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新月出手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沉思了片刻,天麟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他经过探测发现,这老者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这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眼神不由自主的移到了老者手中的长枪上。

新月察觉到他的异常,轻声道:“天麟,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微微颔首,天麟到:“你觉得他手中的长枪是不是有些岔眼啊。”

新月看了两眼,点头道:“你说得不错,的确有些岔眼,似乎不太协调。”

矮胖老者闻言,眼神凌厉的瞪着天麟,冷酷的道:“看来你小子是想起我来了。”

天麟冷言以对,反驳道:“就你那个半秃不秃的脑袋,加上那把长枪,你认为还不够明显吗?”

新月一旁聆听,心头顿时醒悟,惊异的看着矮胖老者道:“是你,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矮胖老者大笑道:“不错,就是我。一年了,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一旁,冯云听得有些迷茫,轻声问:“天麟,他到底是谁啊?”

淡淡一笑,天麟道:“他就是一年前,在天翼峰差一点致我于死地的秃天翁。”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不惊讶,冯云更是脸色一变,惊呼道:“是他!”

莫言也神情微变,秃头天翁的实力他可是亲眼见过,至今仍记忆犹新。

只是莫言有些奇怪,一年前的秃天翁不是这个模样,怎么如今完全变了,到底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一次天麟与新月又是如何从他手下逃生的呢?

想到这,莫言问道:“天麟,他一年前不是这个样子,为何……”

天麟似乎知道他的心意,笑道:“看他这个样子就不难想象,一年前他是吃了大亏,弄得肉身都毁灭了,所以如今改头换面,却换不掉他的习惯。”

秃天翁大怒,吼道:“住嘴,一年前要不是因为那天刀客,我会弄成这样。此次我回来,就是要找你们报仇的。来吧,这一次我看谁还救得了你二人。”

此话有些狂妄,公羊天纵与寒鹤双双轻哼一声,由公羊天纵开口道:“阁下说话最好先了解情况,这里是冰原,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秃天翁看着他,眼神微微闪烁,质问道:“你是何人,口气不小啊。”

公羊天纵大笑道:“我是离恨天尊公羊天纵,你说我管不管得了?”

秃天翁脸色一惊,讶然道:“是你,那这两位想必是腾龙谷的高人了?”

说时目光注视着寒鹤与田磊,隐然有些不屑的味道。

看出他轻蔑的眼神,寒鹤冷然道:“不错,我师兄弟二人正是腾龙谷门下,阁下应该是那个什么魔鹰门的人吧。”

秃天翁道:“不敢,鄙人正是魔鹰门的秃鹰,门主是我师弟。此来,我是为我师侄讨回公道,并找天麟与新月两人了结恩怨。诸位若是要插手的话,我希望你们最好考虑一下。”

田磊微怒,喝道:“狂妄。一年前你打伤我腾龙谷门下弟子新月,我们都还不曾找你算账,你今天反倒找上门来了,你真当我腾龙谷好欺负吗?”

避开田磊的目光,秃天翁冷哼道:“腾龙谷不好惹,我魔鹰门也不是怕事的。此事你既然执意插手,就别怪我不给你们腾龙谷面子了。来吧,你们谁先上?”

田磊怒笑道:“好个狂妄的秃头,我今天就要看一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在这里撒野。来吧,拿出你的绝活,我一一接下。”说话间,田磊身影晃动,眨眼就出现在秃天翁一丈外。

黑鹰见状,开口道:“师伯,此事不宜冲动,要报仇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秃天翁咬牙切齿的道:“肉身毁灭之仇,我岂能不报!你让开,我心里知道。”

黑鹰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劝说道:“师伯,我看……”

秃天翁怒道:“够了,你当我白痴吗?”

黑鹰避开他的目光,心里暗恼,却不再说话。

看到这情况,田磊讽刺道:“好大的威风啊,想来你秃天翁的威名也就是这样树立起来的吧。”

冷哼一声,秃天翁喝道:“休要废话,要出手就快点,收拾了你,我还要收拾他们俩。”

田磊怒笑道:“好,够狂。我几百年来还是第一次遇上。来吧,出招吧。”

新月闻言,身体一闪而至,轻声道:“三师叔祖,此事因弟子而起,还是由我来了结吧。”

田磊固执的道:“不,我今天就要见识一下,看这老秃头有多大的本领,敢这般狂妄。”

新月淡然道:“三师叔祖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他若真有本事,待会自然有您出马的机会。他若连徒孙都打不过,又怎配与您交手呢?”

田磊有些迟疑,似乎觉得新月之言有理,可是……

寒鹤十分了解师弟的脾气,开口道:“既然新月这样说了,师弟你何妨先在一旁观望。”

见寒鹤开口,田磊当即不再坚持,冲新月道:“小心点,这老家伙可不简单。”

新月淡然道:“师叔祖放心,我知道怎么应对。”

田磊微微点头,自动退下,全场之人的目光顿时汇聚在新月与秃天翁身上。

数丈外,激战良久却没有结果的催铃姑与姬雪妮此时也停了下来,各自留意着附近的情况,保持着警戒的状态。

天麟看了秃天翁一眼,随即目光移到催铃姑身上,稍稍思索后,移身来到她的眼前,冷笑道:“同为一年前的恩怨,我们不妨一起了结,免得到时候麻烦。”

催铃姑微眯着双眼,不是很情愿的道:“天麟,此时此刻,四周强敌环视,你这个举动可不够聪明。”

天麟笑道:“你这般回答,是不是显露出你心中的忧虑与不安。”

催铃姑暗恼,哼道:“休要得意,我催铃姑可不是怕你。若然你执意要在此时了结,我也随时奉陪。”话落摆开架势,眼神阴冷的看着天麟。

邪魅一笑,天麟问道:“若是知道有今日,一年前你还会不会出手呢?”

催铃姑冷哼道:“会。因为我是催铃姑。”

天麟点头道:“好,够豪迈。不过我告诉你,一年前参与那场战斗之人,最终都要付出代价。”

催铃姑哼道:“就凭你?”

天麟眼神微冷,正色道:“不错,就凭我!现在,就从你先开始。出手吧,给你一个机会,免得到时候你不服气。”

催铃姑怒道:“狂妄,你小子当自己是谁?”

话虽如此,催铃姑却提前取下催命钟,身体就地一旋,化为一道移动的风柱,顷刻间便出现在天麟眼前。

奇异一笑,天麟第一招便选择了移开,身体在后退的过程中一分为五,以圆环状的方位将催铃姑围在中间。

同时,天麟保持着这个状态,五道分身随着催铃姑的移动而移动,就宛如影子一般,始终与她间隔开来。

一招扑空,催铃姑当即折返,握钟的右手不住的摇动,发出震魂裂魄的奇音,以此来对付天麟。

一年前天麟见识过催命钟的厉害,知道那音杀之力无孔不入,连忙在身外布下防御结界,展开飘雪身法与之纠缠。

作为天麟而言,他大可直接进攻,尽早把催铃姑拿下。

可他没有这样,其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

第一,他不想过分暴露自身的实力,第二,他想多了解一下催铃姑的情况。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天麟是一个谨慎之人,他那看似玩世不恭的笑容下面,其实隐藏着惊人的智慧,这是他自幼便养成的习惯。

一攻一守,追逐徘徊。

天麟与催铃姑展开了持久战,而新月与秃天翁之间,情况却决然相反。

腾身拔剑,新月傲立风雪间,表情平淡的看着秃天翁,轻声道:“请吧,一年不见,想来你是早就等不及了。”

怒喝一声,秃天翁矮胖的身体弹射而起,手中长枪舞动,冷酷的道:“说得不错,我早就在期待这一天了。”

飘然而动,新月手中剑光流转,密集的剑芒无声而现,夹着阴寒之气,宛如细雨柔丝,迎上了秃天翁那刚猛的枪尖。

火花,在风雪中飞溅,霹雳在半空中回旋。

初次交锋的二人虽然只是试探,可展现出来的实力却也是非凡。

一击之后,秃天翁长枪回旋,震动的枪身产生呼啸的怒鸣,夹着刺耳的音波,在扩散之际,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奇光,瞬间就临近新月胸前。

有些惊讶,新月脸色微变,身体凌空一翻,急速避开。

随后,新月手腕一转,剑影连绵,数百道剑芒破空而来,在她的控制下一边高速转动,一边急速收缩,很快就凝聚成三道五丈长的银白色剑柱,以品字形分布,出现在秃天翁头顶上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