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头天翁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黄杰这一掌平淡无波,可季华杰在应对之时,脸上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五指微动,长剑飞落。

季华杰一剑在手,周身气势狂飙,整个人神情严肃。

是时,季华杰左手竖立在胸,拇指与中指扣了一个剑诀,右手握剑缓缓推出,剑身瞬间变成青色,随即在前推的过程中逐渐转变为金色,夹着一股如山般的凝重之气,直刺黄杰的手心。

那一刻,麻巫、绿魅邪音、黑鹰、飘零客、无相客围在两人身外,仔细的关注。

外围,西北狂刀、应天邪、花语情、狄亮四人瞪大眼珠,猜测着最终的结果。

这时候,风雪中传来破空之声,清晰入耳。

观战之人分心四顾,交战之人却在瞬间交锋。

是时,掌剑接触,交汇点强光刺目,扩散的光波铺天盖地,夹着滚滚怒雷,将附近的风雪瞬间蒸发,形成一个真空结界,带着毁灭之力,一举将黄杰与季华杰弹飞。

附近,麻巫、飘零客等五人首当其冲,在爆炸的气流中翻飞转动,被强行震出。

空中,狂风汹涌,雪浪飞舞。

方圆百丈内片雪皆无,被光芒淹没。

爆炸中,季华杰翻身倒射,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苍白与倦色,显然这一击让他心情沉重。

黄杰面无表情,眼神闪烁,一连翻转了十七圈才将身体稳住。

环顾四周,众人神情惊愕,黄杰的目光移到了地面的某一处,那里五个新来的人物,将他的目光吸引住。

原来,就在刚才黄杰与季华杰交锋的一刻,远处飞来五人,其破空的声响引起了观战之人的注意,大家回头凝望,只见来人竟然是易园的江清雪、陈风、郭建与夏建国、王志鹏。

五人来此,其原因有二。

第一,幽梦兰现世时,这里曾有明显波动。

第二,季华杰与众人的打斗,也引起了气息的波动。

江清雪五人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默。

原本场中的关系是抢夺与被抢夺,可五人一来,关系就复杂了许多。

当然,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幽梦兰出世,又岂能少了冰原三派的介入?

只是时间的早晚,注定会影响结果。

五人此刻现身,对于季华杰或是其他人而言,那将预示着什么呢?

“嘿嘿,好戏开罗。”

讥讽的声音来自西北狂刀口中,对于他这样一个行事诡秘,令人看不透的人物来说,或许抢夺并非他的目的,他在意的只是其中那精彩的经过。

应天邪看了看江清雪,眼中露出一丝奇光,淡漠道:“这五人改变不了什么。”

狄亮道:“可他们背后的靠山,却足以改变许多。”

花语情笑道:“那样不就更有意思了?”

地面,江清雪看了一下场中的形势,秀眉微皱的对身边之人道:“看样子幽梦兰已经出世。”

陈风疑惑道:“那样的话,这些人应该大打出手,何以看上去颇为冷清呢?”

郭建道:“我猜想是我们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交锋。”

王志鹏看着半空,沉吟道:“依照幽梦兰的传说,这些人中似乎只有一人符合条件,何以看上去不大对头?”

江清雪道:“先不忙猜测,看一看自会有结果。”

此时,季华杰已经恢复了冷漠,见众人被江清雪五人的到来所吸引,当下心思一转,身体一闪而没。

无相客一直留意着季华杰的举动,见他飞身脱逃,当即大喝道:“想走,没这么容易。”

一闪追去,无相客的举动立马带动了众人,大家转眼间就离开了天女峰。

江清雪五人毫不停留,紧紧的跟在众人后面,朝远处飞射。

半空中,照世孤灯保持不动,目光扫寻了一眼四周的情况,淡然道:“幽梦兰已去,两位朋友不曾追去,何不现身一见呢?”

上空,那神秘的云朵此时飘落,露出一个左边脸颊有蜘蛛图案的白发老者,正眼神阴冷的看着照世孤灯,哼道:“太聪明的人总是活不长久。”

照世孤灯淡然道:“活得太长久的人,总是自负过头。”

白发老者阴森道:“你说此话,小心项上人头。”

照世孤灯道:“不说此话,你也会有心除我。只是你还摸不透我。”

白发老者冷笑道:“要杀你,那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照世孤灯笑了笑,讽刺道:“不错,口气很狂妄。不知道另一位是不是更狂妄呢?”

话落,一道身影自雪里飞出,带着爽朗的大笑,来到二人身侧。

“狂妄不敢说,有几分自负是真的。”

白发老者看着姚云,眼中射出一丝寒光,阴森道:“昨夜就是你与那雪隐狂刀在交手?”

姚云冷傲道:“怎么,你也想试一试?”

白发老者哼道:“听说你手段很不错,有机会我自然要试一下,可惜目前不适合。”

姚云凝视着白发老者,在发现他脸颊上的暗红蜘蛛图案后,眼中奇光一闪,问道:“你脸上的蜘蛛图案很生动,是标记还是某种符号呢?”

白发老者冷笑道:“你认为呢?”

姚云大笑道:“我认为那不过是跳梁小丑的标记罢了。”

白发老者哼道:“白痴的激将法,一点也没有用。”

照世孤灯插嘴道:“其实二位目前皆非真实身份,何不坦诚交换呢?”

白发老者笑道:“交换?有必要吗?”

照世孤灯反驳道:“你认为你的身份就没有人知道吗?昨天,这里出现了一个女子,自称蓝玫瑰,想必你那徒弟徒孙已经告诉你了吧?”

白发老者眼神微变,冷哼道:“你知道不少事情嘛。”

照世孤灯低笑道:“算不上多,只是西域白头山我还是听说过。”

闻言,白发老者眼中寒光闪烁,怒视着照世孤灯,沉声道:“你这是在找死。”

照世孤灯笑道:“孤灯走天下,只缘寻故人。找死二字,你还是自己留着。现在,你何妨说一说,我们该如何称呼?”

白发老者沉吟了一下,轻哼道:“白头天翁,你可听过?”

照世孤灯闻言沉默,好一会儿后才道:“这个名字有些生疏,不过看样子应该很有来头。就像这一位,外表是魔教的高手,可其实呢?嘿嘿……”

突然不说,照世孤灯一闪而没,留下白头天翁与姚云愣在那。

眨眼,白头天翁与姚云回过神,彼此对望了一眼,各自有些警惕,当下一言不发闪身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雪中,季华杰全力遁走,后方紧跟着无相客、飘零客、麻巫、黄杰等人,最后是江清雪五个。

对于幽梦兰,季华杰抢来是为了背上的少女,所以他义无反顾。

其他人只是听闻神花传说,并不了解真实情况,因此抱着贪婪之心,紧追不舍。

剩下江清雪五人,他们一是关心幽梦兰最终的下落,二是关心眼下的局势,所以一路追踪。

高速移动,空气稀薄。

季华杰不时回头,心里思考着应对之策。

冰原与中土不同,这里白雪皑皑,毫不藏身之处,要想摆脱身后的追兵,那是有相当的难度。

可若是不想法将敌人摆脱,即便逃出千里之外,这些人估计也不会松手。

想到这,季华杰犹豫了。

他打算解决一部分追兵,以雷霆手段震慑众人,可结果会如愿吗?

他不清楚。

突然,季华杰前冲的身体被一股无形之力所阻,身体反弹而回,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为此,季华杰极为震怒,喝道:“什么人,出来!”

风雪中,一个阴笑声适时回复。

“嘿嘿,不长眼睛的家伙,你凶什么凶。”

微光一闪,人影浮现,只见一个残肢断臂之人拦住了去路。

季华杰眼神冷酷,质问道:“你是谁?”

那人不及回复,后方追来的西北狂刀脱口道:“天残宗主。嘿嘿,越来越有趣了。”

同一时刻,麻巫身影一动,手中拐杖一舞,发出一股无声的力量,轻轻掀开了季华杰背上的披风。

适时,季华杰身体一晃,横移数丈,眼神警惕的看着大家。

人影交错,众人围上。

大家都注视着季华杰的背部,那里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处于昏迷之中。

少女五官精致,肌肤如玉,脸上透着一股莹莹光芒,头上插着一朵玉质的橘黄色兰花,正不时的闪烁着光芒。

“啊,是幽梦兰!就在那女人身上。”

惊呼从众人口中传开,大家一哄而上,试图争抢。

季华杰眼露寒光,待众人临近之际,手中长剑一颤,细密的剑芒瞬间百倍爆发,化为一股强大的风暴,夹着撕空裂气之威,一举将围堵上来的几人当场弹开。

随即,季华杰剑势一转,玄青色的剑芒自动散开,形成一个奇妙的剑阵,有条不紊的运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