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元修法器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雪隐狂刀迟疑了一下,有些顾虑的道:“谁最后出现,谁就最厉害。五大神将之间,差距不是很大。”

天麟问道:“那地位呢?”

雪隐狂刀为难的道:“地位自然有一点区别。”

天麟失望的道:“如此说,你这个先行者地位最低了?我跟着你有很么混头啊?”

雪隐狂刀怒道:“天麟,你别不识好歹。老夫身为五大神将之一,在五色天域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样东推西躲,是想戏耍老夫吗?”

天麟嘿嘿笑道:“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为将来着想,这难道也错了?若是我毫无主见,你会看得上我吗?”

雪隐狂刀一愣,随即喝道:“废话少说,老夫今天心情不好。你就回答一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天麟暗自警惕,嘴上却笑道:“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雪隐狂刀哼道:“答应就跟我走,不答应就留下人头。”

天麟怪叫一声,惊呼道:“这么狠啊,我可还没有讨老婆,岂能把这天上难找,地上无双,英俊绝伦,独一无二的脑袋给你呢。不可,不可。”

摇头晃脑,搞笑十足。气得雪隐狂刀顿时大怒。

“可恶,你小子敢玩弄老夫,今天不杀了你,岂能泄我心头之恨。”

右臂一挥,战刀舞动,赤红的刀罡破空而至,没有任何征兆,瞬间就将天麟全身罩住。

眼神微变,天麟迅速闪躲,利用冰神诀的神妙,身体一晃就出现在三里之外,高声道:“今心情不快,我们改日再聊,不送。”

雪隐狂刀怒在心头,喝道:“想走,你还没有问过老夫。”

一闪而逝,雪隐狂刀瞬间出现在天麟前方,一刀劈向他的胸口。

惊呼一声,天麟猛然退后,在来不及闪避的情况下,施展出冰神诀,口中冷喝道:“冰凝!”

刹时,雪隐狂刀的一刀被冰封在半空,稍稍停顿之后才猛然震碎冰层,可惜天麟已经抓住机会移开了。

“小子,不错啊。你这法诀有些玄乎。可惜仅凭这个,你还抵挡不住老夫的落雁刀。”

赞许声中,雪隐狂刀右臂挥动,震魂裂魄的刀吟宛如万千光针,围绕在天麟身外,使他头痛欲裂,十分难受。

同时,漫天的刀罡茹红雨坠落,层次分明自行转动,宛如一团烟霞,围绕在天麟四周。

面对雪隐狂刀的进攻,天麟不敢硬接,选择了闪身躲避,利用飘雪身法,在半空来回移动。

这种策略,适合于弱者对抗强者。

可惜,雪隐狂刀非一般常人,他的攻击之凌厉,号称天下罕见,瞬间就把天麟困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以绝强的实力步步紧逼。

察觉到形势不利,天麟眼珠转动,一边继续高速移动,一边分析着身外的那层束缚结界。

很快,信息返回,天麟了解了具体情况,知道雪隐狂刀想利用修为的差距,一举擒下自己,其杀心不是很强。

掌握了这些,天麟冷然一笑,高速移动的身体泛起了淡淡的黑芒,整个人迅速被黑雾笼罩。

届时,雪隐狂刀收紧的结界遇上天麟身外的黑雾,双方伸缩膨胀,彼此消融,最终化为了一股寒风,相互抵消了。

这一来,天麟一闪而逝,直射远方。

雪隐狂刀紧追不舍,两人在需地上展开了身法的较量。

对于天麟而言,在冰原上比身法,那是他的强项。他可以一晃数里,把敌人抛下。

可天麟忽略了一个情况,那就是雪隐狂刀的外号。

他为何取名雪隐狂刀,这雪隐二字到底有何含义呢?

追逐中,天麟开始优势明显。

可不一会儿,雪隐狂刀就追上了他,这让天麟大为惊讶,忍不住问道:“你何以速度如此之快?”

雪隐狂刀自负道:“老夫号称雪隐狂刀,其雪隐二字,自然不是浪得虚名。”

说话间,雪隐狂刀右臂一横,战刀闪亮,一股惊世霸气自刀上弥漫开来。

天麟心头一颤,隐隐有股不安,凝视着雪隐狂刀手中的古战刀,沉声道:“此刀杀气惊人,来自何处?”

雪隐狂刀大笑道:“此乃落雁刀,出自上古时代,据传杀人上万,杀气天成,有着无坚不摧的血杀之力,乃勇者之器,势如破竹。今天,你有幸死在刀下,也算不枉此生。”

轻哼一声,天麟自傲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我问你,之前你是如何察觉我在跟踪你?”

雪隐狂刀道:“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你距离太近,第二是你身上有五色天域的法器,那泄露了你的气息。”

天麟一惊,取出牡丹花,问道:“你说的可是这个玩意?”

雪隐狂刀点头道:“那是蓝光圣域之主牡丹仙子之徒蓝牡丹的元修法器,能在十里之外自动感应到五色天域高手的气息,可一旦靠近五里之内,就会暴露自己。”

天麟收起牡丹花,问道:“为何元修法器?”

雪隐狂刀迟疑道:“在五色天域,法器的修炼不同于人间,分为三个类别。

第一,灵修,以聚集灵气为主,较为普通。

第二,意灵修,将意识与灵气融合,最为常用。

第三,元修,以施法者的元神为基础,融合诸多技巧于一体,形成一种最有灵性,最具代表的法器。

简单来说,元修之物,珍贵无比,几乎等同与修炼者的元神。”

天麟心神一震,想不到怀中的牡丹玫瑰竟是如何珍贵。

同时,天麟也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照雪隐狂刀之言,五里之内自己根本无所遁形,那要甩掉他可是件困难的事情。

至此,天麟越发感到不妙,心中急切的思索着对策。

雪隐狂刀讲完,见天麟不语,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询问道:“你后悔了?”

天麟反驳道:“后悔?没有的事。”

雪隐狂刀冷笑道:“不要嘴硬,很快我就会让你品尝到后悔的滋味。”

言毕,雪隐狂刀右手五指一松,沉重的落雁刀猛然坠落,刀尖直入地下,瞬间产生一股毁灭的爆炸力,一举将方圆十里之内的冰雪全部震碎,使其露出干燥的土壤,在冰原上形成一个圆形的印记。

天麟脸色一惊,不为雪隐狂刀的意图,只为他那不经意间的一击,所展现的惊人实力。

从这里,天麟看出,硬拼自己是必败无疑,那么唯有设法周旋,以巧力拨千斤,实施边战边退的计策,看能不能逃回腾龙谷,或者碰上新月等人。

有了对策,天麟毫不犹豫,不等雪隐狂刀出招,率先展开身法朝远处飞去。

明白天麟的意图,雪隐狂刀闪身拦截,手中战刀挥舞,源源不断的刀芒纵横飞射,在雪地上连成一片,宛如一朵红云,正迅速朝四周蔓延。

天麟全力躲闪,遇上危险就施展冰神诀,以冰凝之术暂行缓解,一次次从雪隐狂刀手下逃脱,朝着冰原深处逃去。

此刻,天麟已经无法返回腾龙谷,因为雪隐狂刀牢牢的限制着那一方区域,逼得天麟往远处走,然后一路追杀。

逃亡中,天麟颇为冷静,在无法返回腾龙谷的情况下,第一个想到了天刀峰。

天麟知道,只要自己赶到天刀峰,就能躲过一劫。

问题是雪隐狂刀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吗?

思索中,天麟转移方向,朝天刀峰飞去。

起初,雪隐狂刀只是紧追不放,并没有限制这个方向。

可后来雪隐狂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当机立断采取了措施,封死了天麟的去路,逼得他无奈转移。

如此,在一番追逐中,天麟越飞越远,逐渐进入了连冰原三派都不曾涉及的深远区域。

雪隐狂刀心情怪异,最初的杀念在一番追逐后逐渐平息,他开始惊叹天麟的修为,对于天麟一身所学感到十分震惊。

随后,这份震惊转化为了一股嫉妒,在无法收归己用的情况下,他最终决定杀掉天麟,以绝后患。

这时,天麟已经飞行了上千里,来到一个自己都十分陌生的区域。

附近,冰山林立,奇峰险峻,随处可见万年不化的坚冰,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突然,雪隐狂刀一闪而现,拦下了天麟,两人相距数丈,四目凝视。

四周,寒风寂静,万籁无声,仿佛画中世界,就定格在那一刻。

天麟有些冷,不是身体冷,是心冷。

那感觉很诡异,但天麟知道,一切的根源都来自雪隐狂刀,来自他眼底的那股杀气。

没有言语,两人就这样对视。直到雪隐狂刀周身无风而动,设下一个淡红色光界,天麟才移开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四周,轻声道:“你的刀法很凌厉,可惜我空手而来,忘了兵器。”

雪隐狂刀冷笑道:“你即便有兵器,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

天麟轻声道:“是吗?或许不一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