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战果辉煌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注视着战况,寒鹤目光停留在西北狂刀身上,语气阴森的道:“这个玩刀的可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他一直在隐藏实力,显然别有所图。”

公羊天纵看着四周,轻声道:“眼前的八人有一半都是厉害角色,我们想要收拾他们,恐怕得付出不少代价。而且,那些隐藏之人随时可能发动进攻,这一点我们也不得不防啊。”

寒鹤淡然道:“幽梦兰还不见影踪,那些隐藏之人不会在这时候出来的。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加快速度把这些人收拾了。”

公羊天纵沉思了片刻,想到了一个对策。“要收拾这些人,最先要做的就是切断他们的退路。我们可以设下一个完全封闭的结界,不给他们任何机会逃走,然后再逐一铲除。”

寒鹤考虑了一下,摇头道:“天尊的想法固然不错,可一旦设下封闭结界,就势必会影响到那些隐藏之人。到时候他们发动袭击,我们反而会难以应付。”

公羊天纵懊恼道:“那该如何做?”

寒鹤笑了笑,声音冰冷的道:“很简单,我们之中抽出一人来协助。”

公羊天纵迟疑道:“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寒鹤淡然道:“我们既然发动这场进攻,就已然失去了公平的角度。现实无比残酷,我们若不尽早控制局面,最终就可能会输。”

公羊天纵没有反驳,询问道:“那我们谁来出手?”

寒鹤笑道:“天尊一宫之主,还是由我来吧。”

说完身影一动,眨眼就出现在钱云鹤上空。

察觉到寒鹤的举动,天怒顿时大怒,吼道:“好个卑鄙无耻的冰原高手,竟然以多胜少,你们还要不要脸啊。”

钱云鹤怒道:“住口,你们擅入冰原,不听劝告,一切咎由自取,本该有此结果。”

上空,寒鹤看着天怒,沉声道:“佛本慈悲,你却杀心极重,真是有负这一身修为。现在我先将你冰封,稍后再决定如何处置你。”

右手一翻,寒气弥漫,银白色的光柱扭曲空间,以无上法力强行凝固了天怒的身体,把他定在了半空间。

“云鹤,带他下去,暂时不要伤他。”

钱云鹤依言而做,携带着天怒回到公羊天纵身边。

寒鹤的加入,令交战双方形势大变。

在天怒被擒住的一瞬间,不少人都预感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因而展开了猛烈的反击,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

首先,心急的笑三煞仰天长笑,施展出成名绝技“笑音夺魂”,以音杀之力发动最猛烈的攻击,当即便将周杰弹开。

然而笑三煞忽略了一点,周杰的修为固然平淡,可他的徒弟新月却一直在留意着师傅的情况。

当周杰不备之下身负重伤,身体无可避免的退开之际,新月立时轻喝一声,以快如惊鸿的速度拦在了笑三煞前面。

并且,随之而来的剑芒如怒浪滔天,夹着碎裂山河之力,一下子就将笑三煞笼罩其间。

怒吼一声,笑三煞全力反抗,体内真元急剧起伏,形成十七道防御结界,试图抵御新月的剑芒。

然而结果令他意外,新月的剑诀诡秘之极,有着无坚不催的霸气,任何防御结界在它面前都起不了作用,这是笑三煞从来不曾想到的。

如此,剑芒临身,血肉飞溅,密集的攻击持续蔓延,最终笑三煞厉声狂叫,肉身被新月毁灭了。

血光一闪,笑三煞的元神自千百道剑芒中飞出,停在新月前方数尺外,语气恶毒的道:“我不会放过你的,等着吧。”说完瞬间缩小,并朝外逃窜。

新月脸色漠然,手中长剑一颤,一道清脆的剑吟声夹着赤红的剑芒,宛如闪电劈落,准确无比的击中笑三煞的元神,使其惨叫一声,随即便魂飞魄散。

“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收回长剑,新月一闪而逝,下一瞬间就出现在天麟身边,一切宛如不曾发生过一般。

笑三煞的突围以毁灭而中断,高云的突围则更加不堪,他连张重光都打不过,又何谈离开?

结果,高云与张重光数次激战,最终双双重伤,高云被张重光擒下。

至此,八组交手已获其三,这对冰原三派而言,可谓是捷报频传。

然而也有人侥幸离开,那人便是应天邪。

他在察觉到寒鹤出手之际,当下爆发出惊人的实力,以压倒性的力量轻易震飞了雪春与飞侠,在寒鹤赶到之前化身为一缕流光,消失在了云端。

八去其半,剩下的四组对手情况越发的严峻,无形中让双方都绷紧了心弦。

作为主动出击的冰原三派而言,他们既想拿下或是消灭四人,又担心把敌人逼急了,弄得最后两败俱伤。

而作为被动的一方,无论是西北狂刀、催铃姑,还是飘零客与无相客,都明显感觉到了危险。

他们心里知道,以目前的情况而言,冰原三派有着绝对优胜的实力,接下来除非突围,不然任何方式都难以扭转局面。

想到这里,飘零客看着一身火红的田磊,沉声道:“非要一战吗?”

田磊反驳道:“你应该问你自己,非要来这吗?”

飘零客阴森的道:“有些事情做了,就无法改变。有事没有做,还有机会扭转。”

田磊嘲笑道:“说得好,可惜你已经来了,这是事实无法改变。出招吧,冰原的雪无比洁白,很适合与你常伴。”

飘零客哼道:“可惜我还不想死,这里的一切还是留给你自己欣赏吧。”

话落,飘零客周身云霞散开,层层流动的光芒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使得田磊暗自警惕,在身外设下烈火防御,阻止飘零客气势的扩散。

然而结果令田磊意外,就在飘零客周身气势攀升到一定阶段时,他的身体突然淡化,以某种玄妙之极的方式,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那一刻,天麟突然出现,身体随之淡化,于眨眼间不见。

直到半晌后,天麟的身体才再次出现,脸上神色复杂。

新月见天麟回来,飘身来到他身旁,柔声问道:“怎么了,飘零客呢?”

天麟笑了笑,神情恢复了正常,轻声道:“飘零客的修为十分强悍,但令我惊讶的是,他所修炼的法决十分古怪。刚刚,我与他交战,虽然仅仅两招,但却看得出他之前一直在隐瞒。”

就在飘零客与田磊对峙的同一时间,西北狂刀以其凌厉的刀法,惊人的实力,将天邪宗的残魂羽士东冠成逼得连连后退,脸上神情惊讶。

寒鹤适时出现,挥手遣走了残魂羽士东冠成,眼神冷酷的看着西北狂刀,阴森道:“据说你手中之刀乃上古神兵,今日我就来领教一下,出招吧。”

傲立半空,西北狂刀神色坦然,眼中跳跃着火焰,语气严肃的道:“我不想与你交手,你最好让开。”

寒鹤冷酷道:“可惜你却卷入了这场是非,现在不是你说了算。”

右手高举,掌心朝天,寒鹤周身白光如玉,一股冷冽的杀气朝四周弥漫。

这一刻,寒鹤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周身爆发出锐利的气劲,宛如一把冰剑,要刺破眼前的阻碍。

西北狂刀脸色一变,一向自傲的他,此刻眼中闪烁着不安。

就他了解,寒鹤为腾龙谷罕见高手,修为早就进入归仙境界,纯以力量而言,要比他要高明一点。

至于法决方面,他虽然不甚了解,可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也是非同凡响。

有此认识,西北狂刀不免心生离念,一边催动体内真元抗衡寒鹤的气势,一边思索着如何离开。

无相客与鹿遗风之战,最是奇怪。

前者身份神秘,修为不凡,后者乃离恨天宫长老,单以修为而言,还在莫言之上。

两人初次交锋便旗鼓相当,结果交战的方式却是令人眼花缭乱。

原本,鹿遗风本是冷漠严肃之人,交战的方式也中规中距,然而无相客却人如其名,变化莫测,精通诡异之极的残风腿法,招式花样百出,打得鹿遗风暴跳如雷,却奈何不了他。

说到残风腿法,无相客的身份便令人惊讶。

就修真界传言,在荒漠之中有一座死亡之城,谁也不知道它具体在何方。

可每一次出现,死亡之城的四周就有一层旋风笼罩。

并且,那旋风之中有无数幻影,一直演示着变化莫测的腿法,那便是残风腿法。

据说,要习成残风腿法,就必须要靠近死亡之城,唯有亲身经历那死神旋风,才能真正领会。

只是古老相传,死亡之城乃不祥之地,除了行踪飘忽不定之外,一千人靠近也至多有一人生还,那可谓是世间绝地。

如此,无相客的身份就显得神秘,到底他会是谁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