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新的发现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李风道:“天翼峰似乎有个传说,这会不会有关?”

张重光道:“这个不好说。目前,我们首先要做的还是得找到他们的下落,然后才能再说其他。”

丁云岩道:“综合目前的情况,我们了解了一些动态,但也还有很多未解之秘需要进一步追查。眼下,该如何分派人员,怎样联合离恨天宫与天邪宗之力,这都需要师傅定夺。”

众人闻言,都将目光聚集在赵玉清身上,等待他发话。

沉思了一下,赵玉清道:“此次的事件,是否会牵动整个冰原,目前还不好判断。

眼下,天蚕行踪不明,需派弟子追查。离恨天宫与天邪宗两边,仍由志鹏与云岩负责联络接待。

至于徐靖,他伤势不轻先回去疗伤,待明日伤愈之后另选两名弟子,与玄雨、雪春一起继续追查。

新月这边,我打算派你们去追查那巨型足印之事,行动期间切记注意安全。

其他人任务不变,现在你们就去吧。”

应了一声,众人各自离开,眨眼就只剩下赵玉清、寒鹤与田磊三人了。

幽幽一叹,赵玉清突然变得担忧起来。

“两位师弟,看来平静了五百年的腾龙谷,又将再生事端。”

寒鹤淡漠道:“该来的始终要来,我们在苍老之年能再次经历一场大变,也未尝不是一件值得自傲之事啊。”

田磊道:“平静得太久,唯有寂寞相伴,也是该来点刺激的时候了。”

闻言,赵玉清苦笑道:“你们啊,真是想得太轻松了。”

寒鹤皱眉微皱,质疑道:“你这话……”

田磊自负道:“以我们腾龙谷的实力,难道还会怕谁不成?”

赵玉清失落一笑,眼神怪异的看了两位师弟片刻,随后一言不发,落寞的离开。

寒鹤察觉到一点不妙,沉声道:“师弟,看师兄那样子,这一次恐怕不同以往啊。”

田磊豪迈的道:“怕啥?注定的事情,担忧也躲不掉,何不坦然一点。”

寒鹤一愣,随即释然,轻笑道:“说得好,就让我们坦然面对,见证这一次冰原之变。”

冰原之变,天下劫难。

这一刻他们又哪里知道。

站在山头,天麟凝望着前方的冰谷,沉吟道:“一天不到,这个地方就有了变化,真的太快了。”

林帆闻言,惊讶道:“一天不到?你之前来过这?”

微微颔首,天麟道:“我与新月昨天就发现此事,只是没有机会说出来罢了。”

玲花诧异道:“那你们昨天有入谷查看吗?”

天麟看了新月一眼,轻声道:“有,不过没什么发现。”

飞侠皱眉道:“一点线索都没有吗?要不我们进去再看看。”

林帆道:“好啊,反正现在这附近也没人,就去看一看。”

天麟摇头道:“不行,这个地方不能去。”

玲花问道:“为什么?你们昨天不是去看了吗,今天为什么不能去啊?”

天麟不语,脸色有些严肃。

新月接过话题道:“昨天,我们其实只呆了一下,后来就逃走了。”

林帆疑惑道:“逃走,什么意思?”

新月轻吟道:“天麟感到那里有凶险,是个不祥之地。”

飞侠诧异道:“就因为这样?这似乎太胆小了一点吧。”

新月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天麟,眼神有些奇怪。

收回凝望的目光,天麟看着飞侠,沉声道:“不是胆小,而是不想轻易涉险。”

飞侠避开他的目光,脸上有些不以为然。

玲花见状,岔开话题道:“天麟,你之前说一天不到就有了变化,到底是什么变化啊?”

天麟皱眉道:“变化不是很明显,你们不会发现,但我却能清楚的感应到,在我们昨天离开之后,这里先后有数人来过,都残留着些许的气息。并且,现在那冰谷之中还隐藏着一个高手。”

飞侠惊异道:“藏有高手?我怎么丝毫不曾察觉?林帆,你们有察觉吗?”

林帆与玲花双双摇头,表示没有。

这一来,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新月脸上,想知道的她的情况。

淡淡的,新月道:“我也没有感应到,不过我相信天麟的话。”

平淡如水,却有着坚定不移的信任,这让飞侠三人很惊讶。

天麟笑了笑,默默的凝望着新月,好一会儿后才道:“其实那隐藏之人很聪明,他用了一种你们都不了解,但却很奇特的法诀掩饰自己,故而你们都感应不到。”

玲花好奇道:“天麟,那是什么法诀,你怎么能感应到?”

迟疑了一下,天麟道:“那是道家的土遁之术,我有所了解。”

林帆道:“既然你说那里面有危险,为何那人不怕?”

天麟不说话,思考了片刻后,沉声道:“其实危险是有方向性的,只要不朝足印消失的方向靠近,就不会有多大危险。”

飞侠道:“如此说来,我们还是可以进去查看一下了?”

天麟思考了一会儿,轻声道:“可以,但你们要记住一点,就是不要表露出知道有人藏在那。”

飞侠问道:“你不随我们一起去?”

天麟奇异笑道:“不了,让新月带你们去见识一下吧,我就留在这。”

飞侠也不多劝,叫上其余三人就兴冲冲的朝冰谷飞去。

临别前,天麟叫住了新月,低声道:“那人就藏在最后一个足印左边三丈外的冰雪之下。”

新月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一闪而去,眨眼就追上了林帆三人。

目送四人离去,天麟自语道:“昨天那提出警告的声音究竟是谁,他会不会就隐藏在这附近?”

思索中,天麟心念一转,发出数千股不同频率的探测波,仔细的对整个冰谷四周进行探测。

起初,并没有什么结果,只是知道新月四人以及那隐藏高手的情况。

可随着天麟将探测波频率的提高,范围的加广,一些模糊的讯息开始进入天麟的大脑。

为了清楚了解情况,天麟迅速有针对性的展开搜索。

这一来,一幕意外的画面映入他的脑海。

只见数十里外的雪地上,刀光剑影纵横飞扬,数人围攻一人,情况显得有些混乱与复杂。

分析了一下脑海中的景象,天麟皱眉道:“这些人同时出手,看样子有些像是在抢夺,究竟他们有何目的?会不会与这次冰原之行有某种牵连?”

想到这,天麟警觉起来,当即看了一眼新月四人所在的冰谷,稍作沉思后,选择了一个人悄悄前往。

狂风怒嚎,飞雪遮天,呼啸的寒风刺骨冷寒。

雪地上,四条身影翻飞弹射,你追我逐,刀光剑影,杀气弥漫。

一旁,五位观战者各立一方,其中就有那西北狂刀、玉剑书生与幽无常。

剩下两位一个是麻脸老婆子,张得奇丑无比,手中握住一条蛇形拐杖;一个是秃顶老头,身材矮小却有一把丈八长枪,给人一种及其不协调之感。

场中,交战的四人情况古怪。

一个二十左右,一身白衣的英俊少年被三个高手团团围攻,情况十分危险。

而那三个围攻之人,他们却相互敌对,都想要擒下白衣少年,却又不许别人得到。

如此,四人混战一团,情况复杂。

围攻的三人中,有一个女人,正是那崔铃姑。

其余二人,一个身着青衣,四十岁上下,脸色阴毒,用一柄长剑。

另一个身材矮小,手握一把寒光闪闪的尺长匕首,看上去就像十二三岁大的孩子,可却又满头的白发。

天空雪花飞扬,冰芒四下,一团旋转的气流随着四人的翻滚而迅速移动,在雪地上卷起层层雪浪。

白衣少年脸色苍白,胸前大片的血渍与嘴角那缕缕血丝,已充分说明他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他一直在逃亡,想要摆脱三人的纠缠。

可身外的三人实力强大,无论是崔铃姑,还是那青衣剑客或是白发小孩,他们都死死的封住了所有退路,令白衣少年无处躲藏。

突然,那白发小孩右手一晃,闪光的匕首呼啸刺耳,瞬间爆发出数百道寒光,已弧形发散的方式,分三组朝着白衣少年、崔铃姑、青衣剑客攻去。

趁此机会,白发小孩身体凌空翻转,玄妙之极的穿过了青衣剑客所布下的剑幕,出现在了白衣少年身旁。

面对这一击,崔铃姑怒骂一声,身体斜翻九转,避开三丈。

青衣剑客长剑一转,一连串的剑影如碧波荡漾,轻柔却有效的抵制住了白发小孩的进攻,并顺势一推,发出一道如毒蛇般诡异的剑芒,直取白发小孩胸前。

白衣少年眼中有着仇恨与遗憾,他虽极力的想要闪开,无奈力不从心,数次重创的身体,已然无力回天。

 

关闭