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出现转机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雪地上,薛峰见新月离开,稍稍楞了一下,随后便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放在了麻婆身上。

作为一个高手而言,薛峰清楚的感应到麻婆身上那股强者的气息,眼中流露出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这边,夏建国受伤落地之后,脸色有些苍白。

他见新月离去,似欲呼唤可最终放弃,选择了回到冯云交战的地方,一边观战一边疗伤。

秃翁察觉到新月逃走,当即脸色大怒,阴狠的瞪了玉剑书生一眼,手中长枪一晃,一道微不可见的光芒一闪而至,下一刻就出现在玉剑书生胸口,一举将他震飞了。

趁此空挡,秃翁口发长啸,身体瞬间拉长,就宛如一道时空残影,在随风消散之际,人已经到了数里之外,正朝着新月追去。

怀抱天麟,新月全力飞翔。

身法的快捷,那是她的专长。

只是秃翁的速度让她惊讶,她在察觉之际,秃翁竟然已经追近百丈之内,这可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

看了一眼前方,新月苦涩一笑,对天麟道:“此去腾龙谷甚远,我们恐怕支撑不到那一刻,就会被秃翁追上。”

天麟看了一眼后方,稍稍沉思了一会儿,低声道:“竭尽所能朝偏西方向前进。”

新月不解,但却没有追问,猛提真元全速前进,人如光箭一般一闪而逝。

后方,追来的秃翁见此景象,微微有些意外的道:“看不出她的身法倒是很快啊。可惜她想飞回腾龙谷,那是不可能的。”

说完直线前进,与新月前行的方向形成一个夹角,目标腾龙谷方向。

半晌,秃翁越过了新月,拦在了腾龙谷的必经之道上。

可新月并没有前往腾龙谷方向,这让秃翁有些疑惑,在感觉不对劲时,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了数里之遥。

是时,秃翁有些稳不住了,立马放弃了拦截的方案,直射新月所去的方向。

这一来,双方一追一赶,不一会儿便飞出百里之外,距离也缩短到了百丈。

此时,新月真元消耗极大,加上原本受了不轻的伤,速度开始减慢。

而秃翁修为到了归仙境界,真元取之不尽,速度一直保持在极限状态,不出五十里就把距离缩小在了二十丈。

对此,新月脸色严肃,看了看怀中的天麟,没有说话。

天麟感受到她眼中的柔情,看了她一眼,轻声道:“知道我为何叫你朝这边飞吗?”

新月道:“开始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

天麟笑了笑,低吟道:“还有三十里,这是决定我们生死的关键,一切就看我们的运气了。”

新月轻叹道:“三十里路,生死相随,这也值得怀念。”

秃翁追了半天,没搞明白两人为何逃向这个方向,但却已经没有耐性。

原本他就是因为天麟的插手而耿耿于怀起了杀念。

此刻一番追逐心情不快,当下右手一挥长枪飞出,化为一头光龙,眨眼就出现在新月后面。

察觉到危险,新月连忙躲闪。

很顺利的避开了这一击,但却被秃翁后来居上,给拦在了前方。

闪身绕道,新月不与他纠缠。可秃翁早没耐性,只想到早点解决了二人,以泄心头之恨。

是以,当他拦下新月的一刹那,他就施展出了惊人之力,在四周布下了一个封闭的结界,将新月与天麟困在一个直径五十丈的空间。

这个结界无形无色,新月急射而至一头撞上,被当即弹开,受了内伤。

摇晃着落地,新月不敢怠慢,一边飞身而起,一边挥动手中长剑。

秃翁见此,不屑道:“无知丫头,你以为我这结界轻易就能破……咦……”

正说着,只见新月一剑挥出,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却划破了秃翁设下的强劲结界,带着天麟急速而逃。

回过神,秃翁口发怒啸,身体猛然光化,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一闪就出现在五里之外。

是时,新月正急射而来,谁想秃翁突然出现,在闪避不及的情况下,她狠狠的撞了上去。

阴森一笑,秃翁左手握拳当胸挥出,只见一道赤红的光华破空而至,带着撼动天地之威,正好击中在新月身上。

惨叫自新月口中传响,只见她身体一转,在高速前进之际,努力的扭转身体,以背部硬接了这一拳。

如此,新月当场重伤,人如落叶一般飘飞在半空上,鲜血如雨而下。

天麟则因为角度的关系,大大减小了受伤的几率,只是被拳风震飞了。

“新月!”大吼一声,天麟在坠落之际脸色惊变,看着那漫天飘落的血雨,一股锥心的痛苦与仇恨,同时出现在他的心上。

嘭的一声,天麟落地了,肉体的疼痛让他脸色扭曲,但他却咬牙忍住了。

扭头,他凝望着新月落下的方向,只见新月鹅黄色的身影飘然坠地,微微动了几下,便沉默了。

半空,秃翁得意一笑,冷酷道:“小子,我现在就送你们归西吧。看招。”

长枪一舞,气动四方。

雪地上旋风突现,眨眼就化为一道龙卷风,迅速的朝天麟冲去。

面对这种情况,天麟眼中射出仇恨之光,淡漠的看了一眼后,身体突然窜起,朝着新月所在的地方落下。

摇晃着坠落,天麟脸色苍白,一把抱住重伤的新月,轻声唤道:“新月,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两人身体横移数丈,正好避开了龙卷风暴。

秃翁有些意外,立马想到了之前天麟身上的古怪,当即长枪挥落,在插入雪地的瞬间,一举将三里之内的冰雪全部震碎,并迅速隔离,使得天麟的冰神诀发挥不出神效。

落寞一笑,天麟吃力的起身,拉着新月的手,低吟道:“你猜我们的第一次遇敌,会不会就死在敌人手上?”

新月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微笑,柔柔的看着天麟,轻声道:“这一刻的你,看上去还是如以前一样,自负而孤傲。”

天麟笑了笑,虚弱的道:“答非所问,似乎不是你的喜好。”

新月浅笑道:“人总是会变的,很多平时不愿意表露的性格,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展现出来。”

天麟微微点头,轻吟道:“这样的对话,我们一生中没有多少机会遇上。只是不知道那秃老头会给我们多少时光?”

新月抬头望了望,笑得有些耐人寻味的道:“或许,那不是由他决定的。”

天麟不语,似乎有些明白。

但半空中的秃翁却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当下大喝一声,吼道:“小子,这一回我看你怎么逃得掉。”

长枪离手,飞射而下,带着秃翁必杀之心,以及惊人之力,在下落的过程中逐渐光华,最终化为一道直径三丈的光柱,顷刻间就出现在天麟与新月头上。

如此一击,威力可怕。

天麟与新月别说身受重伤,即便没有受伤,也难以接得下。

如此,死亡笼罩,无处可逃。

可他们真的会死在这里吗?

时间在这一刻拉长,那越来越近的光柱就像是死神的魔爪,已锁定住了天麟与新月,随时可以将他们吞掉。

只是就在最危险的一刹那,一道破空而现的刀罡呼啸而至,宛如怒龙咆哮,带着山河震颤的霸气,一举劈碎了秃翁发出的光柱,将那长枪弹出数百丈外。

这一来,天麟与新月安然无恙,在最关键的时刻奇迹出现。

同时,一个冷烈的声音自虚空传来,带着孤傲的霸气,给人一种君临天下之感。

“天刀峰前,什么人如此猖狂!”说话间,半空中人影突现,一身黑衣的天刀客神情冷漠,正手持怪剑,阴森的看着秃翁。

意外来得古怪,令秃翁气不打一处来。

只是当他迎上天刀客那阴森的目光时,心里竟然不战而悚,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看了看天刀客手中的怪剑,秃翁脸色阴寒,冷声道:“阁下何人,为何插手此事?”

天刀客霸气威严,周身环绕着赤红的火焰,如日光普照大地,光芒直逼数里之外。

“我自号天刀客,地上的两人都与我有些渊源。”

秃翁双眼微眯,惊疑道:“天刀客?这个名字很陌生,想必不是你的真名。以你的修为,定然是修真界鼎鼎有名的人物,为何不敢以真实身份相见。还有,他二人与你有何渊源?”

天刀客冷然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伤了他二人,今天不留下点代价就休想离开。至于他们与我的关系,那丫头算是我半个徒儿。我这做师傅的岂能容忍别人欺负到她的头上。现在,你还是报上名来,我考虑如何惩罚你才好。”

秃翁闻言眼神微变,似乎没想到新月是天刀客的徒弟,心里略感惊讶。

同时,他也对天刀客狂妄的语气感到不满,怒笑道:“老夫秃天翁,生平还是第一次遇上敢这么与我说话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