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神秘老者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与此同时,催铃姑与姬雪妮之间的战斗也引人入胜。

作为主动攻击的一方,姬雪妮心知催命钟的霸道,一开始就采取了快攻的方式,以离恨天宫的“恨别离”法决,催动玄寒之气化为利剑,以连绵不绝的手法,展开了永无止境的攻击。

恨别离顾名思义,含着幽怨之情,乃念力之所集,是一种唯心法决,随着心情波动而变化莫测。

催铃姑实力惊人,可最为厉害的还是催命钟,那可是她的护身至宝,无数次为她消灭强敌。

如今,在姬雪妮的攻击下,她根本无暇抽身,连施展法宝的机会都没有,这让她气得发狂,口中咆哮如雷。

三组对手,情况各异,看着观战之人兴奋不已。

然而世事如棋,就在寒鹤准备出手,西北狂刀挥刀欲要反击之际,远处的天空突然传来一股锐利的气息,夹着一道雪白的光影,飞射朝这边逼近。

感应到那股气息,寒鹤眼神微惊,暂缓了进攻,移目朝远处看去。

外围,公羊天纵、天麟、新月等人都看着来人,只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在风雪中急速飞行,身后留下长长气痕,久久不曾散去。

片刻,那两人出现在众人眼里,只见前者六旬开外,是一个矮胖的老者,微微有些秃顶,手中拿着一直长枪,显得有些另类。

后者一身黑衣,相貌年轻,竟然便是那魔鹰门少主黑鹰。

两人到了天女峰附近,目光一扫众人,眼神略显惊讶,显然对这里的情况感到吃惊。

然而更为怪异的是,那矮胖老者在见到新月与天麟时,口中怒吼一声,喝道:“好啊,竟然是你们!”

天麟与新月闻言一愣,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后,由天麟开口问道:“老头,你是谁,为何认识我们?”

矮胖老者狂笑出声,神情激动的道:“我是谁?哈哈,你们以为我会是谁?”

见状,天麟双眼微眯,发出探测波仔细探测。

新月则冷然道:“看你的神态,我们以前应该认识?”

矮胖老者怒笑道:“自然认识,不然我岂会一眼就认出你们。”

黑鹰有些不解,低声道:“师伯,你……”

矮胖老者喝道:“休要多问,一切稍后自知。”

黑鹰有着不悦,但却不敢顶嘴,乖乖的静立不语。

附近,公羊天纵、田磊、莫言、冯云等人都看着老者,大家谁也不认识,只是从黑鹰口中得知他是魔鹰门高手,但究竟他与天麟、新月有何恩怨,谁也搞不清。

沉默,在这时候来临,除了交战的四人外,其余之人包括寒鹤与西北狂刀,无一不把目光停留在矮胖老者身上,思索着他的来历。

就在场高手观察所得,这个矮胖老者实力惊人,有着归仙境界的修为,这样的高手天下罕见,他应该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

再者,他还认识天麟与新月,如此,他到底是谁?

迎风而立,风雪袭人,冰原的气候干燥而又寒冷。

站在冰山顶,马宇涛遥望四野,雪白的世界天地一色,除了雪山、雪谷、冰川、冰河之外,又有些什么呢?

王志鹏一旁静立,眼神中满是不解,他猜不透这位看似年轻的天邪宗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事情。

片刻,王志鹏有些沉不住气,轻声问道:“宗主,我们这是……”

马宇涛脸泛笑意,依旧看着远山,淡然的道:“这里的景色一如往昔,可谁敢肯定将来它还会如此美丽?”

王志鹏疑惑道:“宗主的意思是说,我们应当好好把这里的景色记在脑海里?”

马宇涛反问道:“你难道不这样认为?其实,我自从离开腾龙谷,就有些心绪不宁,所以才会在这里调整心情。”

王志鹏脸色微变,关心的问道:“宗主怎么了,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危险?”

马宇涛回身,看了一眼王志鹏与雪春,随即目光移到其他天邪宗弟子身上,神色奇异的道:“世上有很多事情说不清楚,而眼前的我就遇上了。以往,谷主说冰原有浩劫我还不太相信,可这一刻我发觉,谷主很多话都隐然透露出了最终的结果。”

雪春有些惊愕,问道:“前辈,你是说这场浩劫是在所难免了?”

马宇涛笑了笑,有些苦涩的道:“若非如此,冰原三派又岂会联手。好了,我们走吧,前面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们。”

飘然而起,马宇涛人如大鹏,穿行在风雪中,留下一条长长的雪痕,在前开路。

王志鹏与雪春紧随其后,其次是天邪宗三个弟子,一行六人很快就远去了。

贴地飞行,寒流急促,稀薄的空气让人呼吸不畅,制约了前进的速度。

马宇涛身为天邪宗主,自然不在乎,可他门下弟子却修为平常,因而一行人放慢了速度。

在冰原上,太阳是罕见的,常人若要根据太阳的位置来分辨时辰,那是很难的。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冰原上不看天色看风色,不同的时辰会吹不同的风。

此时,冰原上疾风涌动,正是下午未时三刻。

马宇涛带着王志鹏与雪春,已经离开腾龙谷数十里,朝着天邪宗的方向行去。

路上,白茫茫的冰雪中看不到任何生命,隐约透露出冰原的残酷。

可就在马宇涛飞越一座冰山时,地面奇光一闪,一朵巨型的玫瑰花闪烁着血红光芒,自雪层下浮现,正迅速张开。

玫瑰一现,狂风袭来,血红色的光芒伸缩不定,宛如有灵性一般,形成一道粉红色的光罩,将玫瑰罩在中间。

马宇涛停身观望,眼中露出奇光,沉声道:“大家小心,这玩意来的古怪,不可轻易靠近。”

王志鹏一脸惊愕,称奇道:“古怪,真是太古怪了。先不说这玫瑰的体型巨大超乎想象,就以冰原的气候而言,也不可能有玫瑰出现啊。”

雪春道:“师傅,我觉得这东西可能是花妖,不然岂会如此庞大,还能闪闪发亮,有防御光罩。”

王志鹏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说得好,你不提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只是这玫瑰若是花妖所变,它干嘛出现在冰原?还有,它若有目的而来,又为何要暴露自己的行踪呢?”

雪春想了一下,想不出结果,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但想来定有它的目的,我们只要认真观察,就一定会有收获。”

马宇涛观察了片刻,沉吟道:“这玩意很怪,妖气不是很重,但却隐藏着一股无形的杀机,仿佛是冲着我们来的。”

王志鹏不解道:“冲我们而来?它事先怎会知道我们要经过此处?还有,它就肯定我们会因为好奇而驻足,因为好奇而与它接触?”

马宇涛脸色怪异,缓缓摇头道:“有些事情不用事前知道也会相遇,那便是天意。”

王志鹏听懂了几分,询问道:“宗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马宇涛淡然道:“天意如此,顺其自然。你师徒二人随我下去,其余人留在这里。”

王志鹏与雪春点头同意,三人便飘落而至。

停身数丈外,马宇涛仔细的看着那血玫瑰,发现此花通体闪亮,表面流动着淡红色的光芒,花蕊中隐隐透露出一丝绿光,但却并不是很清晰。

雪春看着那体型超过五丈的玫瑰,突然冒出一句。

“师傅,此花如此妖艳,通体血红透亮,是不是预示着什么含义?”

王志鹏皱眉道:“红色乃血色,若是真有预兆,那便预示着血光灾劫。只是这种事情说不太清楚,或许只是巧合,并无什么含义,也或者真有预示,但却很难事前看清。”

雪地上,鲜红的玫瑰光芒四射,外围的光罩上幻影重生,时而数十朵玫瑰均匀分布,时而数十位少女妖娆生姿,时而碧湖青山,时而大江绝壁,其景绚丽罕见之极。

此外,这朵巨型玫瑰还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宛如怀春女子,正以某种方式在呼唤心仪的男子。

观察了一会儿,马宇涛脸上露出了犹豫之情,拿不定是该出手一探,还是就此离去。

就他的考虑,这血玫瑰来得突然,事必有因。

自己三人靠近之后,血玫瑰却毫无动静。

这是一种引诱,还是自己考虑得过于复杂了一些?

作为天邪宗主,马宇涛并非鲁莽之人,此事关乎自己一行人的安危,以及他天邪宗主的名誉,如何不让他万分小心?

其实,若换了常人,早就做出决定,可马宇涛有着他的身份,这就是虚名累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