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述说经过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夏建国闻言起身,淡淡的道:“我随雪人进入之后,所见情况的确与林帆几乎一样。只是我们仅仅到了镜湖,就被镜湖表面上变幻莫测的奇景所吸引,因而并不曾到达第三层结界,也不知道其中的情况。”

赵玉清挥手让他坐下,扭头对新月道:“你与天麟也曾进入第三层结界,现在就把里面的情况讲一讲。”

新月起身,淡雅的看了众人一眼,轻声道:“第三层结界之中情况很奇怪,我们发现了雪域三妖,可那时候的它们全是妖兽本体,而不是人形。

当时,它们正在与一位身高数十丈的巨人交战,那巨人……最终我们只是救下雪狐,从她口中得知,在几千年前,人间曾有一个名为博父族的巨人族,他们天生神力,骁勇善战,曾是一个强大的存在。

可后来逐渐落寞了。

就当时的情况分析,那巨型足印应该就是博父族巨人所留下。

但鉴于雪鹰、雪蛇之死,我们不敢妄动。

在找回林师弟他们后便折身而返。”

冯云惊疑道:“如此说来,足印的来历知道了,可为什么出现在冰谷,这还是一个迷啊?”

新月淡然道:“关于这一点,就只能留给我们去猜测了。”

莫语冷冷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发现?”

新月沉声道:“有!而且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看着她,想知道她口中的惊人发现。

新月目光移到天麟身上,轻声道:“此事还是你来讲吧?”

天麟眼珠一动,一边揣测着新月的用意,一边起身道:“在第三层结界后面,我们通过观察得出了一个推断,那是一个不同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空间。简单而言,第三层结界所隔绝的时空,应该是在距今数千年前。”

“什么!数千年前?”惊呼声回荡在腾龙府中,在座半数以上之人都忍不住惊叫。

天麟沉重的点头道:“是的,那一刻我们回到了数千年前。至于具体的时间我无法判断,因为那里除了巨人与妖兽之外,不见任何人烟。”

一时间,腾龙府内寂静一片,对于这个消息,大家显然很难接受,毕竟时光倒转的事情,自古以来还未有流传。

半晌,腾龙谷门下李风开口道:“师傅,此事暂且不管真假,我们眼下该怎么办?”

赵玉清沉思了一下,轻声道:“此事过于诡异,让人难以置信,不过那足印却真实存在。现在,这事关于冰原,甚至关乎天下。我看不如由三派共同出力,将那结界强行封印,以绝后患。大家以为呢?”

腾龙谷门下没有意见,大家的目光斗殴聚集在离恨天宫与天邪宗四人脸上,显然赵玉清的问题是问他们的。

莫语想了想,赞同道:“谷主提议很好,我离恨天宫全力支持。”

冯云一听,不甘示弱,当下道:“为冰原安危,我天邪宗也不落人后,一切听从谷主安排。”

含笑点头,赵玉清道:“既然如此,那各位就记住一点,关于巨人之事以后切莫多提,免得多生事端。至于封印之事,我会找天尊与宗主仔细商议,然后尽早解决它。现在,冰谷之事就算完了,我们还是请楚少侠说一下天翼峰的情况吧。”

起身,玉剑书生道:“说起此事,晚辈也仅知道一个大概。

两天前,我无意在西北一带发现了一个行踪诡秘的女人,当时好奇便跟在后面。

后来,我得知那女人名叫崔铃姑,修为极其不凡,便随她来到冰原。

于今天上午赶到天翼峰,见到了徐靖与青竹居士交战,当时西北狂刀与幽无常也在。

离开了徐靖,很快我就发现青衣剑客与西域白头山的白发金童正拦截一个少年。

当时,崔铃姑、狂刀、幽无常都在,一旁还站着一位麻婆与秃翁……当天麟出现,救走了少年,大家追至天翼峰……结果巨鹰飞天,惹怒了麻巫与秃天翁,他们欲致天麟于死地,好在新月姑娘及时赶来,两派高手随后出现……最终,秃翁追天麟离去,我们五人则迎战麻巫,受伤离开。”

听完这番话,在座之人脸色微变,大家一致看着天麟,眼神疑惑而古怪。

半晌,飞侠忍不住问道:“天麟,你为何要救那少年?当时你难道不曾想过后果,不怕危险?”

见众人看着自己,天麟笑了笑,很是坦然的道:“我救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第一眼看见他,我就觉得与他投缘。至于危险,我当时考虑了一下,不过估计错误,差一点死在那老妖婆与老秃头手上。”

众人哗然,想不到天麟就为了一句投缘而不惜代价,这到底是执着还是愚蠢呢?

赵玉清笑了笑,语含玄机的道:“人生百年,诸事皆缘。你既然认定投缘,就放手去干,不必在意过多的俗念。至于那巨鹰之事,在飞天的一刻,普天之下不少修真高手都感应到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

话语一顿,赵玉清目光扫过众人,接着道:“现在天色渐晚,大家就先在此用饭。至于这两日所发生的事情,目前已基本查明,大家再不必担忧了。”

李风闻言,起身道:“晚饭我已命人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说完叫来飞侠,将此事交由他去办。

很快,饭菜便送了上来,在场之人坐了三桌,其中玉剑书生、莫语、冯云、天麟、新月五人陪赵玉清三师兄弟一桌。

席上,玉剑书生提醒道:“三位前辈,就晚辈所见,天麟得罪了麻巫、秃翁、雪人三大高手,以后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赵玉清看了天麟一眼,淡然笑道:“今天如此危险的情况,他都不曾死掉,以后再想杀他就难了。”

天麟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今天全凭运气,不然我准得死翘翘了。”

冯云道:“英雄出少年。以天麟的修为只要再加磨练,将来必定名扬天下,威震四海。”

见众人毫不在意,玉剑书生心头暗叹,拍着天麟的肩膀道:“以后若有危险,不妨前往中原。在除魔联盟的地盘上,任何高手我都有办法帮你挡一挡。”

听出他话中的好意,天麟感激道:“放心,不久之后我就会前往中原,到时候一定去找你。”

田磊见状,摇头笑道:“天麟这小子还真有人缘。”

赵玉清意味深长的道:“我们现在所看见的,仅仅只是他人生中很小的一面。”

饭后,赵玉清吩咐李风安顿玉剑书生与莫语四人住下,自己则叫上天麟,来到腾龙谷外。

遥望夜空,赵玉清淡然道:“离开前,你就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天麟心神一震,坦然道:“我有想过,不过我一直在犹豫。现在你既然问起,我就告诉你。关于足印的秘密,那应该是一个叫赤魅的巨人所留下。他曾是博父一族最强大之人,可后来他嫉妒成恨,因为没有当上族长而离开。至于他为何在冰原上留下足印,这个就值得推敲了。”

赵玉清沉思了一下,眼神奇异的看着天麟,轻声道:“知者承担,你明白这话的意思吗?”

天麟脸色一变,惊讶道:“你是说这事将来会应在我的身上?”

赵玉清神色复杂,缓缓抬头看着夜空,低吟道:“新月的命运我能看到一点,但你的命运我却看不穿。算了,你去吧,属于你的东西,谁也无法改变。”

天麟不甚明白,但却知道他不会多讲,当下挥手道别转身离开。

回到天女峰织梦洞时,蝶梦早已在那里等待。

见了面,蝶梦看了天麟一眼,见他身受内伤,脸色并不惊讶,仿佛事前就知道一样。

天麟觉得奇怪,问道:“娘,你怎么不问一问我,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来的?”

蝶梦淡然道:“你今天三次施展我明令禁止的法诀,且气息变化极大,那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天麟脸色一变,诧异道:“娘都知道了?那你怎么不来救我啊。”

蝶梦看着他,神色奇异的道:“有些时候,生死的考验对你是一种训练。你要想名扬天下,就必须要有常人所没有的经历,吃别人所不能吃的苦。”

苦涩一笑,天麟道:“是,孩儿知道了。”

说话间,已经来到天麟所住的石洞。

坐在床边,蝶梦神色淡然的道:“说吧,你今天都遇上些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