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兰花之秘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田磊疑惑道:“你说神秘黑影来历奇怪,难道你知道他的来历?”

天麟沉默了一下,点头道:“我知道一些,但不一定全面。就李叔叔的伤势情况来看,那神秘黑影必然与魔门有关,因为他所施展的法诀是魔门至高法诀——心欲无痕。这是一种精深攻击,能破坏人的中枢神经,轻则昏迷,重责心智迷失成为痴呆,或是死亡。”

田磊哼道:“好邪毒的手法,有什么方法医治吗?”

天麟沉吟道:“交手之人,若修为比对方强,则轻微震荡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可若是对方太过强大,要医治的话,就必须找到一个精通这门法诀的人,才有希望将其治好。”

田磊质疑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

天麟道:“或许有,但我并不知道。目前,莫大侠就是因此昏迷,情况相对较好。可李叔叔却情绪激动,若不及早医治,恐怕会发狂而亡。”

闻言,众人脸色大变,目光一致落在赵玉清脸上。

见此,赵玉清道:“此事我会处理,你们不用担忧。现在大家对目前的情况,有什么应对之法?”

丁云岩道:“师傅,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理,应当主动出击,将来人全部驱逐出去。”

赵玉清闻言摇头,目光移到新月身上,问道:“你呢?”

新月沉思了片刻,回道:“目前三批修道之人死伤大半,修为不足者已经离开,剩下修为高强者有十来位,其中不泛身份神秘别有目的之人。要对付他们,我们需要改变策略,展现出强硬的态度,以震慑来人。待大会之后,再想法收拾他们。”

赵玉清想了想,点头道:“新月此话有些道理,我们集中实力以逸待劳,可以减小伤亡。现在,田师弟负责谷外的防御,任何擅闯之人,只要心怀不轨都将其拿下。寒师弟负责谷内的安全,重光与云岩加快高台的修建。天麟与新月负责外围调查,其余之人全部召回,我们静待他们的到来。”

众人闻言没有意见,此事就此说定了。

稍后,赵玉清遣散了众人,留下天麟与新月,自己则起身走到李风与莫言身边。

查看了一下二人的情况,赵玉清道:“天麟,其实医治精深攻击所造成的伤害,除了魔门高手之外,还有别的方法。比如佛法、道术,以及浩然正气。只是这些方法需要配合一定的技巧,才能起到效果。现在,你与新月不妨仔细看看,我是如何救醒他们的。”

蹲下身子,赵玉清左手放在李风头上,右手放在莫言头上,周身泛起淡淡的微光。

很快,赵玉清左手金光笼罩,右手青光闪耀,两种不同色彩的光芒自李风与莫言头顶而下,宛如层层波浪,下至双脚又回流而上,形成一个循环的光轮,光芒的色彩正逐渐转亮。

当赵玉清周身出现交替的金、青双色光芒时,地面的李凤平静了下来,整个人很快就睡着。莫言情况相反,他缓缓挣开眼睛,可片刻后也如李风一样睡着了。

至此,赵玉清周身光芒一晃,奇景全消,脸色淡然的站起身来,看着新月问道:“你学到多少?”

新月轻声道:“新月愚钝,只看出点皮毛。”

赵玉清含笑道:“慢慢来,以后让天麟教你一些实用的小法门,他可是博学多才。好了,去吧,探听消息时记得多多思考。”新月点头,转身离开。

天麟看着赵玉清,沉吟道:“谷主,你为何不……”

赵玉清笑道:“不要多问,去吧。”

天麟轻轻颔首,疾步朝新月追去了。

来到谷外,天麟发现四周多了许多腾龙谷弟子,而田磊则一个人虚空盘坐在腾龙谷正上方,让人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存在。如此夸张的防御架势,说实话,还真的有点让人感到吃惊。

收回目光,天麟来到新月身旁,轻笑道:“难得谷主给我们自由,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玩一下。”

新月淡然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玩吗?”

天麟笑道:“临危不乱,笑对人间,我心如玉,天地可鉴。玩,一种心情的寄托,一种情感的表达,只要心有所思,自然就少不得要玩一玩。当然,若是一个心死之人,他万念俱灰,还谈什么玩啊。”

新月轻吟道:“当一个人遭遇了足以改变一生的事情,那时候他的性格就会发生转变。”

天麟愣了一下,皱眉道:“感觉你说这话怪别扭的,看来你应该好好玩一玩了。走吧。”

抓住新月的手,天麟飞射而起,不给她任何挣扎的余地,拉着她朝西飞去。

新月看着他,见他一脸喜悦与神采,心里不由泛起了几分甜蜜,嘴上却冷冷的道:“你想带我去哪?”

天麟呵呵笑道:“西行八十里,就是天女峰,你说我带你去哪?”

新月脸色一惊,神情有些恼怒的道:“你……”

天麟看着她,笑道:“放心,我娘有事离开,不要不好意思。”

新月被他点穿心思,脸上有些羞怒,想骂他几句,可看他一脸笑容又开不了口,只得换了个话题道:“干嘛带我去那?”

天麟一脸顽皮的笑,故意将嘴贴近她的耳边,轻声道:“你还从来没有去过,就不想去看一看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新月别过脸去,低声叱道:“规矩点,你要胡闹我就不理你。”

天麟嘿嘿笑道:“脸红了?哈哈……真漂亮,快亲一下。”

说完还真的亲吻了一下新月的脸颊,害的她羞喜交加。

身体一晃,新月把天麟甩下,带着几分女儿家的娇羞,加速朝天女峰去了。

天麟呵呵大笑,喜悦的笑声流逝在风雪中,很快就远去了。

半晌,新月来到天女峰下,看着那挺拔的冰山,眼中露出几分奇异的光芒。

天麟来到她身旁,很自然的握住她娇嫩的小手,笑道:“天女峰上,幽梦奇花,你想不想见识一下?”

新月不解,质疑道:“这只是一个传说,难得真的有幽梦兰花?”

天麟神秘笑道:“亲自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说话间,天麟周身光芒一闪,眨眼就带着新月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天女峰上。

有些惊讶,新月轻声骂道:“就爱胡闹,你就不能收敛一点?”

天麟喊冤道:“我已经很收敛了,只是对你……嘿嘿……”

新月白了他一眼,随即又忍不住笑了。

自己不就喜欢天性随意的天麟吗?

想到这,新月不再理他,目光留意着四周的景色,很快就发现了那尊神女冰雕。

有些意外,新月轻声问道:“这是……”

天麟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女,幽梦兰就长在她的头上。”

新月诧异道:“此事是真的?那为何现在不见幽梦兰?”

天麟笑道:“应该是真的,只是幽梦兰还没有到现身之时。”

新月轻吟道:“传说冰原神花幽梦兰神秘极了,谁能得到她就能获得无穷神力,你有考虑过吗?”

天麟看着远方,脸色奇异的道:“新月,你知道我为何要带你来此吗?”

新月沉吟道:“应该与幽梦兰有关,你不会是打算把幽梦兰摘下来送我吧?”

天麟摇头,眼神怪异的看着她,轻轻的道:“我带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个有关幽梦兰的传说。”

新月笑道:“好啊,我正想了解一下,你说的与传言是不是一样。”

天麟伸出双手,轻轻放在新月肩上,目光锁定着她的双眼,严肃的道:“幽梦兰的传说并不假,可有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你还记得十年前,你五师叔祖吗?”

新月疑惑道:“方师叔祖?我记得啊。你干嘛提及她。”

天麟道:“因为她就是六百年前,第一个获得幽梦兰的人。”

新月脸色惊变,轻呼道:“会有此事?你怎么知道的?”

天麟不理她的问话,继续道:“当年,谷主一共有四位师弟妹,其中小师妹应该长得很美,与四师兄两情相悦。

某一天,他们发现了天女峰上的幽梦兰,那位四师兄便亲手摘下送给了心爱的小师妹。

结果小师妹因为幽梦兰而增加了十个甲子六百年的修为,可她与四师兄却从此分开。”

新月不解道:“为何这样?”

天麟道:“因为那朵幽梦兰乃是一朵诅咒之花,若是一男一女获得,他们终其一生都将无法结合,注定要一生凄凉。”

新月骇然道:“那这样说来,这朵花岂不是不祥之物?”

天麟轻叹道:“六百年修为换一生情爱,这是何等的残酷啊。只可惜世人多不知道这个秘密,因而一心想要获得它。”

新月沉默了,脸上有些异样,低吟道:“你告诉我这个,是提醒我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