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天穆风现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片刻,应天邪大笑完毕,目光一扫五人,残酷的道:“时间到了,各位上路吧。”

右手一晃,短剑竖劈,没有任何花样,就那样简简单单,夹着绿油油的剑芒,朝着地面斩去。

这一剑去势不急,但却含着如山的压力,一旦劈落地面,势必产生毁灭性的爆炸。

到时候以五人的情况,那是魂飞魄散必死无疑。

死神来袭,楚文新、谷易天、谭青牛、夏建国四人心神微震,一股告别的眼神,在那一刻落在了尘世。

然而就在这最最危机的一刻,冯云的元神突然出现变化,先是金光一闪,随即黑雾弥漫,瞬间就弹射而起,迎上了应天邪的必杀一剑。

是时,冯云的元神化为一层黑色的物质,包裹在应天邪的短剑之上,使其光芒顿散,剑气全失。

随即,那层黑色的物质自动延伸,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将应天邪的右掌全部覆盖,并持续蔓延。

这黑色的物质很诡异,所到之处,应天邪右臂上光芒立失,就仿佛被某种污秽之物侵蚀,使其光芒消失。

意外的出现,使得楚文新四人暂时抱住了性命。

可当夏建国看到那黑色物质时,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股深深的悲痛,悲呼道:“师兄,你为何这么傻?”

谭青牛虚弱的道:“他不傻,只是他不希望你死,所以才施展出了魔门秘术‘魔婴锁神’,试图困住应天邪。”

夏建国闻言落泪,一股深深的仇恨埋在了他的心底。

应天邪脸色奇异,看着漆黑的右掌,诡笑道:“有点意思,不过正合我意!”

说话间,应天邪右臂黑芒闪烁,散发出大量的魔气,正滋润着手掌上的黑色物质,使其慢慢发亮,最后化为一种漆黑的光雾,被他手掌的毛孔吸了进去。

如此,黑色的物质消失,应天邪的右掌却漆黑如墨,闪烁这诡异的魔芒,给人一种说不出邪魅感觉。

“哈哈……天助我也,今天真是诸事顺利。我可得好好感谢你们。”

手腕一转,短剑微颤,细碎的剑吟如风轻抚,震得四人心神动荡,隐然有种魂不附体的感觉。

谭青牛脸色震惊,骇然道:“这是魔门的剑音离魂,你出自魔门?”

应天邪狂声大笑道:“看不出你这小道士还满有见识。来吧,死前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这剑音离魂的威力。”

右臂挥动,短剑翻飞,密集的剑啸刺耳惊魂,夹着夺魂摄魄之力,回荡在四人的脑海里。

面对这种诡异无比的攻击,楚文新、夏建国四人神志不清,慢慢进入了一种迷魂状态,魂魄仿佛游走在阴阳之间,不知不觉的朝着死亡走近。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境界,混混沌沌并没有多大的痛苦,被一股若有若无的音律牵引,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走进了地狱。

时间,推动着结局。

当楚文新四人即将魂飞魄散之际,天际突然射来一道金光,笼罩在应天邪头上,瞬间压下了他周身邪气。

笑声一顿,应天邪惊怒无比,一边挥剑反击,一边抬头看着上方,凝视着那道金光的来历。

以应天邪的实力,绿魂剑诀霸道无比,照说轻易就能震开这道金光,可实际上却越陷越深,被金光牢牢压住。

这时,应天邪已看见金光的来历。那是一方数尺大小,旋转不停的金色匾额状物体,正源源不断的散发出至圣佛光,幻化为万千佛像,一步步朝下压来,逼得应天邪全身绷紧。

见此情形,应天邪脸色大变,脱口道:“不好,是燃灯佛印。”

说完双脚用力,身体猛然下沉,施展出土遁之术,从地底逃离。

金光一闪,紧追不弃,直到片刻之后,才见燃灯佛印从地底飞出,盘旋在夏建国头顶。

是时,天际光芒一闪,人影浮现,一个三十左右的白衣英俊男子飘然而落,神情淡定的看着昏迷的四人。

挥手,白衣男子发出一缕金光,笼罩在四人身上,迅速滋润四人重伤的身体。

片刻,夏建国最先苏醒,一见眼前之人,顿时悲从心来,泣声道:“师兄,你为何不早点赶来。冯师兄他……已经……已经……”

白衣男子幽幽一叹,低吟道:“宿命之因,早有注定。师弟,想开点。”

夏建国伤心的道:“天师兄,你一定要给冯师兄报仇,不能让他就这样白死。”

白衣男子淡然道:“切莫伤悲,因果轮回。今日他杀了师兄,他日必有灾劫。”

话落,楚文新正好苏醒。他一见白衣男子,顿时脸露喜色,惊讶道:“天穆风,你怎么来了?”

淡然一笑,白衣男子天穆风收回了夏建国头顶的燃灯佛印,风趣的道:“我不来,你们岂不跑到阎王那里做客去了。”

楚文新讪讪道:“是啊,你不来,我们可就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对了,那应天邪?”

天穆风道:“那人很邪门,被我打伤后施展土遁之术逃了,估计短期内不会出来为恶。”

楚文新担忧的道:“那人来历神秘,修为惊人之极。若非是你,换了别人恐怕还奈何不了他。”

这时,古易天与谭青牛也双双苏醒。

在得知逃过一劫后,两人颇为高兴,纷纷感激天穆风。

淡然一笑,天穆风道:“大家都是熟人,用不着这么客气。此次你们前来冰原,可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楚文新感触道:“是啊,冰原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五色天域对人间虎视眈眈,一场大的浩劫已然来袭。”

夏建国看着天穆风,问道:“师兄,你已经很久没回过天邪宗了,到底你在忙些什么事情?”

天穆风道:“我平日除了修炼,也在追查五色天域的事情。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我就知道有关五色天域的一些事情。

当时他们因为不曾出现,所以我也没有在意。

如今,二十年过去,五色天域现身人间乃是注定之事,根本无法阻止。

所以你们切莫执意,只要尽力而为就行,不要过于固执。”

闻言,楚文新、古易天、谭青牛三人颇为惊异,想不到天穆风二十年前就已知道五色天域的事情。

夏建国不甚在意,蔓延期待的看着天穆风,问道:“师兄,你这次现身,能不能逗留几日,我想跟你多学点本事。”

天穆风柔声道:“师弟,法诀的修炼非数日可成。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宿命。

师兄身怀燃灯佛印,获得了神力,却有相应的责任,我必须去完成。”

夏建国失落的道:“如此说来,师兄也不打算去见一见师父了?”

拍拍夏建国的肩膀,天穆风笑道:“不要失望,我们以后自有相聚之日,你目前安心修炼,跟随众人捍卫和平。

等时机到了,缘分自会找上你。

好了,各位保重身体,下次有缘我们在聚。”

挥挥手,天穆风朝众人道别,随即一闪而逝,消失无影。

谭青牛感触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愧是当年名扬天下的传奇之人。”

古易天笑骂道:“你要是羡慕,那就好好努力,以后也有机会。”

楚文新道:“每一个传奇人物,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心酸事。

你们莫要只看到别人光辉的一面,也要想想人家付出了多少努力。

好了,我们皆有伤在身,还是速速离去,免得再生波折。”

古易天、谭青牛应了一声,拉着满心伤悲的夏建国,随着楚文新朝腾龙谷飞去。

迎风而立,孤傲芳华,淡定的容颜含着几分惆怅。

雪白的貂皮,染雪的秀发,通体的莹白,仿佛是那雪中的精灵,恒古就站在那最高的冰山上。

天地一色,风动九苍,寂静的北国圣洁高雅。

不染一丝尘埃,不坠一缕凡俗,好比那九天嫦娥,以冰寒寂静之气,将一切生机拒之千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