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玄阴灭神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一刻,麻巫的身体就宛如没有知觉,一心只想着致敌于死地,根本不在意自身的伤势。

如此,天麟的攻击在最初就毫无效应,反而给了麻巫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发反击。

双手扭曲,麻巫的手臂长短不一,如灵蛇伸缩摆动,总是给天麟造成极大的威胁,一次次瓦解他的攻势。

两人的交战,情况十分诡异。

天麟已是博学多才,可遇上不怕打的麻巫,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突然,麻巫双手左右一分,掌心青光流转,巧妙之极的穿过了天麟的防御,出现在他的胸前。

心神一震,天麟来不及闪避,眼中黑芒闪耀,发出一股高密集的精神异力,瞬间击中了麻巫的大脑神经。

这一来,麻巫身体一震,手下的攻势不由一缓,给了天麟一个挽回的机会。

届时,天麟双掌收回,掌沿瞬间变得漆黑,迅速迎上了麻巫的一击。

四掌相接,闷雷顿起。

天麟与麻巫一触而退,彼此就像是喝醉酒一般,身体摇晃不定。

稳住身体,天麟神情凝重无比。

之前的他还有几分自负,认定自己胜券在握,可现在看来,敌人不好应对。

本来,以麻巫的实力,天麟硬碰硬就有些吃亏。

他所依仗的制胜法宝,无非是法诀的特异。

如今,麻巫请蛇神附体,虽然修为变化不大,可施展的法诀却决然不同,这就大大提高了综合实力,缩小了天麟的优势。

有此了解,天麟开始思索对策,考虑着该以何种方式来应对。

目前,天麟还隐藏了不少法诀,一直不曾尝试,因为母亲曾一再告诫,非万不得已,不许轻易施为。

然事以至此,不杀掉麻巫就难消此恨,天麟陷入了为难的境地。

突然,天麟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事情,这让他顿时找到了应对之策。

在天麟沉思之际,麻巫也陷入了凝思。

之前,两人的交战,麻巫并没有占到便宜,相反肉身还受损不轻。

如今,重新开始,要消灭天麟,她该采用什么方式呢?

此念一起,麻巫(蛇神)心中顿时有了计策,身体一分为五,将天麟围困。

随即,五道分身姿态不一,或站或蹲,或坐或卧,在同一时间施展出不同的招式,朝着天麟发起了攻击。

细看,麻巫的招式相当怪异,有着明显的蛇类痕迹。

在发动之后,就见五道光芒化为五头光蛇,自五个方向汇集归一,形成一个蛇形摄魂结界,将天麟笼罩于内。

置身其间,天麟并不惊讶,眼珠转动间,双手开始反抗,发出耀眼的光芒,试图撑破或是劈碎结界,可惜都不曾得逞。

见此,麻巫大感得意,残酷道:“受死吧,不能饶恕的罪人。”

随着她的声音响起,天麟身外的结界光芒大盛,数不清的毒蛇幻化明灭,夹着无比怨毒之气,开始一步步收紧。

天麟脸色阴沉,周身气势外放,全力施展浩然天罡,以至阳至刚之气,面对这等至阴至毒的怨恨之气,有效的阻止了怨气的入侵,却无法阻止结界的收紧。

知道麻巫修为惊人,天麟并不寄望能强行撑破结界,而是抓紧时机,施展出之前那神秘法诀,身体瞬间淡化,自结界中移出,摆脱了麻巫神的限制。

随即,天麟一闪而至,出现在麻巫神上方,神情严肃无比。

天麟心知,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这一击若不能消灭麻巫,今天可能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因此他的心情沉重无比。

这些,在天麟的脑海中一闪而逝。

他于现身之初就拿定了主意,迅速自怀中取出得自催铃姑之手的玄阴钟,趁着麻巫不备,催动玄阴钟使其变大,一下子将麻巫罩在钟内。

随即,天麟双掌急挥,密集如雨的击打在玄阴钟上,使其传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天麟的拍击之法看似随意,可实际上却玄妙之极,乃是依照“九州怒”的曲谱施为,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玄阴钟的威力。

这与催命姑的胡乱击打,那是有着天壤之别。

一时不察,麻巫陷入了困境,这让她恼怒不已。

然玄阴钟乃上古神器,有着震魂摄魄之力,很快就摧毁了麻巫的请神附体之术,让蛇神的意识离开了她的身体。

这一来,麻巫的意识回到体内,其糟糕的情况让她顿感危机,连忙全力反击。

然而此时,一切晚矣。

玄阴钟内天罡灭神,震动的音波无坚不摧,很快就震碎了她的肉身,重创了她的元神。

不甘的怒吼在钟内响起,但却被钟声淹去,麻巫缩成一团,集中意志,凭借不灭的元神顽强的抵抗,试图稳住局势。

她的想法十分正确,只要元神坚定,聚而不散,她就有可能逃生。

只是这一想法仅仅适用于一般情况,对于特殊情况就显得不适应。

眼下,麻巫所处的环境就属于特殊环境,她的元神虽然到达了不灭境界,但在玄阴钟内,就明显脆弱一些。

加上九州怒乃世间至坚之极的音律,含着九州苍穹怒冲北斗之力,足以毁灭一切存在,若没有天麟那种虚空脱离之法,任谁也承受不起。

如此,麻巫陷入了绝地。虽一再的反抗,可最终没能逃脱厄运,元神被玄阴钟所灭,消失的无影无形。

天麟透过玄阴钟,获悉了此间的过程。

对于玄阴钟的强大,心中十分惊讶,也十分高兴。

收起结界,天麟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手中托着缩小后的玄阴钟,脸上泛起了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

四周,观战之人察觉到天麟的气息,纷纷把目光从季华杰几人身上移开,停留在了天麟身上。

其时,惊呼四起。

大家对于麻巫的消失大感意外,一时间难以置信。

然天麟的笑容说明了一切,大家虽然满心疑惑,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当然,细心之人都留意到了天麟手中的玄阴钟,对于麻巫的死因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

环顾四野,天麟脸上笑容隐去。

只见季华杰不知何时已经与黄杰、飘零客、无相客开始了新的交战,以一敌三显得有些不尽人意。

对此,天麟分析了一下附近的情况,除照世孤灯意向不明之外,西北狂刀与应天邪应该都是冲着幽梦兰而来。

以季华杰的实力,他要想以一敌五还安然离去,那显然是件困难的事情。

所谓帮人帮到底,天麟既然认定了季华杰这个朋友,就不会让他受困此地,连忙移身朝他飞去。

然而就在天麟即将靠近之际,一股奇异的气息从远方传来,引起了天麟的注意。

停身,天麟凝视着远方的天际,英俊的脸上剑眉微皱,到底他发现了什么事情?

地面,新月、善慈、舞蝶、江清雪等人先后察觉到了那股气息,彼此回头远望,眼神中带着不解。

这一刻,那突然出现的气息,究竟预示着什么事情?

它的出现,又会给在场之人带来怎样的结局?

或许,这只是一场虚惊。

也或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寂静的沉默令人不安。

季华杰悬浮不动,一边提防黄杰三人偷袭,一边抽空留意着天麟的情况。

在确认天麟暂时没有危险后,季华杰开始考虑自身的情况。

眼下,黄杰三人死咬着不放,他必须硬闯。

剩下西北狂刀与应天邪动向不明,他也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一来,他就等于要面对五个敌人,形势颇为不妙。

了解了目前的处境,季华杰打算逐个击破,先收拾修为最弱的无相客,然后是飘零客,最后对付黄杰。

这种想法十分正常,只是季华杰知道,想象与现实之间,总是差距颇大。要想一切顺应心意,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后目前的季华杰骑虎难下,不消灭眼前的敌人,他就无法带着那少女返回故乡,完成自己的誓言。

想到这里,季华杰不再犹豫,目光回到三个敌人身上,冷酷道:“时间不早了,三位一直不动手,是害怕了,还是没有准备好呢?”

黄杰眼眉一挑,冷哼道:“小子,你说这话可不怎么聪明。”

季华杰讥讽道:“笨一点的敌人,不是更好对付吗?”

黄杰气恼,喝道:“休狂。凭你那点本事,还没资格在此狂叫。”

飘零客凝视着季华杰,问道:“小子,你修为不弱,何必为了一朵幽梦兰,而断送了大好前途呢?”

季华杰哼道:“你本领不强,何以要学别人拦路抢劫?”

飘零客不语,眼中怒火燃烧,显然对天麟的反驳之语极为气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