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林凡获胜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片刻,林帆身上的气势攀升到了极限,身外的霞光有数百丈方圆,那时隐时现的神龙此时飞出,体型竟然有上百丈大。

一声咆哮,龙吟震天,刺耳的音波宛如利刃,杀伤力极强。

这让徐靖心神一颤,隐约听出几分挑衅的意味。

稍后,林帆身法一展,在半空施展出飞龙身法,配以飞龙剑诀,整个人威风凛凛,却又霸气威严。

徐靖心头暗恼,立志要将林帆打败。在准备就绪之后,口中爆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喝道:“冰火斩,鬼神残。看招!”

高举的双手突然合并,至阳至刚之力与至阴至寒之气融合为一,产生一股浩瀚之力,带着无坚不摧的冰火之威,夹苍穹以灭山河之力,犹如一把开天神剑,朝林帆斩去。

同一时刻,半空快速移动的林帆身体突然一顿,周身瞬间爆发出一股璀璨的光华,自动的汇聚于双手的长剑之上,使得原本赤红的剑身变成了淡金色。

身后,盘旋的巨龙此时光化,凝聚成一道流光,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射入林帆体内,使得他身体猛颤。

随后,林帆一挺腰杆,口中爆喝一声,怀抱的长剑突然高举,那淡金色的长剑直指苍穹,在这时候飞射出一道金光,瞬间就化为一头神龙,在上冲的过程中急速膨胀,迎上了徐靖的冰火斩。

“第三招——飞龙破天!”

绝强的一击同时爆发,冲天的飞龙迎上劈落的冰火斩,二者方向相反,力量相对,初一交锋便怒雷轰鸣,火花四溅,激烈的撞击连绵不断。

半空,光芒如雨,气流如浪,呼啸的狂风撕碎了时空,产生无数的闪电,在天际肆意咆哮。

进攻中,二人的力量都异常的强大,这就形成一个僵持的累计阶段。

如此,只见光芒闪耀,巨响震天,连绵起伏的光云扭曲变形,飞溅的真元汇聚膨胀,在天空出现了一个急速扩散的光球,正疯狂的吸纳徐靖与林帆的力量。

观战席上,不少人此时已经站起身来,都关注的看着半空中的二人,猜测与揣测着最终的情况。

很快,那扩散的光球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内部蕴含的恐怖力量再也难以压制,轰然一声便发生爆炸。

其时,天地为之一颤,刺眼的强光令所有观战者都闭上了双眼。

紧接着,震天的巨响猛然袭来,带着可怕的气劲,让不少修为较弱的观战者都受到了极大的震荡,从而受伤。

天空,五光十色的光芒异常的灿烂。

可那绚丽景色的背后,却含着无比的凶险。

林帆身体一颤,在爆炸中身受重创,连续翻滚了十八圈才勉强稳住身体,可一张俊脸却早已煞白,嘴角血丝不断。

徐靖被弹上了云端,至强的冰火斩被林帆的飞龙破天强行震碎,这让他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全身经脉错乱,肉身也差一点被那毁灭的风暴给撕碎了。

苦涩,在徐靖眼底浮现。当最终的结局摆在面前,他除了不敢相信之外,更多的是悲伤与失望。

他心里知道,从这一刻起,他注定与新月无缘。

这令他几乎发狂,但他又能怎样呢?

风,呼呼的在耳旁盘旋,徐靖有如一片落叶自空中落下。

这时候,他已经没有力气去稳住身体,去减缓下降的速度,他只能无奈的接受失败。

死灰的脸色,为他平添了几分苍老,当希望远去,他心里一片空白。

曾经的荣耀,此时被林帆所占,接下来等待着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命运呢?

悲鸣一声,张重光飞身接住了徐靖,脸上好生伤感。

然而徐靖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只是眼神黯淡的看着师傅,目光中满是亏欠。

田磊一闪来至张重光身边,看了重伤的徐靖几眼,口中微微轻叹,顺手接过了他,返回到寒鹤身边。

天麟在田磊动身的那一刻,也飞身而上,出手扶住了林帆,带着他缓缓落下,期间却在趁机为他疗伤。

丁云岩神色呆滞,愣愣的看着飘落的林帆,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来,大叫道:“林帆赢了,林帆赢了……”

台下,玲花、黑小猴四人高声欢呼,大叫着师兄赢了,师兄赢了。

听得不少人都为之感叹。

方梦茹看着林帆,身体微微发颤,带林帆落地之后,一晃便到了他身边,抓住他的手臂,激动的问道:“告诉我,是谁传授你飞龙诀的?快告诉我,告诉我!”

林帆眉头微皱,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看了方梦茹片刻,又扭头朝赵玉清看去,发现他的眼中竟然有几分了然。

天麟一旁微微一叹,开口道:“前辈,几百年都过去了,你又何必这般激动呢?”

方梦茹眼神微动,移目看着天麟,惊讶的问道:“你知道这件事情,对不对?快告诉我。”

天麟迟疑起来,正考虑是不是该告诉她之际,赵玉清却适时开口了。

“师妹,有些话不适宜在这个地方谈,我们还是回谷再谈。”

方梦茹激动的道:“五百年了,你们瞒我五百年了,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寒鹤轻声道:“师妹,我们从来就没有瞒你,我与三师弟也不知道林帆的飞龙诀从何学来。”

方梦茹怒笑道:“你们不知道,那大师兄他也不知道吗?”

寒鹤不语,看着赵玉清,眼神中有些悲凉。

赵玉清缓步走到方梦茹身边,轻叹道:“师妹,不要怪他们,他们的确不知道。走吧,回谷之后,我会告诉你当年所发生的一切。”

方梦茹怒视着他,好一会儿后神情才渐渐平复,低声道:“大师兄,对不起。”

赵玉清沧桑摇头,什么也不说便转身离开。

张重光此时从悲伤中清醒过来,对台下之人道:“十年一次的冰雪盛会到此结束,林帆成为了最终的获胜者。现在散会,腾龙谷门下记得做好防御工作。”

草草几句,半天的比赛就此完结。

台下观战之人很快散去,而谷外观战的八人也纷纷离开。

十年之后,飞龙凌天。

林帆一鸣惊人,扬威冰原,接下来等待着他的将是怎样的宿命呢?

五百年等待,方梦茹终于找到了破绽,那最终的结果,会让她满意吗?

当年,他们师兄弟之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回到腾龙府,赵玉清挥手招呼雪山圣僧师徒与四派高手落座,并命周杰将腾龙谷主要人员全部召来。

由于腾龙谷一向清冷,腾龙府设置的座位不多,除去雪山圣僧、公羊天纵、马宇涛、江清雪、楚文新五个座位之外,就还剩下三个位置,正好留给方梦茹、田磊与寒鹤。

赵玉清高居首座,其余之人围成一团,显得有点人多。

片刻,周杰回来,身后跟着飞侠、玄雨、雪春、玲花、黑小猴、薛军、陶任贤等七人,快速来到府中。

赵玉清微微颔首,轻声道:“十年一次的冰雪盛会刚刚结束,林帆出人意料的夺冠,却留下了无数悬念,让在场之人感到迷惑。现在,冰原三派以及易园与除魔联盟的朋友都在这里,我们就当面解开其中隐藏已久的秘密,也算是了结一场恩怨。”

寒鹤闻言,欲言又止的道:“师兄,这是腾龙谷的私事,似乎……”

赵玉清摇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此事虽然牵涉我腾龙谷众多隐秘,但也与天下有关。现在,我点到的人就走到中间来,其他之人自动退开,以便大家能更加清楚的了解这其中的情况。重光与徐靖站在左边第一排,云岩带玲花四人站在右边,林帆、新月、天麟三人站中间。”

话落,被点到之人依言而动,走到了场中。

四周,观看之人惊讶无比,这事怎么会与天麟、新月有关,到底他们知道些什么呢?

看着场中的十人,赵玉清轻轻的道:“他们之中除天麟外,其余皆是腾龙谷门下。而天麟也非外人,所以很多事情他都知晓。目前,徐靖、林帆与新月,算得上是年轻一辈中比较杰出的弟子,其中林帆所习的飞龙诀,牵涉了一段几百年前的感情,这就是很多人都好奇,却又不明白的事情。”

张重光见师傅提及此事,忍不住追问道:“师傅,到底林帆的飞龙诀从何处学来,为什么我们事前一点也不知道?”

这个问题问出了许多人心中的想法,他们都很好奇,不由得把目光移到了赵玉清身上。

看了张重光一眼,赵玉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扭头看着丁云岩,问道:“云岩,你是不是也不知道?”

丁云岩点头道:“回师傅的话,林帆习成飞龙诀之事,弟子事前的确不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