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熟人见面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离恨天宫的公羊天纵沉声道:“事已发生,担忧也是多虑。他们若诚心在冰原闹事,我们就把他们留在这里。”

楚文新道:“以这里目前的实力,要收拾这两人应该不是难事。怕就怕还有其他更多我们不了解的高手,在暗中生事。”

马宇涛道:“既然知道了他们的来历,就不用担心。等明日之后,再让那些人知道我们冰原三派不是好惹的。”

赵玉清道:“楚少侠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眼下我们暂时不提这些,就当给那些人一个机会。最终是好是坏,全凭天意。今天,是大会前最后一日,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腾龙谷门下要加强戒备,绝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李风道:“师傅放心,三师叔已经守在谷外,相信不会有事。”

赵玉清颔首道:“如此,大家就继续谈天,不要担心其他事情。”

众人闻言顿时放开一切,三五成群的聊天谈事,气氛和谐。

江清雪走近天麟,问道:“刚才干嘛一个人跑出去?”

天麟看着她,见她一脸关心的神情,心里很是感动,嘴上却笑道:“我不出去,又哪能探听到这些消息?”

江清雪低声骂道:“贫嘴。跟我过去。”

转身,她径直朝新月走去。

看着天麟走近,新月眼波微动,隐隐露出一缕笑意。

天麟捕捉到了那丝眼神,低声道:“这里人多,我们换个地方……”

新月摇头,轻声道:“这里很适合我们目前的心情。”

天麟懂得她的意思,有些失落的道:“或许你说的对,此时的我们在这里会更适合一些。”

新月避开他的眼神,神态优雅中带着几分清冷,语气轻柔的道:“明天就是十年一次的冰雪盛会了,你最想见到谁?”

天麟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问这个问题,下意识的道:“应该是善慈吧。”

新月移回目光,看着他的眼睛,低吟道:“舞蝶呢?”

天麟身体一震,一个依稀的影子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十年前天麟才九岁,舞蝶十岁,他们彼此约定长大后相见。

如今十年过去,二人从未见面,谁想新月却在这时提及她,勾起了天麟的回忆。

平淡一笑,天麟表情古怪,看着新月的眼睛,坦然道:“我很想念她,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新月扭头,看不出任何表情,平静的道:“明天她说不定会来,到时候你们……”

天麟打断她的话,问道:“若是明天舞蝶来了,她问我有没有意中人,我如何回应?”

新月神情波动了一下,但刹那就恢复了平静,淡然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自己。”

江清雪见二人越说越不对劲,连忙岔开话题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此时谁也说不定,我们还是谈谈眼前,说点开心的事情。”

天麟不语,新月也不语,彼此似乎在斗气。

江清雪见此,将二人拉到一旁,低声骂道:“你们这对冤家,明明知道对方的心思却故意闹别扭,是不是诚心与自己过不去?”

天麟轻声道:“姐姐,我……”

江清雪叱道:“我什么我,你受了一点刺激就发脾气啊?”

天麟被她一吼,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却发现江清雪正冲他递眼色。

同时,耳中还传来江清雪的声音。

“新月性情孤傲,你应当迁就她一些,难不成你还要她来迁就你?”

天麟讪讪一笑,立时明白了江清雪的用意,当下主动伸手抓住了新月的小手,满脸堆笑的低声道:“新月,笑一笑,我……我……”

新月瞪了他一眼,似有几分幽怨之色。

不过转眼就换上了一副娇羞的模样,低吟道:“当着姐姐的面你休要胡闹,快松手。”

见她这模样,天麟心头一喜,冲江清雪笑了笑,立马松手后退。

摇头一笑,江清雪心头泛起了一个身影。当年自己与他,不也是这样的情形?

甩甩头,江清雪抛开回忆,看了一眼和好如初的天麟与新月,将他们带回了原位,融入了祥和的气氛里。

孤峰绝顶,寒风袭人,飘舞的雪花铺天盖地。

凝目北望,天地一色,辽阔的冰原宛如碧玉。

“祖师,明天就是冰雪盛会举办的日子,我们要不要现在就……”

说话之人是一个五六岁的白发小孩,正是那西域白头山主白发仙童韦明阳。

他身旁还站着三个八到十岁的白头小孩,以及一个白发老者。

“做大事者要沉得住气,你急什么急。目前腾龙谷附近情况都了解清楚了吗?”

语气严厉,白发老者沉声道。

白发仙童韦明阳恭声道:“祖师息怒,腾龙谷附近的情况,我已经让白发妖童探听清楚。

目前那里防守严密,由谷主赵玉清的三师弟田磊坐镇,暂时没有发现任何入侵之人。

同时,冰原三派齐聚腾龙谷,离恨天尊公羊天纵与天邪宗马宇涛都在那,还有除魔联盟与易园的几个小辈,实力相当雄厚。

谷外,那些冲着飞龙鼎而来的修道人士,目前按兵不动,似乎都在等待时机。”

白发老者轻哼道:“就只查到这些?”

白发仙童脸色一惊,忙道:“这些只是大致的情况,我们还了解到那些修道人士中有几位值得注意,他们分别是黄杰、黑衣人、飘零客、应天邪、照世孤灯、无相客。

其中黄杰很有可能出自那神秘的九虚一脉,黑衣人则有可能是九幽一门。飘零客身份不明,但推断与四大绝地中的庐山不归路有关系。

应天邪暂时不知,照世孤灯似乎另有身份,无相客则很可能是一个假身份。”

白发老者轻咦道:“九虚一脉不曾耳闻,不过九幽一门倒是值得注意。现在腾龙谷那里暂时不用理会,你们去给我查一个人的来历。”

白发仙童问道:“不知祖师要我们去查谁?”

白发老者道:“那人很神秘,他现身之时必有龙卷风相随。眼下,我断定他就隐藏在这附近,你们仔细留意,切记不可招惹他,因为此人还有利用价值。”

白发仙童应了一声,立马便带着三个白发小孩离去。

一个人站在孤峰绝顶,白发老者望着腾龙谷方向,嘴角浮现出一丝奇怪的笑意。

“既然来了,又何必隐身。”

四周空无一人,但虚空中却传来一个声音。

“你支开他们,就是察觉到我来了?”

白发老者淡然道:“你认为呢?”

峰顶微光一闪人影浮现,只见一个四十七八岁的高大男子手持古战刀,竟是那雪隐狂刀。

“许久不见,你是越发高明了。”

白发老者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道:“过奖,在你面前我还承受不起。说吧,这次找我有何目的?”

雪隐狂刀笑道:“没什么,不过是恰巧路过,所以找你叙叙旧,用不着这样拒人千里。”

白发老者脸色稍缓,轻声道:“你比我先到冰原,可有什么收获?”

雪隐狂刀笑容一收,沉声道:“收获不大,不过在我现身之日就发现了一位罕见的强者,可惜追去之时已不见踪迹。”

白发老者皱眉道:“冰原看似宁静,但却隐藏着不少世间奇人。”

雪隐狂刀笑道:“那样最好,我可以领教一下那些奇人的本领。看这几千年来,又出了那些强者。”

白发老者哼道:“你若改不了痴武成狂的性格,我劝你最好还是回去,免得将来后悔莫及。”

雪隐狂刀闻言不悦,冷哼道:“我喜欢怎么干那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要是有空,不妨多为你自己考虑考虑。哼。”

周身微光一闪,雪隐狂刀当即便消失在虚空里。

白发老者冷笑一声,自语道:“蠢材,枉费你一身本领。”

天女峰顶,季华杰坐在一处坚冰上,目光凝望着数丈外那座神女冰雕,眼神有些呆滞。

到此已经一天一夜,他就一直默默的坐在这里,对于此处的寒冷仿佛一无所觉。

身上,那原本背负之人,此刻正缩成一团躺在他双腿之上,露出一张苍白但却美丽的脸,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绝美少女。

季华杰周身闪烁着淡淡的光辉,将身外的风雪隔绝。怀中那美丽的少女,此时正在昏睡,秀丽苍白的脸上,透着几分死气。

收回目光,季华杰看着少女,眼神柔和而忧虑,似乎在为少女担心。

片刻,季华杰伸出右手,一边轻抚着少女的脸蛋,一边低吟道:“放心安睡,等你挣开眼睛,你就能像以前一样……”

话未完,季华杰突然扭头四顾,并迅速起身将少女背在背上,然后拾起一旁的长剑,整个人立时变得冷漠无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