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魔师王欲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红色光团反驳道:“我来这里也是私事,也没有必要告诉你。现在我警告你们,马上滚开,我可以不追究此事,若是再这样纠缠不清,休怪我出手无情。”

黄杰冷笑道:“有本事你就闯出去,休要在这里大言不惭。”

怒笑一声,红色光团阴森道:“闯就闯,我就不信你们还困得住我。”

说话间,那红色光团突然变大,化为一道人影,只是表面红光闪烁,看不出模样与男女。

恢复了人形,神秘红影周身光芒开始转为暗红色,夹着一股侵魂蚀魄的阴邪气息,瞬间就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

绿色光团察觉到这一情形,口中长啸一声,也迅速化为一道绿光笼罩的人形,周身流露出凶残、诡秘、邪魅的气息,似乎想要与那红色人影一争高低。

外围,进攻的黄杰与黑衣人看不出丝毫表情,飘零客与无相客则神色凝重,出招一下子慢了许多,但威力却有所激增。

紧张的气氛牵动人心,当红影与绿影开始反击,围攻的四人也各展所学,四种不同的法诀,爆发出不同的威力,带着不同的色彩,在雪地上争相斗艳,组成一连串的攻势。

其时,只见雪地上五彩缤纷,交织穿插的光芒宛如一张天网,从四面八方朝中间汇聚。

光网内,红影与绿影配合默契,原本敌对的二人,在此刻竟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合作,其举动正好符合了人性善变这个真理。

双方的激战令人目不暇接,其强大而可怕的力量,在对峙中起伏波动,时常产生巨雷强光,形成惊天风柱,看得天麟脸色震惊。

这一幕持续了一会儿光阴,当双方的攻势攀升到极致,只见场中风雷大作,闪电霹雳,一个五色浑浊的光球在吸纳了六人的力量后急速膨胀,眨眼直径就超过了十丈,在观战三人惊讶的眼神中轰然爆炸,一举将在场所有人震飞。

其时,惨叫、怒吼不绝于耳,飞溅的火花遇上冰冷的白雪,双方发出滋滋的声音。

地面,一个数十丈大的深坑,述说着这一击的威力。

天上,西北狂刀、照世孤灯摇晃不定,眼神复杂而震惊。

不绝的巨响与飞溅的火花持续了一阵。

待一切平静,场中人影浮现,只见黑衣人全身衣服多处碎裂,黄杰木然的脸上挂着几丝血迹。

飘零客半跪于雪地上,无相客则静静的躺在雪地里。

那红色的人影此刻周身光芒尽去,露出了一张苍白无血的脸庞,看样子大约四十六七岁,左边脸颊上有一道伤痕。

绿影周身波动的光芒极其不稳定,头部绿光散去,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孔,看上去有些阴森。

注视着场中的情形,照世孤灯惊讶道:“魔师王欲,绿魅邪音,想不到是你们二人。”

场中,那四十六七岁的疤面男子质问道:“你是谁,如何知道我的来历?”

照世孤灯淡然道:“我不过是一个遍走天下的俗世人,不值得魔师动问。”

原来这人便是魔师王欲,另一个则是绿魅邪音。

黄杰得知了二人的来历,语气微冷的道:“原来是当年魔神教最杰出的魔师王欲,可惜你败于你师弟白云天之手,将魔神宗主之位拱手于人。而今事隔数百年,你却重现人世,真是让人很惊异。”

魔师王欲脸色阴沉,凝视着黄杰的双眼,厉声道:“你究竟何人,为何知道这些事情?”

黄杰漠然道:“我不过是个你不认识的人,没必要追问。倒是你这次现身冰原,是为飞龙鼎而来,还是另有目的?”

魔师王欲锁定着他的眼睛,试探性的问道:“你来自九虚一脉?”

黄杰眼神一变,但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冷冷的道:“你喜欢的话,可以那样猜测。”

同一时刻,黑衣人看着绿魅邪音,冷声道:“你就是积尸山的绿魅邪音?绿袍双煞的师傅?”

冷冷的看了一眼黑衣人,阴森老者道:“不错,正是老夫。你是何人,为何要散布飞龙鼎的消息?”

黑衣人语气平静的道:“我没有名字,你要觉得不好称呼,可以叫我无名客。此次你来这里,仅仅只是为了飞龙鼎?”

绿魅邪音轻哼道:“无名客?你当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与目的?”

黑衣人不语,似乎在考虑他的话有几分是真。

天麟自远处返回,落在照世孤灯身旁,轻声道:“这魔师王欲与绿魅邪音都是什么角色,为何修为如此惊人?”

照世孤灯道:“这两人皆是修真界的名人,修炼已有数百年之久,修为早已跨入了归仙境界。魔师王欲出自魔神宗,本是现任宗主白云天的师兄,可当初为了争斗宗主之位,他却败在了白云天手里。至于绿魅邪音,此人精通旁门左道之学,是极其罕见能从旁门左道入手而修炼到归仙境界的人。他曾有两个徒弟,人称绿袍双煞,不过都在二十年前死去。”

天麟暗自警惕,归仙境界的高手那可是天下罕见的强者。

目光微移,天麟看了一眼黄杰与黑衣人,问道:“那两人也是来历神秘,你可知道他们的底细?”

照世孤灯语气怪异的道:“很多时候,不知道比知道好些。”

话落一闪而去,让人捉摸不定。

西北狂刀看着照世孤灯远去的身影,皱眉道:“此人很奇怪,气息纯正但却行事诡秘。”

天麟看着他,轻笑道:“你也很奇怪,爱凑热闹但却从不显露心事。”

西北狂刀语含深意的道:“要做好一件事,首先要懂得观察环境。只有了解了所有情况,你才能更加容易的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走吧,这里没必要继续呆下去,他们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飞身而起,西北狂刀带着几分孤傲,一个人离去。

天麟稍稍迟疑,并没有离去,他想看一看这里的结局。

可谁想真如西北狂刀预料的那样,黑衣人、黄杰、魔师王欲、绿魅邪音彼此都有顾忌,在争辩了几句后,竟然各自离去。

这一来,场中只剩下天麟、飘零客与无相客三人。

看着受伤不轻的二人,天麟走上前去,含笑问道:“你们不是在冰谷中挖千年雪参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飘零客看着天麟,轻声道:“雪参没有挖到,不过那里还真的有一个封印,可惜我们都无法破解。我离开时,笑三煞他们还不死心,都在那里筹谋对策。至于这里的事情纯属巧合,当时只为搞清楚那魔师二人的身份,才有后来的事情。”

天麟笑了笑,换了个话题问道:“请教一下,你们来冰原真的是为了飞龙鼎?据我所知,飞龙鼎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玩意。”

飘零客眼神奇异,答非所问的道:“一个人的欲望会随着时间、环境、心情的变化而变化,没有人会永远死守一个目的。”

无相客赞同的道:“说得好,人性善变,没有一层不变的事情。”

天麟惊疑道:“如此说来,你们还有别的目的?”

无相客反问道:“你问我们这些,不也是另有目的?”

天麟嘿嘿笑道:“我问这些只是好奇。当然,你们若愿意道出来历,我自然是乐意听。不过看样子那似乎不现实,所以我也难得提。不过告诉二位一句,此时离开还有机会,过了明日,你们很可能就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无相客轻哼道:“就凭冰原三派之力。”

天麟沉声道:“不。还有除魔联盟与易园也包括在内。”

无相客脸色一惊,追问道:“他们也来了?”

天麟漠然反问:“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参与?”

话落不待两人回答,便离开了那里。

回到腾龙谷,天麟打算将雪谷之事告诉谷主赵玉清。

然而到了腾龙府,他却发现了雪山圣僧。

有些惊讶,天麟急忙上前,笑道:“圣僧,我是天麟,善慈呢?”

看着长大成人的天麟,雪山圣僧眼神微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赞道:“不得了,你比善慈可强上了几分。”

天麟谦虚道:“圣僧过奖,善慈人呢?”

雪山生死笑道:“别急,他与我说好,最迟明天会出现在这里。”

天麟哦了一声,略显失望,目光移到赵玉清身上,轻声道:“谷主,我刚刚查到一些消息。”此话一出,在场的五派高手顿时目光齐聚,都看着天麟。

赵玉清淡然道:“说来让大家听听。”

天麟点头,缓缓道:“我刚刚在一处雪谷中发现一个大洞……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听完天麟的叙述,赵玉清神情微动,沉吟道:“照此说来,打伤云鹤、志鹏之人便很可能是那魔师王欲与绿魅邪音。这二人修为精深,他们的出现对冰原而言,可谓是凭添祸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