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天蚕老祖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黑影情况稍好,可那一直环绕体外的黑芒此刻却早已散去,露出了他的真是面目。

只见他三十多岁,嘴角有一颗黑痣,穿着一身雪白的貂皮长衫,脸上怒气腾腾,正冷酷的看着黑鹰。

此人的容貌,在场诸人多不认识,可新月与天麟却难以遗忘。

“姚云,你是!”

惊呼声中,新月急射场中,眼神锁定着他。

听到新月的声音,中年男子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眼中的杀机瞬间掩去,换上了一副邪魅的笑容,轻笑道:“一年多不见,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遇上。”

新月冷漠道:“姚云,你为何要到我腾龙谷伤人?”

中年男子姚云看了一眼飘落新月身旁的天麟,神情平淡的道:“为什么那样,你不用知道。今天看在你的份上,我暂时放他们一马,希望下次我杀人的时候,你不要看到。”

邪魅一笑,姚云说完便一闪而逝,消失在了云霄。

附近,观战之人此时围了上来,大家都注视着新月,眼中带着好奇与迷茫。

笑三煞问道:“姚云是谁?他为何见到你便离开?”

新月看了众人一眼,淡然道:“此人身份奇特,大家最好不要惹他。其他事情,我无可奉告。天麟,我们走。”

飞身而起,新月不给在场之人更多机会问话。

目送天麟与新月离去,花雨情口中轻哼一声,目光移到重伤的黑鹰身上,语气娇媚的道:“哟,黑少主,你看样子伤得不轻,要不要我帮忙扶你一把。”

一边说,一边莲步轻移,脸上挂着媚笑。

黑鹰瞪了她一眼,低吼道:“滚开,想捡便宜你还不够格。”

说完摇晃着起身,在花雨情靠近之前,周身微光一闪,化为一道元神直射远方。

场中,黑衣人此时离开,随即是黄杰离去,剩下飘零客、无相客、应天邪、笑三煞、花雨情、天怒六人沉默不动,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脚下的冰块上。

到底那千年雪参是不是真的被封印在脚下,这一点谁也确定不了。

可贪婪之心人皆有之,谁又愿意轻易离开?

一路急赶,天麟与新月于上午巳时回到腾龙谷,便立马赶到腾龙府。

其时,三派高手正在商议一些细节,见新月、天麟进来便立马停下。

其中,天邪宗与离恨天宫的高手都惊讶的看着天麟与新月,深深被二人的风采所惊讶。

赵玉清留意了一下二人的神态,轻声问道:“有什么收获吗?”

新月来至众人面前,朝众人施礼后,回答道:“启禀师祖,有关千年雪参之事我们已经调查清楚,是昨天在谷外打伤四师伯的黑影所为,他放出消息引诱那些高手前往距此大约四百七十里外的一处冰谷中,说冰谷之底封印着一株千年雪参。至于那神秘黑影的身份,我们后来也已查明,他便是一年前在雪狼谷逃匿无踪的姚云。”

赵玉清闻言皱眉,陷入了沉思。马宇涛好奇道:“谷主,那姚云何许人也,怎不曾听闻?”

赵玉清回过神,看了在场众人一眼,轻声道:“关于这姚云的来历,他本是魔宗门下,但却还有另一个身份。在谈起他的身份前,我想与大家说一些别的事情。”

寒鹤一听,插嘴道:“师兄,你……”

赵玉清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师弟,有些事情用不着永远守秘,该说之时就不要吝啬。”

寒鹤低头,轻叹道:“或许师兄说的对,你继续吧。”

赵玉清收回目光,略显严肃的道:“在一年多前,雪狼谷中出现了天蚕。

当时我派新月、天麟、飞侠、林帆等人前往追查,结果新月打开了雪狼谷中的九重天,使得天蚕得以脱身。

其时,姚云、狼王、北极熊都在,他们为了获得天蚕的力量而不惜大打出手,结果姚云被天蚕吞噬,最终天蚕变成了姚云的模样,离开了雪狼谷,从此了无音讯。”

公羊天纵惊异道:“照谷主的说法,打伤莫言的姚云,应该是天蚕的化身了?”

马宇涛疑惑道:“就算是天蚕,他为何要放出消息,说那冰谷之中有雪参呢?”

赵玉清道:“姚云就是天蚕,他放出雪参的消息是另有目的。那冰谷之中根本就没有雪参,但却封印着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异口同声,在场不少人都好奇的追问。

赵玉清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目光移到正自沉思的天麟身上,轻声问道:“天麟,你有想到什么吗?”

天麟抬头,见众人看着自己,不免有些紧张,稍稍迟疑了片刻,回道:“我是想到了一件事,但不知道对不对。”

赵玉清微微颔首,赞许的看着他,柔声道:“想到就说,不碍事。”

天麟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记得一年前在提及天蚕之时,谷主曾说在三千多年前,有一人无意获得了天蚕的力量,从此修为突增,被人称为天蚕老祖,无敌冰原八百年,最终被腾龙谷一位杰出谷主打败,并将其封印。以此推断,此次姚云出现的那个冰谷,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封印天蚕老祖之地。不知道我这猜测对不对?”

众人闻言大感惊异,都震惊的看着天麟。

赵玉清缓缓点头,赞赏道:“说得好,你猜测不错,那地方就是当年天蚕老祖被封印之地。此次姚云现身冰谷,定是他通过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方法,感应到了当年天蚕老祖的气息,故而想打破封印,救出那天蚕老祖。”

公羊天纵听到这些,插嘴道:“谷主所言的天蚕老祖,我们都不曾耳闻。只是他昔日既然纵横冰原八百年不败,想必也定是非凡之辈。如今,那姚云想要救出天蚕老祖,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还请谷主明示。”

赵玉清想了一下,道:“关于此事,我们暂且不用过问,因为那封印极其坚固,不是寻常之辈能够开启。眼下,我们还是将目标放在其他人身上,一边留意雪隐狂刀的行踪,一边抽空查明其他人的身份来历,待冰雪盛会之后,再集中实力共度这场浩劫。”

马宇涛闻言,沉吟道:“眼下形势多变,来人都把目光聚集在腾龙谷身上,我看不如我另外派出门下弟子,从旁调查这件事情?”

赵玉清道:“宗主好意我心领了。

只是目前来人皆是修为高强之辈,派出的弟子稍有不慎就会牺牲,我们还是谨慎一些。

至于那些人,不管他们是为了飞龙鼎,还是别有目的,最终都会回到腾龙谷来,我们范不着为了早一步获得消息而作无谓牺牲。

况且,大会将至,届时还有其他人参与,他们或许会给我们带来新的转机。”

马宇涛点头道:“谷主考虑得是,我们就暂且按兵不动,待大会结束之后,再好好与来人一较高低。”

赵玉清淡然一笑,起身道:“那好,一切先这么说定。诸位此刻不妨四处转转,也可各自休息。周杰,你负责安排一切。”

应了一声,周杰连忙招呼两派高手,带着他们离开了那里。

众人散去,腾龙府便只剩下赵玉清、寒鹤、新月与天麟四人。

含笑的看着新月、天麟,赵玉清道:“后天就是大会召开之日,在这之前,我想应该还会发生一些事情,你们要切记小心。”

天麟笑道:“谷主放心,我们会小心留意。只是您所谓的事情,不知道指什么呢?”

赵玉清轻笑道:“还记得十年前的冰雪大会吗?那一次可有不少人参与。”

天麟眼珠一转,笑道:“我明白了,这次他们也多半会前来此地。”

赵玉清含笑道:“大会已然临近,我想今天就会有人提前来此。你不妨到谷口去等。”

天麟心头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当下轻笑一声弹身而起,一边朝外飞去,一边道:“如此,我去也。嘿嘿……”

待天麟离去,赵玉清道:“师弟,你也去吧,我有些话要与新月谈。”

寒鹤不语,一闪而逝。

新月道:“师祖……”

赵玉清挥手制止了她的话,转身道:“我们换个地方。”话落微光一闪,他与新月便同时消失。

下一刻,一处神秘洞穴里,赵玉清与新月同时现身。“新月,还记得这里吗?”

新月看看四周,点头道:“记得,这是玄龙洞天,四壁所刻便是腾龙九变的法诀。”

淡然一笑,赵玉清道:“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新月略显惊讶,疑惑的看了他几眼,轻声道:“昨晚我与天麟遇上一件怪事……那小家伙长着翅膀,在我手心上不停的翻滚,变幻着姿态。后来天麟告诉我说,那小家伙名叫冰翼蝉龙,我才突然醒悟,它所变幻的姿态,竟然与腾龙九变很是相像。所以我才想请教师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