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得偿心愿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瑶光脸色惊异,似喜还忧的看着她,轻轻的道:“姐姐,你真的不生我的气?”

江清雪闻言笑了,将头贴在他的胸口上,轻声骂道:“傻瓜,当年你年纪小,姐姐又是女孩子,自然要矜持一些。

加上你当时正值修炼的关键时刻,姐姐不想让你分心,所以没有依你。

谁想你故意气我,一走就是十二年,害得我找了你整整十二年,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瑶光闻言大喜,冷漠的脸上露出了绚丽的笑意,一把抱起江清雪的身体,在原地转了三圈,喜悦的道:“任凭姐姐处罚。”

江清雪见他如此高兴,心里的忧郁一扫而空,娇笑道:“真的任由我处罚?”

瑶光笑道:“说一不二。”

江清雪笑道:“那好,我就罚你再过十二年才许来见我。”

瑶光一愣,苦笑道:“姐姐,这个惩罚是不是太重了一些。”

江清雪哼道:“你知道重啊,你不是让我找了十二年吗?”

瑶光赔笑道:“那是弟弟不对,姐姐大量,怎么会如此小气呢?”

江清雪戏弄道:“我要是执意那样呢?”

瑶光笑道:“那样的话,以后我来找姐姐只能闭着眼睛,那就不算见面了。”

江清雪笑骂道:“你这个小滑头,又来这招啊。”

瑶光嘿嘿笑道:“其实还有一招,只是当年失败后,我一直不敢用。现在嘛……嘿嘿……”

江清雪脸色一红,叱道:“你敢,当心我又不理你。”

十二年前,瑶光也曾如此,可当时江清雪出于矜持,挣开了他的怀抱,让他满心失落,从此陷入牛角尖,一走就是十二年。

如今,十二年之后,瑶光与江清雪再次相遇,之下,同样的举动再次出现。

这一回,江清雪又是如何反应呢?

届时,江清雪身体一颤,避开了瑶光的亲吻,娇吟道:“坏蛋,又想欺负姐姐。”

瑶光这回不再胆怯,一边亲吻着她的脸颊,一边轻笑道:“弟弟长大了,自然要好好怜爱姐姐。”

江清雪娇媚如水,无限娇柔的白了他一眼,随即闭上眼睛,任由他贪婪的双手,恣意的怜惜。

八宝微微低鸣,飞到了一旁去,原地就剩下亲热的二人。

天空,雪花飘起,寒风徐徐。

瑶光与江清雪亲热了一阵后,被江清雪强行退开,娇声道:“这回满足了你的心愿,满意了吧。”

瑶光神采飞扬,一脸笑意,目光凝视着江清雪那傲人的双峰,不舍的道:“就是时间短了一些。”

江清雪脸色一红,整理了一下衣裙,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叱道:“没正经,我突然觉得太骄纵你了。”

瑶光上前抱着江清雪,亲昵的笑道:“从姐姐第一次见到我,就一直宠着我。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江清雪脸色露出缕缕柔情,轻抚着他的脸颊,感叹的道:“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姐姐就被你的忧虑所吸引。

在知道了你的经历之后,姐姐一心想让你开心,一心疼爱你。

如此,数年过去,你变得越来越开朗,也越来越顽皮,总要时不时的偷袭姐姐,与姐姐亲热。

其实你的心思姐姐知道,但你当时还小,我不能纵容你,以免误了你的修行。”

瑶光感动的道:“姐姐,你不用说了,是我不对,是我……”

江清雪伸手压在他的唇上,摇头道:“过去不愉快的事情,我们不再提及。这一次姐姐前来冰原,追查有关五色天域的事情……”

瑶光听完,脸色严肃,皱眉道:“如此说来,又将有一场浩劫来袭。姐姐希望我怎么做?”

江清雪道:“你有八宝协助,来去自如。

最好先回中土,联系一下正道之士。

我留在这里继续打探,若有危险我就呼唤你。”

瑶光迟疑道:“刚见到姐姐就要分离,我有些不舍。”

江清雪道:“天下为重,我们已后随时可见。”

瑶光微微点头,又与江清雪亲热了一番,才带着八宝离去。

在返回腾龙谷的路上,善慈一直沉默不言,显得有些郁闷。

天麟明白他的心思,对身旁的舞蝶道:“你去劝劝善慈,让他莫要太在意。”

舞蝶看着天麟,低吟道:“为何是我去?”

天麟笑道:“我现在去不太适合,而其他人又与善慈不熟,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舞蝶凝视着天麟的眼睛,以低得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你希望我去,还是想把我推到他身边去?”

天麟脸色一变,反问道:“你自己选择谁?”

舞蝶幽幽的道:“你心知肚明。”

天麟道:“既然你早已选定,又何必在意?”

舞蝶道:“我好怀念十年前,那时候你对我比现在热情。”

天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新月,见她目视前方,并没有在意自己与舞蝶交谈,心中突然有股失意。

舞蝶见此,幽幽低吟道:“你喜欢新月。”

天麟看着她,淡定的道:“我也喜欢你。”

舞蝶笑了,问道:“那善慈呢?”

天麟沉默了一下,轻声道:“这话该我问你。”

舞蝶为难的道:“我不知道,我希望你们都开心。”

天麟道:“一切随缘,有些事情谁也把握不定。去吧,先安慰一下善慈。”

舞蝶微微点头,轻声道:“天麟,记住你的话,我会很在意。”

微微点头,天麟不语,心中有些矛盾。

天麟喜欢新月,那毫无置疑,无人能与他争抢,他也丝毫不担心。

可说到舞蝶,天麟一样喜欢,但中间夹着一个善慈,这是让天麟最为头痛的事情。

由于友情与爱情的交织,天麟对于舞蝶显得比较冷清,他不知道如何做才对,所以他选择了消极的方式,一切付诸天意。

时间,在飞行中过去。

当一行人赶到离腾龙谷还有五十里距离的位置时,飞在最前面的雪山圣僧突然停下,对众人道:“有消息来了,我们先歇一歇。”

众人明白圣僧之意,都原地等待,只一会儿就见王志鹏出现在视线里。

见面,王志鹏客套了几句,对众人道:“刚刚雪人跑到腾龙谷闹事,点明要找天麟……师父派我前来,就是想通知你们,让天麟暂避。”

雪山圣僧道:“依照雪人的行为来说,必是受人挑拨,我们此时与他计较,就中了别人的计。如此,天麟暂时不回去,让新月陪你一起,探查一下附近的情况。”

天麟没有意见,采纳了雪山圣僧的建议,双方就此分离。

目送雪山圣僧一行六人离去,天麟移身新月身边,拉着她的玉手,笑道:“我们现在往哪个方向去?”

新月看着他,淡然道:“探测方面,你比我强,你决定。”

天麟歪头看着她,轻声问道:“你不高兴?是因为舞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