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意外惊变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可进来之后他才发现,这里看似神秘,但气息甚是诡异,有一种时隐时现,难以察觉的潜在危机。

为此,他停止下坠,开始仔细探测。

结果发现这里煞气浮动,邪气阴森,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

仔细探测,天麟把注意力集中在地面的奇特地理环境之上,对于那两条水渠,三十六个池子,展开了详尽分析,结果整理出一些资料,经过仔细推断,发现这里灵气充沛,似乎又具备了孕育神奇的能力。

至此,天麟疑惑无比,到底哪一种判断才对,他一时也搞不清。

收起思绪,天麟扭头看了一眼善慈,正好发现他飘身而落,脸上神情古怪,似乎也察觉了什么,但却不曾有丝毫迟疑。

见此,天麟突然有了决定,当即缓缓而落,打算先落在石碑之上,再做考虑。

这一举动,源于天麟对善慈的信任。既然善慈都没有迟疑,说明这里应该不会有问题,自己又何必太过谨慎。

然而就在天麟下落之际,他耳中突然响起了寻缘的声音。

“天麟不可,速速停止。”

闻言一愣,天麟在脑海中与寻缘交流,询问道:“为何不可?”

寻缘道:“此地煞血之气隐而不现,乃大凶之地,切不可靠近。”

天麟停身,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疑惑道:“我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并没有像你说的那般严重。你会不会弄错了?”

寻缘严肃道:“我从隔世来,不染凡尘气。任何邪恶之源,我都能清楚感应。此地看似神奇,引人入胜,实际上却是至煞至凶之地,虽有难得一现的宿缘,却并不适合你。听我一言,速速离去,呆久了对你不利。”

天麟大惊,想不到这里真有宿缘,只是邪恶了一些。

想到这里,天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提醒善慈,于是扭头欲言,却发现善慈身上出现了惊人的变异。

原来,就在天麟与寻缘交流之际,善慈正迅速下坠。

眼看善慈的身体就将落在那万年一现的石碑之上时,善慈周身突然金光一闪,脖子上的那串佛珠自动发亮,且徐徐转动起来。

这样,善慈下坠的身体突然一顿,英俊的脸上泛起了惊愕,随即是震怒之情。

那一刻,善慈脖子上的佛珠光芒大盛,至圣佛光遍布四野,一层层笼罩善慈的身体,使得他原本暗红色的右臂不住颤抖,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同时,善慈脚下数尺距离的石碑顶端突然射出一束红光,与善慈的右手掌心连接在一起,双方好似一个整体,完美的结合,开始共同对抗善慈脖子上的佛珠所发出的佛光之力。

于是,一场罕见而无声的较量,在善慈身上体现,他被两种决然不同的力量所左右,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控制。

看到这里,天麟大为震惊。飞身就欲上前相助,寻缘却开口阻止。

“不可,他眼下情况危机,你若加入只会让他更加危险,一切皆是宿命。”

天麟一边观看,一边询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寻缘迟疑了片刻,低吟道:“有些事情我无法肯定,所以不便道出。我能告诉你的就一句话,他与你的宿命相生相克,注定要纠缠在一起。”

天麟不解,暗中询问,可寻缘却再不言语。

这时,善慈脖子上的佛珠金光四溢,每一粒佛珠幻化成一尊佛像,共计一百零八颗,围绕在善慈之外,逐渐压制住了他右臂的红光,将那石碑发出的红光一点一点的逼出了善慈的身体。

这一过程持续了一阵,最终善慈全身泛起璀璨的金光,整个人宛如金佛在世,一举震碎了石碑发出的红色光柱,让善慈脱离了石碑的控制。

是时,地面的三十六个池子朝天射出三十六道五色光华,于半空中交汇成两束光柱,一青一红,直射那两条巨型石碑。

如此,只见石碑震动,随即青红光芒大盛,整个区域内出现了山崩地裂的现象,地面的池水与那两条水渠中的水位迅速下降,只眨眼功夫就完全干枯。

同时,两条巨型石碑自动下沉,在缩回地下之后,原本的位置处射出两股水柱,在空中形成两行字迹,维持了片刻便消失无影。

“天命之缘,昙花三现。”

这便是那两行字迹,可这是什么意思呢?

之前,众人对于善慈身上发生的一切就感到无比惊讶,此时再遇上这等怪事,众人心中的疑惑顿时更深。

然而时不我与,随着太极秘境的消失,整座冰山开始塌陷,大块的碎石滚滚而落,逼得众人无心多想,开始设法逃离。

于是八人皆是修为精深之辈,对于碎石地裂并不在意,只是施展出元神幻化之术,就轻易的出现在了半空之上,脱离了危险区域。

脚下,巨大的冰山持续塌陷,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才恢复平静。

看着那大片凹陷的区域,众人感慨莫名,对于这一次的行动,都不免觉得失意。

八人齐行,一无所得,这与之前的预计多少有些差异。

收回目光,天麟看了善慈,神情怪异的道:“你要不要紧?”

善慈微微摇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大家都眼神怪怪的看着自己,心中不免叹息。

“我没事,只是刚刚的一切,我自己也疑惑不解。”

雪山圣僧上前,伸手抓住他的右臂,默默探测了片刻,开口道:“你的身体有些奇怪,隐约残留着一股血煞之气,需要静心炼化才行。至于你脖子上的那串佛珠,那是佛门至宝,它之前的异变应该是感应到了邪气,所以才会自动防御。”

善慈抚摸着脖子上的佛珠,疑惑道:“师父,你应该认得这佛珠的来历,何以一直不愿意告诉我了?”

雪山圣僧看着他,眼中含着叹息,轻声道:“莫要多问,时机未至。时机一至,真相于世。”

善慈闻言,也不执着,换了个话题道:“之前那天命之缘,昙花三现,师父以为是何意思?”

雪山圣僧沉吟道:“注定的宿命,你何须执意。佛曰无念,烦恼不见。切忌、切忌。”

说完,雪山圣僧转身而去。

众人不语,看看善慈,又看看天麟,随即在方梦茹的带领下,返回腾龙谷去。

傲立半空,赵玉清看着辽阔的冰原,脸上神情古怪。

千年以来,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见证了岁月变迁,凡事皆是泰然处之,唯有这一次,他的心中泛起了不安。

作为一个顶级高手而言,赵玉清知道自己的预感绝不会有假,明白有些事情已然开始,就无法停下。

想到冰原三派,想到众人的未来,赵玉清平静的心湖泛起了一丝涟漪,隐隐有些伤感。

就像昨天,张重光三人的死,赵玉清其实早就预料到了,可他不能讲明,也无法阻碍。

修道之人最讲究缘分,最在乎天意。

他们可以预感很多事,但却不能说出来。

因为怕天谴。

对于修道之人而言,天谴就是劫难,无法避免。

任你修为再高,只要违背了天意,就逃不过苍天的制裁。

是故,很多人喜欢故弄玄虚,但却不敢跨越那条界限,因为那是一条生死线。

寒风袭来,飞雪片片。

赵玉清淡定沉默,任由雪花落在身上,将他慢慢掩盖。

一旁,李风见此有些不忍,轻声道:“师父,别想太多了。”

赵玉清平时远方,淡然道:“李风啊,你觉得为师是在为重光三人而悲伤吗?”

李风问道:“难道不是吗?”

赵玉清笑了笑,神情平静的道:“我是在为这场劫难而感到悲哀。”

李风疑惑道:“这有区别吗?”

赵玉清轻吟道:“是啊,有区别吗?”

淡淡的疑问用作回答,并且还是相同的话,这让李风很是愕然。

张嘴,李风正欲问个明白,却发现丁云岩从谷内飞来,眨眼就到了身边。

“师父,杀佛天怒刚刚闹着要离开。”

赵玉清闻言,回身看着丁云岩,淡然道:“你是如何处理的?”

丁云岩道:“我以劝说的方式,暂时留住了他。不过我看他去意坚决,估计留不了多少时间。”

赵玉清对此不置可否,问道:“花语情呢,有什么情况?”

丁云岩道:“那女人很聪明,决口不停离开之事,反而整天在腾龙谷转悠,似乎在找寻什么。”

李风道:“估计她对飞龙鼎还不死心,以为我们这里真有这么一口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