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奇术追踪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古易天道:“那只能说你修为不济,不能怪法术不灵。”

谭青牛不悦道:“你有本事就别来找我,自己解决。”

楚文新含笑观望,对冯云与夏建国道:“他二人生性如此,就喜欢斗嘴。”

夏建国道:“率性而为,毫不掩饰,这才是真实的他们。”

冯云笑道:“人性各异,虚实不定。师弟看事物,切莫只看表象而已。”

夏建国应了一声,岔开话题道:“目前,冰原的形势敌暗我明,我们得想出一个对策才行。”

楚文新道:“从目前来看,短期内我们会一直处于不利的局势。要想扭转格局,就必须要出其不意。”

冯云好奇道:“楚老弟有何妙计?”

楚文新谦虚道:“妙计算不上,只是一些雕虫小技。

就我分析,敌人势力分散,能迅速出击然后离去,我们则不明敌情,无法乘胜追击。

要打破这种格局,首先得找出他们的藏身之地,可这并非易事,因此需要我们另寻对策。”

冯云赞同道:“分析得有理。继续。”

楚文新道:“我考虑了好一阵,一直无法想出有效的策略,直到刚才青牛的一句话,才让我猛然惊醒。”

谭青牛一愣,愕然道:“我有说什么话吗?”

楚文新笑道:“就是你提到的阵法二字,让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对策。

既然我们找不出敌人藏在哪里,那为何不暗自设下阵法,等敌人送上门?

此外,阵法万千,玄奇诡异。

有些阵法能探测天地玄妙,我们若能布下这样的奇阵,何愁找不到敌人在哪里。”

冯云笑道:“不错,真是个好计策。”

夏建国质疑道:“冰原辽阔,随处皆可布阵,这样做会不会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楚文新道:“随处布阵不可取,我们得选在一些特殊的位置布阵,才能收到奇兵突出的效果。大家不妨想一想,若我们与腾龙谷有仇,要千方百计对付它,一般情况下,我们会选择在哪些位置观察、探测,或者安排陷阱?”

古易天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打算在那些相对隐蔽,适合观察腾龙谷情况的地方,事先布下阵法,等敌人自动送上门。”

楚文新道:“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至于是否行得通,还需要大家商议后决定。”

谭青牛皱眉道:“此法可行,但较为费力,布阵之时还要万分隐蔽。”

冯云道:“这些不是问题,只要决定实施,任何细节都会考虑进去。眼下关键的是,我们现在该往哪个方向去?”

夏建国道:“昨日为了幽梦兰,一战之后不少敌人都带伤离去。眼下他们多半正躲着我们,想找人恐怕不易。”

古易天道:“其实目前的形势是,他们要找我们容易,我们却找不到他们,只能被动的防御。”

谭青牛道:“要找人也并非没有办法,只不过麻烦一些。”

楚文新惊异道:“什么办法,你说?”

谭青牛看了一眼四人,沉声道:“冰原的特点就一个字——冷。

任何置身冰原的生命体,都会受到这股寒冷之气的侵袭。

若是精通冰雪之术,可以根据生物残留的热量来寻找他们的痕迹。

可惜我不懂冰雪之术,就只能借助‘玄木青光阵’来探测附近的动静。

此阵颇为费力,但却能清楚的感应到阵法三里之内的一切生命气息,以此来寻找敌人。”

古易天骂道:“你既然有办法,为何不早点说,害我浪费了一大堆口水。”

谭青牛白了古易天一眼,严肃的道:“玄木青光阵乃邪派阵法,十分诡异。非万不得已,我一般不想施展。”

楚文新明白他的意思,安慰道:“别想太多,我们这是为了冰原平和,偶尔破例一次,没有人会怪罪你。”

见楚文新这样说,谭青牛不便推迟,吩咐众人各自散开,以便他有足够的空间布阵。

是时,谭青牛左手捏了一个剑诀,右手持剑,脚踏罡步,人在雪地上快速走动,口中念念有词。

起初,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有古易天的笑声回荡在风雪里。

然片刻过去,谭青牛身上涌现出大量的暗绿色光芒,在他的施法催动之下,迅速笼罩在附近的雪地上,逐渐形成一个若隐若现,由光芒组成的阵势。

细看,那阵势乃七角菱形,对角之间有光芒流动,组成交错密布的光网,在阵法中心交汇于一点,正迅速的吸纳四周的灵气,逐渐壮大起来,形成一颗通体绿光幽幽的大树。

此树十分诡异,树干部分有凸起的经脉,正时刻起伏,源源不断的吸纳邪气,以维持它的稳定。

树根位置,最为神奇,万千根须伸缩摆动,轻易就托起整棵大树,朝一旁移去。

看着这一景象,冯云、夏建国、楚文新三人满脸惊异,古易天更是夸张,大叫道:“乖乖不得了,你这是布阵,还是请妖啊?我怎么看这玩意都像是个树妖。”

谭青牛脸色严峻,双手扣诀施法,沉声道:“玄木者——妖也。

此阵之所以邪魅,就是因为它请出来一尊树妖,借助树妖根须的渗透力,来找寻附近的生灵。

现在,我不能过于分心,得控制住它向前移去,你们跟着我就行。”

楚文新忙道:“你别管我们,小心控制住那树妖就行了。”

古易天怪叫道:“真是丢人。我们堂堂天下第一正派,找个人竟然还要依赖树妖,说出去都笑死人。”

楚文新喝道:“好了,不要说笑,专心留意四周的动静。”

冯云与夏建国脸色怪异,想笑又觉得不妥,只能强忍笑意,跟在谭青牛身后,时不时观察一下四周的动静。

一路前行,树妖的速度十分惊人,宛如脱缰的野马,径直朝着一个方向前去。

谭青牛察觉到不对劲,大声道:“大家跟紧,树妖发现了生人的气息。”

楚文新四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迅速越过树妖头顶,目光巡视着前方的景色。

很快,树妖带着五人来到一处冰谷内,随即就停止了前进。

吩咐谭青牛收起阵势,楚文新打量着眼前的环境,这是一个数里大小的冰谷,在冰原上毫无特色。

环顾四野,楚文新没有发现任何身影,于是把目光移到冯云身上,询问道:“你觉得如何?”

冯云笑得有些邪魅的道:“既然主人家不肯招呼我们,那我们只得热情一点。”

言罢,冯云一闪而出,来到正前方的冰岩下,挥手就是一掌。

刹时,掌力劈实,地动山摇,整块的坚冰瞬间碎裂,从中飞出一道身影。

弹身而起,楚文新拦下那道身影,淡然道:“我们刚来你就走,这岂不显得怠慢客人。”

应天邪双眼微眯,凝视着楚文新,冷然道:“你们既然喜欢这,那我就让给你们。”

夏建国飞身而起,堵在应天邪身后,冷漠道:“我们的目的是找你,并非看中这里。”

一句话时间,冯云、古易天、谭青牛以围成一圈,将应天邪困在中间。

应天邪面无表情,淡漠的看着身外五人,问道:“几位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冯云凝视着应天邪,冷冷道:“小子,你很镇定。只不知能维持到何时?”

谭青牛打量着应天邪,被他腰间的那串骨链深深吸引。

“应天邪,你腰间之物从何而来?”

谭青牛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也让应天邪平静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异色,脱口道:“你认得此物?”

谭青牛留意着应天邪的神情,反问道:“你觉得我认识此物的可能性有几层?”

应天邪眼神微变,沉吟道:“你在试探我?”

谭青牛笑道:“是在试探你,目的是了解你的话有几句是真,几句是假。”

应天邪冷笑道:“应该不止这些吧?”

谭青牛心神一震,暗道应天邪厉害,嘴上却道:“你觉得还有那些呢?”

应天邪哼道:“我告诉你,岂不就上你的当了。”

谭青牛有些不悦,反驳道:“你以为守口如瓶,我就不知道那腰间那骨链的来历?”

应天邪神色一震,随即就恢复了平静,淡漠道:“你既然知道,何必还浪费精力?”

古易天听到这里,明白谭青牛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岔开话题道:“你的来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今天来此的目的。”

应天邪淡漠道:“是吗?我洗耳恭听。”

古易天笑道:“我们想请你前去腾龙谷做客,你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应天邪眼神一冷,哼道:“岂止荣幸,简直就是受宠若惊。”

古易天叫道:“真的?那正好,我们也省去一番口舌,请吧。”

摆出一副邀请的姿态,古易天满脸笑意。

应天邪冷哼一声,问道:“你们请我前往腾龙谷,是奉命行事,还是自己的意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