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齐聚冰原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白衣男子似乎看不惯那绿裙少女,冷哼道:“无耻妖女,残花飘絮。”

绿裙少女笑容一冷,瞪着白衣男子喝道:“狄亮,你再敢出言不逊,就休怪我出手无情。”

白衣男子轻蔑一笑,不屑的道:“就凭你那点见不得人的手段,只配骗骗那些初出茅庐之人。对我,你还构不成威胁。”

绿裙少女脸色阴沉,语含怒气的道:“狄亮,别以为你是神刀堂堂主就了不起。在天下而言,你还不如我残花门。”

白衣男子狄亮冷笑道:“我神刀堂虽然卑微,但却正大光明,岂是你邪门歪道的残花门可比。”

绿裙少女气急,怒喝道:“住嘴,我残花门虽非名门之后,可行事也对得起良心。”

狄亮嘲笑道:“好一句对得起良心。花雨情你扪心自问,你数年之间残害了多少爱慕你的年轻男子?你手中的勾魂柳叶,勾去了多少男人的魂?”

绿裙少女花雨情反驳道:“那些人一个个虚情假意,无一不是冲着我的美貌而来,都只求在我身上占便宜,没一个好东西,他们全都是罪有应得。”

狄亮喝道:“闭嘴。你若不故示风骚诱惑他们,那些人岂会如苍蝇一般围在你的身边?你要是正直,大可拒绝那些人,用不着这般阴狠,先给他们一个希望,然后又亲手将希望打碎。”

花雨情脸色微变,有些偏激的道:“我喜欢,谁让他们自己心甘情愿的共我驱使?”

狄亮怒哼一声,瞪了她半晌,最终扭头不与她争论。

天麟一旁静静聆听,待二人休战之后,这才插话道:“原来二位竟然是神刀堂与残花门的高人,可惜我却孤陋寡闻,只听过冰原三派与易园、除魔联盟之名,真是不好意思。”

狄亮脸色微沉,哼道:“你现身此地,想来必是冰原三派之人,来此只是为了探听我们的动静。”

天麟淡定回道:“虽不中亦不远也。”

狄亮有些不解,质疑道:“你不是三派之人?那你究竟是谁,为何来此?”

天麟自负一笑极具魅力,语气淡然的道:“我叫天麟,人称冰原之神,与冰原三派都有极大的关系。这次来此,一来是想探一探各位的目的,二来是想告诉众位一些事情。”

绿裙少女花雨情笑意盈盈的上前,娇媚的道:“原来你还有个这么响亮的外号啊,真是少年得志令我好生敬佩。不知你这次来此,想对我们说点什么呢?”

天麟看着她一步步走近,脸上泛起一丝醉人的笑意,邪笑道:“花香如雨,遍撒大地,情系九州,随缘而聚。如此风雪,山河一色,真可谓万千雪白一点绿,独领风骚倍显丽。让我都忘了一切,不知从何说起。”

“小鬼头,嘴甜得好似灌满了蜂蜜,真是个难得的有心之人。”

花雨情双眼微眯,脸上笑意渐深,身体如弱柳纤纤,朝着天麟怀中靠去。

见此,天麟眼中奇光闪动,似乎有些犹豫,但却在花雨情贴近身体的前一刻,巧妙的后移了数尺,正好避开了花雨情的投怀送抱之举。

花雨情身体一晃,神色满是惊异,古怪的看了天麟片刻,随即又恢复了原样,一边含笑上前,一边轻轻挥动着手中的柳枝。

天麟眼泛为难之色,对于这样主动的女子,一时间还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

外围,那异族服装的高大男子似乎有些厌倦这种场景,开口发出怒雷般的声音。

“够了,这里不是打情骂俏之地。你小子有什么话就直接一点。”

天麟看着那高大男子,眼神略显惊愕,笑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高大男子道:“鄂西。”

天麟留意了一下附近之人的神情,发现大家都一脸茫然,显然并不了解这鄂西是何来历。

没有过多追问,天麟笑道:“鄂西,你来冰原也是为了飞龙鼎?”

鄂西坦然道:“差不多吧,你问这个有何用意?”

天麟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在此之前已经有另一批修道人士赶在了你们前面。他们之中有一个叫云烟居士的老者,因为不听劝告,已经把最珍贵的东西埋藏在了冰雪里。”

鄂西面无表情,似乎不太了解云烟居士的身份。

但一旁聆听的众人,在听完天麟的话后,却纷纷惊叫出声。

花雨情脸色阴沉,沉声道:“天麟,你此话可真?”

神秘一笑,天麟反问道:“你觉得我这举动很像一种敲山震虎的手法,对吗?”

花雨情搞不清他的话是假是真,迟疑道:“你这人太过聪明,所以让人很难相信。”

天麟不以为意,目光看着其余之人,问道:“大家觉得我的话,有几分是真?”

众人不语,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显然多数人不相信。

对此,天麟早有防备,脸上挂着莫测高深的笑容,轻笑道:“其实除了这些,我还知道一件事情,只是大家既然不信,我也难得多提。现在,我就先走一步,希望能在腾龙谷看见各位的身影。”

毫不迟疑,天麟说完之后便飞身而上,朝原路返回。

鄂西见此,喝道:“慢走,有什么话说完再离去。”

停身半空,天麟看了一眼地面之人,笑得有些奇异的道:“原来还有人喜欢听,那我就告诉你们。在冰原上有两种野兽值得注意,第一是雪狼,你们想必已经见识过它的实力。第二是北极熊,这可是个暴躁的家伙,各位可得千万小心。好了,话已说完,真假是非,大家自己断定。去也……”

飘身而起,天麟直射天际,眨眼就消失无影。

雪谷里,在场之人神色惊愕,显然对于天麟的话还不甚了解。

半空,天麟穿越数里之遥,回到李风、新月附近,对五人道:“刚才的情况你们都看见了,我也就不再多言。有关那黑衣神秘人,我私下分析了一下他的气息,发现这人很邪门,体内真元的频率变幻不定,时而正时而邪,很难分辨他的来历。”

李风沉吟道:“自从二十年前的那一战之后,修真界内妖魔隐避,想不出有什么邪异高手会有此特征。”

冯云轻吟道:“二十年时光会发生很多事情,谁能肯定就不会出现新的邪派高手呢?”

周杰道:“此时考虑这些,还过于早了一些。我想问一问天麟,为何要告诉这些人有关雪狼与北极熊的事情?”

见周杰问起,大家都看着天麟,显然这个问题他们也大惑不解。

淡淡而笑,天麟道:“告诉他们此事,不外乎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一旦他们招惹上狼王与北极熊,这批人中绝大多数都难以脱身,那样对腾龙谷,对冰原都有利。此外,有狼王与北极熊的加入,表面上看是复杂了一些,可从另一个角度去想,它们的存在也必然会牵扯出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听懂了他的意思,周杰赞道:“聪明,真不愧是冰原之神。”

天麟呵呵而笑,得意了看了一眼新月,却换来她娇嗔的一瞪。

冯云将二人的情形看在眼里,心头不由微微一叹,暗道:“师弟啊,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是没有机会了。”

李风见众人沉默,岔开话题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去最后一处看一看情况吧。”

在场之人没有异议,于是一行六人离开了那里。

就飞侠之前收集的消息,第三批修道人士共计五十五人,从西北方向而来。

现在,前两批修道之人的情况都有了大致的了解,剩下这最后一批,李风也打算来一次近距离观测。

时间在飞行中过去。李风六人一路西行,大约飞行了近百里,后方突然传来呼唤声。

回头,六人朝后看去,只见风雪中一个身影飞射而来,竟然是腾龙谷门下丁云岩,此刻他正一脸焦急。

回身迎去,李风沉声道:“师弟,何事如此焦急?”

丁云岩顾不得与众人招呼,急声道:“事情有变,就在片刻之前,有两个神秘高手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谷中,被二师兄与三师兄发现,双方交战数招,两位师兄便重伤昏迷。待师傅察觉追出之时,那两个神秘高手已然消失无影。现在,师傅命我马上召回你们,一起商议此事。”

李风脸色一变,陷入了沉思。周杰神色激动,追问道:“一点消息也没有吗?那两人是如何穿越我们的防线,进入谷内?”

丁云岩神色凝重,摇头道:“暂时毫无所知。”

一旁,莫言道:“事有古怪,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谈论。”

李风微微摇头,轻声道:“以两位师兄的修为,数招之内便重伤不醒,显然来人有着超乎想象的实力。此时,我们已经来到这里,若半途而废未免可惜,我打算继续前行,由新月与天麟陪同莫兄与冯兄返回,我与五师弟待查清那些人的情况后再行折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