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死亡城主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起初,由于速度不快,结界外的四人可以清晰辨认。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恶魔与佛像交替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使得结界外的四人难以分辨,只能看见一团黑乎乎的光影在转动不息。

大约一炷香过去,恶魔与佛像的转动速度已经快的了极限,给人的感觉反而是停止不动,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是幻影。

突然,恶魔、无相客、佛像再次重叠,三者重合一线,彼此光芒闪耀,逐渐的融合在一起。

是时,无相客的身体逐渐淡去,恶魔与佛像背靠背紧贴在一起,形成一个新奇的个体,身体自发的转动不息。

开始,转动的速度不算太急。

可眨眼光阴,这具身体就到达了一个极限的旋转速度,身体逐渐光华,恶魔与佛像开始彼此渗透,最终形成一个深紫色的佛魔共存体。

仔细看,那佛魔共存体很是怪异,身体从中一分为二,左边的身体部分漆黑如墨,右边的身体部分雪白如玉,一张脸庞黑白分明,只可惜面目模糊,双眼紧闭。

片刻,这具身体由极速而转为极静,周身黑白光芒左右分明,在持续闪亮了一炷香后,附近出现了一道透明的身影。

仔细看,那身影有些熟悉,很像之前消失的无相客,正围绕着那尊佛魔共存体旋转不停。

大约一会儿,旋转的透明身影逐渐融入佛魔共存体内,二者巧妙的结合,爆发出一道璀璨的亮光。

刹时,由于光线太强,结界外的田磊、马宇涛四人都纷纷移开目光。

待光线恢复之后,田磊、马宇涛四人才回头细看,结果发现融合之后的新个体,又有了新的变化。

之前,佛魔共存体一直没有容貌,只是模糊一片。

现在,这具全新的身体不但生机勃勃,有了人的气息,那面目更是清晰可辨,与无相客颇为神似,但却比他英俊了不少。

就外表而言,这张脸看上去三十多岁,英俊不凡。

从中对分的黑白脸蛋,给人几分邪魅之感。

此外,他的双手也如他的脸蛋,左手漆黑,右手雪白。

整体而言,这是一个左边身体漆黑,右边身体雪白的混合体,其中嘴唇最为刺眼。

另外,他的双眼一直不曾睁开,是天生的盲目,还是另有原因在,这一点谁也说不明白。

结界外,田磊、马宇涛、冯云、东冠成四人脸色大变,彼此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骇。

如此奇怪的现象,四人还是初见。到底这无相客身上发生了什么,谁也闹不明白。

沉默中,冯云提出了意见。

“为防止意外,我们最好毁灭他,免生后患。”

马宇涛同意冯云的看法,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田磊闻言,沉声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加大攻击力度,以冰火之力毁灭他。”

马宇涛微微颔首,配合田磊的进攻,开始全力施展。

如此一来,两大高手齐心协力,那笼罩在无相客身外的冰火结界顿时光华大盛,开始超内缩小。

似乎感应到了危险,闭目不动的无相客突然睁开双眼。

那一刻,田磊、马宇涛四人看见,无相客左边漆黑的脸上,一只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仿佛能看透人心,给人一种妖魅之感。

无相客右边的脸颊一片雪白,那闭着的眼睛在睁开之际,猛然爆发出一股璀璨的金光,宛如利剑直透人心,一举将田磊、马宇涛等四人弹开。

突如其来的巨变,令四人感到愕然。

田磊与马宇涛心神震动,在稳住身体后,双双凝视着无相客,眼中神情古怪。

冯云与残魂羽士东冠成有伤在身,被弹开老远,两人惊恐不定,稳住身体后迅速躲到马宇涛身后,小心的防范。

无相客狂声大笑,右眼已经闭上,仅睁着左眼,傲视九天。

“哈哈……数千年后,我终于重现人间。死亡的咒诅,将伴随我走过五湖四海。”

田磊闻言,有些奇怪,质问道:“你不是无相客,你到底是谁?”

无相客看了田磊一眼,傲然道:“死亡之城,咒诅之源,黑白相生,佛魔相间。”

田磊听不明白,扭头朝马宇涛看去,发现他也一头雾水,不由追问道:“说清楚点。”

无相客哈哈大笑道:“佛眼半闭魔眼开,黑死白生天地哀。简单而言,我便是那死亡城主——黑白颠。”

马宇涛惊愕道:“黑白颠?这名字古怪。”

冯云讽刺道:“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这样的人不止古怪,更让人讨厌。”

残魂羽士东冠成道:“此人邪气冲天,留之必是祸害,还是想法铲除他。”

田磊沉声道:“眼前的人已经不同于之前,他周身死气弥漫,有一种阴森诡异之感,我们得小心防范。”

马宇涛双眼微眯,打量着死亡城主黑白颠,发现他气息变化极大,正处于一个特定的阶段。

“大家注意,他的身体刚刚形成,还不算稳固,这是我们出手的最好时机。一定要在此将其消灭,以免为祸人间。”

田磊应了一声,挥掌就是一击,赤红的火焰看似寻常,却含着极强的劲力。

冯云与东冠成联手攻击,施展出天邪宗秘法,以玄冰之力冻结附近区域,以切断黑白颠的退路。

马宇涛正面出击,左手掌心金光流动,右手掌心魔芒闪烁,夹着数百道掌影,发起了连绵不断的攻击。

察觉到四人的意图,黑白颠眼珠微转,在考虑了片刻后,理智的选择了离开。

是时,只见他周身黑白光芒一闪,随即整个身体就化为了一粒光点,由大变小转眼不见,仅留下一段话语,徘徊在四人耳边。

“今日的缘分,我姑且记下。待下次相逢,我会好好报答。哈哈……”

幽幽一叹,田磊担忧的道:“此人邪恶之极,今日离去,他日必将卷土重来。那时候,恐怕危害的不仅仅的冰原三派,而是整个天下。”

马宇涛苦笑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没有这些事件,又何来的劫难?”

冯云道:“师父,切莫多想。只要我们三派齐心,一定可以平定这场混乱。”

残魂羽士东冠成道:“或许,是时候将天穆风找回来了。”

马宇涛闻言,点头道:“是啊,该找他回来了。”

淡淡的思念,随风飘散。可远方的人儿,是否听见?

风,轻轻摇摆,带着几分冷寒。像是一种暗示,遍布整个冰原。

黑白颠的出现,是那么的突然。

这是无心的巧合,还是上天给人间的一场考验?

此时,谁又说得明白?

孤峰雪影,寒风呼啸。

冰冷的雪山保持着它千年不变的容貌。

这里,天寒地冻,恒古荒凉。

本是万千生灵厌恶之地,如今却成了无数人抢夺的好地方。

站在冰山顶上,白头天翁看着远方,身旁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浑身霸气飞扬。

两人谁也不曾说话,就那样默默凝望,似乎远方的风雪,与眼前的不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光,白头天翁开口道:“狂刀,你为何不依照计划,前去天河平原,灭了天邪宗一派?”

傲视远方,雪隐狂刀哼道:“你派出你那些徒子徒孙偷袭离恨天宫,结果又怎样?”

白头天翁喝道:“不管结果怎样,我至少去做了。你呢?”

雪隐狂刀不屑道:“没有收获的行动,我根本看不上。”

白头天翁有些气恼,问道:“在你眼中,哪些事情才值得你去做呢?”

雪隐狂刀冷傲道:“我的目标是腾龙谷,不是天邪宗那些小喽啰。”

白头天翁闻言,怒笑道:“好,你有志向,你了不起。那你有本事一个人把腾龙谷给灭了。”

雪隐狂刀哼道:“不要小瞧我,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把它灭了。”

“时机?你所谓的时机,是不是要等到其他人都到齐,然后才行动啊?若是那样,要你这先锋干嘛?”

瞪着雪隐狂刀,白头天翁质问道。

雪隐狂刀喝道:“够了。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来教。”

白头天翁哼道:“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以免到时候受到责罚。

眼下,冰原情况复杂,九虚一脉与九幽一脉插手其中,易园与除魔联盟派人追查。

加上魔鹰门、风神派、蛇神地等奇门异派的介入,我们夹在中间十分为难。

此外,天蚕的强大,蓝牡丹与红玫瑰的出现,加上三派联合一体,形势已十分紧迫,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