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剑惊敌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会儿,数条人影由远而近,路经天女峰朝腾龙谷方向去。

“咦,这里有人。”

惊呼声中,六条人影猛然停下,目光一致落在了峰顶的季华杰身上。

只见这六人五男一女,正是杀佛天怒、玉扇夺魂高云、笑三煞、花雨情、狄亮与应天邪。

之前开口之人是应天邪,他最先察觉到季华杰的气息,此刻只见他问道:“你是谁?为何在这里?”

冷漠的看着六人,季华杰面无表情的道:“为何在这,不需要告诉你们。”

应天邪冷哼一声,喝道:“好狂妄的小子,我倒要看一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敢藐视本公子。”

话落之际,应天邪便已出现在天女峰顶,与季华杰相距不足十尺。

淡漠一笑,季华杰道:“不要惹我,不然你会后悔。”

见季华杰神色镇定,应天邪不敢鲁莽行事,目光扫了一眼季华杰背上之人,随即发现了神女冰雕,眼中露出一丝惊异。

与此同时,花雨情看着英俊不凡的季华杰,脸上露出了媚笑,一边飞身临近,一边娇媚的道:“好俊俏的少年郎,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季华杰冷冷的看着她,眼神如刀令人心惊,顿时便让花雨情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

“不要靠得太近,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

花雨情一脸气愤,哼道:“有什么了不起,冷冰冰的像块臭石头,本姑娘还不稀罕你。”

话落转身,花雨情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出了三丈距离。

外围,笑三煞四人此时靠近,目光聚集在季华杰身上,都在打量这个冷漠的男子。

片刻,狄亮发现了神女冰雕,轻呼道:“这是何物,怎么如此怪异?”

说话间,不由自主的朝神女冰雕靠近。笑三煞、高云、天怒、花雨情闻言看向那里,眼中满是好奇。

季华杰则身影一动,拦在狄亮前方,语气严肃的道:“要看可以,但不许靠近,谁若不听,届时可不要后悔。”

停身,狄亮怒视着季华杰,喝道:“小子,你不嫌管得太宽了吗?”

季华杰冷声道:“你若不服气,可以拿你的命来试一试,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狄亮脸色阴沉,当着众人的面被季华杰这样一激,他岂能咽下这口气。

“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莫要怪我心狠。”

说话间,狄亮手中长刀一颤,呼啸的刀吟夹着数百道刀芒于眨眼间汇聚归一,形成一道十丈长的赤红刀罡,迎头朝季华杰劈去。

面对这一击,季华杰面无表情,手中长剑寒光一闪,一声清脆的剑吟夹着一道璀璨的剑柱,以快若惊鸿的速度,硬接了狄亮一击。

是时,在场众人谁也没有看清楚季华杰的招式,大家只见奇光一闪,随后就是长剑归鞘的声音。

紧接着刀罡剑柱半空相遇,刚猛的力量瞬间激化产生爆炸,耀眼的光芒模糊了一切。

惨叫在震天的巨雷声中响起,带着满心的不甘与震惊,朝着脚下坠去。

天女峰顶,光芒如雨,飞溅的火花与冰凌纵横交错,扩散的气流凶猛无比,将观战之人全部逼出十丈距离。

原地,季华杰神色平静,身体不晃不移,丝毫看不出他有出手的痕迹。

神女冰雕一如往昔,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傲立峰顶。

片刻,狂风散去,露出了交战的结局。

只见狄亮躺在天女峰下,全身鲜血直流,染红了大地,手中长刀只剩下半截,整个人脸色死灰,已然是奄奄一息。

如此情形,观战之人无不脸色大惊,即便是自负不凡的应天邪,此刻也一脸阴沉。

季华杰的冷酷、霸道撼动人心,谁也不曾想到,他仅仅一招就摧毁了一个敌人。

看了一眼剩余的五人,季华杰冷声道:“各位若是还有兴趣,不妨也出手一试。若是没有兴趣,就请离开,我这人一向喜欢清静。”

见季华杰下逐客令,笑三煞、花雨情、高云三人二话不说立马离去。应天邪稍稍迟疑,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

杀佛天怒飞落峰底,看了一眼重伤的狄亮,最后带着他离开了那里。

待五人离去,季华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神色平静的看着神女冰雕,轻吟道:“千年凝望,此情不渝,你心中的男子,他就不曾有一丝亏欠与惋惜?”

淡淡的疑问随风远去,何人能给他准确的回应?

或许,世上有很多事情对错交织,根本就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

突然,季华杰转身,目光凝望着左侧一处虚空位置,沉声道:“什么人?出来。”

一声惊咦在虚空中响起,只闻一个略显惊讶的声音道:“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我刚到这里就被你察觉。小子,你是谁?”

微光闪过,黑影现身,只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那里。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与魔师王欲交战的那个神秘黑衣人。

冷冷的看着黑衣人,季华杰道:“阁下一身鬼气,到底何人?”

黑衣人有些惊讶,阴森道:“小子,看不出你眼光倒是很凌厉,竟然瞧出我一身鬼气。可惜你猜得不准,我并非鬼域幽魂。”

季华杰冷漠道:“你是人是鬼我并不在意,我想知道的是你来此有何目的?”

黑衣人看了一眼神女冰雕,阴笑道:“传说冰原有种神花,生于天女峰上。此时看来还真是确有其事啊。”

季华杰心神微惊,漠然道:“传说之物有假有真,猜不猜得准,那就要赌运气。”

黑衣人嘿嘿笑道:“赌运气?说得好,不过除了运气之外,还要讲求谋略。”

季华杰眼神微变,沉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没有机缘也是惘然。”

黑衣人反驳道:“痴愚之人听天由命,聪明之人创造机会。”

季华杰哼道:“如此,你何妨一试。”

黑衣人阴笑道:“试我当然要试,不过不用急,现在还不是时机。好了,小子,你就乖乖守在这里,待幽梦兰出现之时,我自会来取。嘿嘿……”

话落幽光一闪,黑衣人便神秘消失。

季华杰见黑衣人离去,脸上露出一丝忧虑。

黑衣人的出现,让他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之前,他对取得幽梦兰还有绝对的信心,可现在那股信心却在迅速降低。

他心里明白,黑衣人一定会玩阴谋诡计,届时他能否应付得过来,能否得到幽梦兰,这就要看他的运气。

站在雪狼谷外,善慈脸上神情悲切。身世的揭晓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处境。

以往,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心里总是存着一些幻象,梦想着有一天能一家团聚。

可如今,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发现原来现实总是让人难以置信。

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会死在亲舅舅手里,这是多么的讽刺。

风,轻轻吹起,带着刺骨的寒意。

善慈宛如未觉,一个人楞楞的站在那,眼前泛起了儿时的情形。

曾经,这里是那样的熟悉,可事隔十年故地重游,却早已是不同的心境。

幽幽一叹,善慈走入谷里,眼前残破的一切,早已不再是昔日的情形。

立身不动,善慈周身弥漫着淡淡的忧郁。

年仅二十岁的他,虽然跟随雪山圣僧参禅学艺十年,却也依旧无法忘怀尘世。

鄂西站在雪狼谷外,远远的看着善慈,眼中神色复杂,刚毅的脸上挂着几分忧伤。

二十年追踪仇人,积怨一生,如今心愿得尝,谁想却冒出一个善慈。

这是苍天见怜,还是苍天在捉弄自己?

沉思中,鄂西突然察觉到一股妖气正由远而近,径直的朝着善慈所在的雪狼谷靠近。

“小心,有妖气。”

大吼声中,鄂西朝雪狼谷飞去。

善慈右手举起,冷冷道:“不要靠近,我不想见你。”

鄂西身体一顿,凝望了善慈片刻,最终长长一叹,退回到了原地。

远处,这会可见一道银白色的龙卷风正疾驰而至,夹着声势骇人的冰雪,眨眼就到了雪狼谷外,势头不减的朝善慈冲去。

回身,善慈看着那直径超过五丈,长度超过数百丈的惊天风柱,眼中露出一股凌厉之色,当下毫不犹豫,身体弹射而起,化为一道白光,竟然直射龙卷风而去。

鄂西见此大惊,急切道:“不可……”

然而一切都已太迟。

刹时,善慈所化的白光消失在了龙卷风里,看不出任何变异。

可片刻之后,那高速转动的龙卷风就出现了不稳定的状况,在持续了一会儿后轰然破碎,化为漫天冰雪弥漫在方圆数里之内。

爆炸中心,一声怒吼格外尖锐,但那并非善慈的声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