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怒杀之心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象异变,惊动九天。

当巨鹰腾空云海,修真界内不少高手都感应到了那股气息,纷纷抬头望天。

冰原,三大门派的主事之人无一例外,各自脸色惊变,隐隐感觉到了不安。

雪地上,一些快速移动的身影被那巨鹰的气势所撼,无不调转方向前往查看,欲一探根源。

天翼峰的奇变令人意外,平静的冰原从此动荡不安。

是缘是孽?

是好是坏?

谁能说得明白。

收回目光,天麟看了四周一眼,凹凸不平的雪地上,一个深深的巨坑,述说着天翼峰的改变。

当年,天翼峰自何处而来,它为何双翅折断,这中间究竟隐藏着什么呢?

想想,天麟找不出答案,立马收敛心神准备离开。

然而此时他突然发现,两股怨恨之念竟然同时锁定在他的身上,让他心神大骇。

不说看,天麟也明白那是麻婆与秃翁,他们心怀怨念。

只是此刻翼天翔已然不在,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在这里与他们纠缠。

因而天麟心思一转,身体突然淡化,打算借助冰神诀的瞬间移动离开。

怒极一笑,麻婆恨声道:“想走,太迟了!”

说话间,只见麻婆周身绿光一闪,一道透明的光界无声而落,出现在天麟身外。

秃翁丝毫不慢,在麻婆动手之际,手中长枪倒转,枪尖汇聚着一团赤红色的光华,在插入雪地的瞬间,将附近百丈之内的雪冰全部震碎,形成一个无雪区域。

如此一来,天麟的冰神诀在失去了冰雪的情况下,瞬间移动立马停止,人被困在了麻婆那透明的光界内。

“小子,今天我要杀你,神仙也救不了你!受死吧!”

双手扣诀,麻婆丑恶的脸上满是怒气,双眼中的恨意就像是一把利刃,让人不敢直视。

身外阴风阵阵,厉煞之气徘徊不去,在她的控制下覆盖于光界之上,使得原本透明的光界眨眼就变成了暗绿色。

并且,在那光界之上出现了一双可怕的眼睛,就像是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天麟。

一旁,秃翁怒声道:“小子,老夫也不会放过你!”

话落右手挥出,掌心蕴含着极强的劲力,猛然拍在那插入雪地之中的长枪上,使其枪身剧烈震动,发出耀眼的光波,产生震耳的轰鸣。

长枪震颤,光波不停。

那密集的光波就像是一把光刃,拦腰朝天麟斩去。

面对两大强敌的攻击,天麟脸色严峻。

在得知无法摆脱这个结界之际,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如何降低危险,稳住形式。

天麟自小聪慧,且无往而不利。

如今,在屡受挫折之际,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并没有因为形势不妙而惊慌失措,这就是他的过人之处。

眼下,就天麟分析,麻婆发出的光界充满了邪煞之气,且威力惊人。

以自己目前有伤在身的情况,根本难以与之抗衡,最终必将死在这光界之内。

这一点正是麻婆的用意,她显然已经怒极,没有心思再与天麟玩什么把戏,选用了最激烈,最直接的方式。

针对这一点,天麟有办法应对。

可对于秃翁所发出的攻击,他却有些顾忌。

一直以来,秃翁的气焰都被麻婆所压制,可真正论实力,这位被麻婆称之为秃天翁的老头,并不比麻婆逊色。

他只是没有麻婆那么激烈,心头似乎存着什么顾忌。

而今,当麻婆选择了霸气十足的攻击方式,他就来了个无声无息,二者相辅相成,一动一静,给天麟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思索之际,压力突至。

麻婆所发出的光界不止邪恶,还带着侵魂蚀骨之力,在靠近天麟的身体之际,轻易就吞噬了他的防御结界,使得他很难防备。

同时,光界表面的那双暗绿色眼睛此刻正射出一束绿光,看似闪电却含着至阴至邪之力,在一连突破天麟十九层防御结界后,直射他的额头,却被天麟的右手拦截。

光波一闪,结界剧震。

秃翁那凌厉的一击在撞上麻婆发出的光界时,二者间发生了一些抵触,可结果却令人诧异。

原来就在那一刻,两股不同属性的力量交合一起,排斥在所难免,可双方却有极强的融合性,在稍稍震荡之后,秃翁所发出的光波,一部分被光界所吸收,增加了自身之力,一部分则透体而过,转化为了一头光狼,直射天麟的身体。

身体一颤,天麟猛然后退,还未来得及闪避,秃翁所发出的攻击已然临近。

是时,天麟眼中寒光爆射,一边张口怒啸,一边凌空翻腾,玄之又玄的避开了秃翁的一击。

其后,天麟身法不停,翻腾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人转眼就化为了一团火焰,在暗绿色的光界中来回闪射,飘忽不定。

并且,随着火焰移动的持续,光界内留下的残影组成了一副凤凰图案,在形成的一瞬间展翅而飞,如火凤重生,所到之处邪气尽退。

这一幕有些怪异,至少麻婆与秃翁就感到不可理解。

外围,崔铃姑观看了片刻,似乎猜到了结果,在迟疑了一会儿后,带着满心的不甘悄然离去。

狂刀神色冷峻,面无表情的看着交战的情况,冷冷道:“天翼横空,总是需要有人付出代价才行。”

玉剑书生闻言,沉吟道:“千古艰难唯一死,天麟不似短命之人,你的猜测多半不准。”

狂刀冷笑道:“那两个老怪,任何一人都能轻易致他于死地。即便你出手,也不过是浪费精力而已。”

玉剑书生反问道:“你肯定就不会发生意外或是奇迹?”

狂刀眼神微动,意味深长的道:“意外又如何?普天之下修为达到归仙境界的人,并不是随处可觅。你要出手就快些,再迟就没有意义。”

玉剑书生闻言一惊,移目看向交战之地。

只见秃翁一击不成,立马转变方式,拔出雪地上的长枪,双手崔动体内真元,控制着长枪飞射云端,在到达一定高度后,长枪凌空倒转,整个枪身奇光闪烁,化为一道惊天长虹,自九天而落,直射天麟头顶。

是时,麻婆发出的光界已经缩小到了五丈范围,牢牢的将那只火凤困死于内。

一旦秃翁的长枪击落,撞在那高度压缩的光界之上,两股力量瞬间激化,势必会产生惊天爆炸,一举将光界内的万物予以毁灭。

想到这里,玉剑书生立感不妙,顾不得多想什么,连忙冲天而上,手中长剑飞出,夹着毕生修为呼啸而动,化为了一道赤红的光柱,垂直朝秃翁的长枪射去。

玉剑书生的出手真是太过及时,正好在长枪击中光界的前一刻将其震偏,玄之又玄的化解了天麟一次危机。

地面,光界之内,天麟最初以烈火化凤的方法驱散光界的邪气,起到了一定的效应。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麟在修为上的差距越发明显,即便火凤有克制邪恶的功效,但没有相应的实力,也是难以如愿。

此刻,天麟所化的火焰,其移动速度正逐渐降低。

身外的结界步步逼近,产生的超重压力已经逼得他几乎难以动弹,逐渐陷入了绝境。

面对死亡,天麟还有些懵懂无知,并无太多的畏惧。

有的只是淡淡的遗憾,以及对人世的留恋而已。

这时,天麟的真元已几乎耗尽,但他没有放弃。

冰神诀不能施展,他就改为用其他法诀。

其时,天麟恢复了真身,周身泛起淡淡的五彩之色,一股虚幻而又空灵之气,笼罩着他的身体。

这一幕之前曾出现,巧妙的御掉了当时麻婆与秃翁的联手威逼之力。

此刻,当死亡临近,天麟被逼无奈,只得再次施展。

这一次他又能否化解危机?

势在必得的一击,被人从旁破坏,秃翁心头气极。

当下冲着玉剑书生怒吼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敢过问老夫的事?”

说完右手一挥长枪飞回,手腕转动间狂风乱舞,煞气逼人。

空中,数不尽的枪影如繁星闪耀,编织成一丈巨网,眨眼就出现在玉剑书生附近。

“以尊驾的身份,欺负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这似乎过分了一些。再者,腾龙谷号称冰原第一,你何不留点人情,干嘛要把事情做绝呢?”

回话之际,玉剑书生身体一扭,人如水中鱼儿一般,巧妙的避开了数丈。

同时,手中长剑挥动,密集的剑芒飞射而出,在身前组成一排剑幕,迎上了秃翁的一击。

半空,枪影与剑芒相遇,交汇处火花如雨,霹雳不绝。

数不尽的爆炸汇聚一体,产生一个直径六尺的光球,瞬间破碎,一举将二者震飞。

落地一晃,玉剑书生脸色微惊,对于秃翁的修为大感意外,显然仅以实力而言,他还有一定的差距。

对此,他心生警惕,长剑连绵不断,展开了游斗,尽力避免与秃翁硬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