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险胜一筹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有些骇然,林帆不由看了天麟一眼,见他一脸平静,心里有种很深的感慨。

至少在这一刻,天麟对他的信任,让他觉得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将对手打败。

有此观念,林帆心中升起了一股豪气,之前隐藏的实力在此时爆发出来,周身眩光流动,波动的频率正急速攀升,眨眼就追上了薛峰,这让附近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欢呼从台下传来。

当黑小猴等人感受到林帆那股坚定不移的信心与决心之后,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开始了高声呼唤。

这一幕很正常,却也含着几分辛酸。

就连丁云岩,他最终也忍不住为徒儿呼唤。

似乎听到了师傅的呼唤,林帆想想这十年来的经历,心里顿时感慨万千,一种压抑的情绪瞬间激发,整个人仰天长啸,大有凌驾九天的气概。

这一瞬间,观战之人激动起来,无论是台下的丁云岩、玲花、黑小猴,还是台上的天麟、张重光、方梦茹,甚至谷外看热闹的黄杰、黑衣人、西北狂刀、应天邪等,也都为林帆的那股气势而感到惊讶。

当然,这些人中,论实力不少都比林帆强,可他们惊讶的却非林帆的实力,而是林帆身上流露出来的那份坚强。

薛峰略感不妙,但他为人坦荡,反而大笑道:“好,这样的对手才是我所期盼的。来吧,看招。”

话落之际,身体旋转,双手一红一白,催动两种不同的法决,借助旋转之力,将其融合为一,形成一种红白相间的光柱,竟是那玄阳神拳与冰焰刀的混合体。

这一招名为离恨归尘,寓意含恨而终,大有无坚不摧的意味,糅合了至阳至刚与至阴至寒之力,与徐靖的冰火斩有些形似,但却有着不同的本质。

目前,薛峰的修为不弱,但却最多能发挥出五层威力。

可即便这样,也让观战之人感到心惊。

林帆注视着薛峰的情形,见他开始发动,自己也连忙反击。

身体瞬间分化为十八道残影,各自施展一招剑诀,将完整的飞雪剑诀呈现出来。

这情形与之前相似,薛峰是早有准备,于高速旋转中将修为提升至极限,催动那至强的绝招,在一记爆吼声中,发出了第三次攻击。

这一击威力绝伦,那红白相间的光柱宛如开天神剑,在下落的过程中含着吞噬万物之力,所到之处时空扭曲,让观战之人目睹了一场罕见的奇景。

林帆心神收紧,见薛峰攻势已近,当下全力施展剑诀,在完成了最初的准备工作后,那分化而出的十八道分身开始迅速合并。

这一来,十八招剑诀依次归一,同时体现在林帆身上,那感觉就好像他在瞬间将十八招剑诀融合成了一招,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剑柱,夹着急速暴涨的气焰,在他的控制下,狠狠的朝着薛峰劈去。

是时,红白相间的光柱与璀璨的剑柱半空相遇,两人拼尽全力,互不相让,展开了一场激烈搏斗,出现了短暂的僵持格局。

其时,刺眼的强光伴随着震耳的轰鸣,飞舞的火花夹着绚丽的光芒,淹没了交战双方的身体。

四下,观战之人激动不已,公羊天纵忍不住站起身来,眼中闪烁着担忧之情。

台下,丁云岩双手抓住黑小猴与薛军的肩膀,身体颤抖不息。

其余之人,情况稍好,天麟与新月比较关注,而方梦茹却眼露精光,神情怪异。

持续的爆炸震撼人心,当半空中的迷雾瞬间散开,露出交战二人的情况时,观战之人无不惊呼出声。

那一刻,薛峰与林帆相聚数丈,两人情况各异。

薛峰双手高举,旋转的身体微微前倾,速度正越来越慢,刚毅的脸上苍白无血,嘴角挂着血迹。

林帆悬浮空中,双手紧握剑柄,正吃力的朝前施压,剑身急速颤抖,仿佛随时都会折断。

他的脸色与薛峰的苍白决然对立,红得像是涂了一层朱丹,就连那汗水也红得诡异。

这一幕一直持续,就仿佛定格在那里。

直到旋转的薛峰停止转动,观战之人脸上这才露出焦虑与激动之情。

那一刻,公羊天纵身体一震,无力的坐回了原位,眼中满是失意。

而一旁的赵玉清却眼泛异彩,隐约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马宇涛有些高兴,夏建国的失败让他心灰意冷,可如今看到薛峰的情况,他不由得又露出了几分笑意。

天麟很是高兴,林帆此战虽然受伤极重,但却没有辜负他的用意。

江清雪一脸诧异,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帆的修为竟然略胜薛峰一层。

方梦茹双眼微眯,眼神复杂的看着林帆,有种爱恨交织的感觉。

寒鹤、田磊意外之极,怎么也不曾预料到这个结局。

张重光有些忧虑,林帆的获胜隐约让他感到了威胁。

场中,林帆看着一脸惊诧的薛峰,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低吟道:“就此收手是最好的结局,可我答应过一个人,所以必须要打败你。”

说完手中长剑光华一闪,一股浩瀚之力突然爆发,一举将薛峰逼落台上,牢牢的压制着他的身体。

挣扎着起身,薛峰眼中没有恨意,反而有种欣慰,低声笑道:“这个结果我很满意,虽然我知道你还隐藏了一些东西。不过你记住,下次我还会找你比试,终有一天我要赢你。”

林帆笑了笑,收回手中之剑,飘落在他身前,轻声道:“我等你。”

薛峰微微点头,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随即转身离去。

“记住我这个朋友,这是我们之前的约定。”

林帆没有回身,语气淡定的道:“从这一刻开始,我会记住你。”

三招之后,胜负已分,两人却意外的建立了一分特殊的友谊,这让观战之人多少有些称奇。

台下,丁云岩激动不已,一个劲的道好。玲花道:“师傅,我说过林师兄一定会取胜。”

丁云岩看着几个徒弟,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他们都与以往有了很大的变异。

收敛心神,丁云岩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师?”

黑小猴、薛军、陶任贤低头不语,玲花回道:“师傅不要心急,等最后一场比试结束之后,一切的谜底都会解开。”

丁云岩心头一震,玲花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到底林帆隐藏着什么秘密?

台上,张重光缓步走至场中,眼神复杂的看了林帆几眼,随后对台下众人道:“第二轮比试,腾龙谷门下林帆获胜。接下来,最后一场比试,将在徐靖与林帆之间展开,他们谁能最终获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招呼林帆先到一旁疗伤休息。

观战席上,马宇涛略有感触的道:“比来比去,结果却是同门争胜,我真的有点期待那最后的结局了。”

雪山圣僧笑道:“宗主莫要失意,人生命运玄奇,实力的强弱不代表成就的高低,你要看开一点才是。”

马宇涛苦笑道:“圣僧说得轻松,可世间真能看得开的又有几人?”

闻言,雪山圣僧笑而不语。

方梦茹一直看着林帆,直到他盘坐调息,这才把目光移到了赵玉清身上,问道:“师兄,他……”

赵玉清摇头道:“此非其时,师妹何必心急。”

方梦茹幽幽一叹,不再多语。

张重光走近赵玉清,低声道:“师傅,他二人如此情况,这最后一场何时开始?”

赵玉清看了一眼四周,沉吟道:“徐靖的伤势已回复了七八分,林帆则需要一点时间。你去把云岩叫来,让他协助林帆疗伤,一炷香时间后,开始最后一场比试。”

张重光应了一声,走到台前挥手叫来丁云岩,吩咐他为林帆疗伤。

稍后,对台下众人道:“鉴于徐靖与林帆皆有伤在身,最后一轮比试推迟一炷香时间。现在大家先休息一下,精彩的比试稍后就会开始。”

台下观战之人议论纷纷,开始猜测那最终的结局,到底徐靖与林帆,谁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站在雪山圣僧身后,天麟打量着徐靖与林帆,心里正思索着事情。

之前,徐靖与夏建国一战,虽然获胜却伤得不轻。

如今林帆情况与之相似,可不同之处在于徐靖在时间上占了优势,剩下一炷香时间,足够他伤势痊愈。而林帆在丁云岩的协助下,虽然加速了疗伤的进度,但以丁云岩的修为,根本无法在一炷香之间内让林帆伤愈。

这一来,最终的那场比试,林帆就会吃亏。

想到这里,天麟连忙思索对策,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助林帆一臂之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