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神剑退敌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挥手拔剑,天麟就欲施展。

可就在这时,天麟脸上泛起了愕然之色,手中之剑任由他如何使力,竟然拔不出来。

雪隐狂刀见状,不由大笑,嘲讽道:“这就是你的一剑在手,仙佛低头?哈哈……真是丢人现眼。”

天麟脸色尴尬,目光移到那女子身上,发现她正专注的看着自己,似乎有某种期待。

天麟不解,询问道:“姑娘,你这剑……”

女子轻吟道:“此剑不凡,非有缘人拔不出来,非大智大勇之人拔不出来,非心性坚毅之人拔不出来。”

天麟一愣,不服道:“我就不信邪,我今天非要把你拔出来。”

双手用力,催动真元,天麟周身五彩浮现,青、红、紫、金、黑五色光芒逐一转变,在他身上流动不息,给人一种震撼之感。

雪隐狂刀有些惊讶,凝视着天麟的神情,发现他脸上肌肉颤抖,可手中之剑还是纹丝不动。

为此,雪隐狂刀嘲笑道:“天麟,我劝你还是死了算了,一把剑都拔不出来,活着干嘛。”

天麟不语,神情严厉,眼中奇光闪烁,周身五彩光芒逐一融合,最终形成一道玄青色光华,汇聚于他双手掌心,将整个长剑完全掩盖。

是时,天麟突然大叫,厉声道:“开……”

随着这声震人心魂的大叫,天麟全身流光四溢,强大的气势瞬间攀升到极限,化为一股无声的震撼力,作用于双手,终于缓缓拔出了长剑。

那一刻,天地为之震撼,神秘女子眼中奇光璀璨,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情怀,似喜似盼,似幽怨,似感叹,总计难以说得明白。

雪隐狂刀有些意外,只见天麟手中光华四溅,慢慢出鞘的剑身仿佛一道彩虹,转变着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芒。

天麟神色庄严,剑虽出鞘可无比凝重,仿佛他手中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举目山河,重于泰山,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终于,天麟费尽全力拔出了长剑,刹时天空云霞散开,彩虹出现,映着他手中色彩转变的长剑,有种说不出的玄妙之感。

惊讶的看着手中之剑,天麟发现此间完全出鞘后,那泰山般的沉重之力转眼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玄灵之力,仿佛剑身通灵,能捕捉到他心中所想,与他心意相连。

同时,天麟之前耗尽的真元,此刻也瞬间回来,并且处于迅速攀升的阶段,让他觉得自己一下子高大起来,有种一搏苍穹惊九天的豪迈。

那感觉奇妙极了,天麟极为喜欢,胸中豪情大发,忍不住仰天长啸,一抒情怀。

雪隐狂刀有些不安,不为天麟的实力,只为他手中那把不知名的神剑。

为了摆脱这种不安,雪隐狂刀大喝一声,率先出招,他要扼杀这种不喜欢的感觉,将天麟消灭掉。

一剑在手,天麟气盖云天,手腕顺势一转,手中神剑回旋,时刻变化色彩的剑芒仿佛一道彩虹,夹着惊人的锐气,迎上了雪隐狂刀的刀罡。

刹时,刀剑相撞,气动云霄。

刚猛无比的刀罡与绚丽夺目的剑芒交汇一点,瞬间产生爆炸,一举将二人弹开。

凌空翻转,天麟气势冲天,手中神剑猛然一颤,夹着一道震魂裂魄的奇音,在散开的同时,于头顶凝聚成一道青色的通天光柱,夹着撼动九天之力,朝雪隐狂刀劈下。

见状,雪隐狂刀怒吼一声,手中战刀挥舞,密集的刀罡自动融合,形成一道血色的光柱,在破云裂霄之际,迎上了天麟的一击。

届时,一青一红的光柱彼此撞击,双方气动山河,风动九霄,在连续数百次碰撞后,累计的力量瞬间爆炸,形成一个连续性的大面积爆炸,当即将双方连同那神秘女子一起笼罩。

持续的爆炸令人身体动荡,加速内伤。

雪隐狂刀之前就受了伤,此时再与天麟硬拼,顿时伤上加伤。

而天麟修为不如雪隐狂刀,虽然借助神剑之力,将威力增幅拉大了一倍,抵御住了雪隐狂刀的攻击,可对于反弹之力与爆炸产生的侵蚀之力,却是无可逃避,伤得比雪隐狂刀还要厉害。

至于那神秘女子,她情况奇妙,以某种罕见的手法,化解了爆炸之力,并没有受到伤害。

半晌,浓烟散开,狂风袭来,露出了三人的情况。

神秘女子依旧在那,位置不变。

天麟与雪隐狂刀各自退出数十丈,两人脸色苍白。

当然,天麟的情况较为糟糕,身体正不住的颤抖,显然还不曾完全化解刚才的那股反噬之力。

雪隐狂刀神色阴霾,凝视了天麟片刻,恨声道:“数次交锋,你都能巧妙化解,可这最后一次,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质问声中,雪隐狂刀一闪而现,出现在天麟三丈外,手中古战刀嗡嗡作响,宛如怪兽咆哮,在瞬间闪动了七百多次,发出了一千四百多道光刃,围绕在天麟四周,形成一个刀尖朝内,自动收紧的光球,发起了必杀一击。

置身险境,天麟脸色凝重,对于雪隐狂刀此时出手,心中除了暗骂之外,也颇为佩服。然而时间紧迫,天麟来不及思索,身体瞬间淡化,依附在神剑之上,认定一个方向便直射而出。

顿时,刀芒与神剑接触,彼此间光芒闪烁。

神剑在穿行之中受到了连绵不断的撞击,这些都反应在了天麟那附体的元神之上,令他伤势沉重。

好在神剑奇异,最终突破了雪隐狂刀的必杀一击,暂时摆脱了困境。

微光一闪,天麟摇晃着现身,苍白无血的脸上神情坚定,有一股不服气的狠劲。

雪隐狂刀又气又急,以他绝对强盛的实力,数次都不曾杀掉天麟,这让他如此面对?

想到这,雪隐狂刀心头一狠,心念转动间,一股血煞之气从他身上散开,迅速凝聚成一个血光结界,将天麟笼罩其内。

随即,雪隐狂刀右手松开,古战刀盘旋头上,一边闪烁着光芒,一边转化为一直血鹰,眼神凌厉的锁定着天麟。

双手高举,雪隐狂刀的身体开始旋转,周身血芒层层凝集,宛如稠密的血水,慢慢的朝附近蔓延,所到之处血红透亮,泛着浓浓腥味,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天麟心神一震,有种不祥之兆,明白雪隐狂刀已然震怒,要一招了断。

之前,天麟奋力一战,已经竭尽全力,可依旧无法打退敌人。

如今事关生死,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一边考虑,天麟一边提聚真元,在雪隐狂刀气势逐渐攀升的过程中,整个人突然一闪而逝,随即剑光万千,数不尽的剑芒如层层迷雾,时而东时而西,变幻不定神秘诡异。

最后一刻,天麟无法力敌,选择了曾经施展过了绝技,身体一分为九,在身影幻化,迷人视线之际,真身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雪隐狂刀面前,手中神剑无声而至,一举刺穿了他的心脏。

还是那招,雪隐狂刀依旧没有拦下,被天麟一箭穿心,身体不住轻颤。

然而这一次不同之前,天麟手握神剑,那把不知名的神剑威力惊人,在插入雪隐狂刀心脏的瞬间,疯狂的吸取他的精血,吸食他的真元,让他周身气势顿减,陷入了一种不利的局面。

惨叫一声,雪隐狂刀怒吼啸天,头顶的血鹰瞬间恢复成战刀的模样,在他的控制下猛然劈落,将天麟惊退。

如此,神剑离体,雪隐狂刀好受了一点,只是那股怪异的剑气还残存体内,一直在破坏他的经脉。

察觉到这一情况,雪隐狂刀突生去念,对着天麟怒喝道:“下次相逢,我必杀你!”

话落一闪而逝,眨眼不见。

天麟身体一晃,坠落地面,身体摇摆不定,脸色瞬间灰白,步伐蹒跚的朝那神秘女子走去,吃力的将手中神剑递给她。

“谢谢你的剑,还……你……”

胸口一痛,逆血上涌,天麟身体一晃,张口吐出一道鲜血,整个人便倒下了。

神剑离手,天麟气势大减,少了剑身灵气的滋润,原本重伤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当即便昏迷过去。

女子愣愣的接过剑,目光凝视着地上昏迷的天麟,绝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迷茫,口中喃喃低吟,隐约间传出一缕声音。

“谁拔出你的剑,就是你今生的缘。生生世世的期待,守望永恒的盼……”

淡淡的声音随风散开,带着某名的悲哀,遗留在这冰山之巅。

女子收剑归鞘,凝望天边。

默立了许久,这才转身发出一股柔和之力,托着天麟昏迷的身体,朝远处飞去,消失在冰山雪海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