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恰逢敌手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奇异一笑,林帆在数丈范围内来回闪避,以飞雪身法与薛峰展开了一场技能比试。

趁此,林帆吸纳四周的寒冰之气,以治愈体内的伤势。

同时,林帆身法越来越快,不但牵制住了薛峰,身体还逐渐隐去,以漫天飞雪为掩饰物,施展出了雪遁之术。

片刻,薛峰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在身外设下坚韧的防御,并打算离开这个区域。

可就在这时,四周飞舞的雪花突然有意识的汇聚成一个雪球,将薛峰笼罩于内。

知道是林帆的把戏,薛峰低吼一声,周身红光闪现,催动体内玄阳神诀,试图将这雪球震碎。

然而雪球看似微薄,却韧性极佳,在薛峰赤红光波的作用下,只是稍稍膨胀了一些,稍后又自动收紧。

并且,雪球表面出现了一层晶莹的白光,投射出了林帆的身影。

远远看去,就见雪球表面上,八个林帆的身影正摆开不同的姿态,或站、或卧、或坐、或倒,各自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同时汇聚在内部的薛峰身上,宛如蛛丝缠身。

观战席上,公羊天纵眼神微疑,偏头看着赵玉清,问道:“谷主,林帆这一招……”

赵玉清笑道:“这是我腾龙谷的御冰诀,是一种运用法诀,并无固定的招式,因而大多门下弟子都忽略不学。然御冰诀看似简单,可只要运用得当,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应。”

公羊天纵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回头继续观看比试。

置身雪球之内,薛峰脸色微惊,在发现身体受到一定束缚之力以后,他心思百转,开始思索对策。

作为冰原三派的弟子,对于寒冰、烈火一类的法诀,薛峰可谓了解极深。

此时林帆以御冰诀控制着身外的空间区域,薛峰想要摆脱困境,就必须以相应的法诀来化解。

想到这里,薛峰周身红光隐去,白光泛起,至寒之气凝固空间,与林帆的雪球顿时冰结在一起。

进攻中,林帆在察觉到这一情形时,身影立时从雪球中抽离,于半空恢复原形,眼神含笑的看着雪球内的薛峰。

同时,林帆长剑一挥,破空而至,一道银白色的剑芒瞬间临近。

雪球中,薛峰心头暗惊,想不到林帆这般聪明,当即元神出窍,在雪球碎裂的前一瞬间,玄之又玄的离开那里。

微光一闪,薛峰于三丈外现身,眼神冷冽的看着林帆,轻哼道:“战略战术运用得不错,可你忘了我们这是在比试,不是在对敌。”

林帆淡然道:“比试与对敌,很多时候都是一样的。谁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实力,谁就能获胜。”

薛峰哼道:“是吗?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质问声,薛峰腾身而起,整个人傲立半空,全身红光四散,给人一种霸气飞扬的感觉。

林帆心神一震,知道关键时刻即将来临,当下飞身而上,与薛峰保持同一水平,手中长剑指天,周身闪烁着淡淡的光辉。

“之前,我与叶飘一战,对离恨天宫的法诀有一定的了解。现在就让我见识一下离恨天宫真正的绝技吧。”

剑尖微颤,龙吟震耳。

林帆不经意间的一个小举动,却让薛峰与观战之人大为震惊。

注视着林帆手中之剑,薛峰脸色坚毅,沉声道:“你之前隐藏了不少实力?”

林帆反问道:“你不也一样吗?”

薛峰点头道:“答得好。现在我们就放手一搏,看谁才是最终的获胜者。”

说完,薛峰双手扣诀,周身赤红的霞光宛如火焰,在他的催动下迅速扩散,所到之处热气熏人,将一切冰雪熔解。

片刻,薛峰置身于火焰之内,双手缓缓张开,两道旋转的火柱围绕在他身外,就像是两条火龙,时刻保护着他的安慰。

林帆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俊俏的脸上神色严厉,手中长剑一松双手御诀,控制着长剑盘旋头顶,一边转动一边散发出极寒之气。

很快,林帆周身冰雾如云,那横向旋转的长剑在此时变成竖立旋转,剑尖发出一道璀璨的白光,正随着旋转的加速而激发出惊人的剑柱,朝着天际不断的延伸。

数丈之遥,红、白间隔。

薛峰与林帆各施奇学,玄阳神诀对战玄冰神诀,到底谁更强盛一些?

针对这个问题,观战之人议论纷纷。

可结果出来之前,谁又真能肯定?

注视着半空,大家认真留意。

只见薛峰此时双头高举,身体自动旋转,那两条盘旋的火龙在他的控制下,彼此交错拧成一股,就像一条双头龙,一边喷发出炙热的火焰,一边咆哮着朝林帆冲去。

冷冷的看着薛峰这一击,林帆脸泛笑意,头顶竖立旋转的长剑破空而下,那道足足有数百丈长的银白色剑柱,夹着极寒之气,汇聚了林帆八层真元,发出了可怕的一击。

眨眼,两人的攻击在半空相遇。

双头火龙遇上寒冰剑柱,二者激烈碰撞,迅速激化,两股力量眨眼攀升至一个临界点,从而产生毁灭性的爆炸,一举笼罩了方圆数百丈空间。

其时,天空布满了耀眼的闪电与震耳的雷鸣,各式各样的火花与光芒,在半空转变着形态,让人目不暇接。

交战中心,薛峰与林帆的攻击一直持续,在连续爆炸了好一会儿后,寒冰剑柱最终斩碎了双头火龙,将薛峰轰落于地。

这一结果令人震惊,不但薛峰自己感到惊讶,就连公羊天纵也觉得不可思议。

在众人眼里,林帆表现固然出奇,但大家都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林帆在修为上,多半不如薛峰。

可如今,反常的结果打破了众人之前的观点,这如何不让大家惊异。

一剑得手,林帆乘胜追击,漫天的剑芒如雪花飞落,笼罩着薛峰全身。

咆哮一声,薛峰猛然站起,全身赤红流光,一个绚丽的结界瞬间张开,当即就将林帆的剑芒震飞。

趁机时机,薛峰飞身而起,双手连续挥拳,密集的赤红拳影快若流光,瞬间就将身外数十丈方圆内的一切异物逼了出去。

林帆飘身而退,心道:“好强的对手,看样子这一战不容易取胜。”

思索中,林帆手中长剑不停,连绵不绝的剑势形成一个特定的区域,将薛峰包围在内。

同时,林帆分析着薛峰的情况,发现要想靠近他并不容易,这样一来,仅凭剑招的精妙难以伤敌。

移目,林帆看了一眼台上的天麟,见他正看着自己,眼中隐约透露出某种意思。

起初,林帆不解其意,但随后一想,便猜测到了几分,心里响起了昨晚天麟曾说过的一段话。

“如果你遇上薛峰,在不想暴露实力的情况下要打败他,你就必须示敌以弱,以柔克刚,尽力的消耗他的真元,在他疲惫之际借力使力,出其不意的将他打落台下。”

想到这里,林帆攻势一变,飞雪剑诀配合飞雪身法,展开了快捷无比的攻击。

作为林帆而言,他心里明白,在快速交战的情况下,自己以剑诀对战薛峰的拳劲,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占了一定的便宜。

看着眼前飘忽不定,却又攻势凌厉的林帆,薛峰暗自警惕。

他对自己的修为十分了解,知道自己属于那种沉稳有余,却灵动不足的类型,因而他一向喜欢猛打猛拼,不喜欢游击。

可形式不由人,林帆与他修为相差甚微,诚心不与他硬来,他也很难扭转战局。

如此,僵持的局面在此时出现,双方快速移动,剑芒、拳影彼此争锋,一场持久战由此开始。

观战席上,众人表情各异。

公羊天纵双眼微眯,隐隐有些不悦,显然他对薛峰的情况十分了解。

赵玉清与雪山圣僧含笑不语,方梦茹脸色奇异,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却又难以淡定。

善慈看着交战的二人,轻笑道:“这一战似乎不如上一战激烈。”

天麟笑道:“可这一战比上一战有意思。”

舞蝶疑惑道:“他们彼此隐藏实力,这样下去,恐怕非一时半会能有结局。”

天麟一脸神秘,笑道:“交战之时,情况瞬息万变,或许片刻之后,他们之间就有输赢。”

善慈明白他的意思,笑道:“那样的话,输的一方多半心有不甘。”

天麟不在意的道:“这是比试,不是分生死,技巧占据了主导位置。”

舞蝶看着天麟,眼神奇异的道:“你似乎懂得很多不应该了解的事情。”

天麟听出几分含义,笑道:“你不也知道不少事情?”

舞蝶笑笑,有些孤寂,没有言语。

看着场中的比试,田磊脸上充满了疑虑,低声道:“二师兄,林帆的修为不错,可他仅凭飞雪剑诀与玄阳诀,如何有机会取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