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神秘莫测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见飞侠回来,新月飘然而下,手中长剑挥动,细碎的剑吟破空呼啸,形成一道赤红的剑柱,从天而降。

是时,地面的太极图出现了一丝变化,三十六个池子发出三十六束光华,汇聚成一点,正好迎上了新月的一刻。

刹那间,光柱与剑柱相撞,当即产生爆炸,一举将新月弹起,给整个空间造成极大的动荡。

天麟接住新月,关切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新月表情古怪,凝视着脚下,轻吟道:“我没事,只是刚才……”

雪山圣僧道:“新月的一剑,似乎触动了什么。不过就刚才的情况来看,这神秘的太极图显然与新月有所排斥,估计她也非有缘人。”

方梦茹道:“既是相互排斥,那就换舞蝶去试一下。看看她的情况。”

舞蝶闻言,飞身而下,施展出冰玄玉华神诀,周身泛起了透明的光芒,整个人瞬间光化,射向地面。

眨眼,微光一闪,舞蝶显现,一层无形的结界将其挡在了外面。

弹身而起,舞蝶招式一变,双手掌心玉光浮动,凝聚成两把透明的光剑,朝着地面竖劈而下。

刹时,微光一晃,霹雳震天。

舞蝶强劲的一击被当即弹回,这让她连续翻转了数圈,才化解掉那股可怕的力道。

有些失望,舞蝶看了众人一眼,默默的退开。

方梦茹轻叹道:“看样子这万年一现的宿缘,还真是不好解开。”

雪山圣僧微微颔首,目光移到天麟脸上,询问道:“看了一阵,有什么感想?”

天麟迟疑道:“要穿越结界其实不难,只是天意善变,是好是坏一念之间。”

雪山圣僧眼神微变,沉声道:“你有把握一定能进入里面?”

天麟摇头道:“不能说一定,但七层的把握是有的。”

方梦茹道:“既然你有七层把握,那就试一下吧。”

天麟犹豫的一下,目光移到善慈身上,轻声道:“我想与善慈一起试,他应该也能进入里面。”

方梦茹看了善慈一眼,见他神情淡定,不由把目光移到雪山圣僧脸上,问道:“圣僧觉得呢?”

雪山圣僧沉吟道:“其实我是希望他们单独一试,以便确认这份机缘归谁。可天麟既然提出这个要求,那就如他所愿,让善慈与他陪他一块去试一下。”

善慈闻言,脸泛微笑,移身来到天麟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亲切一笑,天麟道:“来吧,十年之后,让我们一起见证另一段宿缘。”

善慈看着他,两人四目相交,眼中泛起了深厚的友谊之情。

这一次,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当初在腾龙府外,那神龙石像前的情形。

那一次,天麟九岁,善慈十岁。

如今十年过去,面对新的环境,新的缘分,两人又能否把握得住呢?

看着天麟与善慈,众人都觉得怪异。

他们无言凝视,却流露出丰富的情感,那股无声的友情,竟清晰的呈现在每一个人的脑海里。

这是一段非凡的友情,平淡中含着坚定不移,不需要语言,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便能成就那永恒不变的真情。

移开目光,天麟看了一眼身旁之人,淡然道:“善慈,该我们了,走吧。”

飘落而落,天麟宛如飞雪,无声寂静,却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善慈相对稳重,没有像天麟那般炫耀自己,他先是冲众人点头微笑,随即才飘身直落,看上去简单直接。

很快,天麟与善慈来到那无形结界附近,两人悬浮不动,相距一定的距离,神情显得有些奇异。

就众人从上方观察所得,天麟与善慈所处的位置很奇特,正好位于那太极图的阴阳阵眼之上,立于那两条巨型石碑头顶。

天麟脚下的巨型石碑刻着“宿命之缘”四个字,底端被水渠包围着,其色青绿,代表着阴柔之意。

善慈脚下的石碑刻着“万年一现”四个字,底部弧形环绕的水渠鲜红刺目,代表着阳刚之意。

一阴一阳,一青一赤,孕育着两种决然相反的力量,是否代表着两种决然相反的宿命?

这一点,观战之人颇为好奇,都专注的看着二人,等待着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悬空而立,天麟脸上泛着笑意。对于眼前的神秘结界,他在之前新月等人试探之际就已想好了应对之策,眼下要做的就是实施而已。

然而天麟并不心急,他移目善慈脸上,轻声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似乎明白天麟的心思,善慈笑道:“准备好了,可以开始。”

天麟道:“好,开始吧。”

话落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周身便泛起了玄青色的光芒,在他的意识控制下,围绕着他的身体高速旋转,只眨眼时间,就形成一个青色的光茧,隔绝了众人的视线,淹没了天麟的身体。

这一幕大约持续了片刻光景,随后天麟开始下坠,那玄青色的光茧越是临近那层无形结界,色彩就越透明,到后来逐渐消失,连同天麟的身体也毫无踪影。

这一情景令人惊异,除了雪山圣僧与方梦茹颇为平静之外,新月、舞蝶、飞侠、徐靖四人无不愕然失色,猜不透天麟是如何消失。

这边,善慈的情况与天麟有异。他首先在身外布下一层金色的结界,做好了防御。

随即,他凌空倒转,头下脚上右臂前伸,掌心红光闪动却含而不露,就那样平淡无奇的朝地面飞去。

眨眼,善慈的身体撞上结界,这让他微微一震,却并未被弹起。

同时,他右手掌心红光大盛,一道以红色为主,暗含五彩之色的光芒汹涌而出,在遇上那层无形结界时,自动的朝四周散开,清晰的描绘出了那层无形结界的轮廓,让观战之人一目了然,看到了那层结界。

这一过程持续了片刻,随即变化产生。首先,善慈身上出现了两种决然不同的色彩,第一是红色,仅限于他的右臂。

其二是金色,充斥着他全身的其他部分。

随即,善慈的身体以右臂为轴心开始转动,形成一个顶端红色,末端金色的锥形光钻,宛如侵蚀的漩涡,逐渐朝那无形的结界逼近。

善慈的方式并不新奇,之前舞蝶就曾用过,可惜失败结局。

如今,善慈沿用这种方式,可结果却大为不同,身体一步步朝结界内靠近,距离那万年一现的巨型石碑已越来越近。

看到这里,方梦茹秀眉皱起,惊异道:“奇怪,善慈难道就是有缘之人?”

雪山圣僧道:“此时下结论还早了一些。”

方梦茹凝视着善慈,轻声问道:“圣僧,善慈右臂的红光颇为奇异,可是你传授的法诀?”

雪山圣僧摇头道:“善慈的一生与天麟有些相似,诸多奇异之处都令人无法解释。”

方梦茹闻言,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不再多问,把目光移到了另一边,仔细留着天麟的情形。

先前,天麟施展秘技,隐去了身体,致使众人转移注意力。

趁此,天麟暗施奇术,在隐身的状态下,以某种玄奇之力,穿透了那曾无形结界,出现在了宿命之缘的石碑上空,缓缓的朝下落去。

届时,天麟隐去的身体随着下落而逐渐显现,再次落入众人的视线里。

对此,天麟有些惊讶,自己的神秘法诀并未收起,何以隐藏的身体会自动现形?

收敛心神,天麟看着脚下的一切,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使得他瞬间产生了一种新奇感觉。

那一刻,天麟察觉到了一些之前所不曾了解的事情。

下落的身体猛然一顿,就那样静静的停在石碑上方数尺处,脸色怪异的看着附近。

外围,观看的六人一头雾水,既搞不懂天麟是如何穿透那层结界,又想不出他眼下停身不动的用意。

到底天麟遇上了什么事,他比善慈快一步进去,何必此时却愣在那里?

疑惑,浮现在众人心里,让人考虑。

可就在这时,善慈也成功的突破了那层无形结界的阻碍,进入了内部区域,朝着万年一现的石碑落去。

就距离而言,善慈离那石碑顶端不足五丈,要到达石碑顶部,只需要片刻光影。

可就是这片刻光阴,结界内却发生了许多事情。

首先,悬浮不动的天麟看似平静,可他内心却波涛汹涌,正发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其次,下落的善慈心情也出现了较大的变动,他在进入结界之后,也似乎感应到了某种气息。两人的变化先后相差一瞬,却同时进行,各有玄机。

悬空不动,天麟眼中光芒汇聚,时隐时现的五彩光华,正迅速的收集附近的信息。

先前,因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天麟一直以为这神秘的太极秘境隐藏着某种机缘,等待着他去开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