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天翼之秘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阴笑一声,幽无常的身体如箭破空,第一个出现在天麟眼里。

紧接着,麻婆、秃翁也双双临近,彼此三足而立,将天麟与翼天翔围在雪地里。

幽幽一叹,翼天翔道:“天麟,趁他们还没有出击,你一个人去吧。”

天麟眼神坚定,严肃道:“不要说话,在冰原上他们还困不住我。”

说时脚下白光一闪,二人的身体便神不知鬼不觉的跳跃了三里空间,出现在三人的包围圈外。

惊呼一声,幽无常道:“这是何种法诀,为何没有一丝真元的波动,让人无从防御。”

秃翁皱眉道:“这有点像道家的缩土成寸,但又有些差异。”

麻婆冷酷道:“管他什么法诀,在我面前就不许他活着离去!”

话落手中拐杖一扔,刹时化为一条数丈大小的巨蛇,在雪地上飞速穿越,追踪着天麟的踪迹。

幽无常与秃翁见此,双双飞身半空,从不同的方位朝天麟扑去。

看着这情形,狂刀眼中神光如炬,问玉剑书生道:“你说天麟在麻巫的幻龙面前,有没有机会逃离?”

玉剑书生沉吟道:“不好说,天麟此人十分神秘,似乎在法诀的运用上,有着惊人的天赋。”

狂刀淡然道:“此去不远就是天翼峰了,你说天麟会不会去那里?”

话落不待玉剑书生回答,狂刀便一闪而至,消失得毫无踪迹。

迈步而出,天麟显得潇洒随意,丝毫也不在意麻婆、秃翁与幽无常的拦截,就宛如旁若无人。

翼天翔十分担心,可不久之后他意外的发现,天麟似乎动用了某种神奇的法诀,看似平凡的散步,却能一步三里,而且不受任何限制,想去哪就是哪,即便麻婆的巨蛇紧追不舍,也难以左右他的行进。

察觉到这一情形,麻婆心里震惊之极,她还是初次遇上这种事情。

秃翁脸色阴沉,他仔细观察天麟的举动,发现了天麟所要前往的方向,连忙提前拦截,在天麟落地的瞬间,以绝强的实力,设下一个封闭的结界,将天麟与翼天翔定在原地。

这样的做法正统而又合乎常情,可结果却让所有人震惊,因为那强劲的结界最终没有困住天麟,他轻易就穿越了结界,出现在了下一个落脚地。

幽无常有些不信邪,在秃翁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他也发动了一次攻击。

是时,只见天麟与翼天翔被一团诡异的黑雾笼罩其内,附近空间扭曲,其强横的封锁力即便是麻婆与秃翁这样的高手,也很难立马离去。

然而天麟就是怪异,他所施展的法诀玄奇之极,似乎就像是穿行在另一个空间,只是在这个空间留下了他的投影。

如此,攻击无效,众人皆有一种愕然迷茫之感。

脚步不停,天麟飘然而去,不一会儿天翼峰便出现在眼底。

半空,麻婆、秃翁、幽无常一路紧追不舍,崔铃姑与玉剑书生则稍后一步,各自留意着地面的动静。

传说中的天翼峰越来越近,接下来,等待着翼天翔,等待着众人的将会是什么事情?

微风起,雪花雨,一晃一摇如梦里。千世缘,今日续,翼腾九天惊大地!

凝望着天翼峰,翼天翔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似期盼,似怀念,却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苍凉之意。

千里逃亡,只为缘聚。

输赢成败,谁能说清?

喜悦,浮现于心,不安,流露眼底。

紧张,徘徊不去,期盼,来回撞击。

万千感受汇聚一体,可谓是百感交集。

天麟凝望着天翼峰,神情与翼天翔绝然有异。

此刻狂刀就立于天翼峰顶,麻婆、秃翁、幽无常并排一线,拦在天翼峰前,显然他们都隐约猜测到了某些事情。

玉剑书生漂浮在半空里,眼中满是好奇,崔铃姑位于左侧,正缓缓朝天翼峰靠近。

停身,天麟轻轻的对翼天翔道:“这就是天翼峰了,你还需要我帮你什么?”

翼天翔收回目光,感激的看着天麟,略显激动的道:“谢谢你,现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到达天翼峰。只要到达那里,这些人便不再是威胁。”

天麟皱眉道:“就眼下的情况而言,这些人中除了玉剑书生之外,其他人都似乎知道你的目的。”

翼天翔迟疑了片刻,点头道:“是的,他们都知道一些,但并不完整。”

天麟不解,眼色疑惑的看着他,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翼天翔知他心意,沉思了一会儿后,传音道:“天翼峰原本不再这个位置,它是天翼族的象征,也是天翼族的力量传承之地。原本的天翼峰,就像是一头神鹰,还有一双展翅飞翔的羽翼。可后来,那对翅膀被它的敌人毁灭,因而它未曾飞回属于它的领地,就停留在了这里。”

天麟一听,十分好奇,询问道:“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翼天翔沉痛而又沧桑的传音道:“要让天翼峰回到属于它的领地,就必须要有天翼族人与之合体。然而自从天翼峰坠落于此,数千年来,天翼一族受到了敌人几近毁灭的屠杀与攻击,如今就只剩下我一人。一旦我死,天翼一族就将永绝人世。”

天麟脸色一惊,诧异道:“你是天翼族人?我怎么从来不曾听人提及过这个族类呢?还有,他们捉拿你,又如何换取力量呢?”

翼天翔恨声道:“当我与天翼峰融合一体,我就能获取天翼一族数千年来的传承之力。而这些人想抓我,也是想取而代之,夺取我天翼一族世代传承之力。”

明白了大致的缘由,天麟激愤道:“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这些人得逞。”

翼天翔担忧的道:“他们紧追不舍,显然都抱着必得之心。以我的修为,就算无伤在身也不是他们之敌,更何况现在这样子。”

天麟想了想,安慰道:“不要担心,实力的强弱并非决定输赢的关键,只要我们巧妙运用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关系,就有希望完成你的目的。”

留意着天麟与翼天翔的动静,麻婆、秃翁、幽无常三人显得十分谨慎。

之前,他们虽然愤怒,但毕竟环境不同,有可供发泄的余地。

如今,到这天翼峰附近,稍有不慎翼天翔就可能逃离,那时候再想追回,恐怕就不再可能。

为此,三人谁也不曾鲁莽,都在趁机思考对策。

时间在寂静中过去。

半晌,幽无常开口先打破了寂静。“天麟,最后一次提醒你。放手不管你还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你今天休想活着离去。”

傲然而立,天麟道:“我就站在这里,你要是不服气,何妨上来一试?”

幽无常阴森道:“你既然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

话落周身气息一变,整个人显得阴森诡异,缓步朝天麟走去。

是时,只见幽无常脚步落地,雪地上便留下一个三丈大小的黑色印记,且随着他脚步的增多,地面的黑色区域逐渐增大,眨眼就像是烟雾一般,扩散在了数百丈范围里。

天麟眼神微惊,带着翼天翔冲天而上,避开了脚下的黑雾。

可幽无常并不就此停息,反而电射而至,带动那成片的黑雾,瞬间在半空形成一个漆黑的光域,将天麟与翼天翔困在那里。

黑雾充满了邪恶、恐怖、阴森、诡异之气,一靠近天麟与翼天翔的身体,就像是恶鬼般,疯狂的吞噬着他们的真元、灵魂与肉体。

天麟心神大惊,对于幽无常他一直提防,可这会真正面对之际,他还是意识到,之前自己是小视了敌人。

这个周身被黑芒笼罩的敌人,就如同他的姓名,神秘而又诡异,一身法诀邪恶阴毒,似乎汇聚了阴、邪、厉、煞于一身,属于一个十足的恶魔,至阴至邪!

翼天翔脸色忧虑,提醒道:“天麟,此人法诀诡异,为人邪魅,就好似来自九幽地狱,你可千万小心。”

闻言,天麟似乎想到了某些事情,皱眉道:“九幽?记得我娘曾告诉我,世间五大洞天中,排名第四位的名叫九幽玄冥洞府,在幽冥山中。不知这人与那儿是否有什么关系。”

翼天翔摇头道:“我对人间之事不慎清楚,你总之小心就是了。”

天麟应了一声,周身寒气满布,在身外设下二十七层结界,以阻止那黑雾。

随后,天麟带着翼天翔凌空而上,二人右手紧握,一左一右高速转动,形成一个旋转的光轮,爆发出璀璨的红光。

起初,那光芒被黑气压制着。

可不久之后,就见一道赤红的光柱从黑雾中升起,与收紧的黑雾气罩剧烈撞击,从而产生闷雷般的响动,一直延续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