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坦然面对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麟身法一换,凌空而上,目光一扫四周,发现麻婆与秃翁正好拦住了前方。

后面,幽无常等人也已经追到,彼此围成一圈,将他拦在中央。

身体一转,呼啸而下。

天麟在众人合围之初再次突围,方向却是朝下。

四周,七人顺势而下,保持着各自的方位,牢牢的将天麟锁定在中央。

双脚落地,天麟脸上泛起了一缕微笑,冲众人道:“各位如此热情,真不愧是远方来的。只是冰原向来寒冷,各位呆久了,恐怕会少了那份热情的,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幽无常冷声道:“小子,你是谁?”

天麟看了他一眼,心头暗自警惕,嘴上却道:“你连我都不认识啊,我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你真是孤陋寡闻啊。”

幽无常怒道:“住嘴,你小子毛都未长齐,就敢大言不惭,你当本使那么好骗?”

天麟眼神微动,问道:“本使?你什么使啊?是死翘翘的死,还是茅坑里面的屎?”

幽无常怒极,但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话,当即岔开话题道:“小子找死,看我如何教训你。”说完突然靠近,挥手就是掌影如网,笼罩住了天麟整个前方。

双眼微眯,天麟发出一股探测波,清晰的掌握了幽无常攻击的情况,发现他的掌法并不怎样,可掌力却蕴含着阴邪厉煞之气,有一股侵魂噬魄之力,极为不易察觉。

闪身,天麟朝后退去,口中怪叫道:“哎呀呀,想借机抢人啊,你当别人都是傻瓜,只会站在那里看你抢啊?”

此话有些刺耳,听得在场之人脸色微怒,麻婆、秃翁当即射出,加入了抢夺中。

幽无常有些气恼,他发现天麟十分狡猾,竟然懂得利用在场之人抢夺的心理,来牵制自己。对此,他心思一转,阴笑道:“小子,他们不傻,不过你有些傻。”说完突然退出,来一个袖手旁观。

天麟对此早有提防,巧妙的避开了麻婆与秃翁的攻击,挥手喝道:“慢着,要抢人不用忙,我们先把话说在前面。”

麻婆身影不停,哼道:“有什么好说的,先教训你一顿再说。”

秃翁道:“就是,你小子刚才敢暗算我们,这笔帐得好好算一下。”

长枪一舞,气动四方,一股凌厉的霸气当空而落,真得天麟身体一晃。

见二人脾气古怪,不肯停下,天麟当即眼神一冷,闪避之际眼中幽光闪烁,发出一股无形而锐利的精深攻击,一举突破二人的防线,直入他们的大脑。

那一刻,麻婆与秃翁攻势一缓,随即怒吼狂叫,两人如见鬼魅,一闪便出现在十丈之外,惊疑的看着天麟,眼神很是古怪。

幽无常轻咦了一声,感到有些迷茫,玉剑书生眉头微皱,一丝疑惑浮上眉梢。

平淡一笑,天麟有些邪异的道:“我都告诉过你们,我是鼎鼎有名之人,岂容人欺负到我的头上。现在,你们是打算平心静气的谈话,还是打算再来试一下我的实力怎样?”

幽无常不悦道:“小子,别嚣张,你虽然有点小玩意,但还不足以让人感到威胁。”

天麟邪笑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害怕,不敢道出自己的来历呢?”

幽无常冷哼道:“我幽无常会怕你,笑话。”

天麟摇头道:“幽无常这名字不好,一听就知道是短命相,看来你是煞星高照。”

闻言,幽无常气极,恨声道:“小子,你是诚心不想活了。”

天麟嘿嘿笑道:“大好山河,无限春光,我活得正自在,哪会不想活啊。倒是你,不在山洞里藏着,跑来这里找死,那才是不理智的。”

狂刀闻言忍不住发笑,玉剑书生则提醒天麟道:“小兄弟,看你应该是腾龙谷门下,这些人可不是好惹的。”

天麟看了他几眼,笑道:“你是玉剑书生,我有听徐靖讲。这几人除了狂刀与崔铃姑外,其余三个你可认知啊?”

玉剑书生闻言,只当他是腾龙谷弟子,当即点头道:“是的,我正是玉剑书生,上午才见过徐靖。这里剩下三人中,那白发之人名字我不知道,但却知道他来自西域白头山,是一个极其可怕的门派。至于另外两人,我也是初次见到。”

看了看白发小孩,天麟轻笑道:“未老白发,真是可笑。”

白发小孩怒道:“小子住嘴,不知道就不要乱讲。老夫今年已经三百多岁,人称白发金童,岂容你指手画脚。”

天麟见他一激就吐出真名,不由邪笑道:“白发金童,好生可笑,与那幽无常一般情况,都是煞星高照,多半是回不去了。”

怒吼一声,白发金童厉声道:“小子,有种你留下姓名,错开今日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天麟讥讽道:“要知我姓名不难,可为何要错开今日,难道你怕今日就栽在这儿,会不去了?”

白发金童气极,狂吼道:“小子,不管你是谁,我西域白头山都誓要杀掉你。”

天麟眼神一冷,收起邪笑,冷酷道:“如此说来,我是不能放虎归山了!”

相距数丈,眼神遥望。

天麟这一刻就宛如换了个人似的,其凌厉的锐气如一柄钢刀,狠狠的撞击在白发金童心上。

四周,六人见状,神色微变,对于天麟身上的变化,都感到有些惊讶。

之前,天麟还给人一种慧黠、邪异,略显嚣张之感。可这时候他却神情严肃,神色冷酷,周身流露出一股傲气与霸道。

这种转变来得太快,让人一时间有种不适之感。

白发金童心神一颤,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惧怕,主动的避开了目光。

秃翁沉声道:“小子,你不是腾龙谷的。”

天麟反问道:“何以见得?”

秃翁道:“腾龙谷的法诀我大体知道。”

天麟冷哼道:“大体不代表全部,你这样武断的下结论,有违你秃顶的盛名。”

秃翁脸色一冷,阴森道:“小子,你敢讽刺我。”

天麟冷冷笑道:“聪明绝顶乃古人之言,以你的思维方式,那是古人就在讽刺你了?”

秃翁眼露杀机,神色阴冷的道:“小子,多言自古招是非,你并不聪明啊。”

天麟漠然道:“秃顶也非真聪明,你也只是寻常。”

麻婆见此,不耐烦的道:“够了,此来不是斗嘴的,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小子,你不想死就把人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马。不然的话,你就准受死吧。”

话落上前一步,一股逼人的气势当即产生一股风暴,直射天麟所在的方向。

注视着那股风暴,天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躲开。

可稍后一想,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无声的催动体内的冰神诀,在身前一丈外凝结出一道冰墙,瞬间便阻隔了那股风暴。

地利之便,对天麟的冰神诀起到了超乎想象的神妙。

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玄冰之气,完成心中所想的任何目标。

一声脆响,冰墙倒塌,风暴也因此停下。

麻婆脸色有些惊讶,微眯着双眼阴森道:“小子,可惜你这份天资了。”

天麟听出她话中的杀机,心里顿时警惕,嘴上却道:“丑老太婆,得罪我你也不会好过的。”

麻婆眼露寒光,质问道:“是吗?那我要试一下。”

话未落,麻婆的身体一闪而现,轻易就跨越了数丈距离,不带一丝痕迹,出现在天麟前方。

右手一晃,拐杖呼啸,密集的杖影如剑芒一般,瞬间将天麟笼罩。

察觉到不妙,天麟心神微荡,冰神诀随心而发,眨眼就在身外凝结起厚达一尺的玄冰,以物理防御抵御着麻婆的拐杖。

天麟的方法有些出乎意料,不仅是麻婆,就连围观之人也觉得奇妙。

当然,天麟自身也付出了代价,因为物理防御并不能完全消除敌人的攻击,那撞击之力透过玄冰,最终作用于天麟身上。

一击无效,麻婆后退三丈,留意着天麟的情况。

只见他身上的冰块瞬间碎了,但在下落之际却突然无踪,这让麻婆及四周之人都感到惊讶。

天麟脸色泛白,身体稍稍晃了晃,眼中露出一股怨气,冷漠道:“丑老太婆,你年纪太大,出手都没力了。”

麻婆生性冷傲,被他这样一激,当即厉声道:“小子,你就再试一下,看我手中的拐杖有没有味道。”

右臂一挥,拐杖呼啸,成百上千的杖影由外而内,夹着可怕的气劲,一层层,一浪浪,眨眼就形成一个封闭的结界,正急速缩小。

置身凌厉的攻势中央,天麟眼中幽光闪耀,一股特殊的探测波正高速运转,分析着麻婆的攻击,找寻着其中的弱点。

此外,天麟身上白光闪闪,冰神诀所特有的冰魂结界正一圈圈、一环环的产生,以他为中心朝四周蔓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