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封印入口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有此发现,天麟大感惊讶,这阵法也未免太玄了一点,竟然知道过去未来。

只是不知道,这阵法能否显示那足印的主人是谁?

这一次,阵法并未如他所愿,反而开始减慢,不一会儿就停下了。

收起失落之感,天麟扫了四周一眼,发现赤炎与五个族人竟然各立一座石峰旁,每人的手都印在石峰上。

如此景象,天麟心头了然,知道阵法的神奇需要有人崔动才能显现。

出了七星阵,天麟依旧落在赤炎肩上,询问道:“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答案?”

赤炎道:“这个只是其中一点。我带你入谷,其实有一件心愿,希望你能为我们实现。”

天麟意外道:“心愿!什么心愿?只要我能帮忙的,我一定代办。”

赤炎挥手让五位巨人返回,自己则朝谷外走去。

“七星阵的玄妙,你仅仅只看到一点。作为博父族的族长,我传承了先辈们的力量,也传承了他们的记忆,知道我们这一脉也难逃劫难。眼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延缓毁灭的时间,因而我想请你帮忙,将那个通往未知时空的入口封掉。那对我们而言,是一个致命的存在。”

天麟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思考了片刻,才道:“以我之力固然能封印那个结界,但能维持多久,这一点我就不敢保证了。”

赤炎看得很开,淡然道:“尽力而为,一切随缘,只要你同意就行了。”

天麟见他这样说,也不便推托,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尽力完成你这个心愿。只是我还想问一下,你能猜透那赤魅留下足印的企图吗?”

停身谷口,赤炎遥望天边,低吟道:“或许我能猜到一点,也或许我的猜测是错的。此事与你无关,就让它随风而逝吧。”

天麟苦笑道:“话虽如何说,但那个足印之谜不解开,对我们所生活的环境将有极大的影响。”

赤炎笑了笑,有些不以为然,指着谷外的原始森林道:“看看这黑狱森林,每天都有无数新的生命出现,老的生命消逝。可千百年来,它对于我们而言,有什么变化?永恒的岁月,短暂的改变,相比之下,就无足轻重了。”

天麟看了前方几眼,反驳道:“这是因为你们这里的环境相对混乱,只是保持一个整体的平衡。而我们所生活的环境,那里层次分明,稍有异动就会牵扯到天下。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可同日而语。”

赤炎嘴角微扬,笑得有些苍凉的道:“你们的世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从不用担心会饿着。我们的世界危机四伏,为了生存而时刻拼搏在生死线上。这其中的辛酸,又岂是你们所能体会?”

天麟默然了,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人生观,他能说什么呢?

赤炎见他不说话,似乎多少猜到一点,当下话题一转,轻声道:“天麟,我们的相见在此刻而言,你或许觉得荒诞。以为那就像是一场梦,虚幻而又让人惊讶。可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发现,你的一生将因为这一场荒诞的梦,而发生改变。那时候我们还会再见,只是情况却绝然相反。”

天麟闻言心神一动,连忙追问道:“说清楚一点,我还不是很明白。”

赤炎摇头,神色古怪的道:“有些秘密需要时间去慢慢解开,我直接告诉你,那些注定的事情就会发生改变。好了,去吧,你来这里已经不少时间。”

天麟见他不说,心里有些遗憾,轻声道:“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那般友善,但我会永远把你放在我的心间。将来若是有缘,我定当与你再聚欢颜,以续未了之缘。”

微微点头,赤炎道:“去吧,会有那样的一天。你的同伴就在前方不远,记得完成我的心愿。”

天麟含笑点头,看了一眼正从森林中飞出的新月等人,当下挥手与赤炎道别,随后不舍的离开。

赤炎看着他,眼神很是奇怪,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却只是摇头一叹。

离开了赤炎,天麟朝新月迎了上来,在见到林帆与玲花时,打趣道:“怎么样,那里面的野兽温顺吗?”

林帆白了他一眼,玲花则气呼呼的道:“还笑,我们差一点出不来了,也不知道关心一下。”

天麟一呆,想不到一向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玲花也会发脾气,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

新月看了谷口的巨人一眼,轻声问道:“天麟,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避开玲花的目光,天麟回答道:“事情基本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雪狐担忧道:“那结界十分强劲,我们在进来之时就费了许多功夫。这会想回去,恐怕也得花点时间。”

林帆附和道:“不错,我与玲花也被那结界困了好久才进来。现在我们损耗了不少真元,要想出去恐怕……”

天麟笑道:“别担心,这事交给新月,她比较擅长。”

林帆惊疑的看着新月,迟疑道:“师姐修为不凡,可对于这方面,腾龙谷中的法诀似乎……”

“这个我自有办法,你无需担忧。现在两位师伯还在外面等待,我们快走吧。”

新月说完,速度加快,一下子将距离拉远。

片刻,四人一狐来到结界的入口前。

新月凝望着结界位置,淡然道:“大家留意我的行动,待我出剑之后就随我离开。”

林帆与玲花应了一声,天麟则道:“等一下,关于这里的事情我们最好先商议一下,免得到时候出去会遇上麻烦。”

新月看着他,沉吟道:“你有什么打算?”

天麟看了几人一眼,严肃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出去之后若有人问起足印之事,我们一概说不知道。至于真实情况,待回谷之后禀告谷主,由他决定怎么办。”

林帆道:“若是那些人问我们在这里面干嘛,又该如何回答?”

天麟成竹在胸的道:“就说这里面无边无际,我们探测了许久,走了不少冤枉路,可什么也没有发现。简单而言,就说我们只经过了两层结界,第三层结界根本没有进入,或者打不开。”

玲花疑惑道:“有必要这样小心吗?”

天麟道:“有!因为我相信冰谷中现在还有其他人存在。”

玲花与林帆脸色一变,新月却赞同道:“天麟的考虑很有道理,就依他所言。至于雪狐,在穿越这层结界之后我们便分开,以免彼此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雪狐没有意见,其他人也不再多言。

于是新月便开始准备,挥手间就发出数百道剑影,在临近结界之际,快速而玄妙的融为一剑,像一把结界之钥,插在了上面。

是时,那光剑迅速消散,在结界上留下一个寸长的剑痕,连通了结界两边的空间。

“快走!”大喝一声,新月周身红光一闪,眨眼就消失不见。

林帆、玲花与雪狐不敢怠慢,各自周身泛起不同色彩的光芒,化为三束细小的光华,射入了急速缩小的剑痕中央,顺利的回去了。

天麟淡然含笑,一点也不心慌,直到那剑痕消失,这才回头看了赤炎一眼,发现他正遥遥的凝望。

挥手,天麟给了他一个放心的信号,随后收敛心神,全身泛起青红光芒,一股强大的气势正迅速弥漫四方。

那一幕持续时间不长,因为天麟担心新月会折返,故而不敢过多逗留,以最快的速度将体内真元提升到极限,双手左青右红闪光刺目,以某种类似阴阳之术的法诀,将两股不同属性的力量融合一体,形成一股蕴含阴阳之气的柔韧之力,在他的控制下作用于那结界的入口之处。

是时,只见结界入口剧烈震颤,表面扭曲错位的部分在天麟的施法下逐渐平复,最终缩小为一个光点,在挣扎了片刻后消散。

如此一来,入口处光华一闪,一道太极八卦图无声而现。

至此,天麟回头看了赤炎一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颜,一股告别的眼神穿越了彼此的距离,印在了赤炎的心间。

微微点头,赤炎似乎笑了笑,一股感激之意,回荡在天麟心上。

收回目光,天麟周身五彩浮现,整个人化为了一束流动的光芒,眨眼就射入那太极八卦之上。

那一刹那,入口处的太极八卦突然强光一闪,随即五彩浮现,一个闪光的八卦图自动从结界中分离出来,在旋转了不知多少圈后又倒射而回,印在了结界入口上。

是时,空间震荡,一股无声的力量传遍天下,稍后便消失不见,宛如不曾发生一般。

赤炎见状,复杂一笑,隐约说了句什么话,随后便返回谷中去了。

蔚蓝的世界奇光一闪,新月、林帆等四人相继出现,可就是不见天麟回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