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教导天麟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麟神秘一笑,冲江清雪眨眨眼睛,带着几分奇异的味道,问道:“姐姐,我们玩个游戏。我站在这不动,你若能先一步困住我,我就任你处置。若是我先困住你,姐姐就让我再亲一下,你敢不敢一试。”

江清雪气呼呼的瞪着他,喝道:“和你玩游戏,鬼才能赢。我不会上当的,你少来。”

天麟失望的道:“原来姐姐怕输,不敢与我比。”

江清雪咬着双唇,虽然知道他在施展激将法,可由于对天麟的修为不了解,因而迟疑了片刻后,反驳道:“谁说我怕你?”

天麟闻言笑道:“既然不怕,我们就比一比。”

江清雪道:“比就比,你若赢了,我就放过你。可你要再敢使坏,我就不饶你。”

天麟看了一眼身外的光界,笑道:“姐姐现在很具有优势啊。”

江清雪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得意的道:“所以你最好还是束手就缚,那样我会轻罚。不然……啊……你……”

语气一变,江清雪话还不曾说完,整个人就被冰冻在了原地,呼啸一下朝地面坠去。

原来,天麟早就想到了对策,趁着她得意之际,无声无息的发动冰神诀,轻易就冰结了她的身体。

当然,这样的攻击只能暂时困住江清雪,不过这对天麟而言已经是足足有余。

身体一晃,天麟接住了江清雪的身体,瞬间化去了她身上的寒冰,含笑道:“姐姐,你输了。”

江清雪脸色一红,争辩道:“你使诈,这次不算,我们从新比试。”

天麟神色淡定,笑道:“姐姐可是修真界出了名的女侠,怎么也说话不算话,要耍赖啊?这事传出去可会让人嘲笑哦。”

江清雪脸色发烫,反驳道:“胡说,我哪有说话不算话了?最多我放过你,当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快松手放开我。”

见她挣扎起来,天麟立马双臂收紧,两人面对面的贴在一块,江清雪娇柔动人的身体便完全依偎在他怀里。

察觉到两人之间不雅的情形,江清雪眼神复杂的瞪了天麟几眼,语气轻柔的道:“天麟听话,不要胡闹,放开姐姐。”

天麟不允,低声道:“放开姐姐可以,但姐姐要再让我亲一下才行。不然我就不放。”

江清雪红霞满面,又羞又气的瞪着他,问道:“天麟,你告诉姐姐,为什么想要……亲……姐姐。”

说完亲字,她显得有些羞涩。

天麟愣了一下,有些迷茫的道:“我说不清楚,反正很喜欢姐姐身上的味道,很想亲近姐姐,想和姐姐更近一些。”

江清雪看着他,隐约明白了几分他的心情,柔声道:“天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现在这样抱着姐姐,想与姐姐亲近,就含着那种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是一种很纯洁的感情。

当然,这里面或许还有一点别的因素,比如你觉得姐姐疼你,所以你也疼姐姐,想用一些亲密的动作来表达你心中的感情。

可你涉世未深,不知道这种纯洁的感情,往往会导致很多误会产生,从而害人害己。”

天麟闻言陷入了深思,脑海中出现了无数个难以解答的问题。

在天麟而言,他自小聪明,可他毕竟是跟着蝶梦长大,男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与念头,他都不好意思与蝶梦提及。

久而久之,他就有了一套自己的认识。

可对与不对,他其实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

像现在,他对江清雪其实很喜欢,但这种喜欢与对新月的喜欢,那是不一样的,只是他隐约了解一些,但却不够透彻。

江清雪留意着他的神情,见他陷入了沉思,便继续劝导道:“喜欢与爱是两样相似但却不同的东西。

你可以喜欢很多人,包括男女,但你却无法爱很多人,因为爱是唯一。

你自小在冰原长大,接触的人与事都很单纯,行事随心所欲,却不知道有很多地方都不容于礼教道德。

你喜欢姐姐,姐姐也喜欢你。

但男女之间,只有相爱之人才能做一些亲密的事,而喜欢的人却要受礼知性,明白吗?”

天麟看着她,脸上早已没有笑意,神情失落的道:“姐姐,你的话我明白了一些。

可我就是不明白,为何世人要压抑自己的感情。

在我而言,我喜欢的人,我就要得到她们,给她们关怀给她们爱,不需要理会世人。

而你的观点绝然不同,要依照什么伦理道德,我觉得这样不对。”

江清雪苦笑道:“你还小,等你以后真正长大了,就会明白人世间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好了,姐姐亲你一下,你放开姐姐,我们回腾龙谷去。”

说完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神情自然淡定。

天麟凝视着她的眼睛,迟疑道:“姐姐,我想……”

江清雪看着他,很快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摇头道:“不行,姐姐喜欢你,但姐姐已经爱上别人。若是姐姐晚十年出生,我们之间或许会有机会。听话,不要让姐姐不高兴。”

天麟松手,脸色有些怪异,低吟道:“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事情?”

江清雪后退数尺,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柔声道:“天麟,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以后你在做之前,要先了解对方是否愿意接受你。还有,不要轻易对女孩子笑,你的笑容对她们而言就是毒药。”

天麟眼神疑惑,不解道:“毒药?为什么?”

江清雪解释道:“以你的容貌,很多女孩子第一眼就会喜欢你。

而你不可能喜欢她们每一个人,所以你在与她们相处之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笑容,往往就会让别人产生误解,从而出现感情纠葛。

这些,你起初并不会在意,可等待你察觉之时,就已经来不及。

所以你记住姐姐的话,除非是你喜欢或者你爱的女子,不然尽量避免让别人误会。”

听懂了她的意思,天麟陷入了沉思,这些话以往从未有人对他说过,因而在他的潜意识里,还不曾有过这些顾虑。

如今,细想江清雪的话,天麟知道那都是道理。可知道的事情不一定就能做成,他真的会因为这一席话而改变自己?

摇摇头,天麟抛开一切,脸上又恢复了顽皮的笑意,淡然道:“谢谢姐姐的提醒,以后我尽量注意便是。现在我们回去。”

见他从沉思中恢复自信,江清雪感触的道:“弟弟,你或许不知道,你身上有股很奇特的魅力,正随着时间、环境、心情的不同而变化,让人很难看透你,却又不由自主的被你所吸引。”

天麟笑了笑,不甚在意的问道:“是嘛,那姐姐有没有被我所吸引?”

江清雪一愣,神情异常的道:“有,不过我会注意与你保持距离。”

天麟听了大笑,一脸神秘的道:“距离产生美,姐姐你可要小心。”

说完加速前进。

江清雪看着他的背影,一边急速追去,一边低声骂道:“小坏蛋,你要真敢打姐姐的主意,看我可饶你……”

晚上,赵玉清在腾龙府设宴,冰原三派与中土一盟一派的高手全部到场,一共坐了三桌,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谈论起冰原近来所发生的事情。

其中,第一桌共计八人,上首是赵玉清与马宇涛,左边是天麟与楚文新,右边是江清雪与新月,下首是公羊天纵与姬雪妮。

八人中,天麟与楚文新见面之初,那可是相当的亲热,因为一年前楚文新曾出手救助天麟。而江清雪与新月也颇为投缘,对于新月的美,江清雪感到极为震惊。

酒过三巡,赵玉清放下手中的酒杯,笑道:“几百年来,今天算得上是我腾龙谷最特别的日子,因为有你们光临。

现在客套话我也不再多提,趁着大家都在这里,我想谈一谈有关冰原今后的形势。

眼下,冰雪盛会即将来临,作为我们三派的一个传统节日,无论如何我们也要举办下去。

可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们不能把所有精力放在这上面。

因而如何分派人力,尽量办好这次盛会,就需要大家商议。

至于应付外敌,那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却是一个持续过程,我们要有长远的准备。”

听了这番话,马宇涛第一个发言。

“有关冰雪盛会,我觉得还是照旧举办,只是形式简单一点,把一天时间缩短成半天,并加强防御。这样,即便外敌趁机闹事,我们也能从容应对。”

公羊天纵道:“至于防范外敌,我们可以在大会结束之后,主动将事情挑明,不给那些人施展阴谋诡计的机会。届时即便硬拼,以我们的实力,应该也可以一拼。”

赵玉清颔首道:“宗主与天尊的建议与我大致如一,我们先全力防守,待大会之后再做反击。至于除魔联盟与易园方面,我们还是听一听楚少侠与江姑娘的意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