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雪人突现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等待的时候,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当冰谷的上空落下雪花,张重光、钱云鹤与飞侠三人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惊讶,因为这雪花也来得太怪了。

留意着四方的情况,飞侠道:“两位师伯,看情况有些不妙。”

钱云鹤皱眉道:“这雪花显然是人为的,只是有何意义呢?”

张重光沉声道:“不必去猜,稍后自会知道。”

说完周身光华一闪,设下一个防御结界,将三人一同笼罩。

冰谷,寂静无声,毫无异样。

天上的雪花越落越大,可那隐藏之人却并不出现。

难道是三人猜错了?

正思量,一股气息突然来到,带着强劲的暴风雪,夹着滚滚巨响,从谷外而来。

眨眼,一颗数丈大的雪球以惊人的速度飞滚而至,宛如巨石滚落,每一次着地都传来极大的力道,仿佛地震一般。

身体一晃,飞侠骇然道:“这是什么玩意,怎么会这样?”

张重光脸色惊变,阴沉着脸道:“是雪人,想不到他也来了?”

飞侠疑惑道:“雪人?什么东西啊?”张重光不语,眼睛死死的盯着滚来的雪球,瞳孔正急速缩小。

钱云鹤解释道:“雪人是一个称呼,也是一个人。就你师祖所言,在八百年前冰原上出现了一个全身长满白毛的怪婴,被雪域颠怪所收养。五十年后雪人长大,他全身雪白不着衣衫,浑身刀枪不进、水火不侵,练就了一身混元霹雳神功,并学成了雪域颠怪全部功法,成为了冰原上的一个奇特存在。数百年来,雪人一直居住在距此七百里外,一个名为冰河谷的偏僻地方,很少出来。雪人脾气古怪,与冰原三派都相处不好,但他修为可怕,三派也都奈何不了他。”

飞侠听完,担忧道:“照师伯这样说,雪人若是对我们不利,我们是很难有机会打得过他了?”

钱云鹤苦笑道:“不是很难,而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好了,雪人要现身了,小心点。”

说话间,只见那巨大的雪球停在了三人数丈外,正原地高速转动,形成一股极强的风暴,差一点将三人吸入其内。

那一幕持续了片刻时光,最终雪球停下。

是时,只闻一声闷响冰雪四散,巨大的雪球从中破,一个雪绒绒的身影弹身而起,立于半空之上。

张重光身体一颤,雪人破冰而出的瞬间,那些飞溅的冰雪撞击在他所设下的防御结界之上,使他受到了极大的震荡。

钱云鹤察觉到他的情况,迅速出手扶住他,口中关切的问道:“师兄,你不要紧吧?”

微微摇头,张重光道:“没事,我只是有些震惊于他的强大。”

飞侠看着前方,只见那所谓的雪人果真全身白绒绒的,长着寸长的绒毛,掩盖着全身肌肤,唯有面部稍稍露出一丝轮廓,可见其眼耳口鼻,感觉就像是那北极熊一样。

至于体型,雪人显得十分高大,比一般的人至少高出一个头颅,四肢粗长身材魁梧,不留意看还真容易把他当北极熊了。

傲立半空,雪人身上流露出几分霸道。

冷冷的看了地面的三人一眼,语气生硬的道:“你们是腾龙谷门下?”

张重光收回防御光罩,恭敬道:“回前辈的话,后辈张重光,这是我师弟钱云鹤,师侄飞侠,我们皆出自腾龙谷,家师便是现任谷主赵玉清。”

雪人眼神微变,轻哼道:“是他!可惜你们天资太差,连他三层都没有学到。”

张重光不便反驳,只得顺着他的话道:“前辈教训得是,后辈天资鲁钝,让你见笑了。此次前辈光临此地,不知道是为何而来?”

雪人冷漠道:“我为何来,你会不知道?”

张重光尴尬一笑,正欲说话之际,却发现雪人扭头远望,连忙问道:“前辈,是不是……”

雪人冷哼道:“看样子凑热闹的人还真是不少。”说完,远处的天空浮现出几丝亮光,不一会儿就见六道身影朝这边飞来。

注视着来人的情况,张重光暗道:“是离恨天宫与天邪宗高手到了,只是他们为何气息不畅,都受了伤?”

一旁,钱云鹤低声道:“师兄,看样子他们也遇上了麻烦。”

张重光微微点头,还来不及说话,那六人便出现在冰谷上方,当即有五人落下,一人悬浮在半空上。

含笑点头,张重光看了飘落的五人一眼,客气道:“原来是离恨天宫的莫大侠与天邪宗的冯大侠驾到,真是失迎啊。这位有些面生,想必定是来自中土吧?”

原来,这飘落的五人就是莫语、薛峰、冯云、夏建国与玉剑书生,全都受了伤。而那位悬浮半空之人,自然就是那西北狂刀。

冷冷点头,莫语算是回答。冯云性格开朗,回礼道:“真巧,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了。不知贵派的新月与那位天麟怎么样了?”

玉剑书生轻声道:“晚辈玉剑书生,来自除魔联盟。”

张重光闻言略显意外,诧异道:“原来是玉剑书生,我是腾龙谷大弟子张重光,小徒徐靖上午回来还提到过你。”

玉剑书生道:“原来是张前辈,失敬。”

张重光笑了笑,移目冯云身上,回复道:“新月与天麟都好,目前正办事去了。你们问起他二人,不知……”

冯云疑惑道:“他们都好?这可奇怪了。之前我们在天翼峰下见新月与天麟身受重伤便出手相救,无奈敌人太过厉害,我们全都受了伤。怎么一会儿工夫,他们就都好了?”

张重光一愣,看了一眼众人,目光落到钱云鹤身上,皱眉道:“你有发现新月与天麟受伤吗?”

钱云鹤摇头道:“没有啊,她二人看上去精神十足,气息强盛,不像有伤在身啊。”

飞侠迷惑道:“师妹怎会跑到天翼峰去了,这不对劲啊。”

天邪宗夏建国道:“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我们不太清楚,当我们赶到天翼峰时,正好遇上蛇神地的麻巫欲致新月姑娘于死地……我们拦下麻巫,新月姑娘就带着天麟离去……秃翁一路追赶,后面就不得而知了。”

听闻夏建国的叙述,张重光、钱云鹤、飞侠三人都愣住了,他们根本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状况。

玉剑书生见了,沉吟道:“此事我知道一些,只是我有一个疑问,天麟是腾龙谷门下吗?”

飞侠脱口道:“不是,他从小跟他们父母一块住在腾龙谷不远的天女峰上,与我们关系很密切。”

有些意外,玉剑书生轻叹道:“原来这样,无怪他……哦,不说这个了。天麟最早出现的地方不是在天翼峰,而是……他为了救那个叫翼天翔的少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来到了天翼峰,天麟一个人缠住麻巫与秃天翁,使得翼天翔进入了天翼峰,化为了一头庞大的巨鹰飞天而去。为此,麻巫与秃天翁怀恨在心,双双欲致他于死地。我虽出手相助,无奈这二人竟是罕见的归仙级别高手,最终天麟现身绝境,在最危险的时候是新月出现,这便有了后面的事情。至于新月与天麟如何躲过秃天翁的追杀,这个就只能问他们自己了。”

闻言,在场之人除了西北狂刀神色淡漠外,即便那默不作声的雪人,在听到巨鹰之时也微微有些意外。

钱云鹤震惊道:“翼天翔?巨鹰?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玉剑书生苦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冰原上出现的一些神秘高手,都是冲着那天翼峰去的。至于这里的巨型足印,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张重光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目光扫了一眼西北狂刀,最后落到雪人身上,轻声道:“前辈此来也是为了足印之事,不知道你想怎么办?”

雪人看了一眼那无形结界所在的方向,冷声道:“这里有多少人进去过了?”

张重光坦然道:“目前所知有七人,分别是雪域三妖,腾龙谷门下三个弟子以及天麟。至于有没有其他人,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雪人冷漠道:“一个也不曾出来?”

张重光道:“是的,一个也不曾出来。只是之前听新月提了一下,说天残宗主也隐藏在这附近,至于目前身在何处,我们就不清楚了。”

雪人轻哼道:“天残宗主,不就是天残老祖的二弟子,比起那死去的老鬼差远了。”

张重光不便搭话,扭头对莫语与冯云道:“此次得两派相助,救新月于危难,我腾龙谷感激不尽。至于这足印之事,到底隐藏着什么,对冰原是好是坏,目前谁也不知道。希望我们三派齐心协力,一起找出背后的真相。”

莫语冷漠道:“份内之事,理所应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