五色天域的任务,还是交给寒鹤等六人去办,我们尽量减少人员的外出,以免再发生不幸。

另外,有关布阵防御之事,这就有劳除魔联盟的几位负责。

剩余之人,具体的安排大家先考虑一下,等天麟、新月、林凡等人回来之后,我们……咦……新月他们回来了。”

众人正听着,却突闻新月等人返回,无不回头凝视,在片刻后果然见到新月、寒鹤、公羊天纵、马宇涛七人进来,却独独不见天麟。

留意着七人的神情,大家发现公羊天纵一脸不乐,新月满脸担忧,其余之人沉默不言,显然有什么事情发生。

“新月,天麟呢,他怎么没有回来?”

满心关切,江清雪道出了众人的心思。

新月看了众人一眼,神情不安的道:“我们赶去时,天麟已经不再。我们找遍方圆数百里,都没有见到他与雪隐狂刀的踪迹。只怕他是出事了。”

此言一出,众人顿感不妙。

江清雪更是焦急的道:“怎么会这样?他会不会被雪隐狂刀发现了,然后……然……后……”

江清雪不敢再想,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楚文新安慰道:“天麟聪明伶俐,我想他不会有事,大家不要太过担心。”

话虽如此,可连他自己都不免忧虑。

江清雪急切道:“你不明白,天麟他决不能有事,不然……不然……反正就是他不能出事。”

在场,多数人不明白江清雪为何如此焦虑,唯有方梦茹猜到了几分,轻声道:“江姑娘莫要担忧,天麟绝非夭折之相,他可能只是一时走远,很快就会回来。”

见众人这般忧虑,赵玉清开口道:“天麟估计遇上点麻烦,不过很快就会返回,大家无须担心。现在大家都在,我们就目前新出现的情况重新商议一下,以便应对新的形势。”

话落,赵玉清清点了一下人员,将主要之人留下,其余之人则先行退下休息。

如此,五派重要人员聚会,开始商议起冰原的大势。

漫天风雪,寒气袭人。

林凡带着四个师弟妹,冒雪飞行探听消息,结果飞了半天一无所获,不知不觉中来到南边的冰寒界与玄寒界的交界地。

凝视远方,林凡刚毅的脸上神情严厉,二十岁的他显得冷静执着,身上隐然有一股大将风范。

玲花一旁静立,看着远处的山川,轻声道:“师兄,再往前就等于离开了冰原三派的势力范围了。”

林凡道:“我知道,所以我就站在这里。”

薛军不解道:“什么意思?站在这里有什么用意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