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善慈身世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凌空一转,白衣少年一闪而落,伸手接住狼王虚弱的元神,眼神中满是伤悲。

“不要死,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我爹娘是谁?”

狼王有些惊讶,虚弱的看着他,眼神中流露出几许欣慰,低吟道:“你回来了,那我就安心了。”

数丈外,鄂西翻身而起,怒视着白衣少年,心头微微一愣。

这少年好生熟悉,到底他是谁,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了想,鄂西肯定自己是初次与他相遇,当即压下心头的杂念,怒道:“好小子,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接我一招空灭寂静试试。”

说话之际,鄂西身体一转,双手急速挥动,控制着附近的空间气场,形成一个封闭的结界,将白衣少年困在其内。

随后,鄂西崔动法诀,发挥出空灭寂静的无上威力,试图借助结界内的闪电与内压之力,打倒眼前的敌人。

白衣少年眼神冰冷,无情的看着鄂西,将狼王的元神交予左手,空出的右手朝天一举,周身金光璀璨,无数佛法幻象自他体内发出,形成一个佛光结界,表面上金霞流动,活灵活现的金身罗汉各具姿态,发出十八种不同的攻击,与鄂西相抗衡。

狼王看到这些,眼神中满是欢喜,低吟道:“善慈,不要杀他,因为……”

原来这白衣少年便是雪山圣僧之徒,也就是天麟的好友善慈。

十年之后,他艺成出师,本想回雪狼谷看望,却发现雪狼谷已毁,于是四处找寻狼王,恰巧在这里发现了狼王的气息。

“他将您伤成这样,我不会饶恕他!”

冷冽的语气带着坚定的决心,显然善慈对鄂西恨极。

狼王有些焦急,急呼道:“不可,你不……能……”

话未说完,鄂西与善慈的力量便已然相撞,至阳至刚的紫红真力对阵同样刚猛绝伦的佛门法力,其结果自然是互不相让,再次发生爆炸,将二者都弹出老远距离。

鄂西身体一震,嘴角溢出了血迹。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有着如此惊人的实力。

善慈情况好些,不过眼神中也带着几分震惊,显然鄂西的强悍也让他意外之极。

这时,之前受伤的雄烈已经暖过一口气,此刻正惊讶的看着鄂西与善慈,眼中满是不解之情。

狼王轻咳两声,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

口中一直虚弱的呻吟:“善慈,听我最后一句话,你不能杀他。”

善慈收回怒视的眼神,停留在狼王虚弱的元神之上,沉痛的问道:“为什么?”

狼王断断续续的道:“你让那鄂西上前,我有几句话要告诉他。”

善慈瞪了鄂西一眼,极其不情愿的道:“过来,有事告诉你。”

鄂西望着善慈,稍稍迟疑后,缓步走近。

“什么事?”

善慈不理他,眼神停留在狼王的元神身上,轻声道:“他来了,你说吧。”

狼王看了鄂西一眼,低吟道:“他是玉溪的儿子。”

善慈不解,可鄂西却惊呼一声,摇晃着退了几步,满脸震惊的看着善慈,喃喃自语道:“玉溪的儿子,玉溪还有儿子,玉溪还有儿子!”

说到最后,他几乎是吼叫出声,其痴狂的神情令人有种心碎的感觉。

善慈有些惊异,问道:“我是玉溪的儿子?我娘名叫玉溪?那我爹呢?”

狼王看着他,暗淡无声的眼中隐约含着几分怀念之情,虚弱的道:“善慈,你记住,他是玉溪的哥哥,你不要怨他。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们。”

善慈脸色大变,愕然道:“他是我娘的哥哥,那他为什么要杀你?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鄂西闻言,猛然清醒,眼神复杂的看着狼王,恨声道:“他毁了我妹妹,还灭了我黑水一族所有族人。”

善慈闻言一震,脸上泛起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狼王急切道:“不,我是无心的,我不想发生那些事情。”

鄂西吼道:“可一切都发生了,你休要推卸责任!”

狼王苦涩道:“我没有推卸的意思,我只是想在死前告诉善慈,当年所发生的一切。

记得那是二十一年前的夏季,我无意路过黑水岭,碰巧遇上黑水一族的圣女玉溪。

她当时才十八岁,美得像位仙女。

正神色不安的奔走在荒野上,后面跟着一大群人,正吼叫着朝她追去。

当时,我对她一见钟情,就好像中邪一般,做出了我毕生唯一违反原则的事情。

幻化成一个英俊的男子,出现在她前方。”

善慈神情怪异,问道:“后来呢?”

狼王虚弱之极,停顿了片刻后,继续道:“还记得玉溪第一眼看见我,眼神中带着羞涩与惊喜,我当时高兴得要死,拉着她东奔西跑很快就甩开了后面的人。

待安全之后,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村里的人逼她嫁人,所以她跑了出来,却不想遇上我。

我问她愿不愿跟我离去,她点头答应,于是我们便离开了那里。

随后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

我与玉溪朝夕相处,不久后她就怀上了身孕。”

善慈脸色一变,摇晃着朝后退出,满脸惊诧的道:“你是我爹?”

狼王微闭着无神的眼睛,不理会他的话,继续道:“那时候我高兴无比,青狼也替我开心。

可一天晚上,玉溪告诉我说,她是黑水族的圣女,传承了黑水族某种古老的神力,一旦怀孕所生的孩子必非常人能比。

可黑水族有个传说,圣女一旦外嫁异族之人,黑水族就将毁绝。

当时我根本不信,还说等她生下孩子就带她回去看望族人。

如此,一转眼几个月过去,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里,玉溪临盆却难产出血,我与青狼想尽办法也是无用,最终一个高僧突然出现,以无上佛法化掉了玉溪心中那份愧疚,最终产下你。

当时,玉溪因血流不止而死,我伤心之极。

那高僧将一串佛珠套在你脖子上,叮嘱我佛珠要永不离身,不然你必有灾劫。

埋葬了玉溪,我带着你回道黑水岭,谁想那些黑水族人竟然遭遇瘟疫,整个黑水族无一幸免,至此我才相信玉溪之语,可惜已经太迟。

后来,我带着你回到雪狼谷,从此再不曾离去。”

听完这些,善慈神情呆滞,不经意的伸手佛摸着脖子上的佛珠,思绪回到了过去。

自有记忆以来,他就生活在雪狼谷,终日与狼为伴,直到见到天麟时,才第一次开口说话。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是狼王救了他并养大他。

可如今事实并非如此,这让他如何承受得起?

微吟一声,狼王的元神开始散去,他拼尽最后一口气,问道:“鄂西,我错了,可我不明白我错在哪里?”

鄂西神情悲切,疯狂大笑道:“好一句你错了,可一句话你能还我整个黑水族千百条命吗?”

狼王眼神迷离,念念不忘的自语道:“我错在……哪……里……”

鄂西痴狂道:“错在哪里?

好,我告诉你。

当初你看见玉溪在荒野上逃窜,后面一大群人在追,那是我黑水族圣女出嫁时的一个古老习俗,是一个很隆重的仪式,含着特殊的意思。

而你不明所以,横插一脚,拐走了圣女,致使黑水族灭亡,这就是你最可恨的地方。”

狼王微吟道:“我……无……心……”

鄂西怒吼道:“我的族人就不无辜吗?”

狼王不语,元神散去,带着几许悔恨,带着几分失意,离开了人世。

善慈楞楞不语,好一会儿后才大吼一声,神情沧桑而悲切。

“爹……”

雄烈看到这里,摇晃着头颅,轻叹道:“数百年敌对,想不到你原来还有这般出人意料的故事,真的是可悲、可叹、可惜……”

话落转身,北极熊缓缓而去,似乎对于这个数百年的仇敌,除了仇恨之外,还含着几分复杂的感激之情。

或许,当初没有狼王这样的敌人,就不会有今日的雄烈,不是吗?

风,轻轻吹起,带着几分寒意。

不知何时,结冰的地面又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这时候,鄂西与善慈都已恢复平静,两人彼此沉默,脸上神情怪异。

片刻,鄂西轻声唤道:“善慈……跟我回黑水岭吧,你属于那里。”

善慈不看他,目光遥望着远方,生硬的道:“那里我会回去,但不是如今。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等我能够平心静气面对你时,我会来找你。”

善慈说完飞身而起,急速离去。

鄂西唤道:“善慈……”

风雪中,远去的人儿宛若未闻,眨眼就消失。

鄂西叹息一声,飞身追去。

顿时,雪谷中只剩下狼王与青狼残留的气息,述说着他们苍凉的事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