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十招约定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双臂外扬,雪人怒声大叫,强横的实力使得他一举就撑破了天麟的束缚,获得了自由。

天麟有些惊讶,但却并不惊慌。

双手虚空划动,发出极寒之气,瞬间就把雪人冰封了。

如此一来,天麟获得了考虑的时光,一边加厚冰层,一边分析着目前的情况。

就刚刚的几招来讲,雪人的修为似乎较一年前精进了不少。

可具体表现在什么方面,天麟还并不知道。

另外,天麟之前连续两次击中雪人的身体,虽然引来了他的震怒,可似乎对他的身体并没有造成伤害,显然肉体的打击,对雪人没多大影响。

置身冰层中央,雪人十分气恼。自己修炼数百年,对于冰雪之力收放自如,想不到却受困于天麟手上。

当然,这是因为天麟的冰神诀比他修炼的法诀神妙,可即便这样,他也无法释怀,正思索着应对之法。

以雪人对冰雪的了解,要破解冰封其实容易,只要瞬间膨胀,就能把冰块震碎,只是力道相当的大。

好在雪人修为超凡,在下定决心后,心念转动的一瞬间,一股磅礴大气瞬间外放,硬是将天麟的冰封层给震裂了。

轻咦一声,天麟横移数丈,放弃了继续冰封的念头,默默的看着他。

对于天麟来讲,他要的胜利光明正大,不是利用这种无奈手段取得暂时的辉煌。

雪人气得发狂,在破开冰封之后,胸中怒气冲霄,周身光芒闪耀。

那一刹那,雪人宛如冰原之王,散发出一股无上威严,夹着呼啸的狂风,在两人身外凝聚成一个封闭的结界,正逐渐缩小。

四周,气流回荡,霞光万道,明灭不定的光波此起彼伏,给人一种诡异的味道。

天麟双眼放光,双臂外扬,青红交替的光芒凝聚成六面阴阳八卦,分别位于他的前后左右上下,形成一个正方体,将雪人的内压之力隔绝于外。

做好了防御,天麟眼中五彩流光,一股无形的探测波遍布四野,清晰的将空间内的情况一分不差的返回到天麟的大脑。

这样,一副绚丽的画面出现在天麟的脑海中央,清晰显示出雪人周身真元分布情况,天麟自身的防御情况,以及二者间的强弱情况。

从画面来讲,雪人的力量分布线粗实厚大,天麟的防御网密集严谨,双方可谓各有所长。

了解了情况,天麟奇异一笑,原本应该以巧化力,破解雪人的攻击,但他却选择了硬拼,为的是考验自己。

一声巨响,结界震荡。

天麟猛烈的反击与雪人收紧的力量相遇,当即产生激化,在狭小的空间内扩散开来。

察觉到了天麟的状况,雪人神情怒狂,双手先是张开,然后再慢慢朝内收紧,控制着结界迅速缩小。

起初,天麟激烈反抗,雪人显得十分吃力。

可随着时间推移,雪人在修为上的忧伤逐渐显露,最终将天麟的反抗压倒。

察觉到不妙,天麟有些失落,因为纯以力量而言,他比雪人还差了不少。

只是天麟才十九岁,而雪人已经八百多岁,修为的比较显得有些荒谬。

另外,雪人在冰原地位炫耀,冰原三派都不敢招惹他,天麟目前比不上他,那也正常。

收起杂念,天麟留意着眼前的情况。

结界正个越来越小,若不能及时想出对策,后果将不堪设想。

“小子,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逃!”

恨恨的瞪着天麟,雪人一边加速攻击,一边厉声道。

天麟平淡一笑,反驳道:“想知道,你就把眼睛瞪大,免得眼花。”

微光一闪,天麟身体淡化,就那么神奇的消失在雪人面前,令人万分惊讶。

仔细探查,雪人发现天麟的气息已经不见,结界内也丝毫感应不到他的生命波动,难道他真的凭空消失了?

带着这种疑问,雪人收起结界,转身探测着附近的情况,却查不出天麟在哪。

“可恶的小子,你休在我面前耍花样,还不马上出来?”

找不到人,雪人也懂得激将法,显然他并不傻。

“抬头看看,我不就在这吗?”

轻笑声中,天麟突现,双手掌心朝下,发出绚丽的五彩光芒,于雪人身外结成一个结界,将他困在中间。

随后,天麟落下,隔着结界看着雪人,眼神中带着几分微笑。

雪人冷冷的瞪着他,语气生硬的道:“有意思吗?”

天麟笑道:“这样的交手可以缓解你心中的焦躁,有利于你实力的发挥,那不是更好吗?”

雪人怒道:“放屁!你这样东躲西藏只会浪费我的精力,我可没有时间与你胡闹。你若是再这样,我就直接找那小子索要幽梦兰了。”

见雪人神情认真,不似玩笑,天麟当即笑容一收,正色道:“既然你不喜欢这样,那我们就直接一点,以十招为限分个高下。”

雪人道:“好,就依你所言,十招定高下。第一招让你发招。”

天麟道:“不忙,有些话我们最好先讲一讲。”

雪人疑惑道:“有什么好讲的,动手就是了。”

天麟笑道:“动手的结果有三样,一是输,二是赢,三是平局。若是你输了,应当怎样?”

雪人想也不想的道:“要是我输了,就立马离开,决口不提幽梦兰。若是你输了,我就拿你去与他交换幽梦兰。”

天麟笑笑,问道:“若是平局呢?”

雪人自负道:“绝不会有那种情况,你用不着多想。”

天麟不依,固执的道:“事情的发展谁也无法预料,我们还是先说好。”

雪人不耐烦的道:“你想怎样?”

天麟沉吟了一下,缓缓的道:“我的意思很简单,若是平局,你就马上离开,我们下次再一较高下。”

雪人脸色一变,哼道:“你说了半天,就是不想我出手抢夺幽梦兰。”

天麟坦然道:“是的,我就是不想你找他(季华杰)麻烦。”

雪人考虑了一下,点头道:“好,一言为定。我若赢了,你也休要阻拦。”

天麟不答,只是笑笑,神情中隐含着几分神秘的味道。

雪人怒道:“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看招。”

双手前推,左右张开,强劲的掌力夹着绚烂的光芒,宛如两道光翼,将天麟发出的结界劈开。

随即,雪人身体一晃,幻化的分身交错纵横,分布在天麟四周,同时朝中心袭来。

奇异一笑,天麟身体凌空而转,在狭小的空间内高速移动,形成一团迷幻的光影,时明时暗时大时小。

当雪人收紧的气压与这团光影撞上,彼此间火花飞溅,流光旋转,密集的霹雳声不绝于耳,持续散开。

这一幕持续了片刻时光,最终光影破散,烟消云散,可结果呢?

雪人有些奇怪,这才第一招,天麟绝不会这般轻易就死掉,那他藏到哪去啦?

思索中,雪人眼前红光一闪,数十团火焰凭空而现,在风雪中显得格外耀眼。

不屑一笑,雪人讽刺道:“小子,当心风大,把你的火给吹灭了。”

四周,火焰如红莲花绽放,一边旋转收缩,一边发出淡红色的光芒,融合成一个封闭的结界,将雪人困在中间。

“风吹都会灭的火焰,你又何必在意呢?”

冷然反驳,天麟无声而现,隔着结界看着他。

雪人微哼一声,也不说话,雪白的双手左右一分,发出两股极寒之气,打算强行突破它。

天麟邪魅一笑,心念转动间,赤红的烈火结界突然白光一闪,在结界内壁上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玄冰结界,一分不差的封住了雪人的极寒之气,化解了他这一招。

稍后,天麟双臂展开,周身霞光万道,数不尽的光芒自四面八方而来,围绕在他身外,形成一团五光十色的云霞,将他与雪人笼罩在内,淹没了二人的情况。

天麟这一举动有双重功效,第一是造势,给雪人带来心理上的施压。

第二是隔绝观战之人的视线,以免稍后施展法诀之时,被人察觉自身的秘密。

从这里可以看到,天麟心思缜密,有着超越年纪的老辣与随时警惕的心态。

雪人置身结界内,感应能力有些受限,他并不清楚天麟的意图,一心只想着打破结界,把天麟打倒。

眼下,他的一击没有收效,立马组织第二次进攻,右手挥掌如刀,发出一束透明的光刃,劈落在结界上。

是时,结界动荡,有破开的迹象。

可就在这时,结界内出现了一股新的气息,悄无声息的将雪人的二次攻击给化解了。

惊呼一声,雪人周身泛起亮光,一边小心戒备,一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况,眨眼就发现了天麟的存在。

有些意外,雪人道:“小子,你这举动可是蠢人才会干啊。”

天麟道:“对付你,只需蠢人级别的头脑就够了。刚刚,我们已经交手两招,接下来的八招就让我们在这里一分高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