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追问原因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眨眼,内压的攻势与外放的结界相撞。二者摩擦挤兑,爆发出璀璨的火花,以及震耳的异啸。

那是一个力量的比较,麻婆与天麟谁的修为较高,谁就有希望压倒对方。

当然,事情也非绝对,那与双方攻防的法诀也是息息相关的。

持续的撞击,火花变成了雪花。当天麟的冰魂结界一层层碎裂,麻婆的攻势也开始骤减。

很快,漫天的杖影消失了,天麟傲立当场,眼中带着几分孤傲。

麻婆心头暗恼,不信连个黄毛小子都收拾不了,立马上前半步,全身气势猛然爆发,以惊世骇俗之威,一举将天麟震退一丈。

趁此,麻婆右手举杖,冷喝声中狂劈而下,一股百丈光柱破天而现,夹着撼动天地之气,逼得天麟根本动弹不了。

察觉到危险,天麟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惊慌。

这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往的那些小把戏、小聪明在真正遇上强敌时,都是没有用处的。

唯有绝强的实力,才能让他傲视四方。

另外,麻婆的实力也令天麟惊讶,他隐约感觉到,麻婆的修为已到了归仙境界,那是自己目前还无法比拟的。

对此,天麟并不惧怕,他在稍稍思考之后,身体横移三丈,以神鬼莫测之力移开了麻婆的气势锁定,选择了退让。

这情况有些反常,照理天麟的修为不如麻婆,是不可能摆脱麻婆的意识锁定。

那么他是如何办到的呢?

说起这一点,那就要感谢天麟的冰神诀了。

他是借助了冰神诀的玄奇功效,以整个冰原的玄冰之气为媒介,强制性的错开时空,以完成了目标。

一杖落下,积雪飞扬,震动的大地,沉闷的声响。

这一击造成的后果超乎想象,整个数百丈方圆内,所有的冰雪全部被抛上了数丈高。

天麟情况稍好,避开正面的他虽然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他有冰神诀在身,几乎就不会出现状况。

外围,观战之人各自设防。

秃翁、幽无常、狂刀与玉剑书生情况较好。

白发金童与崔铃姑则情况糟糕,双双被那股可怕的气劲弹飞数十丈。

麻婆愕然相望,她怎么也想不到,天麟竟然会轻易避开,这简直出人意料。

原本,她认为这一击就算杀不了天麟,也至少让他重伤。

可现在,天麟却安然无恙,这如何不让她又惊又怒呢?

弹身而起,天麟顺着那气流扩散的方向,一边迅速外移,一边降低所受的震荡。

天麟心里明白,麻婆的修为在自己之上,因而他并不逞强,果断的选择了离开。

幽无常最先察觉到天麟的动向,当即冷喝道:“想跑,没这么容易……”

说话间一闪而逝,眨眼就跨越了数百丈空间,拦在了天麟前方。

眼神一冷,天麟立马停下,沉声道:“瞬间移动,这可是很罕见的身法。”

幽无常哼道:“你的眼光也很好,可惜你选错了道。”

天麟笑了笑,有些自负与冷傲,目光扫了一眼围上来的人,正欲开口说话,谁想怀中的白衣少年竟然悠悠醒来。

低头,天麟看着他,只见白衣少年眼中还带着迷茫,好一会儿后才逐渐清澈起来。

双唇微动,白衣少年问道:“你是谁,也是来抓我的吗?”

天麟摇头道:“别担心,我不是那些人,之前是我把你救下,现在他们就把我堵在这了。”

白衣少年扭头看着四方,果见先前之人正围成一团,虎视眈眈的眼光正停留在天麟与自己身上。

有此发现,白衣少年态度转好,低声道:“谢谢你,只是看情况你也救我不了。”

天麟正色道:“切莫放弃希望,我既然救你,就有信心带你离开,不然又何必救你呢?”

白衣少年看着他,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你说的对,只要活着就不能放弃希望。我叫翼天翔,你呢?”

天麟友善的笑道:“我叫天麟,今年十八,自小在冰原长大。”

翼天翔看着那友善的微笑,内心生出一股波动,有些感动的道:“我也十八,从小在须弥山中长大。天麟,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察觉到他眼中的异样,天麟坦率的道:“我救你其实有两个理由,第一是对你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第二是想知道,这些人为何要抓你,他们究竟想谋求什么呢?”

翼天翔楞楞一笑,亲切感,多陌生却又向往的东西啊。

他的一生,曾几何时有人对他好?

凄然一笑,翼天翔神情严肃的道:“天麟,你若知道了缘由,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要将我擒下?”四周,众人都看着天麟,想知道他的回答。

天麟想了想,沉吟道:“就你的说法分析,你身上多半隐藏着什么奥秘,这就是那些人要抓你的原因。至于我,如何回答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这人是否信得过。”

翼天翔沉思了半晌,轻吟道:“这就像是赌注,对吗?”

天麟点头道:“是的,这就是赌注,赌你今后的宿命。”

翼天翔沉默了,他缓缓的看了一眼四周,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迷惘。

这一刻的赌注,真的能决定今后的一生吗?

若是这一关都过不了,还会有未来吗?

苦涩一笑,翼天翔收回目光,凝望着天麟的双眼,坚定而严肃的道:“好,我相信你,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

天麟没有笑,反而神色凝重的道:“救下你是对是错,我也不知道。就让我们一起赌一赌彼此的命运,看我们的选择最终会怎样。”

翼天翔沉声道:“好,有你这句话,即便输了我也不会后悔的。”

天麟正色道:“既然赌了,就要勇敢面对它,不可轻易放弃。现在,就让我们一起面对,看这些人能否将我留下!”

豪气干云,斗志昂扬。

这一刻,天麟身上洋溢着一股勇者的味道。

翼天翔感受到他的豪壮,赞道:“说得好,威武不屈,壮志飞扬。现在我就告诉你,他们抓我,都是为了从我身上获得某种原本应该属于我的力量。”

天麟眉头微皱,惊疑道:“属于你的力量?”

翼天翔微微点头,正欲开口之际,麻婆却插嘴道:“小子,修要拖延时间,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说话之际,只见麻婆手中拐杖一颤,随即强光一闪,一头数丈长的巨蛇凭空而现,口吐光焰朝着天麟冲去。

同时麻婆一闪而至,出现在翼天翔身边,伸手就抓。

“老太婆,想一个人独吞可没那么简单。”

挥枪而动,秃翁斜射而入,从侧面展开了抢夺战。

冷漠一笑,天麟给了翼天翔一个小心的眼色,随即带着他的身体横移六尺,右手猛然前伸,掌心处白光一闪,附近数十丈内空间凝固,那头巨蛇与麻婆、秃翁一起被冻结了。

趁此,天麟迅速移动,一晃就来到白发金童与崔铃姑身旁,朝二人发动了进攻。

幽无常对此有些意外,搞不懂天麟为何不趁机逃走,反而要如此做。

麻婆与秃翁又惊又怒,对于天麟的冰封虽然立马就打破,可如此巧妙运用玄冰之气的人,他们还是生平仅见。

怒吼一声,白发金童双手挥动,残存的真元化为强劲的掌风,出现在天麟四周。

崔铃姑神情疑惑,一边迅速退后,一边猜测天麟的企图。

天麟脸带笑容,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冷酷,在白发金童狂野的攻击中,身体突然一分为九,其中八道分身形成一个白色的光环,以快的惊人的速度,将白发金童束缚在原地,使其难以移动。

剩下一道分身当空而落,右手一掌印在了白发金童的头顶正中。

那一幕让人惊愕,白发金童察觉之际,口中怒吼咆哮,双手猛然朝上推出,狂野的掌力迎风呼啸,化为两道闪光的巨灵神掌,试图震开天麟。

阴森一笑,天麟身体转动,垂直地面的身体立马变成与地面平行,可右手掌心依旧贴在白发金童的头上,丝毫也不曾松动。

并且,天麟右手浮现出一团漆黑的光雾,致使白发金童疯狂惨叫,身体剧烈颤抖,周身光华乱窜,出现了经脉混乱,真元暴走的现象。

见此,幽无常心头一动,趁着天麟对付白发金童之际,身体一晃消失,眨眼就出现在天麟身旁,朝着翼天翔抓去。

不远处,麻婆收回拐杖,与秃翁双双射出,继续追逐翼天翔的下落。

如此,三人同时临近,激烈的抢夺战再次爆发了。

收回右手,天麟眼珠微动,一丝慧黠的笑意隐藏在他的眼中。

之前,他就预料到了这一幕,因而当三人临近之时,他提前一步松手退后,躲开了敌人的袭击,却并不逃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