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意外发现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轻呼一声,李风迅速上前接下楚文新手中的徐靖,追问道:“其他人呢,他们怎么没有回来?”

周杰满脸忧伤,悲痛的道:“大师兄与二师兄已经回不来了,玄雨也……也……”

李风身体一晃,悲呼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王志鹏、丁云岩疾步上前,质问道:“是谁,是谁干的?”

楚文新看着神情激动的众人,轻叹道:“各位节哀顺变,切莫过于悲伤。此次行凶之人乃是西域白头山的高手,对方实力极强。”

王志鹏怒道:“又是这群家伙,我们决不能饶了他们。”

楚文新劝道:“报仇之事不急在一时,还是先为徐靖疗伤重要。”

李风闻言,顿时清醒过来,吩咐飞侠速速待徐靖下去疗伤。

徐靖挣开李风的怀抱,跪在地方痛哭道:“师祖,都怪我不听飞侠的劝告,才会发生这种事情,您处罚我吧。”

飞侠上前,悲痛的劝慰道:“师兄,不要自责,我们不会怪你的。”

徐靖大呼道:“可我会怪罪我自己啊。”

赵玉清摇头一叹,挥手道:“飞侠,带他下去。等他伤愈之后,再单独来见我。”

飞侠应了一声,带着痛哭的徐靖离开了腾龙府。

收回目光,赵玉清看了一眼薛峰,轻声道:“薛峰,离恨天宫今天也发生了一些事情,你还是去看一看天尊吧。”

薛峰不解,但却没有多问,依言离开。

这一来,腾龙府中就只剩下腾龙谷、易园与除魔联盟之人了。

“师父,你一定要为大师兄、二师兄还有玄雨报仇啊。”

满脸悲切,王志鹏恳求道。

赵玉清道:“报仇之事暂时不谈,今天我召集大家来,是想告诉大家一些事情。

此次,重光与云鹤之死,只是一个先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冰原三派将面临更大的灾难。

届时到底有多少人能活下来,谁也不知道。

因此我希望大家记住,不管是生是死,我们都是为和平而战,决不能临阵脱逃。”

“为保和平,誓死一战。”

整齐的声音十分洪亮,带着腾龙谷高手坚定的信念,以及对和平的渴望。

赵玉清有些欣慰,赞许道:“好,就让我们用生命来捍卫冰原的尊严,维护人间的和平。”

易园与除魔联盟之人见状,心中充满了敬佩,对于腾龙谷这种举派上下,众志成城的决心,感到十分震惊。

天麟神色冷峻,默默的看着一切,心里闪过了无数疑问。

从赵玉清的语气中,可以明显听出,这场劫难避无可避。

如此,他为何还要门下弟子全力以赴,不惜生命去争取?

是为了一种信念,还是因为一种责任?

或者他看得透未来的结局?

若不是因为这些,只为了冰原的和平。

那最终腾龙谷会剩下多少人?

与他密切有关的人物,如新月、林凡,他们又会不会应劫?

想到这些,天麟突然感到心惊。

若灾难无法逃避,那么他要如何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思索中,身旁的众人开始渐渐离去,待到新月叫他之时,他才猛然发现,众人已经全部离去。

“怎么,结束了?”

新月瞪了他一眼,轻声道:“师祖说了,等林凡一行人回来之后,再召集三派所有人,举行一次正式的会议。”

天麟点头道:“也对,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是应该重新商议对策。”

新月不语,莲步轻移,体态轻盈的离去。

天麟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有些痴迷,默默的跟在后面,很快就离开了那里。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接下来的日子,等待着冰原三派,等待着天麟的又将是怎样的情形?

夜色下,天麟迎风傲雪,凝视远方,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自小,他就喜欢一个人看着天边,将思抛至那遥不可及的未知领域,一个人静静的遐想。

如今,他长大了,知道的事情多了,可那份源于天性的习惯,却一直不曾改掉。

今晚,腾龙府中,三派高手齐聚一堂,商议着冰原的未来。

天麟本在邀请之列,可事到临头,他却突然改变主意,一个人跑到谷口处,品味着夜风的冰凉。

冰原的夜,来得比中土更早,这里昼短夜长,寒风凄凉,本不适合凡人居住,但对修道之人却另有玄妙。

因为天地间至纯至真的力量找不出几样,冰雪之力便是其中一样。

有此缘故,也就有了冰原三派,有了今日的种种情况。

收回目光,天麟淡然道:“大师才来冰原,想不到就喜欢上了冰原的夜景,真是令人惊讶。”

杀佛天怒看着远方,冷漠道:“这里的雪景再漂亮,也不如中土的崇山峻岭雄奇巍峨。”

天麟笑笑,并不争辩,轻吟道:“大师在腾龙谷呆了一阵,感觉怎么样?”

杀佛天怒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这里的人比中土的人善良。”

天麟笑问道:“如此,大师有何打算?”

杀佛天怒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天麟淡然道:“没什么,我随口问问,你要不想回答,可以当着没听到。”

杀佛天怒看着他,皱眉道:“听说你不是腾龙谷弟子,你何以这般维护腾龙谷?”

天麟笑道:“大师本性不坏,何以被冠上一个杀佛的称号?”

听出天麟不想问答,杀佛天怒轻哼一声,扭头看着远方。

天麟见他不说话,淡然道:“佛本戒杀,慈悲渡化。大师一生杀人无数,且不论那些人该不该杀,仅凭你这份厉杀之心,就有违佛家的宗旨。”

天怒哼道:“佛性慈悲,渡化不了天下苍生。佛刀虽钝,却能斩尽顽固妖孽。”

天麟颔首道:“大师此话不无道理。只是照你的这种说法,魔亦有善恶,不可全杀?”

杀佛天怒一愣,对于这个问题,他倒是不曾仔细思考。

天麟没有打扰他,悄悄的离开了那,一个人悠闲的漫步于雪地之上,宛如雪夜精灵,时隐时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夜色下,天麟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漫无目的的前行,谁想却发现前方数里外闪过一束红光。

觉得奇怪,天麟迅速上前,在一座冰山背后,发现了一把血红的长剑,悬浮在半空上。

一眼,天麟就认出那是锁魂剑,只是它为何出现在这,天麟就搞不明白。

收敛气息,天麟借助冰雪之力隐藏身体,悄悄在一旁观察。

起初,锁魂剑悬浮不动,剑身时明时暗,闪烁着血光。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锁魂剑身上的血光逐渐散去,剑身变得透明清澈,能清楚的看到剑身之内,有数十个大小相似,色泽略异的晶体,正在逐一合并。

见此情形,天麟心头大惊,明白锁魂剑正在逐渐炼化体内的八十个元神,打算将其融合成一股全新的力量。

一旦它完成这一进化过程,其威力必然大涨。

到时候再想对付它,就困难了。

想到这些,天麟心思百转,正考虑是不是该出手将其毁灭之际,他怀中的寻缘突然开口道:“不要妄动,这附近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一直若隐若现。”

天麟惊讶道:“我怎么没有发现?”

寻缘道:“那是一种介于动植与植物之间的奇特存在,它的频率很怪异,一般很难察觉到。”

天麟好奇道:“你既然能感应到那股力量,那你知道那玩意是什么吗?”

寻缘沉默了片刻,回道:“不好说,我也是第一次遇上那种力量,很难描绘出它的模样。眼下,它就位于锁魂剑上方三丈处,一直在暗中观察锁魂剑。”

天麟闻言,惊愕道:“你说的那个方位,我仔细的探测过,根本没有任何情况。”

寻缘道:“世间奇妙之事万千,你不知道并不表示不存在。就探测之术而言,正邪两道数千门派,其方法就不下数百种,你又学到多少呢?”

天麟无言,寻缘的话虽然有些刺耳,但却句句在理,令他无言以答。

此时,锁魂剑体内的晶体开始减少,一些相对较弱的元神,被其他强大的元神所吞噬,逐渐形成新的格局。

就天麟所见,锁魂剑内目前较为稳定的元神有八个,彼此旗鼓相当,要想完全将其炼化,估计还得费点时间。

似乎意识到这一点,锁魂剑逐渐平静下来,透明的剑身又恢复了血红色,随即便化身为一个邪气冲天的男子,悬浮在半空上。

天麟见状,心头颇为奇怪。

昨夜他曾见过这男子,感觉与今夜完全不一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