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明珠传讯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仔细看,雪隐狂刀左手背负,右手挥刀,丈长的古战刀猛然一抖,瞬间发出一声震天怒吼。

随即刀出如风,快如闪电,在顷刻间一连闪动了三百六十次,凝聚出两道血色刀罡,分别迎上了姬雪妮与江清雪的一剑。

三方交战,气势惊天。

两女奋力一搏,竭尽全力,其红白剑柱交相辉映,瞬间就与雪隐狂刀的血色刀罡撞在一起。

届时,两个交汇点相距数尺,强劲可怕的真元迅速累计,眨眼就形成两个光球,彼此融合在一起。

四周,强光刺目,闪电雷鸣,空间震荡,时空扭曲,出现了一幕罕见的毁灭奇景。

这一切眨眼形成,并且变幻不定。

三人的力量属性各异,姬雪妮是冰火双重属性,江清雪的凤凰法诀至阳至刚,雪隐狂刀来历奇特,虽然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何种法诀,但就刀罡的色彩而言,却是刚猛之极。

如此,三方之力交汇一体,瞬间就产生激化反应,导致毁灭性的爆炸,持续的朝外蔓延。

密集的霹雳声宛如九天雷鸣,那飞溅似火的光芒,滚滚流动的烟云,像是瘟疫一般,永不止境的朝外扩散,转眼就笼罩了方圆百丈的区域。

其时,雪隐狂刀布下的封闭结界早已破碎,那滚滚浓烟覆盖的区域内,时空扭曲,闪电不停,正持续的进行着毁灭的攻击。

置身这样的环境,姬雪妮与江清雪全力硬撑,两人不惜一切,拼命的催动真元,试图压下雪隐狂刀的气势,可由于修为的差距,在僵持了片刻后,最后以失败结局。

那一刻,惨叫从二女口中响起,两人双双被弹出数十丈,周身光芒暗淡,全身经脉堵塞,模样狼狈无比。

雪隐狂刀身体一颤,朝后退出十数丈距离,脸上神色苍白,看样子也伤得不轻。

然而相对于两女而言,雪隐狂刀的这点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依旧狂横霸气,控制着整个区域,主导着整个战局。

半空,迷雾在狂风中散去,逐渐露出了交战的结局。

江清雪与姬雪妮落在雪地上,周身鲜血夺目,两张美丽的脸上灰白暗淡,眼中呆滞无光,手中长剑碎裂,已然是重伤无力反击。

雪隐狂刀看到这里,隐隐有些失意,似乎这样的结果他并不满意,只因二女的修为还差了很大一截。

寒风吹起,雪地上的两人微微颤抖着身体,意识慢慢回复,扭头看着半空的敌人。

失落一笑,姬雪妮轻声问道:“江姑娘,人生的最后一刻,你可有遗憾在心?”

江清雪扭头看着她,神情迷茫的道:“遗憾?谁能没有呢。”

姬雪妮叹道:“是啊,谁人没有遗憾呢?若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在死前完成一个心愿,你最想做的是什么事情?”

当结局已定,无力抗衡,女人往往会去怀念过去,以此来作为人生最后一刻的记忆。

江清雪有些迟疑,死前的心愿,对她而言,什么才知她最想要的呢?

回忆过去,点点滴滴,无数的人影在她脑海中闪过,就像是一幅画,先是清晰,后是模糊,最后又渐渐清晰,可画的容内却已经有所变异。

当死亡来临,孤独的面对。

江清雪无需再掩饰自己的心,她把内心深处,那个一直徘徊在心底的身影,慢慢的移到了眼前,慢慢的想要把他看清。

姬雪妮注视着江清雪,见她脸上突然出现柔和的微笑,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惋惜的道:“你还年轻,有着过人的美貌,想必最让你放不下的应该是你那位远方的意中人。若是有一天,他知道你已离去,想来他会很伤心……”

江清雪痴痴的笑了一阵,缓缓抬头看着天际,眼神中怀着道别之意,在这临死前的一刻,送出了一份隐藏至深的爱意。

雪隐狂刀对这些不感兴趣,见二女喋喋不休,当即大喝道:“天色不早了,我该送你们上路了。告别吧,最后的人世。”

战刀高举,气势凌人,赤红的刀罡夹着一股如山霸气,一边飞速蔓延,一边迅速累计,给人一种死神降临的感觉。

面对这种情形,二女并不在意,既然无力反抗,又何必浪费精力,还不如趁着有限的时光,好好回想一下过往的人生。

遥望天际,思念成疾。

当生命走到极尽,那份不甘与遗憾,化为了一缕相思。

那一刻,江清雪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笑意,隐约间看到了曾经,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姬雪妮淡淡而笑,遗憾在心,她与公羊天纵相爱数百年都无法结合,最终以这种方式分离,是天意弄人,还是本该如此?

赤红的刀罡撼动人心,夹着无坚不摧的霸气,在雪隐狂刀的控制下,朝着二女劈去。

起落的瞬间,一切完结,可这真就是最后的结局?

红光临头,将沉思中的江清雪惊醒,她看了一眼附近的情况,当即全力大喝:“住手!”

声音其实很轻,不过雪隐狂刀却清晰可闻,他稍稍迟疑了一下,随即收起了攻击,饶有兴趣的问道:“最后的一刻,你还有什么遗言不成?”

江清雪看着雪隐狂刀,冷冷道:“不是遗言,而是我突然想与你赌一赌运气。”

雪隐狂刀惊讶道:“赌运气?”

姬雪妮满心不解,轻声道:“江姑娘,你这是……”

江清雪看着她,淡然道:“我想赌一赌,我们会不会死在他手里。”

姬雪妮诧异道:“你还有应对之策?”

雪隐狂刀觉得有趣,问道:“怎么赌?”

江清雪缓缓自怀中取出一粒明珠,一边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明珠之上,一边解释道:“此物名为凤凝血,据说很神异,一旦染血便与滴血之人心意相通,变得坚硬无比。

现在,我们就以此珠赌一赌命运,你若是能一刀劈碎它就算你赢,我二人的性命交给你。

若是你一刀劈不碎它,你就自动离去,今日不可为难我二人。

你可敢与我赌一赌?”

雪隐狂刀哼道:“荒谬,这种小把戏,你当我三岁小孩,会上你的当?”

江清雪哼道:“你不是自负不凡吗?怎么一颗染血的明珠,就吓到你了?”

雪隐狂刀冷笑道:“区区之物我还不放心眼里,我只是觉得你在侮辱我的智慧。”

江清雪冷笑道:“我若没有几分把握,敢与你赌命?”

雪隐狂刀不屑道:“你那不过是拖延时间的把戏。”

江清雪讥讽道:“如此说,你是害怕了?”

雪隐狂刀喝道:“胡说,我会怕你?”

江清雪道:“既然不怕,那何妨一试?”

姬雪妮道:“江姑娘算了,估计他心中没底,怕他那把钝刀不利,所以……”

雪隐狂刀怒道:“够了,你们既然不死心,那我就成全你二女。”

说完左手凌空一挥,轻易就将江清雪手上的明珠取到了眼前。

大致看了一眼,雪隐狂刀发现此珠内部血丝密集,看上去有些古怪,但他却毫不在意,当即左手一抛,右手挥刀,一道赤红的刀罡飞斩而下,瞬间就击中明珠。

届时,一声脆响,明珠破碎,淡淡的血雾凝聚成一只三寸大小的红色凤凰,呼啸一声便消失在狂风里。

傲然一笑,雪隐狂刀质问道:“看清楚没有,还有什么不服吗?”

姬雪妮一愣,不解的看着江清雪,发现她隐然有些悲伤,似乎对那颗明珠很不舍。

轻轻摇头,江清雪看着雪隐狂刀,淡然道:“那是故人送我的一样东西,我随身携带已经十多年,从无一刻离身。如今,毁于你手,你必将付出代价才行。”

雪隐狂刀双眼微眯,冷哼道:“你刚才是利用我,以明珠传讯?”

闻言,姬雪妮一愣,随即醒悟,但却有些不解。

此时此刻,生死一瞬,谁还能救得了江清雪?

淡漠一笑,江清雪道:“你很聪明,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雪隐狂刀冷酷道:“我最讨厌别人利用我,现在你就受死吧。”

江清雪神色淡定,自信的道:“雪隐狂刀,我敢肯定你今天杀不了我。”

闻言怒笑,雪隐狂刀喝道:“是吗,那你就瞧仔细了。”

右臂一挥,战刀雷鸣。震耳的刀吟夹着赤红如血的光华,瞬间就出现在江清雪头顶。

那一刻,狂风怒嚎,闪电雷鸣。

必杀的一击含着强烈的执念,刀罡未至便已先声夺人,震得江清雪口吐鲜血。

姬雪妮见此,惊呼道:“江姑娘小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