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惊退强敌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江清雪苦笑道:“我知道,但我总得试一下,这是我易园欠他的。”

照世孤灯轻声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他暂时还死不了,回去吧。”

江清雪疑惑道:“前辈,你说他死不了,是不是你知道什么情况?”

照世孤灯语气怪异的道:“道园的传人,不会这么窝囊,你慢慢就会知道。”

说完一闪而逝,回到了半空上。

江清雪迟疑了一下,收剑回到吴媛媛身旁。

“姐姐,你……”满脸焦虑,吴媛媛神情紧张。

江清雪安慰道:“不要担心,那位前辈说季华杰不会死,我们先看看再讲。”

吴媛媛迟疑道:“可是……啊……”

惊呼声中,吴媛媛猛然抬头看着季华杰,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一旁,众人抬头观望,无不脸色大变,对于季华杰的变化,感到惊讶极了。

原来,就在几人对话的空档,半空中的季华杰看似不动,实际上正暗中转变体内真元的运行线路,使其身外的淡青色光芒逐渐转变为紫色,整个人散发出邪魅的气息,身体迅速升空,发出一股惊世骇俗的气势,宛如邪皇驾临,傲视一切。

这一变化出人意料,在场之人除了照世孤灯因为看不见表情而不知内心所想以外,其余之人包括黄杰在内,无不心神震颤,诧异极了。

黄杰怒极咆哮,一边加速施展第三招攻势,一边质问道:“季华杰,你这法诀邪恶异常,并非出自道园,究竟你从何学来?”

傲立半空,季华杰吸纳着天地万物的力量,受损的身体处于高速恢复阶段,整个人肃穆庄严,给人一种冷酷的味道。

“学以致用,法无正邪。你还是把心思留在进攻上。”

黄杰怒道:“休要狂妄,看我这招人剑合一,破你邪恶之法。”

说话间,黄杰那十二道身影突然光化,形成一道青色光剑,自动朝季华杰劈下。

是时,狂风飞舞,气流急啸。

光剑过处,空间动荡,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现象。

右手高举,掌心朝天,金色的光华在季华杰手心伸缩吐纳,仿佛一个强力磁场,迅速的吸纳四方云气,使得场中狂风呼啸,冰雪飞扬。

“剑在手,天下我有!”

一把抓住头顶的长剑,季华杰手腕翻动,滚滚剑气四方蔓延,转眼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剑阵,笼罩着数里空间。

这个剑阵自动运转,数以万计的剑芒呈现出紫、红、金、青四色,彼此各居一方高速转动,发出数之不尽的剑芒,凝聚成一团光云,迎上了黄杰的青色光剑。

刹那,两人的攻击撞在一块。

黄杰这一击看似简单,实际蕴含着十二中不同的变化,有着极强的攻击性与破坏力。

在遇上季华杰那剑阵所发出的反击时,轻易就突破了五层防御,逼近季华杰的身体。

这时,撞击的力量开始爆炸,持续逼近的青色光剑正与季华杰那剑阵所发出的剑芒进行着连绵不断的纠缠。

“轰隆隆……”

一阵巨响震天,两人的交战就像是导火索,在引发爆炸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直至吞噬所有的力量,将双方各自弹开。

第三招,黄杰受了重伤。

他的人剑合一虽然厉害,可遇上季华杰的神秘法诀,最终无功而返。

季华杰傲立当场,周身紫芒流转,霸气飞扬的气势宛如泰山,深深的印在每一个人心上。

身外,长剑旋转,留下淡淡的光影,宛如神龙盘旋,时隐时现,好生威严。

地面,吴媛媛喜极而泣,激动极了。

新月、善慈脸色凝重,都看着季华杰,隐然有种排斥感。

江清雪神色复杂,自语道:“这是什么法诀,如此霸道邪恶,却从不曾相见?”

舞蝶听到此言,推测道:“这可能是道园的某种禁忌法诀,不然威力不会如此强大。”

江清雪道:“或许如你所言,只是……咦……快看,天麟他……”

正说着,就遇上天麟破除结界,施展神秘星辰法诀的景象。

届时,观战之人转移目光,再次露出了惊讶。

黄杰与季华杰则专心致志的凝视着对方,心神不敢有丝毫分散。

“小子,你让我惊讶。”

微眯着双眼,黄杰恨恨的道。

季华杰神情威严,冰冷的道:“五过其三,你还有两招。”

见季华杰对自己的话不予理睬,黄杰气急怒啸,可片刻之后便冷静下来。

眼下,形势逆转。

季华杰的伤势看样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黄杰则有极重的内伤。

加上季华杰那神秘法诀威力惊人,又不知来历,继续比下去,黄杰会占到优势吗?

仔细想想,黄杰觉得希望不大,内心不免产生了放弃之念。

作为黄杰而言,他的性格不像季华杰那般执着,在有机可趁的时候,他决不松手,可一旦形势危机,他首先顾虑到的就是自己的生命,这一点他与季华杰相差甚远。

留意着黄杰的眼神,季华杰冷酷道:“怎么,想打退堂鼓?”

心思被揭穿,黄杰恼怒道:“住口,我身为九虚令使,岂会怕你?”

季华杰冷笑道:“既然不怕,那就出招吧。两招眨眼就过去,你难道还舍不得这身皮囊?”

逼人的语气含着坚定的杀念,听的黄杰暗道不妙,在盘算了片刻后,最终选择了离开。

“季华杰,今天我先放你一马。等下次见面,我必定十倍奉还。”说完一闪而逝,眨眼不见。

季华杰没有追赶,目光环顾四野,落在了西北狂刀与应天邪身上,冷漠道:“二位是要我送你们一程,还是自己离开?”

应天邪沉默不言,转身离开。

西北狂刀则凝视着季华杰,哼道:“不要得意,你这法诀虽然威力惊人,可对你的身体有着极强的伤害。长久的施展,只会一步步把你送上断头台。”

季华杰冷酷道:“很多时候,杀人并不需要太多时间。”

西北狂刀明白这话,微微轻哼一声,转身朝远处飞去,很快就不见。

季华杰见他离开,周身紫芒一闪,气势收敛,整个人瞬间恢复了原样,脸色却是惊人的苍白。

原来,刚才的一战,季华杰以重伤之身强行施展神秘法诀,遭受到了黄杰的攻击与法诀的反噬之力,伤势反而更加糟糕,只得故作镇定,将黄杰与西北狂刀惊走。

照世孤灯幽幽一叹,飘身来到他身旁,右手掌心发出一团金红色的光华,笼罩在他的身上,滋润着他全身经脉。

“若非必要,以后记得不要施展。”

季华杰看着他,落寞的道:“宿命由天,有些东西学会了,就不会忘得掉。”

照世孤灯不说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心情变化极大。

地面,观战的七人颇为感慨。

为了一朵幽梦兰,大家不惜生死相搏,可注定的宿主,谁又能改变?

吴媛媛看着天上,眼中泛着一缕奇异之光,情爱之念悄然来袭,在她的心中刻下了无法磨灭的记号。

这一生,她能否逃脱宿命的诅咒?

收回目光,江清雪微微一叹,正打算说点什么,却发现新月、善慈、舞蝶都已转移目光,正注视着天麟与雪人的交战,到底他二人之间,结局会是怎样呢?

阴沉的天空变得阴暗,璀璨的星光坠落人间。

这等奇景世间罕见,虽然发生在北国冰原,可感应到这股力量的人,却遍布九州八荒,十万大山。

一时间,不少修为杰出之人都纷纷遥望北边,猜测是谁引发了这一天象异变。

在极北之巅,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山之上,一个迎风远眺的人影周身雪白,正凝视着腾龙谷方向,轻叹道:“星辰落,残情现。千年情劫,万般恩怨。逆时光,乾坤转,历经磨难,重寻起源。”

淡淡的忧虑,飘散风间。

这孤峰雪影之言,是一时感慨,还是预示着某种未来?

同一时间,在另一处雪峰之上,一个衣衫飘舞,长发掩面的女子,正凝视着苍天。

眼前所见,星光璀璨,九颗明亮的星星围成一个圆环,正逐一闪亮,最终九星齐辉,直落人间。

幽幽一叹,那女子轻吟之声宛如仙乐,动听之中还带着几分惆怅,隐然让人伤感。

“九星成环,残情劫难。宿命的等待,终化云烟。是苍天垂怜,还是新的孽缘?”质问声中,那女子一闪而逝,于风雪消失不见。

凌空盘坐,身体旋转。

天麟四周星光璀璨,出现了一个由八条明亮光束环绕而成的圆球状光界,表面流光四溢,各种各样的星图时隐时现,变幻万千。

光界之外,大量的光云连成一片,含着浩瀚之力,宛如无尽沧海,随时都有光波涌动,星云翻转。

光界中间,天麟扣诀施法,第一次毫无顾忌的施展这套法诀,心情颇感异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