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再次出手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玲花有些不安,担忧道:“天麟会不会有事啊,他怎么没有跟我们一块呢?”

林帆安慰道:“天麟聪明过人,他不会有事的,我们多等一下。”

玲花问道:“要是一直不见人呢?”

林帆迟疑不答,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

新月淡然道:“天麟的性格我了解,他多半是想试一下这结界的强度,稍后就会回来。若是他一刻钟内不见人影,我就过去接他。”

玲花闻言心情稍好,笑道:“这样我就不担心了。”

林帆有些不满,道:“天麟行事向来古灵精怪,有什么好担心的?”

玲花嘟着嘴道:“我喜欢,不行啊?”

雪狐见状扑哧一笑,恢复人形的她,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笑意,偏头对新月道:“三位慢慢等,我就先行一步了,请代我向天麟说说谢谢,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上。”

新月含笑点头,淡雅道:“好,我会的,你一路保重。”

雪狐点点头,冲三人友善一笑,随即飞身而起,沿着记忆中的方向朝来路而去。

片刻,天麟如新月所料,出现在三人面前。

见面,玲花好奇的询问他,新月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丝无声的柔情在不经意间流露在眉梢。

林帆察觉到一丝奇妙,呵呵笑道:“回来就好,我们还是走吧,那雪狐已经离开一会儿了。”

天麟避开二女的目光,扫了一眼四周,惊疑道:“不对,这不是我们之前所到的地方。”

新月三人一惊,都被他的话所吸引,纷纷仔细观察四周的情况。

“没有啊,我觉得与之前一样啊。”一连茫然,玲花首先发话。

林帆迟疑道:“感应不出来,似乎当时没怎么在意。”

新月秀眉微挑,淡然道:“天麟,你真肯定没有看错?”

天麟肯定道:“不会错,我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特殊的气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咦……雪狐遇险,快去看看。”说时双手衣袖一挥,发出两道眩白色光华,笼罩在新月三人身上。

刹时,只见眩光一闪,四人无声而逝,中间仿佛跳跃了某段距离,顷刻间就出现在了一面湖泊上方。

“啊,好奇妙,天麟你是怎么做到的?”惊叫声中,玲花眼神怪异的看着天麟,好奇的问道。

天麟不理她,目光看着前方,只见湖边两团雪影快速翻飞,一前一后你追我赶。

数丈外,一个年轻男子正在观看,他便是天邪宗门下夏建国了。

新月看着交战的情况,清冷的脸上眉头微皱,低声道:“天麟,那雪绒绒的身影身法好快,以雪狐的修为竟然逃不掉。”

天麟脸色严肃,沉声道:“此人修为比那秃翁还强,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林帆提醒道:“我们不知道,但说不定那夏建国知道,去问一下就清楚了。”

新月觉得有理,赞同道:“走吧,我们过去。”

说完飘然而动,人如仙子谛凡,周身散发出高贵典雅的气质。

夏建国突然有一种奇妙之感,疑惑之际心神一动,立马察觉到了新月四人的气息,连忙扭头看去,口中轻呼道:“新月……姑……娘,你没事啊。”

语气惊喜,充满了某种异样之情,隐隐透出了几分爱恋。

新月神色淡然,轻声道:“谢谢,我没事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见新月问起,夏建国一脸热情的道:“交战之人乃冰河谷雪人,修为之强连冰原三派都不放在眼里。他今天来是为了追查巨型足印之事……后来我随他进入,在这镜湖逗留了许多,正打算继续前行就见那女子出现。雪人为人霸道,当即拦截问话,最终就打了起来。”

听完夏建国的叙述,新月脸色微变,看了天麟三人一眼,问道:“怎么办?要出手吗?”

林帆与玲花没有说话,都看着天麟,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

天麟一直在观看交战,发现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自己竟然看不透他。

这种情况,若贸然出手必为不智,可继续拖延,雪狐便难逃劫难。

对于雪狐,天麟说不上什么好感,不过之前自己既然救了她,若是还未走出这个时空结界她就被人杀了,这也未免可笑了一点。

“不能立敌,就要智取。我去试一下,你们都莫要插手。”

天麟说完,身体一晃便横移数十丈,出现在雪人附近,怪里怪气的道:“嘿嘿,这么灵活的大笨熊倒是第一次遇见。要是有机会我定捉回去好好养着,等到寂静之时也可以打发时间。”

对于天麟的出现,雪人自然心里知道。

可听了他这番话后,雪人顿时大怒,吼道:“闭嘴,哪来的臭小子,你找死不成,敢讽刺我雪人。”

天麟不以为然,故作轻狂的道:“雪人?我还冰神呢!有什么了不起。”话刚出口,就见眼前白光一闪,那雪人竟然已经到了眼前。

天麟故意惊叫,身体却左右摇摆,看似笨拙但却巧妙的移开了三丈。

“哇,原来还是头北极熊啊,个头真大,光这身肉也够吃上半年。”

雪人听了,脸上肌肉微颤,强忍心中怒气,冷酷道:“小子,你天资不错,何用在这里装疯卖傻?”

天麟顽皮而笑,丝毫不怕,给雪狐递了一个离开的眼色后,送耸双肩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笑道:“人生苦短,及时行善。昨日之事,今日不谈。忘却红尘,抛开俗念,天若我心,何来遗憾?”

雪人闻言神色一愣,似乎几分感触。

可一见天麟满脸嬉笑,当即便反应过来,怒吼道:“大胆小儿,该戏弄于我,看我剥了你的皮。”右手一挥雪花突现,一团极寒之气出现在天麟身外。

左手前挥,天麟喝道:“慢着,要打架不忙,先说个所以然。”

雪人怒哼道:“有什么好说的,你敢蔑视我雪人,这就足够了。”

天麟嘿嘿笑道:“你长得这样,我初次遇见取笑两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难不成你还怕人看,还打算把天下所有见过你之人都杀了?”

雪人蛮横道:“我喜欢,怎么样?你要不服就拿出本事来。”

天麟不屑道:“本事?你除了以大欺小外,有什么本事?有种我们公平较量一下。”

雪人自负不凡,那把天麟放在眼里,当即道:“好,我就给你一个公平的比试机会,由你出题,由你占先,这样公平吧。”

天麟不悦道:“这有什么公平的,完全就是不公平。”

雪人有些意外,惊讶道:“不公平?怎么不公平了,你说!”

湖边,林帆看着这,低声对身旁之人笑道:“好戏要上演了。”

玲花兴奋道:“就是,那雪人比脑筋怎会是天麟的对手。”

新月不言,微露笑颜。

夏建国因不了解天麟情况,只是默默观看。

半空,天麟收起嬉笑,一本正经的道:“首先,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天麟,今年十八岁,修炼不足十八年。你呢,也介绍一下吧。”

雪人冷漠道:“我干嘛要听你的。”

天麟道:“为了公平啊,你要是不想公平比较,直接出手就是了。反正你一向以大欺小惯了。”

雪人被他一激,怒喝道:“住嘴,再说我以大欺小,我立马杀了你。”

耸耸肩,天麟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脸上挂着的笑容就好像一把剑,令雪人十分不自在。

低吼一声,雪人道:“小子听好,别一会儿又胡说八道,拿什么不公平做借口。我雪人今年八百零三岁,修炼八百年,出道七百五十余年。”

“哇,这么大的年纪,逼我大了足足四十多倍啊。”惊呼一声,天麟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他。

雪人气恼,喝道:“你小子鬼叫什么,该说的都说了,再不比试就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了。”

天麟收起惊讶,赔笑道:“比,怎能不比呢?只是你修炼八百年,我才修炼十八年,这似乎差距也太大了一点。我们这样比试,又何谈公平公正呢?”

雪人双眼微眯,阴森道:“你想怎么比,明说好了。”

天麟一脸微笑,平静道:“修炼之人的比试,要完全做到公平公正,那是不可能的。一般而言,能做到基本公平也就行了。目前,你我修炼时间相差甚远,若无条件限制就这样比试,那显然是不公平的。可加了条件限制,我又怕你不服气,输了不认账,这真是为难啊。”

雪人哼道:“小子休要卖弄小聪明,有什么条件你只管说,只要是公平的,我绝无二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