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言不合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在此时,飘零客打断了这个话题,语气严肃的道:“各位来此,想必不是为了寻开心。我们还是说点大家感兴趣的事情。”

黑鹰道:“感兴趣的事情很多,你所指的是哪件事情?”

飘零客看了他一眼,淡漠的道:“自然是来此的目的。我相信我们当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听到了传言才来到这里。可传言出自谁人口中,那人有何目的,这一点想来大家都很关心。”

黑鹰冷笑道:“我更关心的是飞龙鼎。”

飘零客并不在意他的无礼,目光扫过应天邪、无相客、黄杰与黑衣人,问道:“你们呢?”

无相客淡漠的道:“随缘而至,随缘而生。”

黄杰道:“不问缘由,势在必得。”

应天邪稍作沉吟,回道:“传言的背后必然有所企图,但只要不妨碍我来此的目的,一般无是不会太在意。”

看了黑衣人片刻,飘零客见他不语,心里也不在意,目光回到笑三煞与花雨情身上,问道:“你们呢?可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别人利用的棋子?”

笑三煞笑道:“利用是相互的,我们这里的人,谁不想利用谁?”

花雨情不答反问:“你呢,心里又是怎样想的?”

飘零客笑了笑,神情有些奇异,轻声道:“飞龙鼎的传言牵动人心,令在场各位都为之痴迷。一旦此事不真,或者有心人借此生事,届时我们必将卷入一场未知的浩劫。”

黑鹰脸色不屑,哼道:“人生就是一场赌局,你若瞻前顾后,何事能成?”

花雨情反驳道:“同一件事情,有很多种途径,如何选择最佳的方式,直接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应天邪道:“那是后话,此刻说之无意。还是现实一点,想一想眼前之事。”

笑三煞笑意阴森,看了看在场各位,问道:“以我们彼此的立场与关系,大家谁都不会推心置腹的说实话,那样又何必浪费精力?”

飘零客沉吟道:“话虽如此,但只要不提及各自的隐私,一起谈谈有关飞龙鼎与冰原之事,想来还是可以的。”

笑三煞质疑道:“是吗?那就从你先开始,说一说你都知道些什么事情?”

飘零客明白他的意思,并不在意的道:“我知道的大家都知道,没必要多提。现在我想问一句,那散布传言之人,会不会就隐藏在我们之内?”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心神微震,大家左右观望,眼中露出猜疑与警惕之情。

片刻,大部分人的目光汇聚在黑衣人身上,大家都在猜测他的身份。

“你是谁?为何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黑鹰着黑衣人,质问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怀疑。

静立不语,黑衣人宛如未觉,傲然而冷漠的站在那,旁若无人。

附近,花雨情、笑三煞、应天邪都默不作声,无相客、黄杰与飘零客则脸色阴沉。

片刻,黑鹰见没有反应,脸色微怒的道:“好个狂妄之辈,本公子问你竟敢不吭声。我倒是要看你有多大本事,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话落,黑鹰身体突然拉近,以快的惊人的速度,一掌朝黑衣人胸前劈去。

注视着黑鹰那一掌,观战之人心头暗震,除了惊讶于黑鹰的修为之外,还对他狠毒的心肠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眨眼,黑鹰的一掌便临近黑衣人的身体,表面上看去不带一丝声响,实际上却异常的狠辣。

“小小年纪就这般心狠,真是很有枭雄的潜质。”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讽刺的赞美,在传入众人耳中之际,那黑衣人便一闪而逝,于转瞬间出现在半空里。

一击落空,黑鹰没有追击,冲着半空的黑衣人喝道:“用不着赞美,本公子做事从来六亲不认。现在,你既然开口,就亮一亮底细,免得我们猜来猜去。”

半空,黑衣人看不出表情,只听那低沉的声音道:“不要好奇,知道我的身份对你们并不是好事。”

笑三煞问道:“你这样说,那就是承认传言是你散布的了?”

黑衣人漠然道:“说话之前你最好多加考虑,不然稀里糊涂死去,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笑三煞有些生气,喝道:“用不着故作神秘,老子可不是被人吓大的。”

左侧,黄杰此刻开口道:“阁下气息阴暗而邪魅,想必是来自极阴之地?”

无相客与飘零客闻言一惊,诧异的看着黑衣人,显然有所猜疑。

半空,黑衣人语气微冷,哼道:“你的来历也见不得光,要不要我在这里也提一提?”

黄杰面无表情,漠然道:“你若有兴趣,不妨说来听听。”

黑衣人被他一激,当即大笑出声。“好,这可是你自己说得,事后可不要后悔。你的身份其实……”

话到一半,黑衣人突然停下,这人在场之人大感不悦。

然而就在此时,飘零客突然道:“有人来了。”

众人一愣,各自回过神来,果然发现远处飞来两道身影。

与此同时,无相客道:“他走了。”

原来就在大家转移注意力的一瞬间,那黑衣人便神秘消失。

笑三煞见此,哼道:“此人阴森诡秘,必然不是个好东西。那传言多半与他有关系。”

远处,两道身影此时临近,来人一男一女,正是新月与天麟。

谷中,七人都看着他们。

其中黑鹰与应天邪眼神微变,双双被新月那绝美无双,圣洁如仙的容貌所吸引。

花雨情看着天麟,眼中含着几分情欲。

无相客则打量着天麟,眼底闪烁着复杂之光,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飘然而落,天麟将七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对于黑鹰与应天邪的表现满心不悦,示威般的握住新月的手,点明了两人的关系。

新月知道天麟的心思,虽然有些不太习惯,但却表现的十分随意。

“小子,你是谁?”

瞪着天麟,黑鹰冷冷的问。

知道他是在吃醋,天麟心头暗自得意,脸上带着极富魅力的笑容,轻笑道:“我叫天麟,人称冰原之神。”

黑鹰脸色不屑,哼道:“冰原之神?真是不知廉耻。”

应天邪看着新月,神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的问道:“你是腾龙谷弟子?”

新月神色清冷,扫了七人一眼,淡然道:“不错,我乃腾龙谷门下弟子新月。各位远道而来,若只是游玩,我代表腾龙谷欢迎你们。若是为了某种目的欲在冰原生事,我则代表腾龙谷警告各位,这里并非你们想象中的善地。”

花雨情看不惯新月那圣洁的样子,哼道:“腾龙谷有什么了不起,本姑娘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你管的着吗?”

新月慧心兰质,明白她心里所思,当下也不生气,神情淡雅的道:“腾龙谷只是冰原上的一个门派而已,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轻易不插手俗事。可谁要是想打腾龙谷的主意,我们也不是怕事之人。”

语气不卑不亢,无形中流露出了一股庄严之气。

黄杰看了几眼新月,漠然道:“小小年纪如此修为,想来你师傅是费了不少心力。”

新月不解,黄杰这话是赞美,还是另有深意?

思索中,新月并未显露心中的疑虑,轻声道:“多谢夸奖,只是与阁下相比,我还差之远矣。”

黄杰不语,避开了她的目光,似乎有些顾忌。

笑三煞看着天麟,询问道:“你怎会跑来这里?”

天麟笑道:“这话应该我问你。”

笑三煞一愣,随即笑道:“我来自然是为了飞龙鼎,你呢?”

天麟笑道:“我来是为了冰原的和平。”

黑鹰插嘴道:“就凭你?不自量力。”

天麟闻言笑容隐去,冷哼道:“你不服气,何妨出手一试。”

黑鹰脸泛笑意,应道:“本公子正有此意。”

话落身体横移数尺,与天麟对面而立。

奇异一笑,天麟眼中闪烁着黑鹰看不懂的神情,语气淡定的道:“胜负还是生死?”

黑鹰双眼微眯,自负道:“无论胜负生死,本公子都奉陪到底。”

天麟邪笑道:“那好,我们就简单一点,一招分胜负,你可有异议?”

黑鹰惊疑道:“一招?”

天麟笑道:“是啊,怎么你怕自己不行?”

黑鹰怒道:“胡说,本公子是怕下手太重要了你的小命。”

天麟不在意的道:“放心,我命硬得很,你只管放手施为。”

黑鹰冷笑道:“如此,你就不要后悔!”

说话间,黑鹰全身灰芒闪动,一股强大的气势弥漫四方,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感应到他身上那股强劲而可怕的杀气,天麟心头微震,松开新月的小手,缓步朝黑鹰走去。

那一刻,天麟身上白光泛起,极寒之气如怒浪狂涛,以他为中心迅速朝四周散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