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势均力敌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笑了笑,天麟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最后决定胜负的因素,却并非这些。”

舞蝶不甚了解,问道:“什么才是关系胜败的原因呢?”

天麟没有马上回应,沉吟了片刻后,答道:“两个字,命运。”

舞蝶一愣,对这个答案有些不以为意。

善慈则赞同的道:“天麟说的对,很多时候都是命运在决定一切。”

丁云岩就在天麟附近,听了三人的话后,有且急切的道:“天麟,你……”

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问题,天麟适时的打断了他的话,安慰道:“丁叔叔莫要心急,这才刚刚开始,你应该对林帆有信心。看看台下,玲花他们都一个劲的给林帆鼓劲,你应该乐观一些。”

丁云岩微微一愣,随即心情有所平复,轻叹道:“谁若都像你一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之事。”

天麟笑了笑,心里泛起丝丝苦涩,自己真的就没有烦心事?

场中,徐靖以娴熟的剑法,快捷的身法,逼得林帆四处躲避。

可每当关键时刻,林帆总是能玄之又玄的化险为夷,这让徐靖意识到了不对劲。

一边加紧攻击,徐靖一边思索对策,在考虑了片刻后,突然抽身而退,停止了快速攻击。

林帆稳住身体,不解的看着徐靖,问道:“徐师兄,你该不会是手软了,想歇息、歇息?”

徐靖不理会他的讽刺,冷然道:“林帆,我们同出腾龙谷一脉,剑诀身法都十分熟悉,这样比来比去也没有意思,不如我们直接一点,都拿出各自的本领,光明正大的一决高低。”

林帆略微沉思,见徐靖眼神严肃,心知不答应也是枉然,只得应道:“既然徐师兄开了口,我自当奉陪。”

徐靖微微颔首,手中长剑高举过顶,发出一道赤红的剑芒,冷声道:“从这一刻开始,师弟你可要小心。”

话落,赤红的剑芒急斩而下,在临近林帆之际却又一分为三,封死了他左右两侧。

见此,林帆轻喝一声,脚尖一点地面,身体急转而起,手中长剑快速挥动,银白色的剑芒层层起伏,形成一道旋转的剑柱,呼啸一声便破空而上,与徐靖那当头一剑撞击在了一起。

是时,两股剑气相遇,阴阳之力彼此敌对,瞬间就产生爆炸,化为一股激荡的气流,将徐靖与林帆弹飞。

翻身而退,林帆长剑急挥,连绵不绝的剑芒在身外形成一朵巨型的莲花,由上千道剑芒组成,稳稳的将他托起。

徐靖见此,冷哼一声,飞身冲上三丈高空,手中长剑竖立,在大吼声中一剑劈落,赤红的剑芒飞速延伸,就宛如要斩破大地。

林帆身法轻灵,在徐靖出手之际,身体一分为六,施展出六剑归一之法,将飞雪剑诀的前六招融合一体,组成一道金灿灿的剑柱,硬碰硬的接下了徐靖的这一击。

其时,二者的剑芒相遇,至阳至刚之力对战至阴至寒之气,双方势同水火,根本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

这一来,两强相遇勇者为尊,爆炸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一声巨响,怒雷轰鸣。

林帆与徐靖势均力敌,双双被朝后弹去。这期间,徐靖表现惊人,趁着后退之际身影一晃,眨眼就出现在林帆身后,一剑直击其背心。

察觉到身处险境,林帆临危不乱,一边反手挥出一掌,以减缓后退的速度,一边施展飞雪身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幻化出九道身影,以闪避徐靖这一击。

冷笑一声,徐靖岂能放过如此机会,当下身法一展,也幻化出九道分身,死死的锁定住林帆的身影。

见此情形,林帆一边躲避,一边思考着对策,在连续转化了几次方位后,突然身体一顿,周身寒冰覆体,以此当了徐靖一击。

由于林帆此举过于怪异,徐靖差距之际已然太迟,因而这一剑虽然击中他,但却力道不沉。

如此,林帆因为冰块的阻挡,肉身并没有受损,只不过受了一些震荡,便化解了一次危机。

转身,林帆看着徐靖,眼中流露出几分冷冽,沉声道:“徐师兄修为惊人,令我十分敬佩。现在我就再来领教一下,希望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身影一分,幻影交汇,十二道分身交错盘旋,形成一个圆球,将徐靖锁定在内。

其时,不同的剑诀从不同的方向发动攻击,十二组剑芒融合一体,形成一个内压式的可怕攻击。

徐靖见此心神一震,当下顾不得犹豫,周身散发出惊天之势,一团赤红的火焰夹着焚烧万物之力,在身外形成一个封闭的烈火结界。

做好了防御,徐靖手中长剑竖立,左手轻轻一挥,身体便由慢而快的转动起来,使其长剑爆发出惊人的剑芒,宛如要刺破天宇。

如此,只见一道耀眼的剑柱撑破圆球,在徐靖的控制下一剑将圆球斩碎,使其气机相连的林帆受了不小的打击。

同一时刻,林帆的十二组剑芒虽然有八组被斩碎,两组被震偏,可剩下的两组却击中了徐靖的防御结界,其玄寒之气如一把利刃,硬是刺穿了烈火结界,将徐靖给弹飞。

如此,力战之下两败俱伤,谁也没占到便宜。

后退两丈,林帆稳住身体,看了一眼对面的徐靖,发现他眼中露出几分怒气。

很显然,刚刚的一战,对徐靖产生了一定的打击。

笑了笑,林帆眼中一片冰冷,挥剑道:“师兄小心,接下来这一招将是飞雪剑诀之总成。”

徐靖冷哼道:“不要得意,这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烈阳真火法决的威力。”

说时双手扣诀,周身气势激增,赤红的真元翻滚如浪,化为熊熊烈焰托起他高大的身体。

头顶,长剑颤抖不已,丝丝血色光芒自剑尖而下,片刻剑身就通体血红,宛如一条火蛇,正凝视着前方的敌人。

林帆心神收紧,对于之前徐靖与夏建国一战,他一直记忆犹新,知道徐靖的烈阳真火非同凡响,当下不敢怠慢,趁着徐靖没有发动之前,身影瞬间分散,开始施展之前打败薛峰的那一招绝技。

注视着林帆的情形,徐靖脸色阴沉,一边迅速提升真元,一边挥剑防御。作为徐靖而言,他与薛峰不同之处在于他是腾龙谷弟子,对飞雪剑诀有很深的认识,懂得许多关键的玄机。

当林帆的十八招飞雪剑诀开始合并,徐靖便突然发动攻击,趁着那稍纵即逝的机会,以自身强悍的实力,催动烈阳真火法决,施展出烈焰剑法,抢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赤红的剑芒眨眼而至,含着炙热逼人的气息,不但能克制林帆身上的寒气汇聚,其凌厉的剑招还逼得林帆迅速后退。

当然,林帆在事前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因而并不慌乱,虽然后退了数尺,却丝毫也不影响他的攻击。眨眼,十八剑融合为一,其威力激增十八倍,爆发出了骇然的实力。

徐靖心头大惊,在得知无法阻止之后,身体凌空旋转,长剑连绵不断,以逐次递减的方式,来化解林帆这刚猛绝伦的一击。

那一刻从远处看去,就见银白色的璀璨剑柱劈在一团高速转动的火球之上,交汇处火花飞溅,白雾四溢,剑柱正迅速的朝着火球内部逼进,试图将其劈碎。

这一幕持续了片刻光阴,最后火球劈碎,可徐靖却趁机横移数尺,玄之又玄的避开了剑柱的主要威力。

其时,落空的一剑劈在高台之上,被寒鹤出手引开,避免了高台的毁灭灾劫。

林帆有些失意,对于徐靖的化解方式十分惊讶,暗自赞叹了几声。

避开一劫的徐靖,此时脸色阴沉,看着悬浮半空的林帆,眼中闪烁着几许光辉。

“好强劲的一击,可惜就差那么一点,只是你不会再有机会。”

林帆明白他话中的含义,神情严肃的道:“师兄莫要将话说得太满,现在你并没有占据优势。”

徐靖冷哼道:“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发挥出我真正的实力。现在,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正本领,小心吧。”

弹身而起,徐靖悬浮半空,周身光芒闪烁,一股威凌天地的霸气弥漫天际。

四周,气流波动不息,呼啸的风声随着那扩散的火焰传遍四方,让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无不面色惊异。

注视着徐靖身外那翻滚的火焰,林帆双眼微眯,连忙施展出玄冰诀,以玄寒之气抵御着那股烈焰的炙热之气。

然而烈阳真火法决乃腾龙谷有名的绝技,比之玄冰诀高了一个层次,又岂是寻常的寒冰之气能够抵御?

如此,片刻光阴,徐靖发出的赤红火焰便将林帆包围,牢牢的将他定格在半空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