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追溯缘由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梦茹听到这里,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激动的质问道:“六百年了,我至今都不明白,师傅为何要反对我与四师兄的婚事,大师兄又为何拒绝我们的求情,不愿意在师傅面前为我们说几句好话。

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

见她神情激动,赵玉清身体微晃,一股压抑了数百年的情绪,在这时候终于爆发。

“师妹,我知道你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五百年都难以遗忘。

可你又哪里知道,师傅与我之所以不同意你与四师弟的婚事,完全是因为幽梦兰的缘故。

原本,师傅一直希望你能与四师弟结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谁想意外突现,一朵幽梦兰横在了你们之间,改变了你们一生的命运。

对此,师傅与我痛心之极,但我们不能告诉你,所以只能硬着心肠反对你们的婚事。”

方梦茹听了大受刺激,有些疯狂的道:“胡说,你骗人,我不信。我为什么不能与四师兄在一起,为什么?”

赵玉清沧桑大笑道:“因为你们若是在一起,就有一个人必死无疑。而依照幽梦兰的传说,那死的人绝对是四师弟!”

方梦茹情绪激动,嚷道:“你胡说,我们最终没有在一起,可四师兄还是死了,是你亲手杀了四师兄,我恨你,我恨你!”

激动的语气含着无尽的伤悲,令所有在场之人都感到叹息。

赵玉清不语,愣愣的坐在那里,整个人魂不守舍,仿佛在这一瞬间就苍老了几百岁。

张重光满脸震惊,师傅杀了四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一阵,理不出头绪,张重光目光移到相对冷静的寒鹤身上,问道:“二师叔,到底当年是怎么回事?”

寒鹤长长一叹,看了一眼众人,心想都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呢?

于是,寒鹤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道出了当年的往事。

“师傅的反对,让师妹与师弟很伤心,但他们没有放弃,反而更加坚定信念。

待数年后生米煮成了熟饭,师妹怀上了师弟的骨肉时,又一次找到师傅,恳求师傅答应他们的婚事。

那一次师傅知道后雷霆大怒,惩罚二人面壁十年不得相见。

为此,师妹伤心欲绝,悲痛之下孩子流产,受了极大的刺激。

晃眼,十年过去,师妹与师弟的感情更加坚贞,可还是得不到师傅的允许。

当时,两人转变了态度,希望以真情打动师傅,谁想一晃就是七十年,师傅虽然态度有所转变,可始终不肯答应他们的婚事。

为此,他们再也无法忍受,找到师傅理论,最终发生了争执。

这一次,师傅震怒之极,将四师弟关押在自己所住的洞穴中,不许他与师妹见面。

如此,师妹伤心欲绝,就那样过了十多年。

谁想有一天,大师兄突然发现师傅死在洞中,四师弟当时就站在一旁,任我们如何问他,他都不言不语。

那一刻,我与三师弟气急,原本还想为他求情,却因此心生恨意,同意了大师兄清理门户的建议。

随后,师妹得知此事,迅速赶来为四师弟求情,可当时我们都在气头上,大师兄也没有答应。

见此,师妹大受刺激,发狂的要救走四师弟,却惹怒了大师兄,命我与三师弟拦下师妹,自己则带着是师弟离开,背着师妹的面杀掉了四师弟。

当师妹看到四师弟的人头之际,整个人突然发疯,打伤了我与三师弟,带着满心仇恨离开腾龙谷,从此一去,五百年间再无消息。”

静静的听完这段经历,在场之人无不大感惊讶,想不到方梦茹与陈宇轩之间,竟然有着这样一段凄美缠绵的爱情事情,可惜最终悲惨结局。

林帆与天麟听后有些质疑,若当年的陈宇轩死了,那冰雪老人又会是谁?

想到这,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之情。

方梦茹痴笑悲吟,无比伤感的看着赵玉清,有些疯狂的道:“那一刻我跪在你面前为师兄求情,可你却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硬是狠下心肠把师兄杀了,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的伤心?从第一次开口向师傅表明心迹,我与师兄历时百年都不曾走到一块,苍天是何其的残忍?”

赵玉清不语,眼神悲凉的看着她,愧疚与叹息浮现在眼底。

这一刻,他双唇微启,似乎想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忍了下去。

田磊无意中看到了这情形,叹息的道:“师妹,你不要怪罪大师兄。当日四师弟若非犯下欺师灭祖的大罪,师兄也不会如此绝情。毕竟他是谷主,要顾忌腾龙谷的声誉。”

方梦茹怒道:“我不要听这些,我只知道是你们一致要处死四师兄,我恨你们!”

寒鹤、田磊见之叹息,旁人则摇头不语。

或许方梦茹表现得不近人情,可她对那段感情的执着,却也是罕见之极。

雪山圣僧看了一眼沉浸在悲痛中的赵玉清,扭头对方梦茹道:“不要激动,其实你若平心静气的考虑,就会发现有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五百年过去,你依旧还活在梦里,不曾将当初的事情看清。”

方梦茹看着雪山圣僧,情绪稍稍平静,似有感悟的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雪山圣僧看着赵玉清,轻声道:“这些年来,痛苦的并不是你一人,你大师兄他其实一点也不比你好受。”

方梦茹愤恨的道:“他是因为愧疚自责,他对不起我们。”

雪山圣僧摇头道:“不,你错了。你大师兄固然心有愧疚,可更多的是因为他将当年的秘密一直隐藏在心底。”

方梦茹怒笑道:“秘密?我当初那般求他,他都不肯说,这该怪谁?”

雪山圣僧道:“他不说是不想伤害你,因为他明白幽梦兰的诅咒,也明白你不会相信。”

方梦茹不以为然的道:“他都不曾试过,怎知道我不会相信?”

雪山圣僧见她如此执意,不由得微微一叹,对赵玉清道:“五百年了,你又何必再将那段过往藏在心里?”

赵玉清身体一震,看了雪山圣僧一眼,又看看众人,最后目光停在了方梦茹身上,语气低落而满腹沧桑的道:“师妹,你是幽梦兰的第一代拥有者,你知道幽梦兰的诅咒到底包含了哪些?”

方梦茹一愣,疑惑道:“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相爱之人永远不能在一起。”

赵玉清苦涩道:“我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些,还有一些是你并不知道的事情。”

方梦茹惊疑道:“什么事情?”

赵玉清笑了笑,好生的失意,目光缓缓扫过众人,语气沉痛的道:“幽梦兰的诅咒分为两部分,获得十个甲子修为的女方,永远无法与心爱之人团聚。而摘下兰花的男子,虽然修为也有所增加,但那却是饮鸩止渴,在六十年后就会出现衰老的迹象,从而在短时间内步入死亡,走入绝境。”

方梦茹反驳道:“你胡说,四师兄与我前后相处百年,为何我不曾见他有丝毫衰老的痕迹?”

赵玉清笑了笑,神情无比苦涩,低吟道:“幽梦兰第一次出现,谁也不是很了解。

可当师弟与你结合之后,他的身体就出现了明显异常,这让师傅觉得不妙,所以不许你们在一起。

当时,你们之间的感情师傅完全了解,他也不忍心拆散你们,可师弟与你相处越久,衰老的程度就越大,师傅最终不得不罚你们面壁。

其实在那十年里,师傅想尽办法要解除师弟身上的那种诅咒,可惜试探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成功,最终只得狠心的拒绝你们。

至于师弟衰老一事,那是我与师傅轮流出手,在师弟昏迷之际,强行为他灌输大量的真元,他才得以平安无事。

可人力毕竟有限,就在你们与师傅发生争执之后,师弟衰老的情况突然恶化,师傅为了不让你担心,便故意将师弟囚禁,其目的是想减缓师弟衰老的速度,并着手研究有没有办法可以克制。”

方梦茹听了这些,整个人呆若木鸡,好一会儿才激动的道:“不,我不相信,你骗人,你骗我的,我不信!”

赵玉清理解她的心情,继续道:“那一次,师傅用了十多年的时间,费尽心机,最后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延缓衰老的方法,不过代价却十分惊人。

当师弟明白了师傅的意思,当即便拒绝了师傅的好意。

可师傅毕竟疼爱师弟,为了师弟能正常生活,最终制住了师弟,强行施法为他医治那衰老之病。

那一次,师弟的衰老病症得到了压制,只要他不过于激动,复发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