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奇异空间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湖面上,云气一直都在变化,只是幅度不大。

然而仔细观看,林帆与玲花发现,那并蒂双生的奇花在盛开不久便逐渐凋谢,只一会儿时间就进入枯萎阶段。

此时,那朝着两个方向开放的花朵正发生着极大的变化,它们极力扭动花枝,在凋落的那一瞬间,花与花之间有了唯一的一次朝面。

那一刹那,花与花彼此凝望,似乎含着太多的辛酸,可惜眨眼的一瞬,又怎能述说得完?

蓝光一闪,景色全消。湖面恢复了原样,林帆与玲花却在出神的刹那,被移到了湖泊的对面。

回过神,林帆看了看附近的景象,惊呼道:“奇怪,怎会这样呢?”

原来,这一刻他身后的湖泊又神秘消失了,看上去空荡荡的,唯有前方有一面三色结界,正显示出一副奇异的景象。

玲花被林帆的声音惊醒,在察觉了一切后,皱眉道:“师兄,我们究竟到了什么地方,为何如此诡异?”

林帆沉吟道:“这里像是一个时空转换的奇妙之地,融合了很多错乱时空在里面,每到一处都有不同的景象。现在你看,那前方的结界上有三道扭曲的身影,那就是雪域三妖,只是为何他们的身影会扭曲变形呢?”

玲花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一面结界上出现了三妖的投影,感觉有些奇妙。

想了想,玲花道:“这里古古怪怪,我也搞不明白,我们还是小心上前仔细探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端倪。”

林帆赞同了她的看法,与她一起提高警惕,在设下防御光罩之后,缓缓朝那面结界靠近。

这一次的结界比上一次的结界更加坚韧与怪异。

林帆与玲花在观察分析了一阵后,竟然想不出办法能穿越它。

收回目光,玲花有些气恼的道:“可恶,这结界太强了,究竟后面隐藏着什么呢?”

林帆收手观察,语气沉重的道:“雪域三妖为何能穿越,难道他们真的比我们强?”

玲花不悦道:“它们是妖,我们是人,自然有区别了。”

林帆一愣,但随即就醒悟过来,恍然道:“对啊,它们是妖,这会不会就是它们能穿越这层结界的原因所在?”

玲花迟疑道:“这个不好说,有可能是那样,也可能是我们没有找到方法。”

林帆想了想,沉声道:“只要有恒心,它们能办到的事情,我们也一样能办到。”

感受到他身上的信念,玲花笑道:“师兄说得好,我们一定不会比他们差。”

相视一笑,两人抛开杂念,开始专心一志的思考办法。

腾龙谷,赵玉清在接到飞侠的传讯后,迅速命人叫来大弟子张重光与二弟子钱云鹤,对二人道:“情况有了变化,雪域三妖突现冰谷,已经穿越了那里的一道神秘结界,我打算让你们二人赶去协助新月。”

张重光惊愕道:“神秘结界?怎么回事啊?”

赵玉清道:“此事路上问飞侠,现在你们记住一点,此行千万小心不可鲁莽。去吧。”

张重光与钱云鹤一听不便多言,双双随飞侠离开。

路上,飞侠将事情说了一遍,听得二人有些迷惑,搞不懂新月为何如此紧张。

问飞侠,他也不知道,三人只得加快速度,直奔冰谷。

大约两刻钟时间,三人来到冰谷上方,在留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后,无声的落下。

四处走了一转,三人回到那巨型足印旁边,飞侠指着正前方道:“两位师伯,林帆与玲花就是在那儿消失的。当时我欲追去,新月却极力阻拦。现在,新月不知去向,我们怎么办?”

张重光沉思了一下,轻声道:“新月阻止必有她的原因,我们先仔细观看一下,若无异常再做打算。”

钱云鹤没有意见,三人便在冰谷中四处走动,很快张重光就找到了新月残留的气息。

招来二人,张重光脸色严肃的道:“这里有两股气息,一股是新月的,另一股比较怪异,我想新月多半遇上了什么事情才会离开。”

钱云鹤沉吟道:“如此说来,这里的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我们得好好商量,以便……”

正说着,张重光突然抬头远望,口中发出一声惊讶。

“是新月的气息,还有天麟也在,他们……”话未说完,冰谷上方人影一闪,新月与天麟便凭空而现。

飞侠见状,急声问道:“你们跑哪去了?我走之后,这里是不是还发生了变化?”

新月与两位师伯见礼之后,开口道:“之前,天麟就察觉到这冰谷中隐藏着一个高手。待飞侠师兄离开之后,那人曾现身与我一见。从那人口中,我得知了他的身份,竟然是天残宗的宗主,也是为了巨型足印而来。”

钱云鹤脸色惊变,意外道:“天残宗主?那可是有名的邪派高手。上一代宗主天残老祖曾叱诧风云数百年,直到二十年前才死于陆云之手,结束了他数百年来的神话。现在,新一代的宗主再现人间,且出现在冰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天麟有些奇怪,追问道:“天残老祖很厉害?”

钱云鹤苦笑道:“何止是厉害,他生性残暴,杀人如麻,修为可算得上天下间数一数二的人物,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瘟神一样,见之无不退避三舍。”

天麟诧异道:“如此厉害,他会死在陆云手上?”

钱云鹤笑了笑,有些神往的道:“修真界传言,陆云以弱冠之龄名震天下,一生从无败绩,被称之为七界之神,纵横人间、海域、七界无敌,是一个与天地同在的神圣存在。他的一生传奇而精彩,一年之内曾经历数十场大战,包括了整个天下所有最强悍的对手,但却从未落败。传说他乃逆天之子,有着毁灭天地之力,曾力挽狂澜,一举灭了鬼域、魔域、云之法界与九天虚无界,号称千古以来第一奇才!”

天麟闻言惊讶极了,质疑道:“真有这般传奇?”

钱云鹤见他似有不信,正色道:“这个传闻天下皆知,以后你就会知道。另外,当今天下一盟一派都与陆云有关。那天下第一大派易园之主就是陆云的师弟,而除魔联盟之主就是陆云所选。”

脸色再变,天麟惊讶道:“如此人物,将来一定得见一见,不然必定遗憾。”

张重光岔开话题道:“此事以后再谈,目前我们还是商量一下,眼前该怎么办。”

新月看了一眼结界所在的方向,轻声道:“林帆与玲花已经进去好一阵了,我们得想法把他们找回来。”

飞侠闻言,自告奋勇的道:“这个交给我去办。”新月不言,目光移到天麟身上,想知道他的意见。

察觉到新月的目光,天麟自震惊中回过神来,稍稍思索了一下,沉吟道:“此地十分诡异,隐藏着未知的凶险。为了安全起见,我打算与新月一块入内,你们在外等待。若长时间不见我们出来,那就必然是发生了意外,到时候你们再想办法。”

飞侠道:“我同你们一块,多一人也多一份力量。”

天麟摇头道:“此非善地,人越多越危险。”

钱云鹤道:“天麟所言不假,这个地方从未有人去过,不宜太多人前往。”

飞侠有些不情愿,迟疑道:“可是……”

新月打算他的话,冷静道:“不要心急,如有必要你自有机会。现在你们先在这外面守着,那天残宗主很可能还隐藏在这附近,你们要多加防范。”

张重光三人脸色微惊,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但却没有任何发现。

收回目光,张重光道:“如此就依你们所言,你二人记得小心点。”

新月与天麟应了一声,随即与三人道别,之后便飞身而起,一晃就撞在了那层无形的结界之上,眨眼消失不见。

目送两人离开,飞侠问道:“二师伯,你为何帮他们说话,不让我同行前往?”

钱云鹤笑道:“我那是为你好,论修为你比他们还差得远。”

飞侠不言,隐约有些不服,但却不敢表现。

告别了三人,新月与天麟直飞结界所在。

在穿越之际,二人各有所感。

就新月而言,这结界似乎不为阻止人进入,只是为了遮掩。

在天麟而言,这结界气息古怪,似乎隐藏着什么,但他一时间无法明白。

穿越仅只瞬间,当二人出现在浅绿色的世界时,一种异样的情怀出现在两人心间。

他们自幼生长在冰原,从未见过这般景象,初见之际不免有些新奇感。

静静的查看,天麟轻声道:“这里的景色虚实难辨,给人一种迷惑之感。”

新月有些意外,惊疑道:“虚实难辨?你说这一切都是幻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