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狼王败退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青狼反驳道:“冰原乃雪狼的地盘,你们自己跑来找死,怪得了谁?”

狄亮怒道:“即便这样,你也不该乱杀无辜。”

青狼不屑道:“人妖有别,我们狼族只遵循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不懂什么仁义道德。你休要在这里宣扬你的慈悲心肠。”

狄亮气急,大喝道:“如此,我们就一决高下,胜者活命败者亡。”

青狼不甘示弱的道:“来就来,我也不怕你。”

见冲突再起,附近之人表情各异。

对于新月与天麟而言,考虑到腾龙谷的安危,他们乐意见到双方对决。对于花雨情与鄂西,为了此行的目的,也巴不得借刀杀人。

剩下那黑袍罩体的神秘人,他原本一言不发保持神秘,可这会却突然开口道:“无谓的意气之争,只会浪费精力。当所求之物现身,那时候除了懊悔,就只剩下叹息。”

话落的瞬间,黑衣人突然淡化,当着众人的面,就那样消失。

洞中,低沉的声音回荡不已,带着几分沙哑,显然这人是个男子。

狼王轻呼一声,眼中浮现出一丝惊异。

鄂西绿眼一翻,神情严肃无比。

天麟剑眉微皱,陷入了沉思,新月淡定沉默,如一尊女神。

狄亮怒气渐去,缓缓收起了长刀,花雨情眼珠急转,显然明白那黑衣人话中的含义。

至此,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消失无影。

花雨情最先反应过来,二话不说便飞身离开。

随后,狄亮收刀归鞘,狠狠的瞪了青狼一眼,拖着重伤的身体离开。

鄂西静立原地,看了看天麟与新月,最终把目光锁定在狼王身上,语气阴冷的道:“素闻狼王修为惊人,今日有幸遇上,正好可以见识一下。”

狼王疑惑不解,问道:“初次见面,你这举动似乎反常了一些。”

鄂西并不解释,冷冷道:“狼王这样说话,是不愿应战,还是不敢应战?”

脸色一冷,狼王哼道:“好个狂妄小辈,你既然有心找难堪,本王就成全你。”说完上前一步,全身散发出凶残、阴狠的气息。

鄂西不屑一笑,绿眼中闪过一丝外人看不懂的神情,语气冷傲的道:“三招之内,胜负分晓。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是字一落,鄂西高大的身体瞬间谈起,半空中的他双臂大张,宛如雄鹰展翅,一边快速朝狼王扑去,一边从他绿色的眼中射出一束夺目的光华。

“对付你这狂妄之徒,三招足以。”

反驳声中,狼王身体就地一旋,人如陀螺般冲天而上,正好迎上了鄂西的一击。

是时,两人在半空相遇,强劲的气流摩擦撞击,产生刺耳的呼啸,飞溅出耀眼的火花,当场将两人各自震飞。

凌空后翻,鄂西高大的身体灵活之极。

只闻他冷笑一声,喝道:“第二招——狂风裂云!”

刹时,冰洞中气流急窜,几乎所有的空气,在眨眼间汇聚于鄂西身外,形成一个高速旋转,高度浓缩的气团。

带着撕空裂气之力,在鄂西的控制下,急速朝狼王飞去。

感觉到鄂西的攻击力瞬间提升十倍,狼王脸上露出骇然之情。

此时此刻,逃避是最好的方式。

但以狼王的身份,它岂能做如此丢人之举。

为了名誉,狼王狂吼一声,退后之际双手挥舞,发出强劲的掌力,推动身体在半空急速转动,以最快的速度幻化成一头数丈大的巨狼,冲着鄂西咆哮不已。

绿眼阴森,鄂西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

双手控制着那个气团,在巨狼成型的同时,狠狠的撞了上去。

如此,狼王来不及闪避,巨大的光狼在那气团的撞击之下,不住的摇晃摆动。

同时,鄂西那气团带着极其可怕的破坏力。

每一次撞在光狼身上,就宛如泰山来袭,逐一削弱光狼的力量,使其迅速变小,最终露出了狼王的本体。

持续的撞击,震耳的轰鸣,在相对封闭的冰洞中,让观战的天麟、新月、青狼感到难受之极。

半空,狼王心头大震,鄂西的实力之强超乎想象,这是它之前所不曾预料到的事情。

如此情形,狼王急忙思索对策,身体在鄂西的强劲攻击下,逐渐从半空落地。

“两招过去,狼王小心。看我第三招——空灭寂静!”

震耳的声音带着无上威严,从鄂西口中响起。

那一刻,只见鄂西双手高举,身体在半空自动旋转,速度不是很快,可四周的空气却疯狂涌去,眨眼就在他身外产生了一个强劲的漩涡,且越发的强烈。

鄂西的手心发出两束赤红的光华交汇于头顶,形成一朵伞状的光界,将狼王笼罩其内。

随着鄂西真元的提升,四周气流的加速,冰洞中出现了时空裂痕。

是时,只见赤红的闪电如银蛇晃动不息,围绕在那伞状的光界之外,时不时会投射出一些光影,使其化为某种攻击,透过光界直射狼王身体。

置身光界之内,狼王神情狂烈,在察觉到威胁之际,顾不得有所隐瞒,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修为提升到极限。

如此,只见他身外出现了一层波动的防御光界,一头巨大的雪狼浮现在他的身后,与他的身体巧妙的重叠在一起。

怒吼一声,狼王身体前倾,四肢迅速出现狼族的症状,整个人在眨眼间变成了一头巨狼,带着满腔的怒气,朝着前方的鄂西冲去。

那一刻,狼王的身体随着速度的递增而逐渐光化,在临近光界的前一瞬,狼形的身体化成了一道光箭,呼啸一声便撞上了光界。

时间在这一刻拉长。

只见狼王所化的光箭,在撞上鄂西施法所产生的光界时,交汇点激发出强烈的白光,照得整个冰洞一片雪亮,让观战之人几乎张不开眼睛。

同时,伞状的光界表面出现了一个箭头外凸的场景,似乎那一箭很快就会刺破光界。

这时,冰洞中的空间裂缝越发强劲,原本细小的闪电此刻倍增,带着无坚不摧之力,狠狠的劈在那伞状的光界表面,其中就有数道光柱正好与那外凸的箭头撞在一起。

一声巨响,夹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冰洞中响起。

只见那外凸的箭头,被时空裂缝所产生的闪电击中之后,当即就被弹了回去。

同时,伞状的光界在鄂西的控制下迅速缩紧,趁着狼王重创之际,化为了一张束缚之网,将狼王的身体定格在半空里。

见此,天麟与新月脸色阴沉,对于鄂西的实力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青狼怒吼一声,顾不得自身伤势,挥舞着双手朝鄂西攻去。

淡漠一笑,鄂西高举的双手轻轻一挥,像是两道利剑,看似轻柔实则含着可怕的杀机,分别朝着狼王与青狼斩去。

感应到危险来临,青狼眼中露出惊恐之色,逊色横移数尺避开正面,左手则凌空一挥,发出一记天狼爪,朝鄂西胸口抓去。

狼王没有青狼幸运,它在鄂西那一掌之下,身体四分五裂,仅余重伤的元神得以逃离。

“可恨!本王不会放过你……”

怒吼声中,狼王自知情况不妙,选择了离去。

鄂西移身避开青狼的一击,看着狼王逃逸的元神,微微皱眉道:“看不出你还有几分本事,元神竟能不灭。”

一闪而逝,鄂西并不理会青狼,紧追狼王而去。

青狼见此急忙追去,口中发出刺耳的怒吼声。

眨眼之间,冰洞便恢复了宁静。

天麟与新月面面相觑,眼中露出古怪的神情。

片刻,新月轻吟道:“外来的高手越来越多,这是否预示着劫难的来临?”

天麟不在意的道:“注定的劫难谁能逃避?与其杞人忧天,不如坦然面对。”

新月笑了笑,淡雅道:“可惜你是天麟,不代表冰原所有人。”

话落周身光芒一闪,眨眼就离去。

出了深涧,天麟与新月并肩而立,看着远处的雪景,轻声问道:“新月,你说鄂西不惜暴露实力也要与狼王一战,他究竟有何目的?”

新月沉吟道:“这事有些反常,说不定是他与狼王有某些恩怨,但狼王自己也不太明白。”

天麟微微点头,赞同新月的推论,看着那飘飞的雪花,低语道:“天色不早了,还有多少不曾显露的事情,等待着我们去追查?”

新月轻声道:“你倦了?”

天麟摇头道:“不,我只是略有感触。走吧,雪中散步,别有情调。”

语气一转,天麟换上一脸笑容,抓住新月娇嫩的小手,迎着风雪直上云霄。

腾龙谷底,赵玉清一个人坐在湖边,看着那湖中的金色小鱼,脸上露出奇异之光。

寒鹤静立一旁,神情严肃的道:“师兄,你有心事。”

赵玉清坦然道:“是啊,我在考虑腾龙谷的未来。”

寒鹤不甚明白,问道:“此话怎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