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神秘对话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雪隐狂刀沉默了,考虑了片刻后,问道:“你来告诉我这些,具体想说啥?”

白头天翁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齐心协力,在其他人来之前,做出一点成绩,免得被人看扁了。”

雪隐狂刀皱眉道:“你想我怎么配合你?”

白头天翁道:“目前的冰原,形势错综复杂。有一半以上的势力,都把矛头指向冰原三派。我们只要从中推波助澜,适时出手制造一些事端,就能左右局势的发展。”

雪隐狂刀质疑道:“听你这说法,是打算借刀杀人。你觉得别人会上当吗?”

白头天翁阴笑道:“只要计划周详,就没什么事情办不到。

眼下,我们可以兵分两路,由我负责推波助澜,挑起冰原三派与其他人之间的矛盾。

你负责出手铲除冰原三派一些关键人物,以便激怒三派,让他们失去理智,从而落入我的圈套。”

仔细想想,雪隐狂刀觉得不错,于是赞同道:“好,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具体的细节与分工,你再与我仔细讲讲。”

白头天翁闻言一喜,笑道:“细节方面,我已经想好。你只要依照我的计划去做,这一次绝对收获不小。”

言罢,白头天翁低声的与雪隐狂刀交谈起来,一场针对冰原三派的阴谋就此展开。

同一时间,在相距数里之遥的另一座冰山上,一个孤立的身影,正凝视着这边。

由于风雪的阻挡,视线模糊难辨。

可那孤立的人影,却似乎对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二人的情况了如指掌。

“嘿嘿,有意思。我要再插上一脚,那就更妙了。”

声音带着狂傲,还含着几分阴笑。

这说话之人心机深沉,到底他会是谁呢?

离开了天麟,蓝牡丹怀着失落的心情,漫无目的的飞行在冰原上。

此次,她从五色天域而来,为的是阻止五色神王的侵略计划。

谁想初到冰原就遇上天麟,对他有了一种某名的好感,这是她以往从来不曾有过的。

今天,两人二次相见,还多了一个红玫瑰夹在中间。何以自己会举止失常,做出那些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来?

是一时冲动,还是因为红玫瑰的存在?

想想,牡丹不得其解,只能暂时抛开一旁。

抬头,牡丹凝视远方,铺天盖地的风雪,将整个世界染得一片雪白。

这是多么美丽的景象,圣洁无暇,清冷孤傲。

可谁又知道,就是这雪白的世界里面,正隐藏着看不见的邪恶,并迅速蔓延。

收回目光,蓝牡丹淡淡一笑,身体一闪而过,眨眼就穿越了数里空间。

很快,她来到一个冰谷上方,发现脚下的冰谷传来一股奇特的气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飞身而下,蓝牡丹落在冰谷中央,四周寂静无声,却有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息隐藏在一旁。

静立不动,蓝牡丹凝神探查,整个人宛如冰雕一般,一站就是半晌。

四周,狂风呼啸,飞雪如常,看不出任何异状。

可暗地里,一缕奇怪的音律,正传入蓝牡丹的大脑。

察觉到这一情况,蓝牡丹绝美的脸上泛起了微笑,淡然道:“有客远来,主人却不现身,这岂是待客之道?”

言罢,一个声音在风雪中传来,低沉中带着几分沧桑。

“遗世之人,忘却尘世。姑娘请回吧。”

蓝牡丹有些奇怪,听这人语气没有恶意,可他为何要避世不出呢?

带着好奇,蓝牡丹问道:“阁下似有心伤,忘不了过往,这样的你,即便人躲在这里,心也遗失在了过往。何苦强迫自己呢?”

那声音道:“小姑娘,你还小,不懂得人世沧桑。当有一天你渐渐苍老,你就会发现,很多过往的美好事情,其实都只是一种表象。”

蓝牡丹道:“外貌,其实也是一种表象。你见我貌美,以为我年轻,其实那是错误的。”

风雪中,那声音道:“你难道不年轻吗?”

蓝牡丹道:“在我们的世界,我相对年青。在你们的世界,我或许比你还老。”

“你们的世界?你来自何方?”

带着几分惊讶,那声音问道。

蓝牡丹淡然道:“光是询问,就不请我进去坐会吗?”

风雪中,那声音道:“你要是能进来,我也不阻挠。”

蓝牡丹笑道:“那好,你看仔细了。”

微光一闪,蓝牡丹的身体如冰块破碎,化为点点尘埃,在落地之前就完全消失了。

下一刻,她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却引来了一声惊叫。

“好玄妙的功法,你到底来自哪?”

“别急,慢慢聊,你自会知道。”

声音由强转弱,眨眼就消失了。

至此,冰谷又恢复了以往,风雪依旧,一片寂寥。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当蓝牡丹再次现身冰谷时,风雪中传来那人的声音。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下次有缘,我们还会遇上。”

蓝牡丹淡雅道:“相逢是缘,我遇上你应该也是上天的安排,你无需多想。”

离开了冰谷,蓝牡丹一路前行,在飞出数十里后,意外的发现了红玫瑰的气息。

停身,蓝牡丹仔细找寻,很快就确定了红玫瑰的行踪,悄然朝她所在的方向飞去。

前行数里,蓝牡丹发现了红玫瑰的身影。

只见红玫瑰悬空而立,身前数丈外立着一个身着貂皮的英俊男子。

有些好奇,蓝牡丹隐藏起自己的气息,身体虚空淡化,悄悄的靠近,来到二人附近。

这时,红玫瑰正看着那英俊男子,冷漠道:“让开,我不想与你多言。”

貂皮青年剑眉星目,脸上带着几分自傲,手中把玩着一只金笛,眼神奇异的看着红玫瑰,笑道:“冰原的雪冷寒刺骨,冰原的花洁白无暇。你一身鲜艳本应热情如火,何以这般冷漠?”

红玫瑰道:“那是我的事,不用你过问。你到底是让还是不让?”

貂皮青年毫不在意,笑道:“何谓让,何谓不让?”

红玫瑰眼神微冷,哼道:“你是诚心纠缠?”

貂皮青年道:“相逢是缘,宿命纠缠。上天安排,天赐姻缘。”

红玫瑰脸色一变,冷酷道:“你找死。”

貂皮青年笑道:“错,我找的是缘。”

不远处,隐身的蓝牡丹闻言,心中不由暗笑。

她对那貂皮男子的直率感到意外,也对红玫瑰的遭遇感到好笑。

若是没有天麟,这貂皮青年英俊不凡,修为也不简单,算得上一个不错的对象。

可惜他与红玫瑰相遇太晚,中间夹着一段说不清是善是孽的缘。

或许,这就是姻缘。

红玫瑰一脸冷寒,冰冷的道:“我不管你是谁,我最后警告你,离我远一点。不然我就斩下你的人头,送你去地府游玩。”

貂皮青年脸色微变,质问道:“你真这般无情?”

红玫瑰道:“我与你之间,毫无感情可言。你要是喜欢纠缠,就不要怪我翻脸。”

貂皮青年微微一叹,有些失落的道:“或许我们相逢在错误的时间。”

红玫瑰闻言,心情微变,自己与他,真的是相逢在错误的时间?

还是因为之前有一个天麟在?

收起杂念,红玫瑰道:“让路,我要离开。”

貂皮青年迟疑了一下,随即移开身体,问道:“离开前,我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红玫瑰看着他,冷漠道:“黑池血玫墨香。”

貂皮青年道:“不错,人如其名,艳丽冷傲。我叫斐云,来自天山。”

红玫瑰一言不发,身体激射而出,穿过斐云身旁,朝远处去了。

貂皮青年斐云转身凝望,脸上流露出几分怀念,似乎满心不舍,但却没有追赶。

蓝牡丹见状,悄悄的退开,从另一个方向朝红玫瑰追去,眨眼就消失不见。

片刻,斐云回过身来,脸上已恢复了平静,纵身朝腾龙谷方向飞去了。

离恨峰上,腾龙谷、易园与离恨天宫的高手齐聚一堂,大家正为死去的离恨宫弟子致哀。

此次由于事发突然,营救稍晚,致使大部分弟子牺牲,这让离恨天宫活着的人感到愤怒极了。

“天尊,这个仇我们一定要讨回来。”

脸色愤怒,莫言恨恨的道。

长老鹿遗风咬牙切齿的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