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必要条件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麻巫哼道:“口气不小,可惜老婆子我现在没空陪你玩,你还是先给我滚到一旁。”

天麟闻言微怒,冷酷道:“这一次我若让你活着走出冰原,我天麟二字就倒过来写。”

西北狂刀挑拨道:“话不要说满,你要想杀掉她,估计还差了点。”

天麟瞪了他一眼,沉声道:“不要惹我,免的我改变主意,连你一并消灭。”

西北狂刀不以为然的道:“只要你有本事,尽管施展出来。”

一旁,季华杰留意着四周的情况,轻声道:“天麟,这是我的事,我不想把你卷进来。”

淡然一笑,天麟道:“你忘了,我们是朋友。”

季华杰摇头道:“就是没有忘,我才不想连累你。”

天麟看着他,脸上泛起了一丝奇异的神色,轻声道:“你知道吗,一年前我为了救一个朋友,差点死在这老妖婆手上。如今时隔一年,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你说我怎能袖手旁观。”

季华杰有些意外,看了麻巫几眼,沉吟道:“如此说来,我若推拒就显得见外了。既然这样,这老不死就交给你,其他人交给我。”

天麟摇头道:“朋友之间,肝胆相照。眼下敌人有九个,我至少应该帮你分担一半。不过话说回来,交战也有技巧,若是能省力,又何必浪费力气。”

季华杰不解,问道:“此话怎讲?”

天麟奇异一笑,扫了一眼四周的九个抢夺者,不急不缓的道:“这些人来此,其实都是冲着幽梦兰。可看他们现在的情况,显然都不了解幽梦兰。所以说到技巧,那自然也就在这幽梦兰身上。只是有些话不适合讲,因为太了解情况,就会失去新鲜感。”

飘零客闻言,质问道:“天麟,你这话什么意思?”

绿魅邪音喝道:“小子,你可不要耍花样,快如实道来。”

天麟邪笑道:“佛曰不可说,尔等还是不知道为好。”

麻巫怒道:“休要故作神秘,快讲!”

天麟看着九人,问道:“你们真想知道,不后悔?”

黑鹰不悦道:“哪来那么多废话,你到底说是不说?”

“好,既然你们真想知道,那我就告诉各位。”

环顾四野,天麟收起笑颜,沉声道:“关于幽梦兰的传说,想必你们都听说了不少。可你们有谁知道,要如何才能得到幽梦兰?”

天残宗主哼道:“这个还用问,当然是用抢了。”

天麟不屑一笑,哼道:“若强抢就能得到幽梦兰,那就不是冰原神花了。”

无相客问道:“不用抢,那该用什么方法?”

天麟道:“要摘得幽梦兰,有一个前提条件,若不能满足这个条件,就无缘得到幽梦兰。”

黑鹰问道:“什么条件?”

黄杰质疑道:“你如何知道这些的?”

天麟看了问话的二人一眼,脸上泛起了邪魅的微笑,回道:“因为我自小就住在天女峰上,对于幽梦兰的事情了若指掌。六百年前,第一个摘得幽梦兰的是一个男子,可他却把幽梦兰送给了一个少女,从此……咦……她醒了。”

语气一转,天麟目光移到了季华杰背上的少女脸上,发现少女正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附近的情况。

季华杰有些意外,少女的苏醒他毫无察觉,直到开口,他才知道。

回头,季华杰凝视着少女的双眼,四目相触的瞬间,一股无声的讯息在彼此的眼神中交换。

那一刻,少女头上的幽梦兰光芒一闪,发出一蓬绚丽的光芒将二人笼罩,彼此心神一颤,隐约中有一股无形的情愫,印刻在了彼此心间。

这一幕仅保持了眨眼功夫,随即就消失不见。

待众人回过神来,却见季华杰已经收回目光,英俊的脸上神情怪异,似乎在疑惑什么问题。

少女神色茫然,看了看四周,轻声道:“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

这问题大家都想知道,因而目光聚集在了季华杰身上。

抬头,季华杰在转眼间恢复了平静,淡然道:“这是冰原,我带你来的。等你苏醒之后,我就送你回去,你娘会来接你。”

少女脸色微红,轻吟道:“你带我来的,你是谁?为什么这样做?”

季华杰眉头微皱,迟疑道:“我叫季华杰,带你来此是因为你病了,我答应过你娘,要把你医好。”

少女想了想,点头道:“对,我想起来了,娘说我病的很重,随后我就昏过去了,以后的一切都不记得了。谢谢你,季华杰,我该如何感谢你呢?”

季华杰略显冷漠的道:“不用谢,你只要好好的活着就行了。”

附近,众人听了这段话,对于季华杰与少女的关系都觉得惊讶。

为了一个不熟悉的人,季华杰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夺取幽梦兰,这值得吗?

天麟神色复杂,惊讶于少女的美丽,可想到幽梦兰的诅咒,又不免悲伤。

轻轻一叹,天麟看着季华杰道:“一朵幽梦兰,一段俗世缘,几经风霜雪,不堪忆当年。”

季华杰脸色一变,直直的看着天麟的双眼,沉声道:“这就是你当初劝我慎重的原因所在?”

天麟笑了笑,神情很复杂,移目看着四周的九人,缓缓的道:“幽梦兰是一朵情爱之花,非要一男一女方可获得。只是此花有恨,离而不散。”

麻巫闻言,骂道:“满口胡言,你当我们是白痴啊,会被你三言两语所骗?”

天残宗主赞同道:“说得好,这小子十分滑头,这些话显然是故意编造,想哄骗大家。”

这一观点,引起了众人的猜测,不少人都觉得天麟是在撒谎,唯有季华杰知道,天麟此言不假。

见大家不信,天麟也不再多言,对季华杰道:“她已苏醒,你不妨取回幽梦兰,然后将她放下,我让新月与舞蝶代为照看,那样你便可以专心一战。”

季华杰迟疑了一点,随即点头同意,伸手取下少女头上的幽梦兰,小心的放入怀中,然后解下背上的少女,将其交给天麟。

伸手接过少女的身子,天麟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色羞红,当下也不多话,身体一闪而逝,瞬间就出现在新月身边。

伸手接过少女,新月打量了几眼,神情颇为惊讶,显然为少女的美丽清纯感到意外。

回头,新月对天麟道:“小心点,那麻婆可是很厉害。”

天麟笑道:“放心,我已经不再是一年前的我了,这笔帐我会让她偿还。”

江清雪略微担忧的道:“以二敌九,人数上可相当悬殊。你切不可大意。”

善慈笑道:“我相信天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舞蝶鼓励道:“加油吧,我们做你的后盾。”

天麟微笑点头,给了众人一个放心的神色,随即一闪而没。

微光一晃,天麟浮现,看着四周逼上的众人,轻声道:“以少敌多,首先需要找到突破口,我们先联手一战,你攻我守。”

季华杰道:“没问题,你想先摆平哪一个?”

天麟邪魅一笑,目光扫过九人,最终指着绿魅邪音与黑鹰道:“这两个比较好欺负,就拿他们开刀。你对付那个年青的,这个飘来飘去的鬼玩意,就交给我好了。”

季华杰冷笑道:“好,三招之内把他们解决掉。”

绿魅邪音与黑鹰闻言,心头怒火中烧,根本受不了天麟与季华杰的歧视,双双怒吼咆哮,当先发起了进攻。

附近,黄杰、麻巫、飘零客、天残宗主、无相客静观不动,西北狂刀与应天邪则各自退开,选择了不参加。

如此一来,季华杰迎战黑鹰,天麟迎战绿魅邪音,双方一比一单挑,情况就一目了然。

进攻中,绿魅邪音盛怒之下,全力施展魅眼夺魂,数百只绿色的眼睛层层密布,将天麟困在其中。

面对这样的进攻,天麟无动于衷,眼中五彩浮现,正以某种特殊的方式,分析与观察着敌人的情况。

很快,天麟了解到,绿魅邪音的魅眼夺魂看似寻常,实际上阴毒无比,一旦被它击中,身体必受重创。

此外,绿魅邪音的元神有些奇怪,隐约含着某种至邪的力量,却一直隐而不现。

天麟记得,照世孤灯曾言,绿魅邪音是世上唯一从邪门左道入手,修炼到归仙境界的高手。

这样的人可谓怪才,其一身法诀也必有过人之处。

想到这,天麟选择了防御,并不主动攻击,打算进一步观察。

如此,只见天麟身外烈火燃烧,七层赤炎结界融合为一,有效的抵御了魅眼夺魂的侵蚀之力。

绿魅邪音不知天麟用意,也不太了解天麟的实力,见他如此反应,只当天麟好高骛远没什么本事,因而加强了攻击,试图瓦解天麟的防御结界,然后一步步将他逼上绝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