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双生奇花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笑了笑,这一刻新月整个人有了明显的变化,似乎以往横在她与天刀客之间的隔膜,在这一笑之中消失了。

如此,她心怀坦荡,有些喜悦的道:“师傅请回,徒儿办完事后就回来。”

天刀客笑了,冷漠孤傲的脸上露出一股神采,满意的道:“好,为师等你回来。”话中似有深意,但究竟是什么呢?

新月没有多想,稍稍点了点头,随即叫上天麟折身离去,一晃便消失在了远方。

浅浅一笑,天刀客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自语道:“很快,这把沉寂了近二十年的神兵,又将在修真界掀起一场风暴……努力吧……”

微风荡漾,细语飞扬,片片雪花飘落而下,却早已不见天刀客的踪迹了……

浅绿色的世界景色优雅,各种植物错落有致,分布在山谷四方,给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

谷内,怪石林立,花草飘香,一道扭曲的光屏宛如晃动的水帘横在谷口,使得谷内的景象发生了严重失真的变化。

天上,烈日高挂,刺眼的日光散而不聚,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隔离了一样。

只是那会是什么东西呢?

美丽的世界微风荡漾,看不见任何动物,但却尘土飘香。

这里有些奇妙,这里有些异样,只是奇在何处,异在何处呢?

站在谷口外,林帆与玲花神情惊讶,不时的看看四周,又回头观望。

只见背后是一片辽阔的草原,翠绿的青草随风晃动,就像是绿色的海洋。

收回目光,林帆脸色凝重,低声道:“这个地方古怪,看来很多秘密就隐藏在这。”

玲花一脸愕然,惊呼道:“师兄,我们刚才明明还在冰谷,为何穿过那层并不强烈的结界后,这里的一切就变了。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

林帆摇头道:“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上,猜不透其中的奥妙。现在,我们先静下心来,好好查看一下这里的情况,然后再做打算。”

玲花心神稍定,看了看附近的景色,问道:“这个地方无边无际,我们该从何处下手?”

林帆指着谷口,淡然道:“从我们进来的方向分析,这个山谷之中应该有我们所想要了解的事情。”

玲花想了想,担忧道:“刚才那雪域三妖快我们一步,他们会不会躲在里面偷袭啊。”

林帆肯定道:“不会。他们来此自有目的,不会为了偷袭我们而浪费精力的。走吧。”

拉着玲花的手,林帆小心翼翼的靠近谷口,精神高度集中,仔细的留意四周的情况。

通过观察,林帆发现这里寂静平淡,那些看似真实的景象,就仿佛虚幻的投影,给人一种不真实之感。

此外,谷口处有一层结界,无形但却十分坚韧,比起进入这个世界的那层结界可强了不少。

停身,林帆对玲花道:“山谷有些诡异,我隐约觉得不安,你切记跟在我身旁,不许鲁莽。”

玲花白了他一眼,娇蛮道:“我又不傻,知道了。走吧。”

林帆见她娇俏的模样,眼中露出一丝怜爱,在凝望了片刻后,这才牵着她的手,来至那结界前。

伸手,林帆试探了一下,发现结界十分强劲,含着极强的弹震之力,差点将他弹开。

玲花见了,关切问道:“怎么样,有把握吗?”

林帆沉思了一下,点头道:“难度不小,但还难不住我们。现在你全身放松,什么也不要想,一切看我的。”

玲花应了一声,立马抛开杂念,缓缓逼上双眼。

林帆留意着她的情况,见她准备妥当,当即崔动体内真元,在两人身外布下一个银白色的结界,表面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准备了一下,林帆开始朝谷口的结界靠近,很快就受到了结界的阻碍。

对此,林帆并不惊讶,只是连续转变体内真元的性质与频率,试探与分析那层结界的弱点所在。

起初,林帆的努力并无收效。但他毫不气馁,坚持不懈,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仔细分析后,终于对那层结界有了一定的了解,找到了准确的方向。

是时,林帆口发轻啸,体内真元高速运转,在他与玲花的身外形成一道红白相间的结界,含着玄冰烈火之气,一举穿越了那层结界。

那一刹那,林帆与玲花只觉身体一晃,随即压力大减,双双来到了一个神奇世界,被眼前的景色所惊呆了。

之前,两人所见有关山谷的一切,在这里全都看不到。

那就仿佛是一种幻象,停留在那层结界之外,给人一种误导。

眼下,林帆与玲花身处在一个蓝色的世界,一面蔚蓝的湖泊展现在二人身前。

那湖泊不算很大,但却平静无浪,表面上云气游动,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幻象。

另外,在湖边有一块石碑,正中刻着“镜湖”二字,两边分别刻有两行小字,写的是:“垂暮之年回首从前,懵懂之龄展望未来。”

缓步上前,玲花来到那石碑前,看着那两行字迹,不解道:“师兄,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呢?”

林帆迟疑道:“这个不好说,但应该与镜湖有关。”

玲花自语道:“从前,未来,这似乎跨度很大,究竟想表达点什么呢?”

林帆回答不了,安慰道:“别放在心上,很多事情,我们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现在,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我们应该尽早找到雪域三妖,从他们身上了解具体情况。”

玲花看了他一眼,隐约有些不愿,轻吟道:“师兄,这一次的遭遇,很可能是我们毕生仅见。你难得就不能分一点时间出来,当是一段回忆,将来也值得怀念。”

见她神色幽怨,林帆愣了一下,柔声道:“玲花,师兄的心思你明白,可我们这是在执行任务,岂能因为个人的感受而延误时机呢?”

玲花幽幽叹道:“就一会儿也不行吗?”

林帆犹豫了,他自己何尝不想呢?

见他不说话,玲花缓缓将身体靠在他肩上,低吟道:“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喜欢天麟,可后来我发现,我是喜欢他,但喜欢与爱,那是一样的吗?”

林帆不说话,此时此刻,他能说些什么呢?

玲花神色茫然,凝望着那平静的湖面,继续道:“爱是什么呢?是我年纪太小不知道,还是我从来没有遇上爱?”

林帆身体晃了晃,低声道:“爱就在你身边,时刻将你围绕。”

玲花笑了笑,低声道:“师兄,我是不是很傻。明知道天麟不会喜欢我,但我却还是很喜欢他。”

林帆苦涩道:“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但喜欢不等于爱,你要明白。”

玲花微微点头,轻吟道:“我明白,只是我的爱在哪?”

林帆神色复杂,低声道:“那要问你自己才知道?”

玲花站直身体看着他,眼神期待的问道:“师兄,你对我是喜欢,还是爱?”

林帆脸色一变,扭头避开她的目光,有些不自然的道:“你应该知道的,何必问我呢。”

玲花道:“喜欢与爱,很容易搞错的,所以我才问。”

林帆迟疑起来,好一会儿后才恢复平静,淡然道:“或许不久的将来你会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玲花低吟道:“是吗?或许吧。”

转头看着湖泊,玲花眼中带着几分伤感。

林帆不说话,也凝望着湖面,就那样静静的陪着她。

时间,在此时停下。当湖面上的云气开始变化,凝望中的二人脸色惊讶,彼此对望了一眼后,双双专注的看着湖面,不一会儿就见一朵奇花出现在那。

那是一朵很怪异的花,一蒂双生,花开两方,娇艳动人,各展芳华。

凝望着此花,玲花轻叹道:“好美的花,师兄你看见了吗?”

林帆点头道:“看见了,并蒂双生,世所罕见。”

玲花幽幽道:“并蒂双生,这是不是意指我和师兄呢?”

林帆愣了一下,轻声道:“或许吧……”

或许?

真是那样吗?

这一刻,林帆与玲花,又哪里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