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二次出击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扭头凝望,又是一道身影自天女峰方向射来。

冯云闻言,正色道:“这次我们小心点,决不能让来人再跑了。”

残魂羽士东冠成道:“要想一击成功,就得主动出手,看我的。”

飞身迎上,残魂羽士东冠成在看清来人模样后,迅速挥掌疾攻,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察觉到危机,无相客怒吼一声,在收不住前冲身体的情况下,右臂一翻一转,在最短的时间内拍出数十掌,迎上了残魂羽士东冠成的攻击。

是时,双方的掌力相遇。

一个有心,一个无意,结果自然可想。

震退了无相客,残魂羽士东冠成如影相随,挥动的双掌夹着极寒之气,迅速的凝固附近的空间。

这一来,无相客行动受限,加之与季华杰一战身受重伤,左臂被斩断,情况显得有些不妙。

好在无相客修炼的是残风腿法,曾无数次面对死亡,虽然情况不利,但他却十分镇定,一边小心闪避,一边质问道:“阁下出手偷袭,是何原因?”

残魂羽士东冠成冷酷道:“你前来冰原,又有何目的?”

无相客哼道:“这似乎没什么关系。”

残魂羽士东冠成道:“你错了,这关系到你的生死。之前,冰原三派曾警告过你们。可惜你们不予理会,如今事到临头,再想反悔已经太迟。”

无相客眼神微冷,看了一眼田磊与马宇涛,以及飞身临近的冯云,沉声道:“真的要赶尽杀绝?”

残魂羽士东冠成道:“冰原三派,言出法随,岂是儿戏。”

无相客冷漠道:“你们如此做,不觉得欺人太甚?”

冯云接过话题道:“之前,你怎么不说自己太过自负?”

感觉到冯云语气中的冷意,无相客知道多说无益,当即调整状态,身体凌空倒转,施展出残风腿法,展开了顽强的反击。

面对无相客的攻击,冯云脸色阴沉,赞许道:“很凌厉的腿法,只是你重伤在身,发挥不出威力。我劝你还是乖乖受死,免得浪费大家的精力。”

无相客心头恨极,怒道:“想要我的命,你就得拿出本事。”

狰狞的神情带着几分凌厉,无相客夹着满心的愤怒,在第一招上,就施展出了绝招“残风星旋”。

之前,他以这一招迎战季华杰,最终落得身受重伤。

如今,他再次施展这一招,敌人却是冯云与残魂羽士东冠成,最终结果又会怎样呢?

感应到危险,冯云提醒道:“小心,这家伙阴险。”

说话间,冯云周身金光四散,先是布下了一层金色结界,随即身影闪动,躲避着无相客的残风腿法。

残魂羽士东冠成双手翻转,掌心寒气如柱,在附近的区域布下冰雪结界,试图以凝固空间的方式,来阻碍无相客的攻势。

然而无相客的残风腿法乃天下一绝,即便他重伤在身,威力有所下降,也绝非残魂羽士东冠成临时布下的冰雪结界所能阻碍。

这一来,三人的攻击汇成一线,形成正面交锋,夹杂着佛法、玄冰、残风之力,瞬间膨胀激化,形成一个扩散的光球,将三人淹没。

瞬间,爆炸袭来。震耳欲聋的巨响夹着耀眼的闪电,在交战中心起伏不断,产生大量的烟雾与火花,形成一团黑云,看不见三人的情况。

马宇涛神色微变,担忧道:“看不出这无相客,重伤之身竟然还能发出如此强劲的攻势。”

田磊道:“就我观察,他若无伤在身,你门下两大高手多半奈何不了他。”

马宇涛点头道:“是啊,我们的敌人越到最后越是强悍,我都不知道最后要付出多少代价。”

田磊见他颇为沮丧,鼓励道:“用我们的生命,换取冰原的平安,那是值得的。”

马宇涛看着他,轻声道:“我是不是太懦弱了一点?”

田磊摇头道:“不,你只是有些茫然。好了,迷雾散开,我们看一看结果吧。”

移开目光,田磊看着交战的情况,发现残魂羽士东冠成身受重伤,冯云脸色苍白,两人皆是情况不妙。

至于无相客,他因为本就有伤在身,此时反而变化不大。

“原来,天邪宗的高手也不过浪得虚名,连我一个重伤之人都奈何不了。哈哈……”

狂声大笑,无相客显得很疯狂。

冯云脸色不好,初次交锋就吃了大亏,这让他很是气恼。

“住口,你笑什么笑。”

无相客闻言,收起狂笑,冷哼道:“我以重伤之身,一招之下连败你们二人,这难道不值得一笑?”

冯云恨声道:“别狂,刚刚只是第一招。接下来的比试,才是真正的较量。”

身体一晃,冯云一闪而到,掌心黑芒流动,施展出天幻邪云之魔门秘技,以诡异莫测的招式,展开攻击。

残魂羽士东冠成见此,强提真元飞身而上,来到无相客上方,双手迅速展开,掌心朝下,施展出冰原的冰封结界,将无相客笼罩。

残酷一笑,无相客身体幻化,以神秘莫测的诡异身法,配合残风腿法,在狭小的空间内快速移动,留下数之不尽的残缺幻影,构成一张灰褐色的光网。

时而伸缩膨胀,时而形态变化,有效的拦截了冯云的攻击,并将残魂羽士东冠成的冰封结界阻挡在外。

留意着无相客的动向,冯云心思急转,发现在招式方面,无相客有着过人之处,但在修为上,无相客却因为身受重伤而威力大减。

有此发现,冯云当即改变了战术,利用“天幻邪云”能模拟佛魔道儒四派法诀的特点,展开了正面交锋。

一招一式无不蕴含着极强的力道,逼得无相客与他比拼真元。

这样,两人之间的交战,招式不再花俏,力量逐渐加大,慢慢形成了一种不依不饶的纠缠状态。

明白冯云的意图,无相客有种不祥之兆。

明白这样下去,自己早晚要毁在冯云手上。

为了摆脱这种状况,无相客开始反抗,先是暗中聚集真元,在与冯云硬碰时摆出不敌的状态,等冯云放心警惕之后,再全力一击,顿时将冯云弹开。

其后,无相客身体一晃,利用这短暂的时机,化身为一道流光,强行击穿残魂羽士东冠成布下的结界,逃向远方。

对于三人的交战,马宇涛与田磊是早有提防。

在察觉到无相客的意图后,两人同时出手,一冷一热,一柔一刚的掌力瞬间击中无相客,在他身外凝聚起一个冰火结界,炼化着他的身体。

置身绝境,无相客反应失常,并没有过多的挣扎与抵抗,反而凌空盘坐,右手立掌为刀,竖立胸前,整个人神情庄重,进入了禅坐的状态。

冯云与残魂羽士东冠成来到马宇涛身旁,见到这一景象都十分惊讶,搞不懂无相客在做啥。

观察中,残魂羽士东冠成问冯云道:“你说他会不会在玩什么花样?”

冯云沉吟道:“此人来历神秘,我们不知道底细,很难判断他心中所想。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似乎在施展某种佛门法诀,这显得很反常。”

两人的对话,田磊与马宇涛都清楚可闻,心中也不免猜想。

到底这无相客是故弄玄虚,还是在临死前突然明悟了禅机,才会有此举动呢?

一切的真相,都有待时间来回答。

当两大高手发出的掌力强大到某种程度时,冰火结界内,凌空盘坐的无相客身上出现了一些变化。

首先,无相客全身开始发光,色彩是金黄色中带着深紫色,围绕在他身外,逐渐幻化成一尊佛像。

细看,那佛像有些奇怪,面目模糊不清,只有大体的轮廓,双眼紧紧地闭着,仿佛初生的婴儿一般。

这情况持续了片刻,无相客身上的紫金色光芒逐渐转淡,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漆黑的浓雾,将他完全笼罩。

很快,黑雾幻化成了一尊恶魔,模样凶狠无比,眼中泛着蓝色的火光,正隔着冰火结界,凝视着田磊四人。

那目光有些奇妙,看似无形无色,但却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仿佛这恶魔身上,含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

时间,推动着变化。

当无相客身上的黑雾逐渐淡化,之前隐去的紫金光芒又再次浮现。

这一回,金光由弱转强,在他身外层层流转,最终凝聚成紫金佛像,悬浮在他身前一丈。

佛像还是没有脸庞,但周身布满了佛咒,一直闪烁着金光。

大约一炷香,无相客身后的金光移到了身前,空缺的位置出现了黑雾,只一会儿就大量累计,形成了一尊恶魔,蓝色的眼睛火光跳跃。

恶魔的出现,与佛像形成鲜明对比,二者平分秋色,一前一后背对而立,中间夹着无相客的身体。

这一幕持续了片刻光阴,随即恶魔与佛像开始转动不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