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无奈离开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麻婆怒道:“狠毒?哈哈……我老婆子一向就是这样。今日不止是他,连你也给我把命留下。”

说话间,手中拐杖挥舞,幻化无常的杖影飞射而出,一举笼罩在新月身外。

娇喝一声,新月长剑挥扬,震耳的剑吟声配合数百道剑芒,在身外形成一排剑幕,与麻婆的拐杖激烈撞击,爆发出无数的火花。

身体一晃,新月脸色微变,初次交锋她就察觉到了麻婆的可怕,知道自己修为不如对方。

只是新月性格坚强,乃宁折不弯之人。

当下冷哼一声,手中剑法一变,人如飞龙在天,绝美动人的身姿快速移动,配合凌厉的剑芒,在麻婆四周布下了一个完整的剑阵,展开了一轮连绵不断的猛攻。

留意了一下新月的情况,麻婆眼中杀机涌现。

作为归仙境界的高手,她一眼就看出了新月的弱点,知道她擅长剑术,但却修为不足,故而选择了最直接,最猛烈的方式,以自身压倒性的实力,控制四周的气场,形成一个十丈大小的凝固空间,一举将新月定格在了半空。

这种攻击十分常见,只要施法之人有足够的实力,就能将自身的真元散布于外,形成一个相对静止的区域,起到一个短时间内,凝固空间万物的作用。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新月身体受限,在察觉到情况不妙之际,新月眼中奇光一闪,握剑的右手微微一颤,输入了一股真元在长剑之内,使得剑身泛起了红光,一举震碎了四周的空间气锁,摆脱了麻婆的限制。

新月的应对之法有些奇怪,似乎含着某种玄机,令进攻的麻婆感到茫然。

轻咦了一声,麻婆攻势不断,手中的拐杖一闪而至,在新月摆脱限制的一刹那间,夹着八层修为,出现在她胸前。

来不及闪避,新月连忙右手急挥,长剑以最快的速度连续闪动了七次,最终与麻婆的拐杖相遇。

是时,强光一闪,一声巨响从交汇点传开。

紧接着,闷哼响起,新月被那股可怕的力量当场震飞,人在飘退的半空中张口吐出了一道鲜血,当即重伤。

阴森一笑,麻婆紧追而至,蛇头拐杖挥洒而出,数百上千的杖影层层叠加,飞速缩小,正笼罩在新月身上。

“去死吧,臭丫头!”

天空,四道人影此时出现,每两人一组自两个方向而来,一晃而现。

突然,两声惊呼从来人口中传开。

“住手,尔敢!”

每组中各有一人呼唤,并急射而出,朝着麻婆发起了进攻。

落地之后,新月身体一晃,人还不曾站稳,麻婆的杀招便以出现。

对此,新月顾不得身体状况,强行猛提真元,一边挥剑防御,一边迅速朝后躲闪。

修为的差距使得新月处处受限,她虽然极力反抗,可效果不佳,长剑与拐杖一遇,她便再次被狠狠的弹开。

微哼一声,麻婆一击之后身体旋转,手中拐杖挥舞,一举将两个偷袭者震开。

“尔等何人,报上名来!”

摇晃着后退,出手之人脸色微变。

只见左边那高大的男子冷声道:“薛峰,离恨天宫门下!”

右边俊俏的男子严肃道:“天邪宗弟子夏建国,你是什么人,敢在冰原生事,还出手攻击腾龙谷门下。”

原来,来人竟是离恨天宫的一笑断魂莫语与薛峰,天邪宗门下冯云与夏建国。

他们都是接到腾龙谷通知后,专门着手调查冰原上出现的神秘高手。

正巧感应到了巨鹰飞天的气息,这便双双而来。

至于新月,她最初是感应到了天麟的气息,离开冰谷后前往找寻,结果天麟已经带着翼天翔离开。

这一来,新月扑了个空,直到巨鹰飞天,她才心感不妙急速飞来,正好救天麟于危难。

麻婆闻言脸色微变,扫了一眼莫语与冯云,阴森道:“想不到冰原三大门派的高手竟然到齐了,真是幸会。只可惜三大宗主不曾前来,不然我老婆子还真的考虑一下,是不是该离开。眼下,就你们几个还少了点分量,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不然休怪我出手不留情面。”

薛峰闻言脸色大怒,正欲开口却被莫语拦下。

“别冲动,这老婆子的修为天下罕见。”

薛峰不满道:“仅凭这个,她就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莫语冷漠摇头,目光停留在麻婆身上,沉声道:“冰原不是任人撒野的地方,你最好识相一点。”

麻婆冷笑道:“我要是不识相,你们还能把我老婆子吃了?”

天邪宗冯云喝道:“得罪冰原三大派,你以为你能走得出冰原?”

麻婆不屑道:“大话人人会讲,光说是没用的。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马上离开,第二就出手一战。另外,顺便告诉你们一句,今天我心情烦躁,你们最好多考虑一下,别到时候后悔。”

不屑一顾的神情,配上狂妄的话,听得莫语、冯云心头大怒,双双飞射上前。

一旁,夏建国闪身来到新月身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看样子伤得不轻啊。”

新月看着他,淡然道:“谢谢,我不要紧。”

夏建国有些尴尬,目光扫了一眼昏迷的天麟,岔开话题道:“他怎么了,要不我帮你照看吧?”

新月神色清冷,摇了摇头,轻声道:“谢谢好意,我会照顾他。现在,他似乎快醒了。”

正说着,天麟果真苏醒过来。

睁开眼,天麟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新月,这让他有些惊讶。

扭头看了一眼四方,天麟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道:“你来得很及时,我还没有死掉。”

新月瞪了他一眼,有些生气的道:“休要胡言。你行动也不通知我一声,要是这一次你真的发生意外,我如何向你娘交代?”

苦涩一笑,天麟避开目光,似乎有些不敢面对她。

“之前的事情我稍后对你讲,现在你听我说,这老妖婆与那秃翁十分厉害,我们这里恐怕找不出谁是他们的对手,还是尽早离开。另外,那观战之人就是西北狂刀,交战之人乃玉剑书生,他之前曾救了我一次,不过看样子也是情况不妙。”

新月看了看交战的玉剑书生,皱眉道:“他好像受了伤,不过剑术奇妙,还能支撑一下。我这就去……”

正准备说前去帮助,交战中的玉剑书生突然抽身而退,朝这边飞来。

秃翁此次没有留难他,但也紧随而至,目光留在了天麟身上。

见状,天麟急声道:“新月快闪,这老秃头想杀我。”

夏建国闻言,正色道:“新月姑娘莫担心,这人交给我来对付。”

说完飞身迎上,拦在了秃翁前方。

玉剑书生很快来到新月身旁,看了一眼天麟后,吩咐道:“快回腾龙谷,晚了就来不及了。”

新月问道:“为什么?”

玉剑书生道:“这秃天翁的实力十分可怕,他一旦下定决心要杀天麟,我们这里谁也阻拦不了。加上那蛇神地的麻巫,你们三派高手联合起来也对付不了。”

新月迟疑道:“此事因天麟而起,我们若是离开,那对离恨天宫与天邪宗恐怕不好……”

玉剑书生分析道:“这个不用担心,只要天麟一走,他们最多发泄一下就会离开,不会真的较真的。”

新月沉默了,目光一道天麟脸上,等待他的意见。

天麟想了想,正打算说话,却突然听到夏建国的闷哼声,以及莫语、冯云的怒吼声。

原来,就在几人说话之际,莫语与冯云为了各自的颜面,双双出手朝麻婆发动了攻击。

照说,他们是不应该联手的。

可作为数百年来的仇敌,他们彼此争强好胜,都想打到麻婆,故而一同出手,欲争高下。

谁想麻婆并非真是老态龙钟,她的实力之强出乎意料,两人在不清楚敌情的状况下,不一会儿便双双被震开了。

这边,夏建国拦截秃翁,那更是情况不妙。

他的修为虽然很强,但还不及天麟,又那里是秃翁的对手呢?

故而,数招之内,夏建国便受伤不轻,被秃翁的长枪震飞了。

“小子,刚才那老妖婆没有要得了你的命,那不是你运气好,而是注定你要死在老夫手上。现在,你就乖乖认命吧。”

长枪一挥,霸气飞扬,数十丈内的气流在他的控制下,自动的形成一个结界,将新月罩在了中央。

玉剑书生见状,大声道:“我先拦住他,你们快走。”

挥剑而上,玉剑书生展开神奇身法,整个人眨眼就幻化出数百道分身,围绕在秃翁身外。

新月沉吟了一下,随后便依照玉剑书生的吩咐,带着天麟朝飞向腾龙谷方向。

她心里知道,只要回到腾龙谷,有谷主在,就没有人敢动天麟分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