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神秘寻缘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见此,稳住身体的天麟眉头一皱,自语道:“可惜你邪而不正,不然倒是一把好兵器。冰凝。”

寒气突来,瞬间冰凝,飞驰的长剑猛然一顿,随即朝下坠去。

天麟笑而不语,脸上挂着几分傲气。

可就在此时,坠落的长剑突然一颤,爆发出一道震魂裂魄之音,随即玄冰碎裂,剑光一闪,一个面容模糊的阴森男子出现在天麟眼前。

“是你,嘿嘿,我们又相遇了。”

天麟双眼微眯,质问道:“你是谁?我们何曾相遇?”

嘿嘿阴笑,那男子容貌变化不定,眨眼就露出一张天麟熟悉的脸庞,竟然是那幽无常。

“怎么样,是不是回想起来了?”

天麟惊疑道:“一年前我毁你肉身,如今你怎会这般情形?”

话落,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不要被他所迷,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他所吞噬的八十个灵魂之一。它是一把剑,名为锁魂,乃邪恶之兵,吞噬了八十位修道之人的元神,方有今日这般情形。眼下,他只缺一道元神,就能剑身永固,成为不灭的传奇。”

天麟闻那声音是个女子,心头好生诧异,扭头朝后一看,却不见任何踪影。

“不要回头,我就在你头顶的雪莲花内。”

天麟大奇,忍不住伸手一摸,果然头上多了一朵雪莲花,大小约有三寸,他却毫无感应。

“你是谁,我如何称呼你?”

那声音幽幽一叹,低吟道:“我从隔世来,寻找今世人。魂魄若相依,宿命破残情。我没有名字,你要觉得不方便,可以称呼我寻缘。”

天麟轻声道:“寻缘?这名字似乎别有深意。那锁魂为何一直追你?”

那自称寻缘的女子道:“隔世之人,不染俗尘,神圣之气,可炼神兵。锁定追我,就是为了吞噬我的元神,以便它圣邪同体,成为世间罕见之兵。锁魂是一把很邪的剑,最后一道元神尤为关键。得圣者可兼具圣邪之气,得恶者便化为至邪之兵。”

天麟听完,心头恍然,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放心,有我在绝不容它伤害你。”

阴森男子不屑道:“狂妄自大,真是不自量力。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威力。”

说时,那男子瞬间消失,一把暗红色的长剑一化万千,分布在天麟四周,以密不透风的方式,朝着中间收紧。

寻缘见此,提醒道:“小心,这剑气邪恶之极,可破一切纯阳法诀。”

天麟心神一转,灵识扩散,眨眼就掌握了身外的情况,点头道:“不要担心,我会让他永远记得我天麟。”

话落,天麟周身光芒汇聚,赤红的火焰跳跃闪动,形成一道烈火屏障,将自己封闭在内。

“区区火焰,也想拦我脚步,你想得太简单了。”

阴森的冷笑自万千剑影中传来,伴随着一浪接着一浪的剑芒,朝天麟涌去。

那些剑芒诡异之极,含着阴煞邪魂之气,在遇上天麟发出的火焰时,发出滋滋的声响,却毫不停顿,轻易就穿透了烈火结界。

对此,天麟不甚在意,反而笑意更深,眼中含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神情。

寻缘察觉到天麟的危机,略显担忧的道:“不可硬拼,速退。”

天麟含笑摇头,也不多语,任由那密集的剑芒前仆后继,如浪花来袭。

眨眼,数千道剑芒将天麟团团围困,吞噬了他的护体火焰,形成一个暗红色的光团,正迅速收紧。

可就在此时,天麟身外的紫红色火焰却猛然外放,夹着一种毁灭之力,轻易就焚毁了数百道剑芒,并持续攀升。

“可恶,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厉啸声中,之前汹涌而来的剑芒如见鬼魅,惨叫着退去,在半空凝聚成那阴森男子,口中怒吼咆哮,身上气息波动不定。

傲然一笑,天麟迎上那男子仇恨的目光,冷酷道:“怎么,才一招就撑不下去了?你刚刚不是说要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威力吗,来啊,拿出你的本事,让我瞧瞧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阴森男子闻言气急,但却不敢贸然行事,厉声道:“天麟,不要得意,早晚有一天我要灭了你。”

说完微光一闪,剑化无影,消失的了无痕迹。

收起外放的气势,天麟笑道:“好了,锁魂已去,你可以现身了。”

白光一闪,雪莲落地,旋动的莲体自动变大,花蕊中缓缓站起一个赤裸的少女。

天麟有些惊讶,脸色略显尴尬,移开目光道:“你怎么这幅模样,也不找件衣服附体。”

寻缘长发掩面,正好掩盖住了诱人的双峰,语气淡然的道:“我是纯魄之体,可大可小幻化无极,你不用在意。这次相遇乃是宿命,我会跟随你一段时日,直到时机到了,我自会离去。”

天麟一惊,忍不住回头看她,只见她体型娇小,肌肤玉嫩,却看不见样子。

脸色微红,天麟低头看着雪地,轻声道:“你若有事需要我帮忙,我可以答应帮你。但你这样子跟着我,我怕别人看见后会误会。”

寻缘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寄身莲花之内,你只要将雪莲花放在身上,我便能跟随你。只是有一点你要答应我,不许将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天麟质疑道:“你是说你打算跟着我,但却不想有人察觉,这是为何呢?”

寻缘看着他,眼神十分怪异,幽幽叹道:“为你。”

天麟不解,问道:“为我?什么意思?”

寻缘摇头道:“不要追问,时机到了我自会告诉你。好了,记得收好雪莲花,我就在莲花内。平时我一般处于沉睡状态,不会影响你的生活与办事,一旦有事我便会自动醒转,与你联系。”

说完身体缩小,隐于花蕊之中,随即雪莲花光芒一闪,眨眼就变成了一朵寸径大小,晶莹透亮的玉莲花。

天麟大奇,挥手将雪地上的玉莲花吸入手心,轻声道:“寻缘,你真的在莲花里?”

玉光一闪,寻缘的声音在莲花内响起。

“不要质疑,我说话从不骗人。”

天麟讪讪一笑,解释道:“别生气,我只是求证一下而已。好了,我将你放在怀中,以后在别人面前,若需要交流,我们就传音联系。”

寻缘道:“放心,我不会自己暴露自己。”

闻言,天麟将雪莲花放在怀里,随后转身离去。

可天麟刚走出两步,还没来得及御风飞行,一个念头便在脑中升起。

自己一个男子,身上藏个女人,那以后的生活岂不尴尬无比。

另外,寻缘跟着自己,别人或许不知道,可锁魂却略知一二,到时候遇上它,又该如何回答?

想到这些,天麟轻声道:“寻缘,以后若遇上锁魂,我要不要隐瞒你的事情?”

怀中,寻缘的声音轻轻响起:“看情况而定,你最好不要告诉他,我跟你的事情。”

天麟道:“行,我知道怎么做了。”

话落不再多言,腾身朝腾龙谷飞去。

夜,寂静冷清。这一晚,天麟与寻缘相遇,他们之间是宿命早定,还是另有原因?

寻缘是何来历,她为何现身冰原,又会给天麟带来怎样的影响,是否会改变未来的结局?

一切此时谁也无法说清,唯有时机来临,才能解开其中之秘。

冰原的夜,因为雪而发亮。

天空灰蒙蒙一片,大地却在反光。

天麟飞行在冰原上,心里思索着近来发生的事情,脸上露出了几许奇异之光。

对于天麟来讲,他虽然与腾龙谷的关系非同寻常,但毕竟是外人,对于冰原发生的一切虽热心参与,却只当那是冰原三派之事,与自己并无太大的关系。

这样,在内心而言,天麟近来的所作所为都只是出于道义与好奇,并没有完全将自己融入其内。

这些,之前天麟都不曾考虑,而今闲暇之余认真一想,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抱着观望之心,以旁观者的角度去对待这件事情。

明白了自己的出发点,天麟有些自责,暗自决定改变态度,以主人翁的精神去面对一切。

这一来,天麟心中顿时坦荡无比,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收回思绪,天麟脸泛笑意,正想仰天长啸,以倾述心情,可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画面,让他立时改变了决定。

那一刻,天麟脑中出现了一位女子,其绝美的容颜令人惊艳,可最让天麟奇怪的是那位女子的打扮,那一身红艳的战甲勾画出动人的曲线,让他无比惊讶却又动心。

身体一顿,天麟停止前行,看了看四周,随即身影一晃,朝东北方向飞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